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蚀骨的海风

您是本帖的第 13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蚀骨的海风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蚀骨的海风

满载拧开盖子,浓烈的味道直呛得他咳嗽不止。一口下去,一把烧红的刀刃也就吞入了腹中,旋即燃起滚滚火焰。这把火,从腹部开始四散,沿躯干游走,凭胸腔上蹿,最后夺取喉咙,带来短暂的窒息感……从未有过的生命体验将满载镇住了,他害怕起来,感觉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再喝几口。胡老大不动声色,却也不容辩驳。

满载又喝下第二口,第三口。到第五口的时候,整个人好像沉入了海底,又好像变成了烧红的木炭。冰火两重天,大约就是这种体验。

未料想,满载毫无醉意,随着胆怯消失,全然不顾起来。胡老大又踹过去一脚,好崽子,比你爹那个鬼强。

出海喝酒是大忌。至于胡老大为何敢如此冒犯,满载没有时间多想。黑夜如此坚硬啊,他正急于找回一腔刚烈。

农历腊月一到,阔口鱼汛就来了,一网下去,拉上来五千多斤。鱼堆在甲板上,起初还猛烈翻腾,不几下就冻住了。雄鱼的肚子里全是鱼白,雌鱼的肚子里全是鱼子,条条膘肥体胖。

胡老大随手抓起一条阔口,同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刀。

后来,满载见过世面以后,再回忆起这把折刀,方能谈论它的具体样貌——不锈钢的刃身,经过了精湛的石洗工艺处理,以凹磨手法开刃,获得了最大的锋利,切割能力异常出色。回形刃头,可以更好地进行切削,是最具穿透力的一种形式。刃背后端的滚花凹口,让使用者能更精确有力地操作。刃柄一侧的背夹设计,是为了方便贴身携带……

当时,这把精致的折刀,让满载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叹。他并不能理解构造原理与成色,在蚀骨的海风中,他只是平生第一次意识到,这把刀所带来的寒意秒杀一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胡老大划开了阔口鱼的脊背。他用的是柳叶刀法,看上去很优美。刀尖把第一块鱼肉送入口中,胡老大方才想起了什么,喊一声,酱油!满载赶忙取来,倒入搪瓷碗。胡老大手持折刀,将洁白的鱼肉在酱油里打几个滚儿,配着高度白酒,继续吃起来。他没有忘记递给满载两块。入口爽滑,细腻得无可形容,满载咀嚼着鱼肉,心底竟涌起莫名的歉意。

剩下的大半条,加上海水,炖了锅白菜,没放任何作料,肥厚的鱼子足以泛起满锅油脂——原来是条雌鱼。

小年过了,胡老大才休船。满载得了数条上讲的好鱼,还有胡老大扔下的一句话:年三更经摆供,替我给你爹那个鬼上炷香,让他保佑咱们的船,开春满舱。

海货没有让满载兴奋。咱们的船,胡老大说出的这几个字,满载听来真切,且为此撒欢儿了一路。凭此话,满载就不再是短工替工,胡老大正式收了他。

李寡妇不能马上得到这个喜讯。否则,喜讯会变成一段死去活来的要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别想出海,除非我死了。

从小到大,满载着实听烦了,这一次,他打算先瞒着。

眼神却是不会撒谎的。那里面燃烧着野心,亮得发贼。李寡妇佯装不见,只道过年该请请你拐子叔,月九婶,你铁山大大,摆头老师,这么多年都是人家贴补咱们。

满载愣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不敢确定李寡妇的情绪是否处于正常期。李老大死后,李寡妇整夜整夜地不睡,活在幻觉中,满载听村里人说,此乃抑郁症。

无论如何,这确是一个与从前截然不同的年。黑头和黄鱼上了桌,李寡妇说是满载挣回来的,众人就笑着附和,熬出头了,熬出头了,并不动筷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胡家林有一道菜叫“看鱼”,就是守着整条或清蒸或油泼的鱼,客不吃,只看,以体恤主人的良苦用心。那个年代,谁会真正吃掉一条好鱼呢,好鱼是要拿去卖钱的。

一轮看过,端下,窗外的大缸里冷冻着。第二轮客人来了,取出,加热,上桌,继续看。过了正月,好鱼变成深酱色,因回锅的次数太多,鱼骨已完全酥烂。

正月十六,月光清冽,人间雪白。新蒸的海菜窝头,让草泥房里充盈着腾腾香气,“看鱼”也重新加了热,煤油灯比平日都亮,李寡妇的身影在墙上晃动,忽然变得硕大无比。在那同时,棚顶上的蛀虫正咀嚼着草秆和木头,白色粉末像毛毛雨一样,静静地落下来。

李寡妇说,一人一条命,是祸躲不过。你不出海,活不痛快。命硬就出海吧,我没有力气拦你了……你爹应该不会回来了,去扎个稻草人,到村北的深海里浸一浸,葬在楸树林吧。你可听好喽,要是哪天不回来,我是没有耐心去码头等的,直接从丘上跳下去,找你。

满载长跪不起。他知道李寡妇一直藏着话,却不知是如此决绝的话。李寡妇的这个年,表面上有多高兴,暗地里就有多悲伤。想到这些,满载哭了,他许诺定会挣大钱,娶妻生子,出入太平,让李寡妇乐享天年。

春汛来临,人们修好了船,添置完渔具,把渔网抬上船,蓄帆向海之前,会选一个黄道吉日祭海。在胡家林,这是头等大事。

到了海上,很多事说不清。海是有生命意志和神秘能量的神,只能敬畏。两百年前,胡家林的先祖修了一个海神庙,除海龙王外,其他受祭祀的神灵还有三位:天老爷,观音老母,回财主,也叫狐仙。祭祀前,要用黄表纸写好太平文疏,通常由德高望重的人来完成,以示虔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胡老大双手焚香,供奉猪头三牲。伙计们跪拜祈祷,求众神护佑。随后,五桅大船剪开冰冷的海面,去会从未失约的鱼汛。满载站在船头,巡视着无垠的蓝色大海,踌躇满志像个新晋武王。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看见李老大的脸正浮出水面,阳光跳跃,鳞波闪动,李老大的笑容温暖而孤独。

二月二的梭子鱼,惊蛰前后的面条鱼,清明时节的鲅鱼,逐次上演着自由之舞,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闪烁。来了好潮水几天几夜不能睡。头汛的味道最好,第二次第三次的就慢慢变小了,鲜美也不如前。

鹰爪虾从远海往近海洄游,携带着冬养之后的肥美,子卵满腹。识货的贩子都知道,鹰爪虾无从养殖,出水即死,用它晒制的虾干被称为“活肉”,鲜里带甜,价格一路走高。海上风大,阳光倾泻在每个角落,现捕的鹰爪虾直接船晒,三斤活虾晒一斤虾干,晒好的虾壳表面满布白色霜点,似在重申着野生之美。

胡老大下令连续作业,八九天甚至半个月才靠岸一次,鹰爪虾晒了一船又一船。最后一网足足打了上万斤,正是午夜,海上起了南风,雾气渐重,胡老大担心虾的新鲜度受损,便让满载连夜煮熟。冷藏设施落后的年代,海货保鲜的办法除了当船日晒,还有煮熟了风干。

满载已经连续劳作了三天四夜,站着都能睡过去,掉海里也未必可知。胡老大递过来一瓶高度白酒,说出的话不容辩驳:煮出来。天一亮,就不鲜了。

满载并无怨言。他像那些老渔把式一样珍惜大海的馈赠,敬畏每一网的收成。甲板上安静下来。墨蓝的海面异常浓稠。船在移动,甚至没有参照系。满载有过短暂的恐惧,之后便连恐惧的力气也没有了。

一条马步鱼飞落在甲板上,张着嘴死去。它或许是为逃脱大鱼的追逐而飞出海面的,却没能逃离另一种宿命。黎明时分,又有一只大鸟撞在了桅杆上,即刻毙命。

最后,虾煮好了,酒瓶空了,满载在甲板上睡着了。酒鬼就是这么练成的。冷,累,煎熬,恐惧,孤独——而一瓶超出生命经验的液体,或许可以将这些暂时浇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6: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3.一年夏天

春风不过宿,一天南来一天北。

早有胭脂晚怕白,天见此象大风来。

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

北打闪起狂风,西打闪雨重重。

…………

风向直接决定着鱼汛。刚才说的那些都与风有关,崽子,你听懂了吗?

胡老大的话,满载似懂非懂,也得连连点头。

论才华,胡老大是万里挑一的人物,夜观天象,日测水文,万无一失。胡老大说,北斗星方向一百二十海里应该有个鱼窝。船连夜进发,去了,却没发现鱼。胡老大闭上眼睛,接着说,再往前走一百海里,往前一百海里就到了,那里的海面正在冒气泡。

船继续连夜进发,果然看到了林刀鱼的大型舞蹈。鱼群似乎听命于一种神秘指挥,或者凭借一种天生的妖异的沟通能力,上浮,下沉,加速,忽然停顿,甚至转弯时身体也保持着统一的角度。此鱼狭长侧薄,周身银白。收网的时候,满船银亮跃动,就像大海里的星月波光。

逢春秋两汛,大鱼、海蜇旺发,胡老大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风来则应风去不留的自在。五桅大船五个舱,满了四个,就是重载,回港时要插重旗,将红艳招展于大桅之上,一来向岸上报喜,二来让家人早做准备,多雇帮手接海。波涛让路,重旗大船必将引发阵阵欢呼,胡老大独享殊荣。

满载知道,跟着胡老大不但有鱼吃,也会有肉吃。胡老大听听船头水声,就能知道航速多少,到达目的地还要多长时间。瞅瞅海水颜色,尝尝海泥味道,船行哪个海域便能八九不离十。看看风向,瞧瞧云状,后半天的气象便有了底气。他爬到桅杆上望望,或用空心竹竿插到水里听一听,便知有没有鱼群,是什么鱼种,鱼苗厚薄几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7: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那时没有任何通信设施和GPS定位,天赋异禀,就是被海神照顾的人,在渔村自带向心力,气场全开。却不知为什么,胡老大的威严自负,总让满载想起那把精致无比又寒意四起的折刀。

“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

转眼入夏,休渔季来了。半岛地区自古顺应春生、夏养、秋长、冬捕的规律,是生存智慧,也是约定俗成。到了这个季节,胡老大出海不再下网,改为下人抢鲍。

鲍以七八月最肥美。贩子定期来收,价钱高开,鲍壳转手卖给制作高级饰品的外贸加工厂,赚得更多。有个孙麻子,光头,横肉,一脸疤,身上有点功夫,胡家林周边七八个渔村的收购生意没人敢跟他抢。他骑着摩托,后来换了小货车,常年搜罗黑金鲍,倏忽来去,气焰嚣张。普通的鲍壳也有好价格,用于医药和贝雕。鲍肉则无人问津。

胡老大雇了猛子,杀底捞货。猛子属于胶东半岛的叫法,到了辽东半岛,叫碰子。意思其实都是一个——把命扎到海底,碰大运,捞大钱。

谁都知道这是玩命的活计,谁又都愿意相信自己能赚到钱并绕过那些风险。有水性的个个不服输,潜下去,十有八九却成了病狗。被海流拖来拖去,胸口开始紧压,头在昏涨,眼珠外凸,甚至感觉浑身上下就要迸裂了,总之,比死还难受。什么钱不钱的,他们全然顾不得了,只想发疯般地往水面上蹿,蹿出以后,一边绝望地吸气,一边流鼻血。

只有两个四川佬儿,兄弟俩,都是身如岩石,皮似胶板,肌肉拧成了铁疙瘩,神武至极。他们手持鲍铲,腰旁拴着兜网,跳水之后能在最短时间里消解浮力反冲,迅速下潜,绕开裙带海藻,直逼礁石缝隙——那里,有宝藏,也有死亡。

当然,四川佬儿只看到了宝藏。哥哥二十出头,弟弟二十将近,祖辈上就是有名的潜江好手,不用任何工具,出水后大鱼直接甩上船。到了他们这一代,摸鱼早已经没有抢鲍来钱快,兄弟二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山东半岛有好活计,便心气高昂地来了,像赶赴一场比武打擂那样,千里迢迢,他们也要让天下人见识一下巴蜀的硬功夫。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17: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