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一生的时间

您是本帖的第 10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一生的时间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一生的时间

吴虹英还有一个与她的职业很不相称的爱好,滑冰。她喜欢滑而且滑得不错,还曾经代表她们商场参加过区里的比赛,获过一个什么二等奖。到了周六轮班时,她就来找我一趟。一般是中午来,我们总是会先心急火燎地欢爱一番,然后吃点东西,再去滑冰场,那样可以滑整整一个下午。

有一次我们还带上了思语。长这么大,她还从没滑过冰,甚至她很有可能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滑冰这回事。就像我,如果那天不是在电视上看到,我也根本不知道还有飞旋海豚这种动物。

那是一个露天滑冰场,人少,又很便宜,吴虹英总喜欢去那里。说是滑冰场,其实就是一片野湖,只不过有人围了起来收钱而已。那天很冷,几乎没什么人。思语很兴奋,我和吴虹英就一左一右牵着她,在开阔的冰面上缓缓地滑过去,一圈一圈又一圈。如果有人碰巧看见了这一幕,肯定会以为这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在我们前方的冰面上仿佛有整整一生的时间在等待着我们去通过。

滑累了,我到边儿上休息,她们俩还在滑。思语的平衡感差,转弯时老是摔倒,吴虹英就紧靠在她身后滑,在她快摔下去时凑过去扶一把。看着这一幕,当时我意识到了却不能准确形容的一种感觉,后来我在一本书上读到过:一个人长大的标志,也就是当他身后空无一人但又必须成为别人的依靠。看得出来,吴虹英很喜欢思语,或者说,她也幻想着将来能拥有一个像思语这样的女儿。

7

那一段,我一直很担心赵恩材会出事。被捉到局子里,没收掉光盘,罚款,之类的,这样的场面我想象过很多次。我甚至还想到了,赵恩材被关进去之后他的女儿该怎么办,难道要我来养活吗?不过谢天谢地,现实证明,我一直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上帝对他的格外开恩。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刚一进门,赵恩材就垂头丧气地跟了进来。他说,小杨,帮我分析分析。我说,又有啥事?他说,前两个月生意还那么好,怎么一下子就不行了?那些鸡巴人不喜欢看毛片儿了?我说,你也不看看形势,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网上随便下,谁还稀罕你那破玩意儿,何况还都打了马赛克。他说,真的?当时我刚刚配了一台电脑,就打开一个网站演示给他看。当看到那些光溜溜的男的女的没有任何遮盖也没有任何局部处理时,他瞪大了眼睛说,我的乖乖,怪不得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0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赵恩材去买了一辆二手三轮,叮叮咣咣地用雨棚在车厢上搭了个敞篷,然后就开了起来。

他也不跑远,主要就在家和四分厂一带活动,拉在附近往来上班的人。好几次早上去上班时,我都能在万红西街上碰到他。见了我,赵恩材总是会大老远地喊一声,小杨,上车撒!我说,那么近一点儿,坐什么车,你拉客人去!赵恩材说,一个是拉,两个也是拉,上车吧!我几乎从没坐过他的车,我说,不了不了,这就到了。他看我态度很坚决,也就骑走了。因为个头不高,赵恩材在上坡时几乎站在踏板上,垂直用力,我很担心那副链条被他一下子蹬断,没想到竟然过去了。

我只在快迟到时坐过一次他的车。下来时,我像其他客人一样塞给他两块钱,他死活不肯收。

这中间,赵恩材又到厂子里闹过一回。具体的时间点,是在他的第一辆三轮车被没收之后准备借钱买第二辆三轮车之前。因为没上牌照,也没有打点任何关系,他的车只跑了两个月就被没收了。那次他是一个人来的,既没有带横幅,也没有放冲天炮,更没有敲锣打鼓。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赵恩材才能轻而易举地就摸到谢忠发的厂长办公室,并“嗵”的一脚把他的门踹开。

据当时正坐在谢厂长对面的李德生说,他一回头看见是赵恩材,腾一下就冲过去,连拉带拽地挡住了后者,为谢厂长逃走赢得了充分的时间。然后呢?我旁边的赵燕华支着下巴问。然后?李德生说,然后我就跟赵恩材说,赵恩材,你知不知道,厂里正向市里申请一笔补助款,钱一到,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安置费也有着落了,但你这么一闹影响就大了,这笔钱就被你闹飞了,到时大家也都会怪你坏了事。赵燕华说,再然后呢?李德生说,还有什么再然后,再然后赵恩材就走了啊!

这时候吴海插话说,科长,那笔补助款不是没批下来吗?李德生瞪他一眼说,我要是说没批,赵恩材会走?猪脑子,人活着要靠希望,那点儿希望都没有了,他还不得跟你拼命?你们啊,学着点儿,这都是经验。他又指着桌角的一本书对我说,小杨,你翻到叠角那页,把画线那句话念念。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不明白李德生什么意思,但还是拿起了书。那是一本泛黄的老书,封皮上写着《管理学大全》。我找到那句话念道: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念完,我把书又放回到原处。李德生点点头,问我,明白什么意思不?我说,我们学过,这是孟子说的,意思是有的人从事脑力劳动,有的人从事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者统治人,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被统治者养活别人,统治者靠别人养活,这些是天下通行的原则。李德生满意地说,不愧是中文系的,是这个意思,我们要做的就是治人的人,而不是做治于人的人。

最后,在宣传科的这个小会结束之前,李德生给我们布置了一项任务,也就是要严密防守赵恩材再来闹事,如果在四分厂看到了他或者其他可疑的人,要马上向他报告,由他来采取对付措施。

是这样,赵恩材来找谢厂长那天,我正在车间采访王红卫主任,正听他唾沫横飞地描述四分厂的辉煌历史和光明前景,所以我无从得见赵恩材踹门的英姿。而他,也压根儿没跟我提过这件事,更没跟我打听过那笔补助款。但是,那笔根本就没有的补助款和李德生布置给我们的任务,却总让我很难面对赵恩材。有好几次,晚上他在走廊里背对着我抽烟的时候,我都想直接把真实情况告诉他算了,我很想朝着他和他身后的黑暗喊上一句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喊出来。

8

我把过节发的油、米和带鱼分成两份,一份让吴虹英带回家,作为我没能登门拜访的一点儿孝心,另一份给了赵恩材。我还跟李德生提过一次,问他能不能跟领导反映反映,给赵恩材解决一下。李德生说,狗日的,胳膊肘净往外拐,你和他啥关系?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只不过在他家租房子,了解点儿情况。李德生弹掉一截长长的烟灰说,哦,怪不得,原来你们一个屋檐下的。

过了一会儿,他说,这个口子还是不能开,给了他,别人给不给?都来走后门,怎么得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0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尽管事情并没有解决,但是跟李德生反映过之后,我再见到赵恩材时就感到有些释然了。为了让自己更释然一些,我还请他去馆子里喝过一次酒,整杯整杯地喝,直到最后我也喝得酩酊大醉。

过了几天,赵恩材也做了几个菜,准备了酒,一直等到我加班回来。我还以为他是回请我,没想到喝到一半时,他嗫嚅着说想借钱再买辆三轮车。我说,多少?赵恩材说,一千吧,整数,好记好还。然后我就不说话了,一杯杯地喝酒。我哪有钱,再说了,即使有,我不也得准备着给吴虹英买件儿衣服,请她看个电影或者撮一顿什么的?那天晚上,赵恩材并没能从我这里借到钱,我也不知道后来他有没有跟别人借以及有没有借到,我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他没有买成第二辆三轮车。

赵恩材又一次闲了下来,收拾家务,喂猫,给女儿做饭、洗衣服、熬中药。我有时想,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起码对思语来说如此。她可以再次拥有一个父亲,一个像一个父亲那样的父亲。

但是赵恩材闲不住,没过多久又忙了起来。有一段,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很多花花绿绿的纸,一天到晚又是剪又是扎、又是缝又是糊的。过了几天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在扎花圈、灵车、纸人什么的,把好好一个客厅弄得像个灵堂一样。我说,老赵,你这又是搞什么?太瘆人了!赵恩材说,不搞什么啊。我说,你这是要改行啦,进军殡葬行业?他翻了翻眼皮说,改什么行啊?我说,不改行你整天扎这些给死人用的东西干什么。他愤愤地说,死人哪里用得着,我这是给活人扎的!

无论如何,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两周后的一天,我从车间出来正要回办公室,突然看见一队人吹吹打打地朝行政楼这边来了。我想看看怎么回事,就靠在花坛上等他们一点点靠近。等走近了,我才发现原来是在出殡,我正想着怎么会到厂子里出殡,接着就看见了走在最前头的赵恩材。

赵恩材举着幡子,一身披麻戴孝的。在他身后,有人抬着纸车,有人举着花圈,有人提着录音机奏着哀乐,还有人挎着篮子正一把一把地向空中抛撒着冥币。一阵风吹过来,那些花花绿绿的纸钱就像雪花一样,在厂子上空漫天飞舞,又纷纷扬扬地落下。我看见赵恩材的幡子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六个大字:为四分厂送葬!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他每天在家扎啊剪啊的,就是为了干这个。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08:00

 4   4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