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现代社会的交友方式

您是本帖的第 11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现代社会的交友方式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现代社会的交友方式

她呀,从小就和我对着干。王阿姨坐下来,呢子裤挤出了层层的褶皱,一瞬间,我有了一种当红女星挽手添柴的感觉。

那阿姨知道她的行踪吗?她有没有和你提过,她想要去哪里?我拿出一个小本子记录着。

谁知道那丫头的心思。王阿姨低头。

王阿姨,您说她要结婚了?能告诉我具体情况吗?

人也没看见,她说她很爱那个男人,非他不嫁。具体婚期在两个月后,说好昨天带着他一起回来见我的。这丫头啥都不和人商量。

王阿姨,我听她说过您家的事,没能帮到什么忙,我感到抱歉……

我家能出什么事哦?只要她老老实实待在家,安安心心工作,我家啥事也不会有。

后来我们也没聊多少。我帮王阿姨剥了十一只砂糖橘,王阿姨捧着水果盘,一枚一枚地丢入榨汁机里。她一边丢着,一边念叨:白纱布裁短了;绿豆冰淇淋还剩了些在冰箱里,来年夏天就过期了;2008年的那场大雪,压断了她新买的凤凰;2012年她突然有了一场短暂的爱情……砂糖橘一个个跳进去,溅出橙色的水花。似乎一切尽可原谅了。我抚摸着裤子口袋里的硬币,突然很想掏出来,扔上天,让它决定我们何处来,何处去。

回到南京后,我又联系了魏强。我想,王菊花没告诉我的,可能会告诉别人一部分。

你认为她会在哪里呢?魏强问我。

我们去过酒吧,去过游乐场,还一起蹦过极。如果她选择再蹦一次极,然后偷偷把绳子剪断,那我的五万块钱找谁要?

你认为你的五万块钱被她用作什么了呢?

整容,隆胸,吸脂,包养小白脸,我都无所谓。如果是这样,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也未必,她也可能被人包养了。

她?我鼻音瞬间就高昂了起来。那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按下了我的鼻音。

也许你应该去看看她的生活足迹,有启发。

说实话,我感觉我总是被魏强牵着鼻子走。他这个人真人不露面,忙得很。我甚至连他的声音都没听过。不过,这可能就是现代社会的交友方式,彼此互不干涉主权内政。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把王菊花的宿舍门撬开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子里的一面墙上,贴满了便签。

“金鱼的眼泪是白色的”“大海有十八层肚皮”“邻居家的狗会说人话”“公园躺椅上,一具尸体依偎在我的肩头”“蓝色大鸟的迁徙路线”“南极丧尸病毒的363个演变形式”“跷跷板连环杀人案”“正确的三角式呼吸法”……我从左往右看过去,与我齐平的视野里,充溢着王菊花的跳脱思维。我甚至有点怀疑,王菊花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打包好我的行李,住进了王菊花的宿舍。我租的房子快到期了,王菊花租的宿舍还有半年。要是这五万块钱还是要不回来,我还能稍微赚回来一点。

“解剖一具尸体需要多少步?”我撕下一张便签,感到毛骨悚然。这些问题王菊花没有和我探讨过,我怀疑某一天,王菊花会做相关问题的实践作业。我可不希望实验对象是我,不过说不准,王菊花就是个想干就干的人。

“相亲的一般性流程是什么?”我站在凳子上寻思半天。我现在就想见到王菊花,让她告诉我标准答案。这些年,她登岸又离岸,上船又下船,搞得我都分不清了。有一次,她敲开了我的门,鬼鬼祟祟地溜进来,把门掩上,说楼底下有个变态色魔,追了她两条街了。我关了灯,拉上了窗帘。

“蓝色的手指能指出海盗的宝藏”。关于海盗,我不止一次地听王菊花提过。她说她是要做海盗女皇的人。有一次,她用蓝墨水染蓝了手指,随手一指,就从那个角落里搜到了5元人民币大钞。

“白色的红豆和蓝色的绿豆一起煮,会有黑豆的味道”。王菊花并没有厨艺。我刚来南京那会儿,她也不宽裕,就请我到她的宿舍里吃饭。那一顿洗尘宴,我从蒸鱼里面吃到了鱼鳞,从米饭里吃出了绳子,从西红柿炒蛋里吃出了鸡蛋壳。我问王菊花是不是想谋财害命,王菊花耸耸肩说,这是小说的一种表现方式。我说你在创作呀?王菊花又耸耸肩:小说都是作者虚构别人的生活,那如果作者将自己虚构进自己的生活,那会不会是一篇鸿篇巨制?我学着王菊花耸耸肩,西红柿啪地落在了白米饭上,我立马捂住了王菊花的嘴: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一个人可以有几个爸爸?”说实话,撕下这张便签时,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这位朋友。不过,王菊花和我说过,别人只有一个爸爸,她却有一桌的爸爸,想想还是自己赚了。我说,集齐十二个不同星座的爸爸,就可以召唤神龙。奇怪的是,我和王阿姨相处下来,并没有听过什么爸爸一,爸爸二的。我和王菊花同校,也没有听过有女孩酗酒、打遍了全体男生的故事。这些事都发生在了王菊花身上,不可谓不传奇。

我知道王菊花不是一般的人,她有她自己的世界。但我不允许王菊花背着我的五万块钱,到处流浪,最后吃光用光,在街头乞讨。要是她用这五万块钱开一个小吃铺,油炸串串什么的,我愿意让她以夜宵抵债。她曾经和我透露,万物皆可油炸,万物皆可黑胡椒。后来,我们想到了油炸香蕉皮,油炸奥特曼。那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夜晚,王菊花说她以后要体验更多更多的人生,我说我陪她,要是她哪天真去整容了,再造一个假身份证,和一个虚构的男人结婚,或者和一个双性人恋爱,我都不会阻拦她。我希望她善良,我希望她坚强,我希望她有机会看见不同的世界,我希望当她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勇气从头再来。

我将王菊花的便签一一撕了下来,在这无数个便签后面,画着一扇门。王菊花喜欢画画。我拧开门把手,居然是一张纸,后面是个稍微小一点的门,我又拧开,还是一扇门。到了最后,是一扇指甲盖大小的门。我已经不忍心揭开这一扇门了,我怕我揭开,王菊花的心脏就裸露了出来。

我联系魏强,希望明天能见他一面,我必须找到王菊花。魏强却说他正在出差,时间还比较长。我将行李打包起来,准备预定去西藏的机票时,却发现卡里余额不足。有钱了,才能去找王菊花要债,要到了债,我才能有钱,这似乎是一个莫比乌斯环。不行,我得找人借点钱。我爸妈是不可能了,魏强迟迟不回复我,我打给了王阿姨。

这丫头不会去西藏的,王阿姨说,我了解她。她想去的地方多着呢,从来没去过。

她的网友说她想去西藏朝圣。

西藏那么大,你怎么去找她?

不是为了五万块钱,是我必须找到她。

这丫头明明说要结婚了呀。警察那边也没有消息。

那她的未婚夫,你仔细想想,有什么信息没有告诉我?还有,王菊花一直纠结于她的父亲问题,阿姨,恕我冒昧,您可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挂断电话后,我感到了无休止的愤怒。王菊花是有父亲的,十年前因为胃癌而去世。王菊花的父亲很疼她,给她买了无数小裙子。后来,王阿姨每找一个对象,王菊花就会寄一件小时候的裙子给那个男人。现在,王菊花终于自己要结婚了,而王阿姨仅仅只有一点信息:魏姓,按揭房,三十岁左右。所有的苗头,都指向了那个魏强。他有重大作案嫌疑。我甚至怀疑,王菊花搜索的什么“尸体”“杀人”,全都是受魏强影响。魏强很可能就是某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如果不出意外,王菊花很可能已经被毁尸灭迹了。

我啪地坐在了地上。我没想过是这样的结局。我的王菊花,我的五万块。我背靠着床沿,天花板角落的蜘蛛丝绕成了一个结。

到了夜晚,我无法睡得着觉。说不定王菊花就是在这儿遇害的,魏强清理了所有的血迹,把家具一一归位,然后把王菊花扔进浴缸,一笔一画地分割了她。我实在忍受不了了,起身,准备去派出所说出我的推理。然而,墙壁上的那扇指甲大的纸门微微闪着光。

我揭开了那扇门,门后是一个小孔。透过孔看过去,我依稀能看见隔壁家的陈列设施。

我背后又出了一身汗。我的推理宛如泡进了浴缸里,一下子全都蔓延上升了起来。原来,我认识的王菊花,并不仅仅是个小女孩,她小小年纪,已经背负了数条人命。她观看柯南、观看福尔摩斯,制造不在场证据,上网搜索具体作案手法,瞄准目标后,就租住在目标人的隔壁,用小孔来监视目标人的行动。魏强和她,就是江湖上流传已久的“雌雄双杀”,然而,一次争吵中,在王菊花还没有对目标人下手前,魏强就因分赃不均抹掉了王菊花。

我扶住墙,拼命地摇头。在我走出门之前,我打了魏强的微信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喂?”就这一个字,我想起了我的王菊花。我们一起吃冰淇淋,一起看电影,一起蹦极,一起日光浴。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海边,王菊花坐在岸边的礁石上,倒悬着手里的酒瓶,酒洒了出来。王菊花念叨着,酒顺着海风的方向,流入太平洋、大西洋,也许会被一只鲸鱼吃掉,也许又正如大海中的绝大部分液体一样,亘古无望地涌动,让月亮照亮它们疲惫的灵魂。在海边,王菊花抱着酒瓶痛哭了一场。我知道,这些并不是她所愿,她只是喝多了酒,为人所控制……我一定会向警察说明这一切。

魏强,你把我们的王菊花怎么了啊?

电话里空白了一会,随后是由低到高的、咯咯咯的笑声。

我知道就是王菊花。

魏强,你放开王菊花!我可报警了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放下了手机。手机震动,5万元到账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周六搬吧,我查了,天气不错,适合搬家。

苏苏坐着没吭声。她有一会儿的失神。

咋地,还真舍不得啊?王建设笑了,笑得刹不住,在地上转了半圈,显得很夸张,似乎在苏苏有些迟钝的反应面前,他的笑点瞬间降到了最低。

苏苏看着他笑。她的表情有些无辜,像一个小女孩刚从睡梦里被惊醒,正停留在一个醒与梦的边界线上,犹豫接下来是一脚踏入人间回到现实,还是继续沉溺到梦里去。王建设觉得她这个表情最好玩了,显得笨笨的,还没长大,还傻着,就被自己娶来当了媳妇儿。王建设就觉得很开心,好像在什么方面占了便宜一样,忍不住一直笑。

为了不让王建设的笑太过于孤单,苏苏应景一样陪着笑了笑。只略微浅笑了一下,她又不笑了。她在心里计较着一件事,一件不能拿出来和王建设商量的事。这些年她什么都和王建设商量,她是个依赖性很强的女人,尤其对王建设,她干啥都要问一下他,王建设的看法、想法、意见,王建设赞同还是反对……总之,王建设就是主宰者。

千万不要以为王建设在压迫和欺负这个弱女子。没有,王建设从不欺负她。一切都是苏苏愿意的。她甚至是喜欢被王建设“统治”的。这种“统治”可能会影响和限制一些自由,但更多的,是能提供保护、安全、稳定、踏实感,苏苏沉溺其中。她乐意做王建设的臣民,喜欢在一种被设计好的框架里,懒洋洋过她的小日子。水没了充卡,电没了买电,桶装水喝完了,王建设扛着净化水桶吭哧吭哧去小区供水点灌。米呀面呀一旦没了,王建设买回来不说还把袋子口拆开,摆进纸箱子里。鱼缸里啥时投食啥时换水,苏苏从没沾过手。王建设就是万能胶,哪儿需要了粘哪儿。他们生活里的小缝隙小窟窿,开胶起皮,走风漏水,都被他填补得平平整整严丝合缝。

王建设把苏苏养成了小女人。这说出去肯定会让小城的女人们暗暗羡慕的。女大当嫁,这世上的女人,都会嫁人,可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遇上王建设这种宜家宜室的好男人。男人常见,王建设不常见。熟知他们家生活情况的亲朋好友们,大多数是羡慕的。女人们眼馋王建设的好和苏苏享福的命,男人们则对王建设嗤鼻子的同时,也还是禁不住佩服他们小两口之间的恩爱、般配和默契。珠联璧合,他们当得起。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王建设说完又动手装起箱子来。三个大号塑料收纳盒,这次发挥了大作用。比纸箱子更为结实、严密、便捷,什么都可以往里头塞。从刚开始的坛坛罐罐、衣服、被褥、书本、纸张等粗大结实物件,到后来深入到生活内部,密布在肌理层次下的更为细小琐碎的器具,比如抽屉里的螺丝、扣子、剪刀、擦鞋布、鞋油、手套、指甲剪、茶叶盒、钳子、染发剂、刷子、针线盒、钢笔、墨盒、洗面奶、旧袜子、旧手机、孩子的玩具飞机……搬家这件事,远不是一个“搬”字就能概括包揽的,就像打开了万花筒,平时藏匿镶嵌在难以注意的地方——边边角角、明处暗处、高处低处的各种用品,这下全露了出来。

苏苏看着王建设忙活,她不想参与,偏偏王建设不让她清净,举起一个圆盘,问:“老婆老婆,这个丢还是拿?”苏苏不吭声。王建设摇得手里的盒子霍啷啷响,问:“老婆老婆,这个究竟带不带?”苏苏听出是跳棋。那盘跳棋早破了,棋子也丢了不少。丢了也好。苏苏懒得说话,她在跟什么人生气。是王建设,还是她自己?说不清楚。建议买新房搬家的是她,急吼吼要搬的是王建设。说有错,也是两个人的错。苏苏却把气生在一个不确定的人身上。

王建设不知道又举起了什么,问:“老婆老婆,这个拿还是丢?”他的口气怪腻歪的,哪是在整理东西,分明在找借口跟老婆搭讪,逗她笑哩。苏苏心里本来就乱,他插科打诨地闹,苏苏就更烦了。她一下子站起来,换衣服,换鞋,拿起包,对着穿衣镜匆匆看一下,就离开了家。出了门,又有点不忍心,给王建设发信息,说有事出去一下。

小区门口有三个公交站点。左、右和前方各一个,苏苏向前方走去。前方那个站点是距离她小区大门最远的一个。她可以向右,坐1路车,也可以左拐,乘10路车,但她每天都会舍近求远,步行七八百步,去前方的站点。高跟鞋在路面上不紧不慢地走过,她听着这熟悉的节奏,心里渐渐升腾起一抹淡淡的酸楚。十年来,三千六百五十天,她几乎天天都这样匆匆走过,坐上5路公交出发,晚上又坐着5路公交归来。从春夏到秋冬,刮风下雨,年前节下,她几乎风雨无阻,很少缺席。

苏苏把脚步放慢,再放慢,她已经想好了,这是最后一次走这段熟悉的路,那就尽量走慢点,寻找一下初到小城那会儿走过这里的心情。七百零五步,七百零六步……苏苏硬生生收住,不走了,回头看,有些无奈,自己给自己苦笑,改不了了,说好的走慢点,却还是收不住腿脚,将近八百步的距离,七百刚过就到了,她这是着急去做什么呀,今天又不是去上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6 16:24: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