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万松浦当代诗展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万松浦当代诗展 →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线解答活动”实录

您是本帖的第 1239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线解答活动”实录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78[查看]
积分:96518
注册:2005年5月16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线解答活动”实录

“诗坛大姐翟永明在线解答活动”实录



时间:北京时间2006年5月20日19:00-22:00
整理:万松浦·青未了网站《诗歌苑》版主大雁 罗唐生 严家威 长征 老船 门外木 牛耕 钟磊


**********************************************


赵剑平(主持人,万松浦书院):期待已久的诗坛大姐翟永明在线解答活动经过精心筹备,现在正式开始。享誉诗坛的著名女诗人翟永明先生今晚将通过神奇的互联网与我们渡过一个令人激动和难忘的夜晚。


        首先向翟永明先生表示热烈欢迎,并对她抽出宝贵时间在线解答疑问表示衷心的感谢。


        活动现在开始。大家也可以自由提问。


        预祝大家愉快并取得圆满成功。



翟永明:大家好!我已经上来了。


******************************************


北望:转贴三友先生三言


永明赞


小永明
真真聪
现代诗
立大功
既睿智
又隽永
言简炼
不臃肿
信达雅
语法通
诗坛上
刮起风
跟你学
就能红
众拥戴
意料中
文章好
体态盈
中国心
印度容
笔如翁
心似童
美少年
黑发蓬
未捉笔
心已病
呻吟多
胡乱哼
半夜里
在念中
去四川
行头隆
大雪天
往前拱
寅时起
不看钟
口唤翟
赶得凶
你在西
我在东
你是妹
我是兄
这时节
意憧憧
去成都
奔万松
千呼唤
不怕聋
愿才女
情万种
著华章
赋今冬
赋呀么
赋今冬


翟永明:溢美之词如滔滔江水,让我消受不起哦!


*****************************************


双木:长征有公务,代他提问
      1、翟大姐,您好,您是“第三代”的诗人之一,但据我所知,你既非“他们”也非“非非”,也少见您明确的诗歌观点,您是如何成为"第三代"的? 您对诗歌理论是否持不信任的态度?
      2、您的诗歌中突出“女性主义”吗?您的诗歌里是否并不注重“女性的柔情”?



翟永明:“第三代”也是一个没有厘清的概念。“第三代”的说法来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次诗歌事件的总结。在那一次事件中提出的“第三代诗歌大展”的说法,是以参加那次大展的诗人作依据的。我参加并在那次活动中发表了我的主要作品。因此,我便是如此成为“第三代“的。不能说我对诗歌理论完全不信任,只是在我的写作中我并不用诗歌理论来指导我的创作。
       你怎样区分“女性主义”和“女性的柔情”?你觉得这二者是对立的吗?女人当然可以既有“女性主义”意识,也保留女性的柔情、女性诗歌更是如此。我以为:“女性主义”并不是要把女人变成母老虎(这里面充满了中国式的对女性主义的误读和歪曲),恰恰相反,“女性主义”强调女性自身的价值和特性,这种价值不是在男人身上才投射出来的,独立自尊而又保有女性特质的价值观才能保证女性的柔情。而不是当生活风调雨顺时,柔情似水。当生活和爱情受挫时,柔情就变成一种仇恨和伤害的能量,或者从另一方面说,变成懦弱和妥协。


双木:代长征谢谢翟大姐。


****************************************


牛耕:热烈欢迎翟永明大姐光临“万松浦·诗歌苑”参与在线交流,神奇的的电波和磁场把我们聚在了一起,让我们为诗歌、为生活敞开心扉、互通有无、增进友谊。我个人也不揣浅陋,斗胆向先锋诗界的大姐大提两个问题:
      1、您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三代诗人中的佼佼者,也是九十年代知识分子写作的代表诗人之一。从诗歌社会学的角度看,第三代诗歌有着明显的群体特征和反文化情结,而知识分子诗歌则有着更多的个体性质和泛文化意识,您是如何看待自己在历时性诗歌写作中的角色定位的?或者说,面对不同状态的诗歌场域,您是否有过身份确认的矛盾、焦虑甚或艰难?您对自我形象有简洁明晰的推定吗?
      2、评论家程光炜曾经认为您有着“趋向于非个人化的惊人的艺术创造力”,也认为戏剧性是您“孜孜以求的效果”,您“关注文本超过了自己”。这两种评价似乎有所抵牾——前者更倾向于认为您有着深度进入存在,进而提取并呈现存在本质的能力,后者则更倾向于认为您有“表演”才能,从而使作品富有装饰性和脸谱特征。您认为他的评价中肯吗?您是如何看待这两种评价的?


翟永明:1。我不喜欢我的创作被分类归档,我也不喜欢我的创作被贴上任何标签,我并不认为我是被规定了的某种写作模式,所以我在创作中并没有过你说所的身份确认的矛盾焦虑和艰难。我一直希望诗歌创作是自由的,经此而已。
        2。“这两种评价似乎有所抵牾”?这两种评价我甚至不太懂。此外“表演才能”是指我本人还是指我作品的特征,我也不清楚。如果是前者,那么他一定没有注意到我在写作中的一种间离效果。此外,戏剧性是我有时尝试的一种表述方式,并不是我所想要“孜孜以求”的“效果”。


牛耕:谢谢翟大姐精彩的解答,先给您献上两杯茶:
      再谈一下感受:其实,对于您写作的“戏剧性”,我感觉唐晓渡先生似乎比程光炜先生看的更准确、更切中肯綮:“尽管《重逢》、《莉莉和琼》、《祖母的时光》以及《乡村茶馆》、《小酒馆的现场主题》等作品不同程度上都运用了上述‘戏剧化’的方法,但对这一方法的理解却不应只停留于现象的层面。在某种意义上,它不过是翟永明基于她始终深切关注、并事实上构成了其个体诗学核心的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即本真的写作在当下语境中是否可能,以及怎样成为可能的问题所作的某一方面的尝试而已。显然,对翟永明来说,所谓‘本真’既不是无条件的但又不带有任何附加条件。她以此区别于那些简单的虔信者,就像以此区别于那些独断的虚妄之徒一样。前者往往把海德格尔或荷尔德林当作一个跳板,指望借此一跃就可以飞越生存-语言的险境,迳直切入一种被事先允诺的‘本真状态’;后者则往往在适当地向拉康或德里达脱帽致敬后,转身就把问题一笔勾消。翟永明的态度更像是‘试错’式的,介于狂放和谨慎、笃诚和怀疑、前瞻和后顾之间;并且她总是着眼于由写作行为所牵动的经验主体和语言现实之间既相互敞开又彼此隐匿、既相互澄清又彼此遮蔽、既相互诱导又彼此遏制、既相互同化又彼此异化的复杂关联展开其探索意向,以始终保持住问题及其难度。从这一角度去解读《道具和场景的述说》和《脸谱生涯》会是饶有兴味的。这两首诗直接涉及了不同的‘戏剧化’因素,表面看来与当下语境毫无干系,并且在旨趣和语言上有一种奇怪的‘退步’色彩,但依我看来其中恰好渗透着翟永明对上述问题的深切感悟。”(唐晓渡《谁是翟永明?》)这和你回答的“戏剧性是我有时尝试的一种表述方式”其实是一致的,在这里,“戏剧性”仍然在特定的语境中,构成了您深度进入存在,进而提取并呈现存在本质的努力。
      另外,再问一个小问题:您的作品大部分是组诗和长诗,组诗中摘出来读的单首诗,又游离了原有的结构和语境,难免使“诗意”受损。而有的诗人凭借出色的单首小诗似乎就有跻身经典的极大可能性(如吕德安的《父亲和我》、张枣的《镜中》等),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对于独立的短诗,您经营和投注的力度如何?


翟永明:关于你那个小问题,我在写作中更多地考虑的是一首诗(组诗或长诗)成立的理由。很少考虑它跻身经典的策略。如果一首诗它本身很好,成不成为经典并不重要。


牛耕:谢谢翟大姐的诚恳解释,再奉上两杯茶:
      再提最后一个小问题:您注意过近年来山东诗界的“活跃”身影吗?哪些诗人诗作给您留下了较深印象?


****************************************


苍鹭:翟永明女士;晚上好!我是苍鹭;向您提两个问题?
      一;在这个物质与精神双重迫压的时代,纸刊与书籍虽然仍是文学写作者和爱好者阅读的一块重要园地,但目前网络论坛已经成了为人们交流最快的一个时空途经,不过;当代优秀的诗人和作家并不愿在网上发表作品。请您对这种现象谈谈您自己的看法。
      二;您目前在海外漂泊和写作,请您谈谈当代世界诗坛的写作走向,同时介绍一下您认为最好的诗人及作品?中国诗歌在世界诗坛的位置如何?


翟永明:1。“当代优秀的诗人和作家并不愿在网上发表作品。”,不会吧?我在网上看到过很多,也许有些作家和诗人对网络有技术上的畏惧,或根本就不会上网。
        2。哈哈,我可谈不上在海外漂泊和写作,我只是偶然出国去走走,纯粹是旅游性质的漂泊。我的英文也不好,所以更不能谈及“当代世界诗坛的写作走向”这么大的一个题目。至于“中国诗歌在世界诗坛的位置如何”?我建议你可以上到《今天》网站上去看一看欧阳江河对马悦然的一篇采访,里面涉及到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


门外木:请问翟永明大姐:
      1\作为诗人,你如何看待散文,今后有意多写点散文吗?
      2\“黑夜意识”和“女性诗歌”,完成之后又怎样?


翟永明:1。我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写作一些散文随笔,后来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样的一些写作是自由和随意的,写作过程也很愉快。同时,它也涉及到我对一些诗歌之外的写作的关注,这样的写作,对我的诗歌创作是有很大的帮助和补充的。
        2。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我一直在竭力接近那个“完成”,但事实上我从未真正接近完成,在我心目中,也有一个写作目标,我想我离那个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门外木:谢谢翟大姐!喜欢你的诗歌,也喜欢你的散文.


****************************************


王谢飞絮:问好,翟老师,请问女诗人与男诗人相比较,她们的诗歌创作优势与劣势在哪里?谢谢。


翟永明:在最近接受的一个访谈中,我接触到同样的问题。一位男性诗人说女诗人都是靠写女性主题立身扬名的,那么他所说的也许就是男诗人认为的优势。按照这种说法女诗人写女性主题也就是一种优势了。因此女性诗歌的成立仍然是依附男性话语权的。这也许就是女性诗歌创作的优势和劣势。


王谢飞絮:谢谢翟老师的回答,女诗人写作是一把双刃剑,应该可以这样理解吧。
          我想再问另一个问题:体制之外的诗歌写作在中国当代诗歌历史中应该占据什麽样的地位?还有:诗歌在民间的提法您是否赞同!谢谢!


****************************************


林娜:翟姐姐好,我是林娜,作为女性,我想问您几个私人方面的问题,可以吗?
      一、您最大的痛苦来源于什么?
      二、为自己的理想决定不要小孩,您不觉得代价太大了吗?
      三、您能保持美丽容颜,是不是与拥有浪漫激情有关?


翟永明:我最大的痛苦就是有时候不能超越痛苦。因为生活中不可能避得开痛苦,我们只能自已想办法不断地超越它。
        首先,我不认为我不要孩子是为了“自已的理想”,每个人都有理想,但并未崇高到需要“牺牲”。其次,我也不认为不要孩子是一种“如此大的代价”,对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已的认识和选择,每一种选择都自有其道理。现代社会是多元而且宽容的,所以才会有“丁克一族”的产生。我想说的是,我不要孩子的理由非常自然,也非常个人。
        一个人“想”要保持某种理想状态时,总是能够部份地作到,所谓心想事成,我想指的就是这个。


林娜:谢谢翟姐姐。


****************************************


大雁:翟永明先生,您已经出版过几本散文集、随笔集了,似乎有成就的诗人们,在经历过一段专注的诗歌写作期之后,就会尝试其他文体的创作,有的人是基本上脱离了诗歌,更多的人左手为诗,右手写其他文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这是不是一种需要?
      从您的访谈可以看出,您是一个十分率真的人,甚至不避讳谈自己的缺点不足,并且强调很多观点的个人性,表明自己“不能代表诗人发言”。人如此,诗也是这种性格吧?那么您如何看待诗歌的典型性和代表性问题?


翟永明:1。我觉得写作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没有人规定过某类人只能写什么。从古代开始,诗人就写除了诗之外的任何东西,只要他们愿意。现代社会更是这样,国外也有许多作家同时拥有小说家、理论家、随笔作家和诗人的身份。文体的改变只是作家写作自身的需要吧。
        2。我觉得作家首先是代表个人发言,至于他创作的作品,当然会有某种典型性和代表性。这是因为一个好的作家总是能够反映出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根本问题。


****************************************


龙宁:请问翟大姐
      一、美国人的“政治”概念是什么?
      二、他们有伟大的理想吗?


翟永明:1。我对美国并不了解,他们的“政治”概念我更是一概不知。
        2。不知道。我想每个民族都有自已的理想吧。


****************************************


钟磊:翟永明诗人您好!我有以下两个问题在此向您请教,请指教,谢谢!
      问:女性身体的诗歌写作,能否摆脱女性的苦难感而这种诗歌写作能持续多久?
      问:诗歌的复调、散点透视以及伪叙述,是否构成了上个世纪诗歌的一种体系?


翟永明:1。任何一种写作都无法摆脱“苦难感”这么沉重和复杂的东西。诗歌也不是济世良方。普遍的诗歌写作不是,女性诗歌更不是。我想“女性身体的诗歌写作”这种说法有点概念化了,也有些模糊。女性的“身体写作”也好,别的写作也罢,其实都只是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新的观察方式和新的体验形式而已。
        2。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这些现状指什么,如果有,说它“构成了”整个“上个世纪”诗歌的体系,恐怕不太精确吧。上个世纪的诗歌(我不知道你是仅指中国,还是包括国外诗歌)?总之,这是复杂和多元的、很宽广的话题,一两句话难以描述。


钟磊:首先感谢永明诗人解答.问最近几年没有见过何先生的油画作品,最近出版<阁楼上的房子>只是早期的一种连环画,近年来怎么没有新作品?另外,昨天上午我和龙郁诗人通电话,你们现在还在编辑<诗家>报吗?祝好!


****************************************


尘飞扬:翟大姐好,我不是一个写诗者,但很喜欢读你的文字,借此机会想请问您两个问题:
      1.您常住国外吗?对您的写作有无影响?
      2.外国人怎么看现在的中国诗歌?
        谢谢!


翟永明:1。我并不经常住国外,只是偶尔前往。对我的写作并无影响。
        2。外国人基本上不太了解现在的中国诗歌。


***************************************


明明白白:翟大姐在诗坛成名已久,前日在网上看到大姐的近照,没相到竟如此靓丽,让我惊叹,都说诗者多愁易感,我想大姐一定是心宽之人吧,在这里祝翟大姐美丽常在,好心情永相伴!


翟永明:谢谢,我正在努力成为心宽之人。


***************************************


趴颠:翟姐姐呀,真想到您的白夜酒吧喝杯酒,欢迎吗?


翟永明:欢迎你到白夜酒吧来玩儿。
        http://www.baiye98.com


***************************************


石木:大姐你好!我想问你些基本问题?诗歌的分行和分节大体有规定吗?开始如何来写诗歌啊?我是一名编辑,经常有作者给我诗歌,我很苦恼怎样来编辑他们的诗歌呢?


翟永明:自由诗是没有什么要求规定的。


***************************************


刘同设:请问大姐,您现在还在国外吗?您常去的地方是哪里?


翟永明:我现在已在成都,我有时会去欧洲。


***************************************


赵夏擎:翟老师您好,我是赵夏擎小生拜见,请翟老师指教。
        赵夏擎,男,1982年9月生, 16岁起在在多家报刊发表作品。


赵夏擎长诗《临渊幻诗》


(节选)



三月寻楚



宴席即将离散,在这期间,我们只能一直在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的间距对望。


首都机场  上午8:00


那电话异常冰冷,
时空不过是光速的百分之一。
双手无法说出对话筒的厌倦,
便恐吓着,从舌尖收敛的一刻颤动。
眼睛也把所有静物瞬间雕成历史。
我一直坚持一定还有什么事件没有发生,
象城头变换的大王旗帜,
人外人,梦境蒸腾的第三国度。
于是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决不止七个版块,
痕迹出现在心灵之外。


前门大街  上午10:00


叫卖声都是苦调,
尽管我知道是欲望的叫嚣。
这背后躲藏了一些老人和孩子,女人的针线。
城市里太多没有墓碑的坟墓,死尸,
他们手舞足蹈,以为剪掉辫子就剪断了历史,
与所有朝代一样晚节不保。
没人能听见楚楚于倾斜背后的呼喊。
前门大街啊,依然看见菜市口滚动着被砍下的头颅,
大栅栏包围的故事,透过箭楼的折射。


寻找楚楚。
楚楚,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是西楚的楚,楚雁、楚歌的楚,
是四面楚歌的霸王别姬,
是那把将爱推向极至虞姬自刎的宝剑。
这是我看到前门的感悟。
穿越箭楼,箭已不再是箭我也不在是我,
距离繁华0.5公里却与城墙一见如故,
那么抚摸时的颤抖,
究竟是谁的激动?


天安门  上午11:00


诗绪的沉淀如同烟把三根手指催黄,
我一直诡辩内心和存在的等同。
是的,心的呼唤比抒情更直接、单纯、铿锵,
那些将岁月拉长的思念,最能懂得歌唱。
这帝王之城前车水马龙,
行人早与节奏达成默契,
还有玩着Hip-Hop和R&B的孩子,
也与高声尖叫握手言和。
没有一个人肯停下来看城墙上残破的砖瓦是怎样修葺一新,
谁颠覆历史的断层,谁又在标语下乐业安居。
红色城墙,我必将在这里歌唱,思索。
我的诗绪也必将于此以阳光的方式射向四面八方一去不返。
在寻找楚楚的国度,
心的呼唤比抒情更直接!更单纯!更铿锵!
那些把岁月拉长的思念,也必将懂得歌唱!


三里屯  午夜12:00


黑夜从舞女的长发滑落,
整街的人都开始跳舞。
我只是其中之一,
那时我刚从烟酒的王国流放归来。
药丸的威力,以及,
从属所有高科时代的众物,
谁都无法因袭。


霓虹把全部星辰遗弃在城市上空,
气息从午夜的角落一直弥漫,
谁又在舞女的香唇中不堪一击。
厚底鞋自中世纪走来,
就一直踩碎午夜的梦。


旋转的舞灯将这些灵魂泼染得五彩缤纷,
在宣泄中一目了然。
我不甘赞美,正如我无从忿恨。
快听不见了,楚楚的声音一直挣扎在边缘,
她说,那朵我曾种在时间之外的花儿,
将何时盛开?


蓟门桥  凌晨3:00


给我一支烟吧,楚楚,最后一支,
就当你还在这里,你也不必去看一地弯曲的烟头。
此刻,我一人独坐蓟门桥,
凌晨3:00的街道和景物是特定的,
是寻找你归来后的特定,
是最后一支烟最后一杯酒,以及最后一滴孩子的泪。


你说你不能周而复始啊,
你说幻美终将代替诗质,
你说一个灵魂又能拯救多少单薄的灵魂,
你说你走,
就将我搁浅于绝非单纯的思念了。


蓟门桥,我的最后一支歌了,
我把电话线拔掉,手机也已欠费停机。
我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决定不再抵抗思绪的入侵,
我在思忖,
“蓟门”——这一名字的由来!



五月受戒



当我早上醒来,我以为还和昨天一样。
       ——献给已死去和活着的人


一、 引子


一个灵魂在月下的荒原狂奔,
呼啸而过夹杂嗥叫。


白天是阳光灿烂的白天,
夜是黑静依旧的夜。
屋子封闭了一屋子的心事。
我点亮蜡烛,
蜡烛点亮思绪。


你不曾了解我在这暗夜中孕育了多久,
这过往的慨叹和心跳。
是谁遗留并繁衍了那些心事,谁让那些静谧的必然受孕。
灵魂的灌输成就了一些诗人一些生命,
我手捧光彩夺目的礼物,
他们不屑一顾。
声音的召唤。我是否该舍弃?


一个灵魂在月下的荒原狂奔……


我不是从小就这样一筹莫展,
那时候我无所事事,雀跃在金黄的麦穗之上,
或者在原野寻找阳光的七种颜色;
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唱着“花儿”,
从梯田攀缘而上,
自制的青稞烈酒将我在半山坡放倒。
没有一点思惑,一尘不染而得意忘形,
因为我看不到未来年岁的玩笑,
我所有的只是诚实与虚伪,
好奇与落井下石。


二、 穿过欲望的古城门


你已经看不到什么古城门了,
和那一对青铜的狮子塑像,
它们杳无音信。
寄托的思念象家传的古玉,
镇宅辟邪不如入土为安。


一元钱的行程可以是从东直门到西直门的距离,
是从头到脚,从左手中指到右手中指的间距。
二十二年的成长却让距离捉摸不定,
除去旅程的一元钱你一无所获。


远隔马路两岸的港口,时间苍老了模样,
旧事在你与街头的理发老人的交谈中重演。
说这儿曾坐落着几个刻满碑文十几年前被铲的粉碎的石碑,
说那儿曾有的一排排土墙如今已被商店旺铺征用,
说皇城根儿底下曾和爷爷八拜之交的兄弟相继死去,
说世事难料啊生死无常。


穿过欲望的古城门,
剪辑错乱的历史从东向西堵塞了两个城门。
你还在空气中指手画脚着,
别人都以为你是个疯子。


三、 对话


请允许这种时空的交错吧,
我知道被遗忘的人阻挡不了历史的进程。
长久以来宿命的宣扬变得如此羸弱,
就请允许我这种时空的转换。


那时他看见一个苍老的男人旁站着一个十岁光景的孩子,
他们在风化的时间下恸哭。
面前是一把铁锨和另一个土堆,
残破的木版上写着女人的名字。
风把这戈壁吹的寸草不生,
他不知道它还能站立多久。


“节哀顺便吧。”
“三年了,雨水一直没来,
  谁想到三年后会是这样?”
“节哀顺便吧。”
“树皮早被啃光了,连狼都打不到,
  ……
  求你,把这孩子带走。”

……


翟永明:你好,你发的诗歌太长太多,我一时无法全部阅读,有机会我会细读!


***************************************


胨东一怪:翟大姐是美女诗人。


趴颠:哇,姐姐真漂亮啊
      果然美女诗人


五冬:翟大姐,能问一下您的年龄吗?


激活:翟老师好,欢迎您的到来!
      在论坛有一个"你心中好诗的标准"的问卷,就这个问题您能谈一下您的看法吗?


五冬:看不出翟诗人的真实年龄。
      能说吗?


趴颠:俺也学习翟姐姐,保持美丽容颜。


把盏吟风:你支持女权主义吗?
          赞成单身主义吗?


刘小采:小采是在成都长大的,:)
        1、问下翟姐姐在奥拓四处横冲直闯的成都如何保持创作激情?
        2、担负婚姻家庭重任的女子怎样更好地保持自我追求?
        3、再问个私人问题,翟姐姐是否和何画家分手了?


石木:大姐,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对开始的写诗歌者,如何要求他们呢?


石木:我认为诗歌将逐渐火起来啊!因为2003年高考取消了对诗歌的限制,允许高考可以写诗歌,可摆在面前的难题是很多教师都不懂诗歌?如果诗歌没有基本的规定的话,学生如何下笔啊?散文、小小说等体裁都有一定的规定,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诗歌没有规定以致很多人都认为诗歌的写作很简单。


摇啊摇:大好事。我也一问,翟诗人怎么葆的青春?


罗唐生:一、 经商、诗与音乐之间有无相通之处?如有,您是如何协调它们的。二、我在成都诗会时,到过你的积香厨,很好,有诗的情调,请问您用此名,是否受过诗的启发?



************************************************


赵剑平:由于翟永明先生有点急事,在线解答活动暂时到此。
        感谢翟永明先生的精彩解答。感谢众诗友、网友的参与。我们盼望再次相会万松浦!
        难忘今宵夜,相聚万松浦!!!


激活:感谢翟大姐的到来,我们期待能再次相逢在万松浦!


石木:难忘今宵啊!


鲁西狂徒:狂徒来晚啦~~问好翟大姐!


龙宁:感谢翟永明先生,让我们大家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盼望您常来坐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20 23:21:24编辑过]

大雁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yanpoe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0 22:12:00
海屹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36[查看]
积分:990
注册:2006年5月19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海屹

发贴心情
其实,人生就好像诗一样,喜怒哀乐皆是情,有情才有思想,有了思想才能有好的作品。很多的人,在很多的时候,总是找有到发泄情感的空间,有人选择以酒为乐,有人以烟寄愁。我有时也是这样,找不到头绪。正如,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作愁。而今识尽愁滋味,却说还休,却说还休,只道天凉好个秋。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1 8:42:00
罗唐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贵宾
文章:1404[查看]
积分:12631
注册:2005年5月14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罗唐生

发贴心情
问好永明大姐。唐生为您永远的祝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1 10:41:00
水远山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58[查看]
积分:1122
注册:2005年12月4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水远山长

发贴心情

呵呵,挺好一个诗歌交流创意,搞得像个表爱心活动了.


诸位能不能事先准备点有水准的问题,


也让翟永明有机会真正谈谈她与诗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1 17:18:00
一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73[查看]
积分:805
注册:2005年9月2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一然

发贴心情
因事没能到场听听翟先生谈诗,遗憾。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1 19:52:00
之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民
文章:129[查看]
积分:1020
注册:2005年5月18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之道

发贴心情
平和,精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7 9:57:00
litery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3[查看]
积分:71
注册:2005年10月15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litery

发贴心情
没赶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5/29 14:14:00
凝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贵宾
文章:202[查看]
积分:1685
注册:2006年5月30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凝阳

发贴心情

很好的一项活动。


翟诗人与万松浦有缘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6/4 22:49:00
柔羽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2[查看]
积分:148
注册:2006年6月15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柔羽

发贴心情
来迟了,向大翟永明大姐问好,喜欢这样的活动,各位辛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6/15 18:30:00

 9   9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