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虎口夺食

您是本帖的第 9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虎口夺食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虎口夺食

看客的话让我的额头顿时渗出汗珠来,我浑身烧乱。这挨千刀的马大龙,我……我只有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客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要在这里混就得讨好马大龙啊……”说完,哼着歌走了。

看客的话像石头一样压在我的胸口,压得我连呼吸都很困难。我自认为我应该不算穷小子,家里好歹还有三间平房五亩地,够吃够喝。如果不是为了女儿上学,我还不愿意待在城里呢!乡下空气多好啊,干嘛非得进城啊?可村里没小学啊!半个月前,我回村里帮我妈收割麦子,虎口夺食的三夏时节,竟然在村子里没遇到几个人。想起小时候,每到夏收的时候,田间地头都是忙活的人,而今呢?青壮年都进城了,孩子们自然也跟着进城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最后一批农民了,和我女儿一样大的孩子们,长大后还会种地吗?恐怕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了吧!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女儿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我老婆给我说女儿也不好好写作业了。我一开始没当回事,以为女儿就是有点厌学。但星期天早上,我要送女儿去学舞蹈,她却不愿意去。学习跳舞是她自己要去的,培训班的老师对我说过好几次,女儿是舞蹈班的活跃分子。现在女儿却像了变了个人似的,整天闷闷不乐。我问女儿:“为什么不去学跳舞了?”女儿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一句话也不说。我又问:“怎么不说话呢?”女儿还是不说话。我很好奇地问:“看什么呢?”说着我顺着女儿的目光看着窗外,一个熟悉的场景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没错,站在在我的小饭馆的二楼的窗前,正好可以看到狗娘和她的流浪狗。一瞬间,马大龙踹死圆圆的那个场景像电影画面一样映入我的眼帘。是不是女儿站在窗子前不由自主地想起圆圆呢?

我再一次轻声地问:“是不是在看广场上跳舞的奶奶们?”本打算问女儿是不是想起了死去的圆圆,可话到嘴边我却改了。我幻想用广场上跳舞的奶奶们来提醒女儿要去舞蹈班上课了,可女儿却目光呆滞,断断续续说:“狗狗死得好可怜啊……”果不其然,女儿对圆圆的死无法忘记,我该怎么安慰她呢?这挨千刀的马大龙!我在心里大声骂,但女儿还是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不得已我又劝女儿别看窗外了,专心写作业。她却心不在焉地说:“写作业有什么意思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这是我的女儿吗?从来都不用我和老婆催,就自己主动写作业的女儿,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怨不得我粗心,女儿的变化我一直没放在心上。就在我准备好好和女儿谈谈的时候,我老婆喊我下楼,说隔壁理发店的小伙子找我。小伙子一见到我就问:“哥,你交钱了没有?”我很诧异地问:“交钱?交什么钱?”小伙子很气愤地说:“马大龙说每个门面交500块钱,他叫人打扫门前卫生!”

交钱的事我真不知道,我门前的卫生也用不着别人来打扫啊,我每天忙完都会好好打扫门前,为什么要交钱?小伙子说:“马大龙说创卫期间所有门面房要统一打扫,叫保洁公司来打扫,往后每个月都要交钱!哥,你说咱这生意还能做不?”马大龙确实过分了,但我却不敢说出口。小伙子接着说:“上次我正给客人吹头发,马大龙站在门口给我说话,我没听见他说话,他就说我眼里没有他,我就说了句你是谁呀,他就砸了我的灯箱,哥,你说我冤吗?”他越说越沮丧,“我租的房子又不是他的,他咋这么横呢?”我突然想起看客了,连看客这样和马大龙一起耍大的城中村人都惹不起马大龙,你我都是乡下来的农民,就能惹得起马大龙吗?

小伙子没等我开口,又垂头丧气地问:“哥,你交不交啊?”我不交能行吗?我无奈地唉了一声:“交啊,我一家老小就靠这个小店过活呢!”小伙子也无可奈何地看着我:“哥,咱就这么认了?”我不假思索地说:“就这么认了,咱俩都是进城的农民,就当交保护费了!”

小伙子长长地叹了一声走了,从他的背影我似乎看到了他的内心,他很不情愿交但又无可奈何,而我是必须得交啊,不光因为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要靠这个小饭馆,更重要的是马大龙对我老婆的贼心让我一直放不下心。我决定规规矩矩把钱一交,免得马大龙再来我店里以要钱为由占我老婆便宜。但我怎么也想不到就在我准备交钱给马大龙的那天中午,狗娘来了。她没带大烟,一个人来的。她一进门就说:“我把马大龙告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很惊讶,马大龙是什么样的人物啊,我肯定不敢告他的!狗娘接着说:“我到县政府告马大龙了,听说现在正在查杨局长呢,你不知道吗?”杨局长和我有关系吗?我不认识杨局长,杨局长也不认识我呀!我心里蹦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狗娘喘了一口气:“我不认识杨局长,杨局长也不是我,他当他的局长,我管我的狗。可这广场是他主持修建的,我的房子是马大龙拆的,你说我告马大龙能告倒吗?”

民告官这么大的事,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我愣住了,不知道能不能告得倒。我只想过安宁的日子,我低下头不说话了。狗娘又问我:“是不是每家都要给马大龙交500块钱?”我点了点头。狗娘便骂马大龙:“挨千刀的马大龙!”骂了马大龙,狗娘又语气坚定地说:“你不要交,看他能把你怎么样?”马大龙能怎么样?他肯定不但要钱而且还会时不时的到我的小饭馆里骚扰我老婆,我是敢怒不敢言。

我老婆对我说她想回乡下。我问她:“是不是因为马大龙?”我老婆没说话,我想她心里一定很委屈。这些年了,我从没见过她像现在这种这样子。我又问她:“等女儿放暑假,咱一起回乡下,行不行?”我老婆这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说:“你不觉得女儿变了吗?”我当然觉得女儿变了,也知道女儿是因为圆圆的死而变的,可我又能怎么样?我除了会做饭还会干什么?我老婆说:“我想带女儿到医院看看!”医院?因为一只狗死了影响到女儿的心情,就得去医院,这值得吗?难道心情不好也是一种病?

我老婆带女儿去医院的那天,因为不想耽误挣钱,我像往常一样开门营业。隔壁理发店小伙子来了,我猜他来又说交不交钱的事。果然,他点了一支烟。自从和他成了邻居,我从没见过他抽烟。他吐了一口烟,说:“我一直在想马大龙是不是过分了?”我说:“从没见过你抽烟!”我的回答肯定让他不满意。他说:“抽烟还不是马大龙逼的吗?抽烟壮胆呢!”我从没听过抽烟能壮胆,倒是听过酒壮怂人胆。我这里有酒,于是我开了一瓶啤酒:“酒能壮胆,来,喝一个!”我把酒递给他,他接过酒喝了一大口,然后慢慢地咽了下去。我看见他的喉结动了一下。他又狠狠地抽了一口烟,使劲地憋着,好像要把眼珠子憋出来一样。十几秒后,他长长地吐出了烟,说:“哥,我知道嫂子还有娃要靠这个小饭馆养活,我是个单身汉,上次马大龙砸了我的灯箱,我忍了!这次我真想好好弄他一回!”说完,他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多半瓶啤酒下肚了。我似乎紧张起来,不得不问他:“怎么弄他?他可不是好惹的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小伙子语气坚定地说:“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赶紧劝说:“为这500块钱不值得!这样吧,哥给你交这500块钱,行不?你还年轻,不能干傻事!”小伙子又仰起头一口气喝完了啤酒说:“哥,你不知道我开这店有多困难,因为家里穷,我没上完高中就出去打工了。谈了一个女朋友,人家父母嫌我没手艺坚决不同意,我才学了理发。后来她父母听说我开了理发店,就说如果我这个店能养了她女儿,就让女儿嫁给我……”我接住他的话说:“这是好事啊,你千万不能为这500块钱干傻事!”

小伙子依然态度坚决:“哥,我是从乡下来的,为了开这个店,我父母没少给我拿钱呀!上次马大龙砸了灯箱,我女朋友知道我忍了,就狠狠骂我是从乡下来的怂包……其实,我想回乡下去,可乡下没有女朋友啊!”小伙子说着说着情绪就沮丧了。我想安慰他,却不知怎样安慰。他突然说:“我店里有一把剃须刀,很锋利……”我赶紧打断他的话:“你千万不要冲动啊,听哥的,我给你交钱……”小伙子摇摇头,放下酒瓶说:“哥,你真是个好人!”说完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莫名地心慌起来。

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小伙子干傻事,可我却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甚至我已经看见小伙子拿着剃须刀去找马大龙,马大龙还没反应过来,小伙一刀就划了马大龙的脖子。马大龙唉了一声捂着脖子瞪起眼睛……我赶紧喊人。看客来了,一进门就问我喊啥呢。我急忙说:“你来得正好,马大龙的脖子被划了……”

看客不慌不忙地摸了摸我的额头,有盐没醋地说:“你在做梦吧?” 我这才回过神问看客:“我这是怎么了?” 看客疑惑地问我:“马大龙现在正在杨局长他外甥那里打牌呢,你瞎说啥呢?你咋满头的汗呢?”我抹了一把汗,才知道我出现幻觉了。向看客再次确认马大龙正在打牌,我才长长地叹了一声:“那就好!” 看客莫名其妙地又摸摸我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啊,没事吧?没事就给我弄碗油泼面,辣子醋多放点,再来几瓣大蒜,叫我好好发发汗!”

看客喜欢吃辣子醋,也喜欢在我这里蹭饭。但他却从不认为自己在蹭饭,因为他好像说过到年底他们村里的分红款一发到他手,就立即给我结全年的饭钱。现在才6月份,到年底还有半年多时间啊!看客坐了下来又说:“冰镇啤酒来一瓶,天越热越要吃辣,越吃辣越要喝冰镇的啤酒!”看客吃饭的兴致极高,好像在他家一样,我又不是他老婆。看客又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看着我扯面,说:“我就爱吃你扯的面,筋道,比我老婆做的好吃多了!不过我老婆都跟我离婚半年了,女人嘛,没钱就养不住!我不是没钱,是钱都让孟大龙投给杨局长她外甥的砖厂了,这两年,环保查的严,砖厂被关了,我的钱也被套住了,你说我倒霉不倒霉?我老婆就成天闹,闹离婚,离就离吧,离了我照样能吃上油泼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看客真把自己不当外人,脸也够厚的了,厚过县城的那个老城墙了。我这是给他当保姆吗?看客接着说:“不是我请不起保姆,关键是保姆会做你这么好吃的油泼面吗?做不了油泼面还得我付工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不想理他了,他从不觉得自己这样很无耻。他又说:“不是我无耻,是我想了再想,还是决定不请保姆!等哪天我有了马大龙那样的势,我就请两个保姆,一个专门给我做油泼面,一个……”

我打断看客的话,“马主任最近还是别到这里要钱了!”看客忽然一愣:“要钱?要啥钱?”锅里的油已经冒烟了,我舀起油浇在葱花上,嗞的一声,一股香气像贪吃蛇一样,钻进了看客的鼻子。看客深深地嗅了嗅,然后满意地笑了:“你比我老婆好一百倍……”

我老婆和女儿去医院了,但我不想给看客说我老婆和女儿去医院了,只想让他给马大龙捎话,千万不要让孟大龙来这里要钱。看客拿筷子搅了搅面,然后又挑起一筷子面,闻了闻说:“香啊,真香啊!”说完一大口就吞了筷子上的面,吸溜着,咂吧着,那神情似乎几辈子没吃饱饭似的。刚把面咽下去,看客又迫不及待地说:“再端一碗面汤来,原汤化原食嘛!”说完,他又剥了一瓣蒜咬了一口,咂吧着。看客已完全沉浸在这碗油泼面里了,他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他喝了一口面汤,像喝了名贵美酒一般,细细地在口腔里酝酿,然后慢慢地咽进肚子,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看客擦了嘴,说:“马大龙要钱,谁敢不给?在这地盘上,还没有人敢和马大龙讨价还价呢!”

看客吃着说着,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算了吧,我也不指望看客给马大龙捎话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我老婆打来的。我老婆在电话里说医生诊断我女儿得了抑郁症。我无法相信,我老婆在电话里重复了一遍。一瞬间,我感觉身体突然被抽空了,双脚似乎要离开地面了,眼前突然一黑,看见看客得意地冲我大笑,还有马大龙用盘过核桃的手拍着我的肩膀,笑眯眯地问我:“钱准备好了没有?”我恍恍惚惚又看见隔壁的小伙子拿着剃须刀要划马大龙的脖子。马大龙人高马大的三两下便夺了小伙子手里的剃须刀,又狠狠地划了小伙子的左脸。那红得像初升的太阳一样的血,顺着脸颊流到下巴,然后滴在了看客的脚面上。看客急忙喊着跳着跑了出去,差点撞到狗娘。大烟疯狂地咬着,马大龙拿起看客喝完啤酒的酒瓶,狠狠地砸向大烟,却砸在了狗娘身上。狗娘哎一声,骂:“挨千刀的马大龙,杨局长倒了,你还嚣张啥呢?”马大龙抽了一口雪茄得意地笑着:“我看你疯了吧?尽说些疯话!”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2: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隔壁的小伙子拿起椅子就朝马大龙砸去,马大龙圆圆的身子像皮球一样滚在一边,椅子砸在了大烟身上,大烟好像被蜂蛰了一般扯开嗓子咬起来。狗娘二话没说,扬起手就朝马大龙的脸上狠狠地拍过去。“啪”的一声,如同一声惊雷,又仿佛一道闪电照亮黑夜一般,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以为这些都是幻觉。直到马大龙骂狗娘:“你这疯婆子,敢打我?”我才意识到这些不是幻觉,是马大龙的的确确要钱来了。

狗娘骂马大龙:“你这挨千刀的土匪,啥钱你都要,还有王法没有?”马大龙扬起手在自己胸膛上拍了两下,说:“我就是王法!”说完扬起手就要拍狗娘。我还没来得及拉开狗娘,大烟叫了一声,一口咬住了马大龙的小腿。马大龙扬起的手迅速收了回来,急忙大喊:“赶紧叫你的狗松口!”马大龙疼痛的表情,足以说明大烟是真下了口了。或许它想到了被马大龙踹死的圆圆。狗娘喊了一声:“大烟,松口!”大烟迟疑了一下才松开口。马大龙疼得额头上的汗珠像下雨一样。他看着狗娘咧着嘴喊:“我要把你这狗煮了吃了!”狗娘没理他。我急忙说:“马主任,我陪你赶紧去打疫苗吧!”马大龙斜了我一眼:“还算你有眼色!好,等过几天我再来要钱!”马大龙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即使被狗咬了,他也不忘要钱。

隔壁小伙子捂着脸眼看马大龙一瘸一拐地走了,急忙大喊:“你不要走啊,我要弄死你……”马大龙回过头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骂:“你这口气比我的脚气还大,来呀,弄死我呀!”

小伙子果真冲了过去就要抓马大龙,马大龙动都没动就等小伙子去抓。小伙子沾满血的手看起来很恐怖,还没等他抓住马大龙,马大龙已经抓住了小伙子的手,顺势将小伙子的胳膊扭到背后。马大龙当年用砖拍黑胖子的时候,这个理发店的小伙子可能还在理发店当学徒吧!

马大龙得意地说:“不交钱小心你这条胳膊!”说完又狠狠地扭了一下小伙子的胳膊,小伙子疼得直喊叫。马大龙这才放开小伙子的胳膊骂了一句:“乡巴佬,还想在城里撒野?活腻了吧?”小伙子脸上的血还在滴,我赶紧抽了几张纸递给他,让他擦血。他接过纸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招谁也没惹谁……我就是个怂包……啊……”

我何尝不是怂包呢?我又劝小伙子不要想太多,把钱一交,啥事都没有了。狗娘接住我的话,很气愤地说:“不要交,只要我在,你俩都不要交钱!我就不相信这世上真没王法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3: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