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原创]众荷喧哗

您是本帖的第 15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众荷喧哗
曹会双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41[查看]
积分:468
注册:2020年5月16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曹会双

发贴心情
[原创]众荷喧哗
众荷喧哗  
  
  
席荚子上的蚂蚱  
  
从坡里回来的爷爷,戴着席荚子(一种草帽),扛着锄头,一条毛巾搭在脖子上,还不时擦一下汗。锄头上挑着一个筐头,里面有几把青草,一些豆角或金针。路过我家大门口,爷爷会把锄把倚墙放下,从筐头里拿出一些豆角或金针匀给我们一些,然后从席荚子的帽檐上,抽下一两根青草穗,一根穗子上串着五六只蚂蚱,多为油蚂蚱,递给欢喜的弟弟。晚饭时,母亲给爷爷炒个稀罕菜,还有半根香肠  
乡间的老人,没啥好东西疼爱孙辈的,也就用几只蚂蚱或逮些螃蟹,来表达一下爷孙情。每每看见席荚子,我都想起那些串在穗子上的蚂蚱,那是乡村版的含饴弄孙。  
  
  
合欢花  
  
那时的校园里,栽有一种树,夏天里开一种淡红色的花,头状的花序伞一样,穿插在绿叶间,远望,特别好看。我不知道树名,也不知花名,只觉得这种树优美,这种花优雅。完满中有遗憾,这种花开到最盛时,学校却放暑假了,再开学时,花事已去,空留惆怅。  
那时的我,知道张贤亮有本小说叫《马缨花》,还知道李谷一有首歌叫《绒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时青春吐芳华……”。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合欢树开得合欢花。  
如今的小城,随处可见这种树,每每看见一溜烟的合欢花,我就想起那座校园,那个校园里的我青春正鲜,对未知捧着无数个好向往……  
  
  
众荷喧哗  
  
那年,与几个同事在一仓库前,一起看睡莲。睡莲种在几个废弃的铁皮车里,无意中多了几分野趣。我们一边啧叹一边赏看,不胜欢喜。一男同事,捧起水向一朵粉莲慢慢撩,我随口说:“众荷喧哗中,我是离你最近的那一朵。”大家一起笑起来。因为前不久,我刚读了洛夫的《众荷喧哗》,原句是:“众荷喧哗/而你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温婉的一朵。”  
我身边的人读书的甚少,读诗的更是稀少,却并不妨碍我的狂读。众生喧哗里,一头扎进优秀诗集,品味不同的生活,这种格格不入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却递增了我的诗心,能在俗常中提炼一种诗意,是那些挤兑我的人所望尘莫及的。  
生活里的我,不说诗不谈文,一俗到底,唯铺纸提笔时,我才切换进想要的境界里。诗行为人生提鲜,是一个人心间的芬芳。我溺水时,是文字拧成长长诗行,把我拽上泥岸来。  
  
  
意淫  
  
从前,一篇文章里说,意淫是鲁迅所创。后来读了《红楼梦》,才确知,系曹公所原创,鲁老只不过是拿来所用。说起“意淫”一词,让我想起听来的一桩轶事。  
说一位医生与一位女士发生了口角,女士的话太蜜,机关机一样让人插不上嘴,别说让人解释了。这位医生被逼无奈,就说,我不和你吵也不和你闹,我说不过你,我心思(方言:琢磨)你!女士停了一下,咂摸出了什么,脸一红,渐渐哑了下来。  
这“心思“里头学问大!学问多!!学问深哪!!!哪个良家妇女经得起不怀好意的心思啊?况且对手还是个异性。  
看来,还是医生摸得清人性的肋骨,摸得准女子的软肋啊!这是豪华版的意淫啊!  
  
  
版本  
  
你在同事的眼里嘴里,有无数个版本。特别是周转的单位多,所呆的年岁长,你的版本更是N+1了。  
因为年轻,你可能鲁莽可能冲动可能处事不当,你在同事的评价里就扩大了恶劣的涟漪;因为上了些年纪,你沉着了缄默了高冷了,会被另一波同事的评价赋予了新的意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百个同事就有一百个口口相传的你。他们看你,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事件中。角度不同,看到你人生侧面就不同,所以对你的评定也大相径庭。  
人对人的评价,除了正确客观之外,还有诸多外在因素,甚至别有用心。比如你有一项特长,心态好的同事,对你的评语会接近事实真实,而在一个虚荣心重想踩扁你的同事嘴里,你定是个穷奢极欲的人。  
人在世间混,总爱戴面具。面具看面具,总是看不清,也别指望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面具就是伪装,伪装是为了避免伤害,为了讨生活。最彻底的你:是一个人在家,蓬头垢面地放松四肢,这才是你坦然的版本。  
你无法准确看清戴面具的同事,各情心态的同事更不可能实事求是的评价你。只要你不失了人生底线,别人给予的评语,影响不了你的人生价值。  
  
  
诗歌像爱情  
  
“诗歌像爱情,我去找他,他来寻我,我们正好半路相逢。”好甜的一句话,我立刻据为己有。  
王小波说,作品是一个人的独白,是一些发出去的信。以此类推,诗歌就是情书啊!人生在世,能激发你写甜蜜情书的能有几人?那是感情的独白,是说给某个人的悄悄话。  
那天与同事在月光下凉快,看着远远近近如水泼的月色,我说,这样的夜晚,谈个恋爱约个会,是件不错的事。立刻引来他们的狂笑和坏笑。  
我这里所说的谈情说爱,是纯洁的是无邪的,没有一点点私欲,可怎么跟他们解释呢。走到这个年龄了,对爱情的看法和想法真是纯洁的。  
平时读到一首好情诗了,我总是眷恋,偶尔写出几首情诗来,也是愉悦的。诗歌像爱情,每天去寻,好诗定会来与我的心灵契合。  
诗歌在路上,我走在爱的路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6/25 14:56: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