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传道授业之地 特邀贵宾方能发贴 网友可阅览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社科·大讲坛 → 周汝昌:《红楼梦》人物的内心世界

您是本帖的第 51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周汝昌:《红楼梦》人物的内心世界
陈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943[查看]
积分:9802
注册:2008年3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永

发贴心情
周汝昌:《红楼梦》人物的内心世界

《红楼梦》人物的内心世界


  我没有想到我们今天的会场有如此的盛况,我坐在这里感到很荣幸。我们选的这个话题如同作文一样是三易其稿。可是,我能讲到什么程度很难保证。我希望我们的会场活泼一点,这是我的开场白。
  下面我想说的,涉及《红楼梦》人物的主题,大致有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边写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我们如果不先把这个大前提弄得略微清楚一点,讲起来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方面,涉及到曹公子写的这些人物,他是怎么的一个写法,发生了这样的魔力和魅力,让我们永远读不厌、说不尽,以至我们现在还坐在一起说这些人物,我想这个是更值得讨论的问题。
  第三方面,诸位关心的这些人物,他们后来的情节、结局都是什么样子?我们的常识是:一百二十回全本是假全本,而后四十回是另外一个人写的,后四十回的情节、结局跟前边曹雪芹的原意并不符合,这在“红学”里成为一个专题,就是研究、探索八十回后这些主要人物是怎么样一个情节故事、结局命运,这是我们非常关心、关切的问题。
  我想我们谈《红楼梦》人物大致不外乎这三方面,而这三方面如果讲起来,并不是我们今天这样一点时间能够说清楚的。我只好就我的本领,能讲到什么地步就讲到什么地步,讲不好,诸位多多原谅。
  第一,先说19世纪,记不清是哪一年了,一位德国读者,也可能是学者,评论《红楼梦》,他说:和《红楼梦》相比,《金瓶梅》里描写的那些男女人物是非常世俗、庸俗的;而《红楼梦》里描写的是“有高级教养”的人。《红楼梦》里反映的文化造诣、境界,远远不是我们欧洲文化所能达到的高度。
  你看这位德国读者真了不起,眼光这么高,看得这么透,他强调的是《红楼梦》的文化内涵。
  因此,谈《红楼梦》人物,不能不涉及到我们中华文化的若干问题。这不是题外、而是题内的话。但如果这么一来,讲起来更困难,我还是试着讲。第二,可以引鲁迅先生。鲁迅先生的红学观,高超得不得了,这个要专题讲,今天没有时间。但是涉及到人物,他说的几句话,不管诸位听了同意不同意,我必须要引一下。他说:(大意)曹雪芹《红楼梦》里的人都是真实的。这是第一句。
  第二,曹雪芹的小说是写实的,八个大字:“正因写实,转成新鲜。”其实,一般小说都是虚构的、编造的,这个,曹雪芹已经在开卷中评论过了,就是为了自己做两首艳诗、艳词、艳赋,于是乎捏造一男一女,一见钟情,然后出来一个小手一捣乱,这就成了一部小说。明末清初,这样的小说多得不得了,车载斗量。
  曹雪芹的话都是有针对性的,不是泛泛之言,没有一句闲话。既然如此,鲁迅先生提出的这个命题,我们今天同意不同意?有很多青年学者,因为受了西方文艺理论的影响,认为小说是虚构的。虚构者,没有那么回事,没有那个人。但是鲁迅先生说:不,写实!而且“正因写实,转成新鲜”。以前大家没有见过真正写实的小说,一看这个写实,反而觉得新鲜。这是鲁迅先生的第一个要点。鲁迅先生讲他自己最重视的是哪个人物?——贾宝玉。贾宝玉是谁?鲁迅先生指出:“曹雪芹整个儿进入了小说。”你听听这个话,就是说曹雪芹写的不折不扣就是他自己,贾宝玉就是曹雪芹的化身。
  我们要把《红楼梦》人物的这几个基本的观念、概念弄清楚:一个是文化教养特别高;第二是基本写实。这样说并不排除艺术渲染、点缀、穿插、借用、运用古今的文化艺术,这一点,其实是常识,不需赘述。可是,仍然有很大的误会。
  第三,我们引谁最权威?曹雪芹本人。他开头就交待说:我要写的,是我当日所有的那些女子,这些女子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他又说:这些女子,是异样女子,有点与平常人不同。她们有什么特点呢?“小才微善”。小小的才,微微的善。他又说:尽管没有班姑、蔡女这样独特的、出众的贡献、才华、精神,这样的一群女子,是什么样的异样女子?
  首先,她们跟一般世俗、庸常、普通的女子不同,因此,才叫异样女子。这个不同在哪里?他说:“小才微善。”什么样的才?什么是善?这个我们又要讨论。不弄得基本清楚,没法谈《红楼梦》人物,这是个很普通的道理。曹雪芹又借贾雨村的口,说了一大段非常严肃、高深的道理,即人的禀赋是天地给的。禀赋是两种气:正气、邪气。正、邪两种气遇在一起,互不相容,然后产生了一种正、邪两赋都有的人。凡是这样的人,聪明、灵秀,出于万万人之上,他的乖僻、毛病又出于万万人之下。贾雨村还说:你们不晓得这样的人的来历,错把他们当作邪僻人物看待了。要了解这些人,必须有“格物致知之功,悟道参玄之力”。“格物致知”是孔门的教训,就是今天说的获得了科学知识。“悟道参玄”跟孔门没关系,也就是中华大文化的两大命脉:孔孟、道德,还有一条,道家。他说的是对的。你如果不从高层文化、精神灵秀方面去看待这些人物,你就误会,你就错解,你就歪曲了他们,说他们是坏人。
  我们还可以举很多。小才,我姑且拿“十二钗”做例子。曹雪芹几次用那个“才”字。我们可以屈指而数。探春,“才自精明智自高”;凤姐,“都知爱慕此生才”;元春,“才选凤藻宫”,她正月十五回了大观园,什么事都不干,叫姊妹们作诗,她自己也作,她是个才女。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富比贤”;秦可卿,你认为她不是才女,不一定!她临死托梦给凤姐,她说:“婶子,你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这个话没有文化的人说得出来吗?这是最高级的文学创作语言。“脂粉队里的英雄”,凤姐这个人物,被高鹗弄的,到了后四十回成了世界上最坏的女人,破坏婚姻,还搞阴谋诡计……种种的罪恶。这是看一百二十回假全本《红楼梦》一般读者最强烈的印象。为什么凤姐能当得起这样一个称号?这有许许多多的内容要讲,要替王熙凤平反、伸冤。
  归到我们的话题,“才”是第一位的。“十二钗”大部分能够说两句诗,秦可卿最后托梦的结束语是什么?她告诫婶子说:“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这就是《红楼梦》的基本精神内容。“三春去后诸芳尽”,一个一个的女儿都沦于不幸的命运、结局。
  这么几层的女儿聚在一起,各有才华、才干,各有不凡之处。否则的话,曹雪芹不会写她们。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各自须寻各自门”,风流云散,大悲剧,不是什么哥哥妹妹婚姻不幸,好姻缘被一个坏人破坏了,那是高鹗的那一套,我们必须分清。大观园里边有一条命脉,叫沁芳溪。沁是水,浸泡、渗透;芳代表花,落花。大观园的第一个情节是贾宝玉坐在桃花树下,打开《西厢记》,细细地品极美的文词。看到“落红成阵”,一阵风来,把桃花吹下一大半。头上、身上、地上都是。这位多情公子受不了了,他多情到什么地步?——不能踩,不能站起来,没有办法,就把花瓣兜起来,走到沁芳溪,抖在水里,看着那个桃花,落红残片,溶溶漾漾,流出沁芳闸外。这就是大象征,这就是大观园的真正意义。
  我们对《红楼梦》人物,主要是女性、少女,大概有个基本理解,然后在这个总的认识理解之下,你再去研究个别的,你对哪个女性、女儿特别欣赏、有兴趣,你再去研究、讨论、评论。否则,你把他们和一般人等闲而论,就不能理解《红楼梦》,这是我要说的第一层意义。
  再举一个例子。刚才说,大家对王熙凤的印象不佳,把责任推到高鹗身上。我们对贾雨村的印象佳吗?这个,你没法推到高鹗身上。曹雪芹一开始就写这个人物,我们对这个人物怎么评价?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他在全书中起什么作用?第一,他是林黛玉的老师。林姑娘受不受贾雨村的毒害影响?你们想过这样的问题吗?还有一个跟贾宝玉相对而基本是一样的甄宝玉,他也到甄家当老师,所以他听冷子兴一讲衔玉而生的贾府的这个公子,马上说,这个人你们错看了,此人来历不凡啊!他还关联着香菱小时候过元宵节被拐子拐走,后来当了丫鬟。薛家薛蟠这些人也是通过贾雨村出场的。
  林黛玉父亲亡故,无依无靠,没办法,送到京都去依靠外祖母。谁把她送去的?贾雨村!贾雨村坐着船到了北京,把她送到贾府交代给贾家主人贾政、老祖母贾太君。曹雪芹何所用意?我至今不明。贾雨村是贾宝玉最重要的也是第一个知音、知己,是他认识到这个人的不凡,后来贾雨村到京都跟贾家打得火热,每天去拜访贾政,每次必须要把贾宝玉叫出来会会。
  一次,贾宝玉可烦透了,他蹬着靴子说:又要换衣服!这时史湘云说了一些不入耳的话,“主雅客来勤嘛”,反正是人家看着你有点好处,你去会会。但是《红楼梦》里有哪一回正式明笔写贾雨村来了要见宝玉,宝玉穿戴好,到了父亲跟前会见客人,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我们可以解释说,贾宝玉根本看不上贾雨村,也不想会他。所以要用暗笔,过场交代一下就完了,不能正写。
  那么,为什么贾雨村回回要见贾宝玉?难道是讨贾政的好吗?但是,我们能够定论吗?恐怕还有文章。贾雨村后来升了大司马,就是兵部尚书,掌管全国的军事大政。这个跟贾家关系太大了。那个孙绍祖就是迎春的女婿——中山狼。后来他在兵部待选,成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我们的推测,到了八十回以后,贾雨村、孙绍祖勾结一气,贾家遭了冤枉的罪、家破人亡的时候,贾雨村和孙绍祖是落井下石,看着人掉在井里不但不救,还搬来一块大石头扔在井里,让他九死无有一生。所以孙绍祖叫“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这是骂孙绍祖,也是骂贾雨村,完完全全是切合的。对贾雨村这个男人来说,是我们怎么理解曹雪芹的一个大问题。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是否定男子的,他用“须眉浊物”,他看见女儿心里就清爽,看见男人就浊秽、浊臭之气逼人。这是他给男子下的定论,非常好!
  讲《红楼梦》里边的女儿怎么讲起呢?鸳鸯这个不凡的女子不用多讲。贾赦和邢夫人要打她的主意,邢夫人受了委托要完成这个使命,结果惹恼了贾母老太太。这一场大风波在全书里精彩得不得了。
  鸳鸯这个人是怎么出场的,大家还记得吗?《红楼梦》里写的女子,有的是正式出场:林黛玉交代得清清楚楚,因为父亡,无依无靠,所以才到了京城,入府种种情况,这是正笔。一切都摆在舞台前边,大家看得清楚。薛宝钗也差不多,她的家世、她的现状、她的经济情况都交代,然后一笔一笔地再深化下去。
  但是有些人物的出现,突如其来,好像曹雪芹认为我们早就熟悉。史湘云就是一个。史湘云在二十一、二十二回以前,一个字都不提。大观园省亲,一场巨大的热闹一过,丫鬟来报:“史大姑娘来了!”这来了,就好像是我们一切都知道,觉得这么自然,这么妙。王夫人还说:“哎哟!你看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多?”“哎,我哪里愿意穿那么多,我婶子非得要我穿……”史湘云这样上场,为什么?
  探春发了一个请柬,邀请诸位兄弟姊妹到秋爽斋来开一个诗社,出了一段精彩的故事:
  贾宝玉派宋妈给史湘云送东西,史湘云就问:“二哥哥在家里做什么呢?”那个老婆子半懂不懂:“我也闹不清,好像是听说什么作诗了,他去诗社……”宋妈妈回来一说这话,贾宝玉简直是一刻都不能忍,就马上找老祖宗:“我要你现在就去接。”贾母说:“天都这么晚了,明儿再说吧!”苦耐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逼着套车去接。仍然是盛会过后,史湘云出场。这是一个规律。《红楼梦》中的人物有明白出场的,有不明白出场的。那么鸳鸯又是怎么出场的呢?
  如果我记忆不错的话,我刚才说,经营缔造大观园,为了什么?为了一条沁芳溪的命脉。沁芳二字的意义,就是众多女儿先聚,然后如同落花流水,分散而去。所以,贾宝玉入大观园的第一个情节,是看《西厢记》落红成阵,这时候,袭人找来: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找得我好苦。快点回去,东院的大老爷身上不舒服,家里人都去问了安。老太太要你快点回去换衣服。
  宝玉回到怡红院一看,鸳鸯坐在外间。袭人已回到屋里给宝玉找出门的衣服。其实就是到本家的另外东院,也得换一身正式见长辈的衣服。袭人正在找衣服,宝玉和鸳鸯有一段描写,鸳鸯是这么出场的。鸳鸯出场是因何而来?因贾赦。你们看看曹雪芹的那个用笔,那个笔法,为什么鸳鸯一出场,就说跟贾赦有关系?贾赦后来把鸳鸯害死。贾赦明白说过:“好,除非你不嫁男人,要不你就……你反正逃不出我的手心去。”鸳鸯也明白表示:绝不屈服,针锋相对。但是贾赦说:她嫌我老了,她一定看上宝玉了,要不还有琏儿……
  贾琏也是个掌家的,他实际是正主管,外界的事情都得他负责,也是个了不起的人才。他的太太王熙凤是个内部的管家。在我们一般的印象中,贾琏是个不堪的人,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有一回,实在经济困难过不去了,贾琏想了一个办法:老太太内屋里存的大箱子、小箱子的金银珠宝都堆在那里没用,不如偷偷借来,压点钱,把这一关过去,我马上给你补回去。
  鸳鸯好心答应了,担了这个责任。她认为没有人知道,其实什么事也瞒不住,马上东府的就知道了。传到贾赦耳中,他说:“好,你如果跟贾琏没有暧昧关系,你如何会借,又如何会尽这个力量替他借东西偷运,渡过难关?肯定你们俩有奸情。”就是这个罪名,后来把鸳鸯害死了。
  到了第七十二回,曹雪芹早就不提鸳鸯这件大事了。忽然又出一段文字,二百多字,又重提鸳鸯借账借银。是平儿和凤姐在自己屋里谈心,说私情话。为什么到七十几回又提这件大事?这个距离鸳鸯被害已经不远了。
  八十回过后,这一件一件的巨大事件、悲惨之经过,都一个跟一个来了。
  可是,鸳鸯和贾赦的那种所谓的关系,早在大观园一开始就伏在那里,这叫伏笔,也叫伏线。鲁迅先生是承认《红楼梦》有伏线的,这是一个特点。鲁迅先生说:如果你评论续书的好坏,要看它是不是符合前八十回真本的伏线。一个一个都伏在那里,远远的千里之外,但它们都有线牵着。可是一般读者看不出来,这是曹雪芹创作的一大文学艺术笔法。
  第二方面,曹雪芹是如何表现这些不寻常的女子的?
  一位最早著作《红楼梦》艺术论的教授学者,他第一次提出曹雪芹的《红楼梦》写人,好像画画儿一样,运用“皴”。什么叫“皴”?就是这儿有一个框框,一个轮廓,然后用画山水的墨笔一层一层地加墨、加深,那些棱角、层次都逐渐突现出来,这叫“皴”。
  曹雪芹用极高的笔法写人,他不是一上来就什么都摆给你,他给你一点暗示,一点头绪。比如说王熙凤刚一出场是什么样?然后再出场又是什么情节?什么语言?什么情景?如此推下去,你对王熙凤这个人物的印象、认识一层一层加深,而不是一个肤浅的看法。这是一大特点。
  曹雪芹写人物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他怎么写?
  以前的“红学论”都是重思想性,甚至是要讲阶级斗争,害了多少条人命,不讲艺术。1981年济南开“红会”的时候,我第一次斗胆提出来应该多研究一下《红楼梦》的艺术,看他那个笔法特点如何?
  曹雪芹在二百几十年以前,手里就好像有一架高级的照相机。这个话怎么讲呢?以往的小说写人物是说话人、作书人站在一个固定的立足点,正面看这个人,正面写这个人,这个人怎么出来?戴什么帽子?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就是这样一个关系、一个距离、一个角度,都这样,就好像你看木偶。我们乡村俗话叫“耍傀儡子”。一个小戏台,出来一个小人,又说又唱,唱完了就倚在这个台的背面,一个一个的,而且都是这么一个角度给你看。曹雪芹第一次不知道什么神通,他利用手中的照相机,用特写,变角度、远近、仰低……他用的手法恰恰就是如此。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他伟大,在艺术上伟大。
  贾宝玉怎么写?皴!一笔一笔地皴,一步一步地深化。一出场,冷子兴讲给贾雨村听:“你看,京中有什么新闻吗?但是你们贾家却出了一件轶事:一位公子生下来就嘴里含着玉。”他们谁也没看见,却先把两个人的议论摆在那儿,等林黛玉一进了府,这才正式写贾宝玉出场。其实真正的主角是贾宝玉,所有这些女子的故事都是围绕这个主人公而发生而展开。林黛玉一看贾宝玉,想起小时候在家听母亲说过的话,然后见了王夫人又是一番介绍:你可别惹他,他疯疯傻傻,有天没日,是我们家的混世魔王……
  一笔笔地皴,说的全没有好话。还有两首《西江月》,句句贬贾宝玉:“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孝无双,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你看他写得真精彩。曹雪芹这个特别的笔法,发展到后来更稀奇,就是从别人批评、别人目中来介绍这个人。我认为这是古今中外大作家谁都不敢的,只有他一人敢运用的这个独特笔法。
  我最喜欢的、忘不了的而且每一次都讲的,就是宝玉挨打以后,玉钏给他送莲子羹的那个场合,简直写得太好了,我太欣赏这个笔法了。两人的精彩就不说了,这时候,有傅家的两个婆子闻讯也来探望,亲眼看到玉钏一肚子气,正眼不瞧那碗莲子羹。其实她疼姐姐,悲痛姐姐也恨贾宝玉,可是也不是真恨,你看那个微妙,他非让她尝,两人一推让,烫着了手,他赶紧问玉钏:你烫着了没有?他的浑身疼痛就居于次要地位了。
  两个婆子出了怡红院门,左右一望没有人,说:你瞧瞧,都说他们这家孩子是个傻瓜,一点没错!他自己烫了,不觉得疼,还问那个丫头烫着了没有,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在婆子心目中,一个贵公子,那贵体万金之重,一个丫鬟,一文不值,别说手烫了,就是掉了也不关重要。这是一般世俗、庸俗人的价值观,所以不能理解。
  曹雪芹那个笔深刻极了,还不止此,下面还有议论,说这个大傻瓜看见天上飞的燕子,看见河里游的鱼,就和燕子、鱼说话、交流。看来燕子、鱼是有思想感情,跟人是平等的东西。物、我、人、己,博大、伟大,没有分别。他对燕子、鱼尚且如此,对人又当如何呢?这样一个博大的心胸,怎么写?正面写?在两个没有文化的婆子口里、眼里看这么一个人,说这么难听的话,诸位,你想想,谁敢如此写?
  我们中国二百几十年前的一位作家能够用这样的笔法,从不同的立足点、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距离而采取了如此丰富的笔法写人,我认为是前所未有、史无前例。刚才提到鲁迅先生,他看出曹雪芹的笔里面有伏线,就是前面说的不仅是表面的一层,还有一层伏线于千里之外,影射到后来的情节,这是一个大特点。另外一个大特点,我用了四个字:一笔多用。这里看到一句话,多用,好几层作用。反过来,多笔一用,就是刚才说的那个皴,那个照相机角度,他是从各种、各式、各个的看法里,集中描述这个人物。一笔多用比较难讲,它里面也包含那个伏线,伏在这里,远远地注射到千里之外。曹雪芹的笔丰富得不得了,你要把他看简单了,那个情味、那个意趣、那个魅力就减了一半。这样说是不是求之过深,穿凿附会?我认为不是。
  我仍然用藕香榭的例子。大观园的整个布局有几处最重要的建筑:进了正门,一片翠障、土山,土山长满了花木……如同进了一个新鲜世界。一出小路,豁然开朗,令你耳目一新,心胸大为敞开,才看见园中第一景。刚才说了:沁芳,沁芳亭、沁芳桥、沁芳榭、沁芳溪、沁芳闸,永远用“沁芳”这两个字,那是命脉,那是大象征。
  再往里走,来到一处重要地方——藕香榭。藕香榭盖在池塘里面,四面可通,有一竹桥,走起来嘎吱嘎吱作响。贾母游园来到藕香榭,王熙凤扶着贾母说:老祖宗你放心走,这个竹桥就是这么响的。这个重要之极,关系复杂、丰富之极。贾母走进藕香榭坐下,抬头一看,一副对联,她非找史湘云念念。两句诗十四个字,上联:“芙蓉影破归兰桨”,那个池塘里面正盛开着荷花,荷花映在水里的影子忽然破开。兰就是木兰,桨就是摇船的桨,是一个用部分代替全部的修辞,用桨代替船。下联:“菱藕香身泻竹桥”。贾母听见了说:我们小时候,家里也有这么一个叫做什么枕霞阁,也是竹子做的。小时候经常到这玩。有一回,失足落水,差一点没淹死。大家把我救上来……贾母为什么在这儿表这个?这使我们想起来,到后来开诗社时,史湘云的外号就叫枕霞旧友。史湘云是史家老太太娘家的孙女,所以呢,枕霞阁是他们史家的典故,我是枕霞那个旧友,那个旧人。
  浙江大学的姜亮夫教授,少年时候在北京一所中学的图书馆里借了一部《红楼梦》抄本,后面写贾宝玉经过了林黛玉的悲剧(林黛玉是早死),薛宝钗的悲剧(结婚以后也早死了),经过了万种困苦艰险、危险、不幸,最后和史湘云重新会合,结为夫妻。而会合、重会的地点就在船上。“芙蓉影破归兰桨”,这个船在这儿点出来。
  我再提供线索,大家来思索:这藕香二字,由哪儿来?
  唐诗里已经出现了,有水榭、有藕花的香,但不连着。到了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有一首最有名的词《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到荷花快要凋零的时候,睡觉铺好的席子已经凉了,不舒服了;“轻解罗衣独上兰舟”是写李清照、易安居士她自己,把罗衣轻解上了船;“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锦书是信,雁字表示那个传信的,拴在雁腿上飞来;“花自漂零水自流”,还不就是沁芳吗?“一种相思两地闲愁”,大概这个跟贾宝玉和史湘云遭了极度的不幸有关,两个人谁都不知道下落。“三春去后诸芳尽”,那些女儿都散了,一种相思两地的闲愁,彼此还在牵挂,谁也忘不了谁。这不写的就是他们吗?那个藕香就隐在这儿。
  到了七十六回,只剩下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人中秋夜不睡,联句,看见有一个黑影,史湘云说:我可不怕鬼,拿个石头子一扔,一只仙鹤飞向藕香榭那边去了。这只鹤本来也在水里,这不是闲文,不是废话。《红楼梦》里绝对没有闲文废话,每一句都有着落,有作用。
  “冷月葬花魂,花魂鸟魂总难留”,这是《葬花吟》里面的句子。林黛玉生于二月十二日花朝日。林黛玉是众芳的一个代表象征,她生在众花的生日,所以冷月葬花魂,葬的是她自己。到第二年中秋夜,林黛玉就死在这儿的水里。这个有很多证据,我找到十条。史湘云可能也是掉到水里,像史太君一样,那些话都有用意:“像我小时候掉在水里,差点没淹死,让人给救上来了”。这句话太重要了,大概两个人后来都遭了落水之难,但是史湘云没有死,飞到藕香榭那边去了,另外有了着落。
  藕香,配偶的偶,谐音;香,湘云的湘,谐音;远远地伏着后来宝玉、湘云二人重新会合。这个有凭有据,清代《随笔杂说》里面,有十多条都记录他们看见过另外一个本子,不是今天这个一百二十回的后四十回,都异口同声说最后贾宝玉和史湘云经过千难万苦,有的做了乞丐,有的做了佣妇,可能还有更不幸的下贱的地位就不好说了。那个史湘云,今天说起来不是很光彩,可是坚持到底,最后挣扎出生路来,不知是由哪位大侠士给救出来的,像冯紫英诸如此类的人,贾芸、小红都有大功劳。海棠是史湘云的象征,所以六十三回海棠诗社掣花名,史湘云掣的那个牙签,上面就是海棠花,翻过来苏东坡题海棠诗。这个是没错的,这不是我的附会。
  你看看这个微妙、丰富、复杂、曲折带着巨大的悲剧性,而你读起来又那么有魅力,情趣盎然,不是淡淡薄薄,说几句离题的话。
  我们这样一部伟大的、了不起的作品,很难为普通的西方读者所能理解。
  已经故去的张爱玲女士,她最迷《红楼梦》,本来是要英译《红楼梦》,可能是因为这个工程太巨大了,她没有完成,只译了一部《海上花列传》。《海上花列传》是受了《红楼梦》的影响,写的是妇女群。曹雪芹已经写得那么好了,他没有什么可写的了。李汝珍写《镜花缘》,也是要写妇女群,可是失败了。我早年就说,《海上花》得了曹雪芹的三分笔法。为什么《海上花》不普及?因为是用上海苏州话,吴侬软语写的,北方人看不懂。张爱玲首先英译《海上花》,我体会她就是为了做准备、做实验,先把《海上花》译出来,然后再译《红楼梦》,大概水到渠成。所以海外评论说张爱玲的英文比她写的中文还要好,我相信。她在海外住了几十年,洋文确实是有造诣的。如果张爱玲能译出来,比现在所有的英译本都要好,我坚信不移,这是一大遗憾。
  说到这儿是为什么呢?我是要表示,写这样的人物,用这样的笔法,在我们中国文学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作用呢?我们要回顾一下,总结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呢?我关心的是这个。
  我刚才已经说了,李汝珍第一个要写一百个女子,是说武则天考女状元,他用那么一个方法,一百个女子是百花齐放。武则天这个女皇和曹雪芹用的女娲,都是一个意思,都是选女性。武则天下了命令,不是开花的季节,百花真的齐放了,百花也象征那一百个女子。但是他除了在《镜花缘》里展示他的学问以外,写人是个大失败。
  再一个就是文康的《儿女英雄传》,写十三妹,写得真好。他的理想目标是安公子,何玉凤、张金凤,还有一个大丫鬟程姐儿,都是有针对性的。安公子针对贾宝玉,张金凤、何玉凤针对林、薛,程姐儿针对袭人。他仅仅写了三个女人,曹雪芹写了一百零八,这是我的理论。这一百零八是个象征数,象征最多。从哪儿来?从《水浒传》来,你写一百零八个绿林好汉,我写一百零八位脂粉英雄。文康写了三位女人,只有十三妹成功。他是满心满意要和《红楼梦》唱对台戏。刚才说《海上花》,那个文笔、那个神情是从曹雪芹那儿来的,这一点是肯定的。
    还有一个《老残游记》。《老残游记》是受《红楼梦》的影响最深刻的,但不是照猫画虎。因为刘鹗是个大学者,他懂《红楼梦》。他在序里第一个解释“千红一窟”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杯”是“万艳同悲”。你看这个人了不起,以前没有人真正理解这些话。现在一般读者不知怎么了,真正好的、高的,需要我们注意的,没有人理。张爱玲说:世界上读《红楼梦》的,都是读了高鹗的那个假一百二十回。那个框框,那个假三角恋爱,哥哥妹妹,出了个小丑一搅乱,不幸啊!
    诸位朋友,今天我把我积敛的粗浅的意思贡献给大家,一定有许多错误,希望你们指教,谢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10/9 10:06: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陈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943[查看]
积分:9802
注册:2008年3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永

发贴心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演讲者简介:
    周汝昌,中国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书法家,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被誉为当代“红学泰斗”。著有《红楼梦新证》《曹雪芹传》《石头记会真》《红楼梦与中华文化》《千秋一寸心》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10/9 10:07: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2   2   1/1页      1    
  快速回复:
周汝昌:《红楼梦》人物的内心世界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