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万松浦当代诗展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万松浦当代诗展 →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此栏在线解答

您是本帖的第 7538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此栏在线解答
老酒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7[查看]
积分:235
注册:2006年5月21日
7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酒鬼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五冬在2006-5-20 20:16:00的发言:

看不出翟诗人的真实年龄。


能说吗?


这位有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1 7:42:00
单身农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9[查看]
积分:149
注册:2006年6月28日
7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单身农民

发贴心情

翟大姐好!俺拙诗几首,能给俺指导一下吗?俺在学校不是中文,没人管!谢啊!



一只沉默在幸福里的猫头鹰



——写给小杜





我愿做一只沉默在幸福里的苦恼的



猫头鹰,不再作虚无的反抗。不是逃避



是因为我的懒惰。在一些无所谓中



纠缠得有些疲倦了



我愿找一块荫凉坐下来休息片刻,间或



想一些简简单单的事情。我愿躺在



你的两腿之间读书和写作



我们歌舞寻欢,忘却尊严和自由意志









关于一个女人的想象





绿色的土地狰狞着无数幽深的肚脐



路边的枯枝败叶作了她的睡衣



偶尔一处妖媚引来几个醉汉疯狂的嚎叫



嘶嘶蒸腾着欲望的凄厉穿过黎明



第二天中午,人们看到一只文胸、一只护垫



和一大片刺鼻的乳白



很多人在呐喊中西思潮的碰撞



但其实,女人与那些东西无关



冲洗衣物的撩水声掺和了一个女人的心跳



阳具横行的商场中充溢着令人作呕的残夜



睡梦醒来的时候



男人的手依然停留在它原来的那个地方



这是我对于一个女人的流动的想象











跋涉在通往干涸的路上





在一个赤裸的午夜



我躺在地下水道



企图换一个高度去寻找  奋起



戴上笔、纸和绳索



还有自由和青春





如果大地不允许我奔跑



我宁愿选择天空



也绝不能跪在地上



在空中继续沉默和寻找  然后



化一颗被时间击败的陨石下坠





在一个赤裸的午夜



我躺在地下水道   向上窥视



气急败坏地把它撕成一只只蝙蝠



纷纷扬扬     然后



我继续跋涉在通往干涸的路上









诗人和农民一起痛打落水狗





那天  我路过一个小镇



镇上有一个诗人



诗人是个农民



我走在镇边小路上的时候看到



诗人和农民正在痛打一只落水狗



农民往水里扔锄头



诗人往水里扔笔头



诗人和农民的愤慨弥漫了水面



突然有一个小孩跑过来一头扎进盛开了睡莲的水面



诗人和农民目光呆滞了一会儿



然后又继续痛打那只落水狗



小孩是镇上农民的儿子



后来成了镇上的诗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6/29 17:33:00
单身农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9[查看]
积分:149
注册:2006年6月28日
7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单身农民

发贴心情

翟大姐好!我在学校不是中文,没人指导。烦请看一下这几首可以吗?谢谢啊!




一只沉默在幸福里的猫头鹰



——写给小杜





我愿做一只沉默在幸福里的苦恼的



猫头鹰,不再作虚无的反抗。不是逃避



是因为我的懒惰。在一些无所谓中



纠缠得有些疲倦了



我愿找一块荫凉坐下来休息片刻,间或



想一些简简单单的事情。我愿躺在



你的两腿之间读书和写作



我们歌舞寻欢,忘却尊严和自由意志









关于一个女人的想象





绿色的土地狰狞着无数幽深的肚脐



路边的枯枝败叶作了她的睡衣



偶尔一处妖媚引来几个醉汉疯狂的嚎叫



嘶嘶蒸腾着欲望的凄厉穿过黎明



第二天中午,人们看到一只文胸、一只护垫



和一大片刺鼻的乳白



很多人在呐喊中西思潮的碰撞



但其实,女人与那些东西无关



冲洗衣物的撩水声掺和了一个女人的心跳



阳具横行的商场中充溢着令人作呕的残夜



睡梦醒来的时候



男人的手依然停留在它原来的那个地方



这是我对于一个女人的流动的想象











跋涉在通往干涸的路上





在一个赤裸的午夜



我躺在地下水道



企图换一个高度去寻找  奋起



戴上笔、纸和绳索



还有自由和青春





如果大地不允许我奔跑



我宁愿选择天空



也绝不能跪在地上



在空中继续沉默和寻找  然后



化一颗被时间击败的陨石下坠





在一个赤裸的午夜



我躺在地下水道   向上窥视



气急败坏地把它撕成一只只蝙蝠



纷纷扬扬     然后



我继续跋涉在通往干涸的路上









诗人和农民一起痛打落水狗





那天  我路过一个小镇



镇上有一个诗人



诗人是个农民



我走在镇边小路上的时候看到



诗人和农民正在痛打一只落水狗



农民往水里扔锄头



诗人往水里扔笔头



诗人和农民的愤慨弥漫了水面



突然有一个小孩跑过来一头扎进盛开了睡莲的水面



诗人和农民目光呆滞了一会儿



然后又继续痛打那只落水狗



小孩是镇上农民的儿子



后来成了镇上的诗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6/29 17:36:00

 73   3   8/8页   首页   3   4   5   6   7   8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