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传道授业之地 特邀贵宾方能发贴 网友可阅览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社科·大讲坛 → 肖复兴:怎样读书

您是本帖的第 708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肖复兴:怎样读书
陈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195[查看]
积分:11564
注册:2008年3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永

发贴心情
肖复兴:怎样读书



怎样读书




    我今天主要是讲读书、写作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每一个写作的人都想打通读书和写作的通道。什么叫做写作?什么叫做读书?普里切特说,“短篇小说的定义就是路过时眼角所瞥到的”。卡佛在解释这句话的时候,他说“首先是一瞥,这个‘瞥’字很重要,然后是让那一瞥变得很生动,变得能够说明那一刻,甚至有范围更广泛的后果及其意义”,这就是卡佛所定义的写作。写作是什么?我们怎么来写作?这一瞥对于我们每一个写作的人来讲,是衡量你能不能写作的一个基本的要素,或者说你有没有这个条件可以写作。我讲两点,第一点,这一瞥从何而来;第二点,这一瞥究竟是要瞥到些什么东西。




  我先来讲第一个话题,这一瞥从何而来。这一瞥实际上是衡量我们对生活的观察和感受的能力。普里切特讲,路过的时候你能够眼角瞥到东西,而不是正眼瞪大眼睛去看,今天我要写东西了,我到外边找点素材去。一般来讲,你很难找到。是靠眼角一瞥。什么叫眼角一瞥?掩盖匆匆的走过,但是你是有心人,眼角的一瞥你就没有落下。这一瞥我刚才讲了,是衡量我们对生活观察感受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有没有对生活的那种很琐碎、很频繁的感受,在这些事情当中能够捕捉到东西。我曾经讲过,“细枝末节就是文学”。我们能不能在视而不见、见而不感的这些琐事当中,捕捉到我们写作的材料,这就是卡佛所强调的“一瞥”的能力。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先来讲一个例子。我们来看一看,真正的作家这一瞥是从何练成的。其实,这一瞥可能在我们生活当中都被我们忽略了。北京的老作家汪曾褀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葡萄月令》,这个特别适合学生看。就讲他种葡萄,养葡萄。从一月份写到十二月份。月令嘛,每月的月小令。我把这篇文章简单的跟大家分析一下。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一瞥怎么得来的。




  “一月份,下大雪”,这是第一句话。“一月下大雪,雪静静的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就是一段景物描写,而且这段景物描写没有任何的形容词。我们的同学特别爱往上招呼形容词。形容词越多,文章写的越漂亮,老师给我的分越多。其实你恰恰错了。他先写雪一片白,再写果园里一片静,然后葡萄出场了,白雪铺在白雪的窖里。如果这段这么写,你们看行不行。一月下大雪,雪下得很大,我们把葡萄滕下到窖里,怕它冻着。可以不可以?可以,老老实实,实际上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但是汪曾褀没这么写,说我们把葡萄下到窖里,他说:“一月下大雪,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然后他说“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实际上是一个简单的拟人句,但是这一个“睡”字,把葡萄藤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变得有生命,像睡美人一样在这雪天里头,在窖里头静静的睡着,它有了人的感情色彩在这里。




  二月葡萄出窖。天暖和了,葡萄出窖,慢慢的雪也开始化了。这个时候,葡萄出窖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汪曾褀先生是这么写的,“有的梢头已经绽开了芽包,吐出了指甲盖大的苍白的小叶,它们已经等不及了”。他没有这么写,“二月葡萄出窖,我看见葡萄已经长出了绿色的小绿芽”。我们一般爱这么写,说明你没有仔细观察。所谓的一瞥要仔细观察,不是匆匆忙忙的一瞥就走了。那是普通人的一瞥,不是写作人的一瞥。写作人的一瞥要看得透,要看得细,要看得真,要看得切。汪曾褀先生也是这一瞥,但是他看到了这个小芽包出来的时候不是绿色的,而是苍白的,然后把葡萄拉出架,放在了松松的湿土上。不大一会儿,小叶就变了颜色。他没有说颜色一下就变绿,他说小叶就变了颜色,叶边发红。苍白的小叶,叶边先发红。又不一会儿,绿了。你看多生动,又干净,又利索,又生动了。




  三月干嘛?葡萄上架,种了葡萄的人都知道,要给葡萄搭架子。然后他写葡萄在这个架子上是什么状态。他说,把枝条在三面伸开,像五个手指头一样伸开,扇面似的伸开。三个伸开,三个动词,然后用麻筋在小棍上固定好,葡萄藤舒舒展展、凉凉快快的在上面待着。写的多生动,没有一个形容词。他就是用了两个比喻句,三个伸开,两个比喻,一个是像手指头一样伸开,一个是像扇面一样伸开,但是他把三月份葡萄在架子上爬架子的状态写的很生龙活现,写的很生动,这就是观察。




  四月,给葡萄浇水。这段写的非常有意思。他说“葡萄喝起水来是惊人的。它真是在喝哎!浇了水,不大一会儿,它就从根直吸到梢,简直像个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地往上嘬。浇过的水再回来看看,梢头切断过的破口已经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了”。这都是仔细观察后才能写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一瞥需要我们这样的工夫,才能够把普通人的一瞥变成写作人的一瞥。下面我不讲了,你们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这本书。文章写的非常短,但是写的非常生动。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前些日子看了日本的两个电影,是日本是枝裕和导演的,一部叫做《步履不停》,一部叫做《海街日记》。这是日本当代的一个非常著名的导演,他拍的都是非常普通的琐事,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没有狗血的情节。我们现在的作品愿意用这样的情节,好像没有这样的情节就不成为作品。我喜欢是枝裕和就在于他创作的这种观念。他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我不喜欢主人公克服弱点,守护家人并拯救世界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情节是我们喜欢的,我们愿意写那些大的,惊天动地的,没有情节构不成作品。我们喜欢跌宕,这没有错误。关键是什么叫跌宕,什么叫起伏,什么叫情节。是枝裕和跟我们的观点不太一样。他接着说:“我更想描述没有英雄,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点肮脏的世界忽然变得美好的瞬间”。是枝所说的“肮脏的世界忽然变得美好的瞬间”就是我们要捕捉到的那一瞥的东西,这是衡量一个作者的本事。你能不能在这样的瞬间捕捉到你所表达的东西。




  刚才卡佛所说的,在这样的瞬间,在这样一瞥当中,你能不能看到那些生动,看到那些生动背后它所表达的更广泛的后果以及它的意义,这是一个作者的本事。作者的本事不在于编织情节。捕捉生活的细节,是靠作者的敏感,是靠作者的心跟外界他人的心的一种碰撞。所有的东西,只要你会写字都会写东西,写作的门槛是极其低的。会写东西的都可以写作,但是写作的门槛又是极其高的。这个高就在于写好是不容易的。我们的本事就需要卡福所说的一瞥。我举一个电影的例子,他在《步履不停》里讲的,他的父亲跟二儿子有隔膜,因为大儿子救人死在海里了,所以父亲对二儿子不怎么感冒。而且从来不跟他二儿子一起到海边祭祀他的大哥,因为他怕触碰了他的心事。他写他父子之间的矛盾和隔阂,以及他们的化解。我们要写的话,麻烦多了。起码得写吵架,然后是吵完架之后谁也不理谁,最后喝酒,又是怎么化解,然后再抱头痛哭,俩人和解了。是枝是怎么写的呢?是枝在他的电影里有一个镜头,是他和解的一个镜头。二儿子带着孩子走在前头。忽然发现父亲走在后头,跟着他来了向海边走去,说明就是和解。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本事,这一瞥是瞥这些东西。如何在这一瞥当中,在这瞬间当中捕捉到我们所能够捕捉到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




  这第一瞥我们就讲到这儿。我们对生活观察、感受的能力,是衡量我们写作的基本能力。也就是卡佛所强调的一瞥和是枝所强调的瞬间。如果你有兴趣,或者有志向写作的话,要锻炼自己的这个本事。这个本事是锻炼生活观察和感受的能力,是心的本事,这是我今天想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这一瞥究竟要瞥的是什么,而且瞥到的东西如何化作作品中的东西,这种转化我们是如何进行的,这是作者的另一个基本的本事。实际上,我理解这一瞥,同时把这一瞥捕捉到,并把它化为作品当中的有机成分,或者有机的情节,或者有机的人物。指的是什么呢?指的就是要找到作品当中的细节和节点。我主要讲节点。没有节点构不成文章。什么叫节点?节点就是这篇文章的魂。有了这个节点,一下使你的这一瞥变得实实在在,变得清晰明了,变得生活泼起来。没有这个节点,这一瞥可能是一盘散沙,可能瞬间就流失过了,或者是死的东西,不是生命的,有生气的东西。




  我还想举汪曾褀先生的例子。汪曾褀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黄油烙饼》。我简单的讲一讲,看汪曾褀先生怎么选这个节点的。实际上写他奶奶死了,困难时期饿死的,他的小孙子怀念他奶奶要叫我们写,奶奶困难时期饿死了,现在我非常想念奶奶,这是我们中学生作文里常常遇到的。奶奶从小把我带大,我对奶奶无比怀念。每到奶奶生日的时候,我望着月亮也想奶奶,望着星星也想奶奶。反正天天想奶奶,你再怎么想也打动不了读者。汪曾褀先生也是写这个小男孩,可能八九岁,那个小男孩叫萧胜,我印象非常深刻。他怎么写肖盛怀念他奶奶呢,实际上他就写了一个细节,或者是他找到了这个节点。什么节点呢?就是他爸爸小的时候把他送到了他奶奶那儿去,也就是他奶奶从小把他带大的。他爸爸在马铃薯研究所工作,就给他带来了很多土豆、蘑菇,同时带来了两瓶黄油给他奶奶,但是他奶奶始终没舍得用。他奶奶饿死了,小孩没人照顾了。他爸爸没辙了,把孩子接回到马铃薯研究站。一看,架子上还有两瓶黄油一点儿没动,又把这两瓶黄油带回去了。这个时候他跟他爸爸在马铃薯研究站。马铃薯研究站开三级干部会议,有招待所,开了三天会,吃了三天饭。第一天吃的是哨子面,特别香,但是肖盛觉得这我也吃过。第二天吃的是小鸡炖蘑菇,他说这我也吃过,我也没觉得怎么。第三天吃的黄油烙饼。哎呀,太香了,这我没吃过。他就跟他爸爸妈妈说,他爸妈看出来了,孩子要吃黄油烙饼。一看,两瓶黄油,打开了一瓶黄油,给他烙了两张黄油老兵。小萧胜吃了黄油烙饼第一句话就说,喊了一声“奶奶”。他对奶奶所有的感情迸发在这一瞬间,如果没有黄油烙饼,他对奶奶的怀念之情该如何表达?我们千万不要把文章写成无比的怀念,我特别的怀念,再怎么深刻的怀念都赶不上这一张黄油烙饼的怀念更能够打动人心。那么这张黄油烙饼就是文章的节点。我们所寻找的,把我们的一瞥和瞬间的东西化成我们作品中的东西,就是要寻找到这样的节点。




  再一个例子,迟子建写过一篇《亲亲土豆》。这是九十年代的作品,是她的早期作品。写的是一个夫妻俩农村里种土豆,承包了三亩地,天天跟土豆打交道,就喜欢土豆。不仅喜欢土豆,还喜欢土豆花香,看见土豆花开,觉得土豆特别漂亮,花开的也特别漂亮,土豆也好吃,,但是她的丈夫去世了。妻子想起过去种种的往事,特别怀念她的丈夫。你说你怎么怀念你的丈夫?她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节点。埋葬她丈夫的时候是冬天,这个土冻着,挖不深。一般按照乡村的习俗不能再深挖了。这时候为了掩盖棺材,要堆成一个小坟包,一般就是用炉灰渣把它盖起来,等来年开春的时候,土化的时候再盖起坟头来。但是这个妻子不让埋炉灰渣。她回家盛了五袋土豆,然后推着车用这五袋土豆帮他盖起了一个坟头。为什么用土豆,大家很清楚。因为他喜欢土豆,他种了一辈子土豆,他死在了土豆的田里。她对丈夫的这种怀念之情,是通过这样的节点来表达的。最后一段写的非常生动,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本小说。等他妻子从坟包走下的时候,就她独自一人,黄昏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土豆从这坟包轱辘轱辘到她的脚下了,然后她的妻子自言自语说,“哎呦,你还舍不得我走,跟我的脚啊”。你看,妻子对她丈夫的感情,以及她丈夫对她的感情,都淋漓尽致的表现在这样一个节点上。




  我再举个例子,意大利有一个作家叫皮兰德娄,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他曾经写过一篇小说,叫做《西西里柠檬》。五年没有见面的一对未婚夫妻,男的是农村的长笛手,女的他们村的一个流浪女,但是有唱歌的天赋,于是他把自己的家产都变卖了,送给这个女人到那不勒斯学音乐。五年之后,她已经当了歌唱家,也毕业了,这个长笛手来看望她。她妈妈一见长笛手来了,就告诉他,女儿实际上已经变心了,现在她已经是首席歌唱家了,今天晚上正好有演出。长笛手心想,我坐36小时火车来的,我等等她吧。就一直等到了剧场散戏,就听着热热闹闹的一帮贵人簇拥着女歌唱家回来了。结果女歌唱家根本没见他,在客厅里跟那些客人周旋。长笛手心里头非常失落,就要走。如果小说这么结束了,跟我们写的小说没什么两样。他就是写了一个长笛手未婚妻变心之后的这种悲哀。我们一般怎么写呢?长笛手很失落的离开了她们家,客厅里还传来了笑语喧哗的声音,他凄凉的走在了月色当中,最好再下点儿雨,雨打在了他的身上,已经分不清脸上流淌的是雨水还是泪水。哭是表达伤心的一种形式,但是在文学作品当中,除了哭就没有别的形式了吗?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一瞥,跟别人的那一瞥不一样的东西。皮兰德娄说这小伙子要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他拿起背包里,背包里带来了西西里柠檬,是给这个未婚妻带的。于是他把柠檬倒了一桌子,就对女歌唱家的妈妈说,说这些柠檬本来是给她带来的,可现在只能留给您一个人了,大婶。然后他拿起柠檬冲着这个老太太说,柠檬这是家乡的泥土味,多香啊!有了这个柠檬,就有了这个小说的节点。所有女歌唱家的背叛也好,所有长笛手的悲伤和失落也好,有了一个看得见抹得着的东西。作家的本事,写作的本事就是要让那些看不见的心情变得看得见。我们不能通过我们的写作,让看不见的心情还是看不见,或者是让那些看不见的心情变成了别人也看得见的东西,而是别人没有发现,没有看见但是我看见的东西,让别人眼睛一亮的东西,这才是写作真正的本事。然后长笛手走了。长笛手走了之后,那边也都热闹完了,这个女歌唱家才想起来,未婚夫来找她了,因为她妈已经告诉她了。她一进来一看满桌都是柠檬,而她妈妈躲在角落里在哭,客厅里那些先生们还在大声地笑。然后只是说了一个,他走了。母亲说,你看看吧,他给你带来的柠檬。她一只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抓了好多柠檬尽可能往怀里兜。然后她母亲就喊了一声,别拿到那边去。“那边”就是指客厅,但是她耸了耸肩,边喊边跑向客厅,然后叫道“西西里柠檬,西西里柠檬”。小说到这儿结束了。




  小说的节点就是我们在生活当中捕捉到的这些东西,然后把它艺术化,经过我们的再创造变成了我们作品的东西,这就是今天特别需要我们学习和重视的。




  我刚才讲了两点。第一点,这一瞥从何而来,来锻炼我们对生活的感受和观察的能力。第二点,这一瞥究竟要瞥到的是什么,又如何将瞥到的这一点变成我们作品中的一点。实际上,就是要找到我们作品最能够发挥它能量的细节和节点。这两点从何学呢?从生活中学,生活就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另外一点,从书本上学,书本也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我劝在座很多年轻的朋友,一定要认真读书。郑也夫前两天讲,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年轻人不读书,读书没乐儿。




  我所举的例子,包括汪曾褀的例子,包括皮兰德娄的例子,包括迟子建的例子,包括是枝裕和的例子,实际上都是从书中学到的,也不是自己琢磨来的。你们如果觉得我今天讲的有到道理,对你们有点启发的话,不是说我讲的好,而是人家书写的好。因此,也希望你们能够认真读书。在你们,尤其是这么多的年轻朋友当中,更应当珍惜你们自己读书的机会。




  张爱玲讲:“成名要趁早”。实际上,读书更要趁早。我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7 16:21: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陈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 主
文章:1195[查看]
积分:11564
注册:2008年3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陈永

发贴心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演讲者简介:
    肖复兴,北京人,曾先后任《小说选刊》副总编、《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北京市写作学会会长、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已出版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报告文学集、散文随笔集和理论集一百四十余部。曾获上海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等多种奖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7 16:25: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坊间已经有了无穷多的关于“名人谈读书”之类的书籍,好像也一直很受欢迎。这自然并不奇怪,因为年轻人通常是喜欢了解名人们的成功路劲,看看有无可资借鉴之处,无论是治学或是经商。但说到读书,我认为大可不必去看政治家或者成功商人是如何说的,只看看职业读书人是怎么说的便足矣。不过,即使看这样的书,自己也须多留个心眼,别太当真。我曾经为杂志写过所谓的鲁迅先生的读书方法,现在就接着来聊聊关于胡适谈论的读书方法。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1: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胡适在1925年10月,曾在当时上海的中华职业学校做过一次演讲,题目就是《怎样读书》。他认为“读书”可以有三种说法:一是“要读何书”,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读什么”的问题,他说这个问题殊不易解决,因为个人见解不同,个性不同,各人所选只能代表各人的嗜好,没有多大的标准作用,所以他说“我不讲这一类的问题”。二是“读书的功用”,这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为什么读”的问题,他说从前的人都会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现在不这么说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读书是求知识,知识就是权力。而大家都会这么说了,所以胡适说“我也不必讲 ”了。那么胡适要讲什么呢?他只着重讲了“读书的方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怎么读”的问题。这也许和我们大家的期待正好是一致的。因为人们通常对于“怎么读”的关注,要远高于“读什么”和“为什么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1: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于是,胡适就根据他的个人经验,谈到了关于读书的方法。他说:


“我的第一句话是很平常的,就是说,读书有两个要素:第一要精,第二要博。”


怎么样?既要读得“精”,又要读得“博”,这样的观点你是不是已经很熟悉?


在谈如何“精”的时候,胡适提出了他的著名看法:就是读书要有“四到”。我们都知道以前朱熹提出了“读书三到”即“心到、眼到、口到”,而胡适在这“三到”之外,再增了一个“手到”。何谓手到?胡适说,“就是要劳动劳动你的贵手。读书单靠眼到,口到,心到,还不够的;必须还得自己动动手,才有所得”。比如说,查阅工具书,翻看参考书,做做读书札记等等,都是手到。他说“发表是吸收的利器;手到是心到的法门”,这里说的“发表”,不是说文章在报刊发表,而是说把自己接受的信息和思想,经过整理和组织,用文字表达出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1: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这就是胡适所倡导的著名的“读书四到”,不过他说的顺序是“眼到、心到、口到、手到”,和朱熹说的“三到”顺序有所不同。人家朱熹是把“心到”在第一位,而胡适把“眼到”放在了第一位,这是因为朱熹所说的“心到”和胡适所说的“心到”并不是一回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2: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朱熹说的“心到”首先是指心思要到,注意力要集中,别读望天书,所以朱熹说,“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即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最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心思不在书上,那么眼就看不仔细,就不会专注,只是泛泛地读,决不可能记下来,即使记下来也不会长久。三到中,心到是最急需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2: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而胡适的“心到”呢,指是却是脑筋要到,眼睛看到了,就该动脑经思考,即他说的“用心考究”,他讲“心到”要懂得每一字、每一句的意思,并且还要借助于外在的设备和思想的方法,比如要借助于工具书,在读的过程中要有分析,辨析,存疑,他还引宋人张载的话“学贵心悟,守旧无功”等,来阐述读书要学思并重,独立思考。看见了吧,这样的读书,才是胡适所讲的“精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2: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在谈到如何“博”的时候,胡适说“什么书都要读,就是博”,但他不小心还是又扯到“读书的功用”上去了。他说一是“为预备参考资料计,不可不博”;二是“为做一个有用的人计,也不可不博”。这意思就是总之要无书不读,如果只读一种书,“则不足以知其书”。


所以最后他说:理想中的学者,即能博大,又能精深。为什么呢?因为只精不博会一叶障目,而只博不精则好似“一张很大的薄纸,禁不起风吹雨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3: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海之梦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青蜂侠
文章:1415[查看]
积分:7763
注册:2004年6月6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之梦

发贴心情
1、一定要明确自己的读书需要,不能漫无目的地看到什么书都想买,不要轻信别人的炒作。在平时工作与生活中,就要认真考虑,需要看哪方面的书,有些书不是你当前需要的,不管炒作多厉害,都没有必要购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5/8 15:24: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92   10   1/1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尾页 
  快速回复:
肖复兴:怎样读书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