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老婆和疯娘

您是本帖的第 16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老婆和疯娘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老婆和疯娘

幸运还是降临了。暗流纵横交错,船漂进了其中的一条,借助惯性,往西漂了一个时辰,又往北漂了两个时辰,才顺流漂到了背风面,侥幸地抛下锚。

锚下了,船绝不能停。锚的拉力与风的野力较劲,彼此撕扯,一种可能是走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直接把船撕碎,五马分尸一样。唯有顺着海流的性子捋,来回遛船,分秒不敢差池。

两天过去,恶浪才退,满载带着六个人,从坟墓里爬了出来——他们原本黑亮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20世纪90年代以后,不再有人收鲍壳了,鲍肉却值钱起来,海参也被炒上了天,海货行市日涨,城里酒楼生猛,贩子紧紧地盯上了渔村。

胡老大率先换了铁壳大船,又迅速增加到三条。渔网也换了,网目极小,入水后越沉越深,成一条直线,随船移动,扫荡所经海域,两三厘米长的鱼孙都逃不掉。

满载开始做噩梦。他梦见了那把精致折刀,胡老大正使出柳叶刀法,让一条阔口腹部大开,鱼子瞬间散落,携带着团团热气。猛然间,阔口变成了满载女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儿……满载吓醒了,虚汗透湿,他觉得憋气,肺部几乎要炸,好像回到了下潜遇险急速逃命之时。

女人生了双胞胎。一对幼子与落岸的鱼孙重叠成同一种影像,满载恻隐汹涌,他预感到,胡老大的做法会让大海越来越穷,甚至空空荡荡。

这样下去,龙王知道了,要怒。满载跟胡老大说。

话刚出口,就被胡老大打断了——不是你的,就是别人的!海货值钱了,你倒在这里装菩萨。你那俩崽子,还有你老婆和疯娘,都去喝风不成!

胡老大的话,句句点中要害,有那么一瞬间,满载蒙住了。是呀,一大家子吃饭呢,双胞胎以后还要上学,娘得治病……捕鱼又不是杀人放火,哪来这么多禁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2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就这么纠结着过了半年。半年里,满载的背部时时作痛,似有阴风穿过,堵也堵不住。半年里,大黄鱼、马鲛鱼、青占鱼、鳓鱼、鲳鱼,先后成汛经过,几网下去,密而无漏。大鱼被挑拣出来,鱼孙们太小,只能当作垃圾倾倒在码头上,成山成岭的,隔日便腥臭熏天。

更多的渔船换了新网,只一个春汛一个秋汛的工夫,近海的鱼就被捞没了。再要有货,只能往远海去。胡老大亲自带船——是一对拖网渔船,网张开了,足有百十米长宽。两船各擎一方,减速并排前行,合力发起围攻,像巨怪在水下打开了手臂。

收网时,发动机带动辊子迅速旋转,将网绳一圈圈缠了起来,随着渔网浮出水面,胡老大一脸腾腾杀气。又是结实而壮观的一网啊!加之网目细密,鲅鱼,刀鱼,寨花,大的小的皆无生路。

满载病了。出海十几年,第一次吐出了苦胆。恍惚中,他看见,两条拖网船,各自分工明确,一条装凶器,一条装死者。

有了探鱼器以后,胡老大更加得意忘形,追着鱼打捞,一直追到产卵的地方。青庄凶猛,却知道不吃洄游产卵的鱼,人是怎么了?连鸟都不如。满载跟胡老大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有罪。

真正让满载离开胡老大的,是炸鱼。这种捕捞方式太血腥了。土炸弹丢下去,一声巨响,水花飞溅两米高,冲击波震碎了鱼的内脏,鱼群瞬间翻肚,方圆数十米的海面上,白花花的。

船,匕首般划过水面,鱼被捞走。而在稠黑的海底,还有无数的惊惧与绝望,那是些沉默的大鱼,怀孕的雌鱼,它们谨慎,警觉,平常很少靠近水面,甚至不靠近明亮——直到土炸弹送来了绝杀令。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2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满载的噩梦更深了。垂死的鱼,在黑暗中流血,抽搐,最后又无一例外地变成了婴儿。偶有一条倔强不甘,背脊上长着半圆的黑斑,忽然首尾支撑,像拱桥那样弯起身子,竖起无望的前鳍,但也用不了多久,它回到死刑中,变成了一个男婴。

白日里,满载吃饭没了胃口,干活儿不再强壮,脸色青黑,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这些事很快传到了胡老大那里。莫不是随了他的疯娘,胡老大冷冷地说。边说边用那把精致的折刀划开了一条活鱼脊背。依然是漂亮的柳叶刀法。他始终保持着吃活鲜的习惯。只是蘸料变了,酱油换成日本的,且调了辣根。

人们齐齐地倒向胡老大。好日子就要来了,生财嘛,图个见钱快,有何不妥?给鱼留生路,就等于把钱让潮水卷走,才吃上几天饱饭哪?烧包。胡老大说得没错,这家伙,一准疯了。

杀戮也是一种劳动,并由此赢得日常的奖励。利益面前,杀伐在握,杀心蔓延,人们变得狠渣渣,恶吼吼。等到明令禁止绝户网和炸鱼行径,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了。

满载曾经一个人下潜到炸鱼水段。在浪也不能推动的寂静深处,在无人知晓的幽秘里,鱼的死亡是一个公共事件。那些被戗掉的厚厚鳞片,它们一生都在呵护的银亮,已经被血浸红。

满载和胡老大发生了激烈争吵。或者说,是满载一个人在吵。全村人看见他们的剪影立在船头。胡老大纹丝不动。满载则像一个提线木偶,起起落落。

一片金云过来,他挥动的双臂就有了刀光剑影。

一片铁云过来,他似一匹奔腾的烈马忽遇断崖,跌落下去。

5.一个疯子

与胡老大闹翻之后,满载去找做船的凿头。忙不过来,凿头说,大船都要等到明年才能交工,哪有工夫去打小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2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满载只好买回一条二手的。船似弯弯眉月,中间大,首尾上翘,四五米长,俗称小舢板。他在滩涂上修修补补,锤锤打打,后一声追赶着前一声,一声比一声遥远,涨潮的时候,又一声声地传回来。刷了几遍桐油之后,贴上对子,升起小红旗,照样英英武武的。

神秘的夜里,小舢板把满载带到了深蓝深处。风从陆地上吹来的时候,他便什么也捕不到,最多捞几条针良几只虾蛄,因为那是一种邪恶的长着黑翅膀的风,就连巨浪也跳起来欢迎它。当风从海平线吹来,朝着岸的方向,鱼儿们便从深海里浮上来,游到了满载的网里。

麦子拔节时,鱼鸣传来,像风中的歌唱,又像窃窃私语,咕咕咕,咕咕咕,绵延数里长,都是这样的声音。满载坐在船头,闭着眼,听啊听,始终不肯下网。

只等端午过后,麦子收完,颗粒归仓,黄花黄姑的产卵期都过了,开始吃饵了,满载才撒网打鱼,高兴得天天合不拢嘴。

会歌唱的黄花鱼,通体明黄。会歌唱的黄姑鱼,黄泛红铜。白天里,它们窝在海沟泥沙里,黄昏时,往海面上升。黄花长短八寸。黄姑则不同,能活过三十岁,个头也大。

下了船,收了网,满载每天都要喝地瓜烧。他从不出钱买,而是拿鲜鱼去烧酒师傅家换酒。他也用这种方法去铁匠家换锅,去豆腐匠家换五香豆干,去剃头匠家换个理发刮脸。胡家林的匠人都相信,满载打上来的鱼,味道最纯正,离水两日还能活。

通常是这样,几条当流的鱼,被绑成了一张弓的样子,满载拎在手上,往匠人家去。若仔细看,草绳子是从鱼鼻穿进去的,另一端固定在鱼肛之下。此番重绑,头尾相离的张力让鱼鳃大开,相当于强制加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3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人们学了满载的捆绑术,以为鱼可以不死,其实,他们忽视了关键的几招。穿过鼻孔之后,满载会把鱼放到水里净污两三个小时,再绑肛下,绑完入水过一过,才算完成。满载一向弓右不弓左,鱼的内脏在左边,往右弓的鱼比往左弓的鱼,活得时间稍长一些。

上等鲜鱼当然换了刚出锅的头酒,其醇香绵长,满载仰头一口,吱溜几声,满足感无以言表。头酒纯朴,厚道,也暴烈。有几次,许是换来的酒太香了,又或是满载的鱼新鲜动人,多换了一些酒,他忍不住欢快,回家的路上,边走边喝,碰到没有出海的人,停下来,吹嘘一番和鱼王的交情,半小坛子酒很快见底,终于醉倒在草地里,打起了轻鼾。

女人只痛惜那个坛子,跑去捡回来,边走边骂,她才懒得管满载呢。

又一日,满载捕了一条八斤多重的大黄姑。早上,舢板靠岸,连收货的贩子都惊奇不已,很少见哩。

村里人藏在满载家附近,盯梢他的动静,看他究竟往哪片海域走,择日也照着样子去,结果空手而回。一次又一次,失望的人们开始相信满载能听懂鱼语,定有鱼王报信,才出手不虚的。

胡家林的每个船老大都梦想着找到鱼王,几百年过去了,这种事情似乎发生过一两次。大多数时候,人们并不希望这种事情真的发生——鱼王报信,只有疯子才能听得懂。

传言在村子里渐起,满载能听懂鱼语,通常在月夜,有人甚至看见过,他坐在船上,双手扶住船舷,水中就有鱼探出头来,嘴一张一合,清脆的声响在水面上行走。满载仰天长笑,那笑声甚至能把月亮击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30: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91[查看]
积分:4575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满载从未辩解。得意的脸上似乎隐藏着一个鱼王报信的事实。人们真的信了,点点头,又摇摇头,表情五味杂陈:总归家里有个疯娘,再疯一个,不奇怪。

那年中秋之前,月亮的银光一夜比一夜更多地洒向人间。满载从船上跳下来,在银白的村子里疾走,脚下用力,嗒嗒作响,惊动了整个村子,人们刚躺下又披了衣裳坐起来。

满载敲开各家各户的门,借着白月光,把鱼王对他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明天不要到远海撒网了。

第二天恰逢大鱼汛,捕鱼换回来的钱足够半年的用度。人们半信半疑,随后笑出了声:这个满载,上不了大铁船,出不了远海,捕不到更多的鱼,挣不下大钱,才出来编造瞎话,不要理睬他。更何况,疯子嘛,会把戏班子里当家花旦的咿呀之声听成一种噪音,把噪音当成一段二胡旋律,把二胡旋律变作十四级西北风……

村主任是谨慎的。他当过兵。听了满载的话,忽然有了同样的预感,一夜没睡着,早晨起来就让所有的渔船取消了当天航程。胡老大执意出海,并嘲讽堂堂一个村主任竟也相信疯子的话。村主任拍了桌子,找来联防队,这才将其按下。

晚上果然起了大风。瓦片在空中翻滚着飞走了。老楸被拦腰折断。人们长嘘一口气,多亏没出海,不然全村的男人都可能葬身海底。

忽然,人们想起了什么似的,齐齐地挤进了满载家。满载正裹着两床棉被浑身打摆子,一病不起。从中秋到来年立春,都是噩梦不断的样子。一旦惊醒,虚汗如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把满载身体里的盐分和水分一起抽干。

大夫来过,仍说是抑郁症。人们相互对了对眼神,果然和他娘一个病。也有人说,鱼王报信,得罪了海怪,它们一直势不两立。满载的病是海怪在报复。

满载一病,家里阳气不足,李寡妇彻底撑不住了。开春祭完海,满载渐渐好起来,李寡妇则离开了人世。临走时,她说看见了李老大。当年恶浪吞船,李老大被抓进龙宫,成了侍卫,没受什么苦,甚至还置办了一间房,正等她去。她要从北丘那里入海,嘱咐满载挑一股干净的急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4 17:30: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