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龙口工会杯诗歌大奖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龙口工会杯诗歌大奖 → 龙口杯诗歌赛。

您是本帖的第 155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龙口杯诗歌赛。
苇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5[查看]
积分:112
注册:2012年4月2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苇渡

发贴心情
龙口杯诗歌赛。
《空寂》  
    
  自从摔了后,她就这么一直安静,  
  时间验证的褥疮,只能埋在深深的眼角。  
  值钱的都没了,家里利索地寂静,  
  那些散乱的军章或许能凑成一斤废铜。  
  现在他还能走动,勉强做个饭,  
  孩子们也是来了吃个饭就走,  
  顶多对他留下个照顾母亲不周的抱怨。  
  他想起愤怒,想起他曾端起的枪,  
  子弹静静地憋在枪膛,他知道他真的老了。  
  他对着老伴说起现在的孩子,  
  儿子们比着软弱,女儿们各自做着妇人,  
  半个多世纪的信仰,只有交给时间。  
  他就这样坐在破旧的沙发上,  
  从疲倦中醒来,又在疲倦中睡去,  
  佝偻的肩膀再难托起一个未来。  
  最近经常梦到硝烟,马匹,枪声和营地,  
  还有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特别是她,还和江山一样多娇。  
  他感觉雪山很远,草地很近,  
  他从记忆中摸出钢笔,倒出发黄的药片,  
  为取义准备的一粒镰刀,一粒锤子。  
  他做到了他一生所争取的,  
  某个清澈的上午,自由静得和水一样。  
    
                 《青枝》  
    
  青枝探出头时,正是三月。墙是土砖砌的,  
  你也可以称之为世间。三月有艳阳,  
  三月有阴雨,燕子绵绵的时候,  
  她走进男人的视线。春天总是带点情愫,  
  喜欢细细梳理是有道理的。  
  芽苞鼓胀,枝条丰满,  
  撕裂的湿润在每个经过的目光里。  
  蜜蜂带着针尖来过,蝴蝶带着翅膀来过,  
  笨拙的蛾子带着笨拙的灯光也来过。  
  来过的跟她走过的路一样多,  
  比如南方或北国。如此消磨让她的  
  手艺更加饱满,一条条鼓出的青筋带着寒霜,  
  任烦恼三千,发丝应声而落。  
  生活带着呻吟和颤栗,  
  在小镇,在县城,在省府,在国都,  
  在一切灯光可以代替夜的时代,  
  她渐渐学会了怎么和自己一同潜进世道。  
  她以烟为路,她以酒为药,  
  她的泪水只醉倒在房前的野草中。  
  始终有一层纸未曾捅破,比如家乡的颜色。  
  有人说她假正经,有人说她病入膏肓,  
  也有人说她有羽化的可能,  
  说这些的都是男人,女人们无可奉告。  
  最终她还是把自己嫁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外乡人。  
  至于是瘸子是哑巴,再没有讨论的意义,  
  墙里墙外,还是交给时间吧,毕竟都是岁月。  
    
                 《原点》  
    
  门打开的那一刻,光割开了眼睛,  
  腮已闭合,尾巴隐退,  
  伴着顺畅的呼吸,他安详在星光里。  
  夜总是短暂,我说的是童年,  
  我说的是他画的蓝月亮,  
  比天空蓝,比海水蓝,比世间的风蓝,  
  蓝成骨的髓,蓝成心的深,  
  一生无法改变的水质。  
  太阳已经升起,他必须接受命运,  
  用世事累积钙质,用柔软的阳光铺就情感,  
  甚是几朵,或是几颗露水。  
  越来越亮的前方,沉睡的是你,  
  方向就是你醒来的时刻。  
  你是他的一根肋骨,你是他相望的远方,  
  这是上帝说的。他用沙漠  
  穿过山林,穿过丘陵,惊醒的平原。  
  他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  
  用相遇显现生命原始的蓝,  
  锋利的上午,不过是一枝罂粟,两只蝴蝶。  
  草丛茂盛,一头狮子正注视着一切,  
  他对此毫不知情,  
  他义无返顾的踏了进去,  
  泡沫涌起,他用贲张的血脉完成尘世。  
    
                  《黄昏》  
    
  我说的黄昏,是现在的黄昏,  
  现在的黄昏没有不适,没有送别的古原。  
  我说的黄昏,是春天的黄昏,  
  有巧遇的石头让我坐下,在荒原上。  
  月有几千年了,多情的柳梢,  
  只在古词中和她相遇。  
  冰不断溃败,直到眼前的水洼,  
  远处的公路上还残留着回家的痕迹。  
  油井就在这里,路就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用思考包裹着世界,包裹着风。  
  海边的植物总是来的晚些,  
  还和前朝一样,海边的人总是固执,  
  一眼一眼的涂抹天际,  
  直到血变的粗糙,青春变的暗红。  
  夕阳点燃过去,他点燃自己,  
  用一根烟的长度诠释了  
  干渴孤寂的一生,在远方黑色的眸子里。  
    
                  《大风》  
    
  天空不断汇集着愤怒,血的草原上  
  一阵紧似一阵的蹄声呼啸而来。  
  历史中,习惯的温顺早已被抗争的呐喊占据,  
  旷野是争夺阳光的有利战场。  
  背着刀的马蹄,踏走一切轻薄的事物,  
  目光越过屈身的野苇丛,  
  狂乱的野蔌草,血的管钳又一次咬紧人世。  
  在矗立的钻塔上,在转动的抽油机上,  
  在脉管遍布的脊背上,  
  踏出盐碱,踏出闪动的铁质,踏出汹涌的海。  
  沧桑的土质更加嶙峋,  
  愈加紧促的马蹄,踏出厮杀的浪,  
  浪尖上的锋利。飞溅的泡沫是婴儿的骨,  
  抬头仔细看时就已湿在路上,  
  锈迹仍在呜咽,革命从来都是血浸的疆域。  
  逐渐发亮的天际,让疯了的马蹄,  
  再一次踏过你的脊背,你的  
  信仰更加敦厚,你的生活更加弯曲,  
  像一把蓄满力量参加决战的弓,  
  又像背负一生的救赎,在更远更深的颤抖中。  
    
                   《盐说》  
    
  阳光举起海水,总有溺死者在底层沥出,  
  风带着说不出的腥气,让墓碑和野草走在一起。  
  所谓的平等,是你偶尔祭奠的身影,  
  其实他一直活着。他用光,  
  他用闪着的光做为语言,在盐田里,  
  在之间的小道上,在被日子吹黑的皮肤上。  
  抬起的目光,车轮正奔忙在路上。  
  穿过工厂,他说着机器。穿过树木,  
  他说着叶片。穿过一晃的田野,  
  他说着庄稼的脊背。穿过而过的城市,  
  他说着玻璃,里面易碎的人间。  
  穿过乞丐,他说着举过头顶的破碗。穿过人情,  
  他说着交错的酒杯。穿过情人,他说着  
  燃烧的蜡烛,玫瑰上的露水。穿过铁打的门,  
  他说着上上下下的楼梯。穿过离别,  
  他说着万家灯火。穿过童话,  
  他说着取暖的火柴,一个人是一片云。  
  穿过古风,他说着胡马,一路向南的鹊鸟。  
  沿着历史的鸣叫,穿过辽阔,  
  他说着马蹄。穿过马背,他说着刀尖。  
  和水相比,他也是一个帝国,  
  就这样说着,说着,眼里不觉就掉出一粒来。  
    
                    《晚思》  
    
  傍晚是容易让人钟情的国度,特别是春天,  
  特别是春天的荒原上。巨大的  
  蜡烛点燃天空,金黄的箴言,布满无人的空旷。  
  我就端坐在这里,一块平常的土坷上,  
  上帝是柔软的,他说着爱,  
  再孤寂的尘世也是他创造的元素。  
  一棵前朝的芦苇,改变不了思念的初衷,  
  他锋利的叶子上流着蜜。  
  一座抽油机,左右不了雕塑的内心,  
  他的铁质朦胧在想象里,他的转动只能加深孤独。  
  我就端坐在这里,冰也阻挡不住,  
  在一汪清澈乍暖的水洼里。  
  有旅人述说时间的奢侈和仁慈,  
  在干净的水面,我能想象她未来的样子。  
  有两条电线的倒影,从一端进入,  
  又从一端离开,它们交叉的轨迹可以解释,  
  相遇后便是各自的生活。那个交叉点  
  是我所关注的,即浓郁的眼睛,  
  在起身的那一刻,被风吹成  
  无数的翅膀,漫过脚踝,飞过头顶,直到天尽头。  
    
    
  姓名:温昌华  
  邮编:257200  
  电话;13954616650  
  QQ;77425745  
  邮箱:wch197568@tom.com  
  单位: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邮政局市场支局贾福芳(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4/22 22:05:00
苇渡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5[查看]
积分:112
注册:2012年4月2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苇渡

发贴心情
内容怎么被固封了,杂回事情嘛?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4/22 22:18:00
姜颖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 主
文章:299[查看]
积分:2831
注册:2008年7月1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姜颖

发贴心情
已解封,已转至大赛作者发帖专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2/4/24 11:54: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