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讲理的地方

您是本帖的第 7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讲理的地方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讲理的地方

这天下午,过了晚饭时间,我的生意也不忙了,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逐渐聚集的时候,女儿的作业也做完了。当广场上的音乐声响起,女儿便要我和她去看看狗。团团圆圆一看到女儿就摇着尾巴围着女儿,女儿当然很高兴团团圆圆围着她。我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心里也感到无比温馨。但怎么也预料不到,马大龙会突然出现。

马大龙嚷着要狗娘立马拆了帐篷搬出城。几只狗冲着马大龙不停地咬,大烟咬得最凶。马大龙根本不把这几只狗放在眼里,他面目狰狞冲着大烟喊:“再咬,再咬弄死你!”大烟瞬间不叫了,灰溜溜地卧在一边。狗娘突然骂:“马大龙,你这挨千刀的!”马大龙眼睛瞪得像他手里的核桃,“疯婆子,骂谁呢?”狗娘接着骂:“你拆了我的房,骗小飞抽大烟,害得小飞坐牢,你得了我的家产,你这挨千刀的!”

马大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的房是政府拆的,政府给你家赔了30万,还给你赔了一间门面房,你儿子不成器,抽了大烟变卖了家产,跟我有啥关系?你这疯婆子,赶紧拆了帐篷搬出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马大龙越来越得意。

在马大龙眼里,狗娘或许就是个疯婆子,但在我眼里她不是疯婆子,最多就是个不讲卫生爱养狗的老年人。此时的狗娘并没有被马大龙的话吓着,相反,她很有底气地喊:“这天底下还有讲理的地方没有?你马大龙是咋样从抗拒拆迁到拆迁队长,又是咋样当上村主任的?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吗?我儿子小飞是咋抽上大烟的?小飞他爸是咋死的?我的门面房是咋变成你的?你说,你说呀!”

狗娘一连串的质问,马大龙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悠然地点起一根雪茄,盘着核桃,轻蔑地或者是幸灾乐祸地说:“这都怪你这疯婆子教子无方啊!现在,我不和你说这些。我正式通知你,限你两天时间拆了帐篷搬到城外,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此时的马大龙,我只能用上学时记得的“飞扬跋扈”这个成语来形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8: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这样的场景,我不愿意看见,更不愿意让女儿看见。我赶紧把女儿拉到一边,找各种理由让她不要再看团团圆圆,女儿却执意要再看看。女儿乞求的眼神,让我真不忍心强行把她拉走。女儿还在乞求我:“爸爸,让我再看一眼团团和圆圆,好不好?”我相信,在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爸爸看到女儿这种乞求的眼神都会心软的。我看了一眼马大龙,马大龙飞扬跋扈的样子,越看越像电影里的黑社会。我宁愿让女儿多看一眼狗,也不愿女儿看一眼马大龙。我答应了女儿再看一眼那两只刚到这世上没多久的小狗。忽然之间,我不禁想到,在这两只狗的眼里,马大龙是什么样的人?或者算不算人?

两只小狗只顾着愉快地玩耍,或许,人类的是非善恶于它们没有一点关联。它俩嬉戏着,根本不知道灾难已经降临到头顶。就在女儿乞求我要再看一眼团团圆圆的时候,圆圆竟然调皮地跑到马大龙的脚下,咬住了马大龙的脚趾。马大龙哎呦一下,骂:“碎东西,长牙了没有?竟然敢咬我!”说着便狠狠地踢开了圆圆,连同他的拖鞋也踢了出去。圆圆可能以为马大龙在和它玩,跑过去咬住了拖鞋。马大龙三五步跨过去,又是狠狠一脚,将圆圆踹出几米远。圆圆急促地叫了几声之后,躺在地上四肢抽搐。马大龙这一脚的确不轻,刺激到了大烟,大烟奋不顾身地扑向马大龙。马大龙顾不上穿拖鞋,一颠一颠地跑了。狗娘和我都没反应过来,圆圆就死在了我女儿的眼皮底下,死得那么悲惨。我女儿突然悲伤地问我:“爸爸,那个叔叔为什么要踢死狗狗呢?”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想来想去只能安慰女儿:“那是个坏叔叔!是爸爸没保护好狗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很自责,我想起了前几天狗娘在我店里给大烟买饭的时候,我不屑于和她多说一句话,而马大龙当着我的面摸了我老婆的腰,又当着我女儿的面踹死了圆圆,我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敢说。我想了很长时间,终于想明白了,我其实只是个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租了本来是小飞而现在却被马大龙占有的房子开了小饭馆。马大龙现在已经是村主任了,负责广场周边的创卫检查。因为我村里已经没有小学了,我不得已把女儿转到城里上学,一家老小的生活开销,就靠我和老婆的这个小饭馆。我不能得罪马大龙啊,甚至我还要求他给我便宜房租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8: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女儿很伤心地呆呆地看着大烟,大烟伤心地看着圆圆呜呜直叫。狗娘还在骂马大龙:“你这挨千刀的,小时候经常在我家吃饭,和小飞一起耍大!长大了害得我无家可归,我不搬,就是县长来了我也不搬……”还没跑远的马大龙突然转过身,指着广场角上那个扫黑除恶的牌子喊:“你去告我黑社会得了!”马大龙何止是嚣张啊,简直是相当地嚣张!

广场上的音乐声依然节奏欢快,跳舞的大妈们舞姿依然婆娑,但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

围观的人接着狗娘的话:“当初拆迁的时候,是杨局长的外甥负责的。黑胖子是杨局长的外甥的打手,马大龙一砖拍了黑胖子,没想到不但没有被杨局长的外甥找麻烦,反而还被杨局长的外甥赏识,说马大龙有魄力有狠劲,马大龙从此跟着杨局长的外甥飞黄腾达了!真是不打不相识啊!马大龙只不过踹死了一只狗而已,谁会管这鸡毛蒜皮的事?”说这话的人就是那天在我饭馆里吃饭,给我侃侃而谈的那个被我称为“看客”的那个人。

看客的这番话应该很有道理,马大龙不就是踹死了一只狗而已。至于马大龙和杨局长的外甥之间的关系,我想看客应该也不会凭空捏造吧?看客、小飞、马大龙这三人一定是从小玩到大的,马大龙的底细,看客是最清楚的。圆圆的死,对于看客来说不也是鸡毛蒜皮的事吗?可对于我女儿来说可就是很大的事了。女儿连着几天心情都不好,总是莫名其妙掉眼泪。我和老婆想办法安慰她,给她买平时舍不得给她买的零食和玩具,可她还是高兴不起来,只会伤心地重复一句话:“狗狗死得太可怜了!”

我和老婆都以为女儿过几天就会没事的,但当我和老婆每天下午忙着做饭的时候,女儿就趴在桌子上愣愣地看着广场,不写作业。广场上的音乐声和大妈们的舞姿对她来说好像不存在。我记得女儿很小的时候,只要一听到音乐声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伴奏扭起来,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要送女儿上舞蹈班。可是,女儿那时还在乡下让我妈带着,根本没有条件学舞蹈,不光没有学舞蹈的条件,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学校都没有了。没几年,村里的学校撤销了,女儿得到镇上住校上小学。女儿小小年纪就要住校上学,我无论如何都不忍心。于是,我和老婆商量,辞职回家把女儿转到城里上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9: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天色渐暗,华灯初升,城市里的夜晚,灯光比我在村里时的月光还要亮好多倍。忙完了手里的活,我走到女儿身旁,问女儿要不要出去看看月亮,女儿迟疑片刻点了点头。进城几个月的时间里,我整天都很忙,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陪女儿一起看月亮。遗憾的是整个城市的夜空根本没有月亮。我站在门口莫名地惆怅起来,惆怅月亮究竟是在老家,还是被城里的汽车尾气淹没了?我连给女儿讲住在月亮里的嫦娥的故事的勇气都没有了。女儿看起来并不关心城市里的夜晚有没有月亮,她仍然惦念着圆圆,自言自语:“可怜的狗狗被那个坏叔叔踢死了……”

看着女儿难过的表情,我终于明白了,马大龙不但踢死了可怜的圆圆,更踢碎了我女儿的童年。“这个挨千刀的马大龙!”我在心里骂马大龙。我相信,狗娘也一定在骂挨千刀的马大龙。狗娘来了,她很少晚上来我这里。她身后跟着四只大小不同的狗,大烟和团团没来。虽然晚上没几个客人吃饭,但我还是不希望她来我店里,更何况她身后还跟着看起来很脏的狗。果然她开口了,“这四只狗是下午刚收留的流浪狗,它们都太饿了,你能不能给弄点吃的?”

我很不高兴地看看她又看看狗,不想理她。她似乎在用乞求的语气说:“这会没人来吃饭,你就随便给弄点吃的吧,剩饭也行!”我还是不想理她。女儿却突然叫我:“爸爸,你看看它们多可怜啊!求求你给它们做饭吧!”我很奇怪女儿怎么也会让我给狗做饭,难道女儿忘记了马大龙踢死的圆圆吗?我老婆走出来接住女儿的话:“只要你喜欢狗狗,爸爸妈妈就给它们做饭吃!”说着就拉着我进了厨房。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几只流浪狗,我看着都很恶心……”我老婆打断我的话:“你不觉得女儿一看见狗,心情就变好了吗?”我回头看了看女儿,她正和狗娘一起逗狗玩。

狗娘拿着我做好的饭,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说:“只要你给狗做饭,不差你一毛钱!”我推辞说:“我不要钱,但有一个请求,就是以后你来取饭,不要带狗来!”狗娘犹豫片刻,说:“我以后只带大烟来!”我很纳闷她为什么给起名叫大烟,而且为什么非要带大烟来。我的疑惑也是我老婆的疑惑。我老婆问:“狗为什么叫大烟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9: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狗娘眉头皱在一起,目光突然变得凶狠了,“都是挨千刀的马大龙坑的!”我和老婆相互看了看,没有打断她的话。狗娘气愤地接着说:“大烟是我老伴从小养大的,以前不叫大烟。你这厨房以前就是我家的灶房,这几张桌子摆放的位置就是我家的炕。一到冬天,我和老伴坐在炕上看电视,大烟就卧在炕下边的墙角。房子拆了,老伴走了,大烟也没人管了,但它就整天就在这块地方转来转去。我看着心里难受,就给小飞说等门面房盖好了,就叫大烟住家里,可谁知道马大龙设套勾结小飞抽大烟。这一抽就抽完了拆迁款,连这门面房也变卖给马大龙了!后来小飞烟瘾犯了,没钱买烟就抢了人家商店里的货款坐牢了,媳妇也带着娃改嫁了,就剩我和这狗了,好好的日子就烂了。我恨我儿子抽大烟,更恨挨千刀的马大龙!我就把这狗叫大烟……唉,你和我儿子一般大,他却坐牢了……”说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我这个小饭馆的地盘是大烟的,怪不得大烟每次来的时候,看起来总是那么拽。

马大龙那天砸隔壁理发店灯箱的时候,小伙子扬言要报警,但终究没报警,可能他已知道了马大龙的底细。这几天,在我店里吃饭的顾客里,有人议论马大龙的发迹史,我也相信马大龙一定是有靠山的,也只有狗娘敢当着众人的面骂马大龙是挨千刀的。

我现在开始有点同情这个和我妈同龄的狗娘了,她似乎把我当成她的亲人,甚至是她的儿子。她接着说:“马大龙叫我搬出城,我往哪里搬?我就不搬!他仗着杨局长的外甥这个靠山横行霸道,我要到县政府告他!”说句心里话,县政府在哪条街道我都不知道,告状我更不懂了。像马大龙这种地头蛇,她能告倒吗?我想了想说:“这样吧,马大龙咱惹不起,要不你搬到我家吧,和我妈住在一起。”

我的话让先是她一怔,然后她面带微笑说:“怎么能麻烦你妈呢?有你这话,我已经很知足了!”说着,她的双眼明显有了泪花。她擦了一下说:“两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和我说这样的话!”我突然莫名地心酸了。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认真地告诉了她我家的详细地址。她却摇了摇头,语气坚定地说:“要搬我就搬到县政府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0: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觉得狗娘只是这么说说气话就过去了,但没想到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在我店里吃饭的两个客人津津有味地议论着一个老太婆领了一群流浪狗要搬到县政府住的话题。狗娘和她的流浪狗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正要详细问这两人,看客进了门。

他一进门就冲我说:“你知道不知道,小飞他妈领了一群流浪狗到县政府去了?”我本想对他说我也是刚听说,可话还没到嘴边,他又急忙拿出手机说:“你看,朋友圈里有视频呢!你看……”他顾不上喘一口气,急切地让我看他的手机。我还没来得及看,他又把手机拿到那两个人面前,说:“看看,这就是我村的小飞他妈!”他一边说着一边划着手机,“还有这个,这是那天被马大龙踹死的那只狗崽,看看这狗……”看客的热情劲似乎能烧开一大锅水。快得像风一样的说话语气,夹杂着唾沫星子,从嘴里喷出,使得嘴唇根本合不到一块。我担心他咬了舌头,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还是喘了一口气,问我:“这么重大的新闻都讲给你听了,难道你不该给我开一瓶啤酒?”他顿了一下,又特意强调了一下:“冰镇的!”

我急忙“哦”了一声,不但给他拿了冰镇啤酒,而且还问他要不要再来盘凉菜。几天没来我这里的看客,一来就给我滔滔不绝说这么多,我以为他是神仙,不吃不喝而且还知道百家事,没想到他终究还是给我要了啤酒。他喝了一大口啤酒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狠狠地憋了好几秒,然后慢悠悠地吐出烟,说:“我咋好意思吃你的凉菜呢?”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存心要白吃凉菜吗?没办法,他是城里人,确切地说他是城中村人,是拆迁后的城中村人,根本就用不着找活干却能拿到分红的城中村人。想到这里,我安慰自己不就拍是一根黄瓜,切两片豆腐干,外带一瓶冰镇啤酒吗?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我就当他是我的近邻,而不是神仙。

看客吃了喝了打着嗝,一边用牙签剔牙,一边用城里人独有的神态对我说:“这一片都归马大龙管,他的靠山是杨局长的外甥。当年拆迁的时候,马大龙拍的那个黑胖子和杨局长的外甥是拜把子弟兄,没想到马大龙竟然因为这事和杨局长的外甥搭上话了,连马大龙都说他这就叫不打不相识!你说小飞他妈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领一群流浪狗到县政府闹事,这不是要上新闻的节奏吗?”看客口若悬河东拉西扯,我哪有时间陪他闲聊,便在他打嗝的时候进了厨房。没想到不到一分钟,他竟然也进了厨房,眼珠子贼一样转了一圈,小声问我:“你老婆呢?”我莫名其妙说:“她在楼上陪我女儿写作业呢!怎么了?”看客神秘地说:“你还记得马大龙砸理发店灯箱的事吗?他说要不是看在你老婆的小蛮腰的份上,早都叫你关门回老家去了!他还说你一个卖饭的乡下穷小子,凭啥娶了个那么有女人味的老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0: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