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万松浦当代诗展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万松浦当代诗展 → 醉东风的诗

您是本帖的第 518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醉东风的诗
大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8858[查看]
积分:96412
注册:2005年5月16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雁 访问大雁的主页

发贴心情
醉东风的诗
1、《远方的湖水》<br><BR> <br><BR> 静,一种无声的穿透<br><BR> 从内心出发,抵达远方<br><BR> 抵达湖水深处<br><BR> <br><BR> 水被水缠绕<br><BR> 四周的物体呈现出亮色<br><BR> 一种爱,殉葬于某种色彩<br><BR> 成为清澈的一部分<br><BR> <br><BR> 风是湖水的歌手<br><BR> 在无人的秋夜,它的歌声<br><BR> 让寂寞的湖<br><BR> 荡起快乐的笑容<br><BR> <br><BR> 而湖的泪<br><BR> 会让更多的鱼眼睛<br><BR> 越来越明亮<br><BR> <br><BR> 2、《落叶之后》<br><BR> <br><BR> 落叶之后枝头就空了<br><BR> 而另一片叶子<br><BR> 正沿着枝干<br><BR> 竭力向上攀爬<br><BR> <br><BR> 每一片叶子,都喜欢<br><BR> 让自己爬上最高的枝头<br><BR> 第一个享受<br><BR> 阳光、雨露,以及<br><BR> 风情万种的风<br><BR> <br><BR> 当另一个秋天降临<br><BR> 颤抖的叶子猛然看见<br><BR> 去年掉下去的那片叶子<br><BR> 已被阳光、雨露以及<br><BR> 风情万种的风撕成碎片<br><BR> 沤成了粪土<br><BR> <br><BR> 3、《一种黄》<br><BR> <br><BR> 这是黄金的黄、飞黄腾达的黄<br><BR> 跟辉煌也沾亲带故<br><BR> 它质感很强<br><BR> 让无数的人忍不住触摸<br><BR> <br><BR> 它的光,会让暗处的眼睛<br><BR> 突然发亮,并且<br><BR> 提升某些虚拟的重量<br><BR> <br><BR> 而这种黄<br><BR> 女人是不能沾边的<br><BR> 乡亲们说:女人若是沾了<br><BR> 再干净白嫩的皮肤<br><BR> 也会变成腊一样<br><BR> <br><BR> 这让我想起乡里的风俗:<br><BR> 人死去的时候<br><BR> 不管是男是女<br><BR> 一定要送几刀黄裱<br><BR> 那是阴间使用的货币<br><BR> <br><BR> 4、《秋天》<br><BR> <br><BR> 这个熟透的季节,又一次临产<br><BR> 金黄的声音铮铮作响<br><BR> 村妇们清扫着院落的产房<br><BR> 并为一些种子们量体裁衣<br><BR> <br><BR> 瘦了一夏的稻草人<br><BR> 躲过那些麻雀的视线<br><BR> 在秋的腰部歇息<br><BR> 夕阳搀着秋收的老汉<br><BR> 走向远处的村庄<br><BR> <br><BR> 秋风,在田野的另一端弯下腰<br><BR> 它的柔软,不会伤及那株低垂的谷子<br><BR> 一片枯黄的叶子<br><BR> 贴近已经干瘪的土地<br><BR> 在根部孵化出欲望的翅膀<br><BR> <br><BR> 而一把镰刀<br><BR> 正想着明年的心事<br><BR> 面对拾穗的孩子,惴惴不安<br><BR> <br><BR> 5、《这场秋雨》<br><BR> <br><BR> 这场秋雨,在一个<br><BR> 不合时宜的季节落下<br><BR> 它把一个被洪水浸泡的村庄<br><BR> 泡在更大的漩涡里<br><BR> <br><BR> 今夜,村庄的头颅<br><BR> 在漩涡里沉伏了几次<br><BR> 村庄上男女老少,拼命地叫喊着<br><BR> 他们相信,巨大的喊声<br><BR> 会吓退漩涡里的怪兽<br><BR> <br><BR> 而在很远的度假区,那个市的市长<br><BR> 正和一贵妇泡着昂贵的牛奶浴<br><BR> 他们的头也在漩涡里沉浮<br><BR> 溅起的奶花,透着肌肤的莹白<br><BR> <br><BR> 气象预报说:未来几天<br><BR> 这个村庄一带还将有大到暴雨<br><BR> 我在想:那个旋涡会不会越来越大<br><BR> 会不会淹没,我想象的底线<br><BR> <br><BR> 6、《走过村庄的胸口》<br><BR> <br><BR> 拎着记忆的鞋子<br><BR> 穿过早年的风口<br><BR> 伸向村庄的小路越来越清晰<br><BR> 路上的碎石,曾经割伤<br><BR> 顽皮的脚步<br><BR> <br><BR> 村庄很小,一声吆喝<br><BR> 就能罩住它的心跳<br><BR> 每次路经村口,我总不敢大声说话<br><BR> 常立于村头,等待<br><BR> 村庄平静下呼吸<br><BR> <br><BR> 今夜,走在村庄的胸口<br><BR> 在村庄最柔软的部位<br><BR> 默默地感受泉水奔涌<br><BR> 村庄的每一次心跳<br><BR> 都撞在梦的水面,发出 <br><BR> 叮咚的回声<br><BR> <br><BR> 7、《被欺骗的土地》<br><BR> <br><BR> 田野开始消瘦,想喊一声<br><BR> 却软弱无力,黄土地<br><BR> 为欺诈的种子<br><BR> 栽下沉重的阴影 <br><BR> <br><BR> 干瘪的壳碎开<br><BR> 一季的梦随之飘落<br><BR> 想着粮食的归来<br><BR> 夜晚,早早踏入了门槛<br><BR> <br><BR> 几个烟圈飞舞<br><BR> 田埂上的叹息,无法<br><BR> 为一场官司辩护 <br><BR> 今年的雨水会越来越少<br><BR> 那些农夫,还没学会<br><BR> 在秋的谢幕中转身<br><BR> <br><BR> 无言的沉寂,如何<br><BR> 吵醒荒野的冷漠<br><BR> 当春天烧过的炉火<br><BR> 在一个雨季熄灭<br><BR> 他们和黄土地一起失哑<br><BR> <br><BR> 一场冬雪悄悄降落<br><BR> 哭瘦的风,用巨大的白布<br><BR> 为这片黄土送葬<br><BR> <br><BR> 8、《谁能说出那些痛》<br><BR> <br><BR> 你不会相信,一条鱼会爱上一只鸟<br><BR> 一块石头会爱上一棵树<br><BR> 而一把刀呢,会不会爱上流血的伤口?<br><BR> <br><BR> 谁能说出那些痛<br><BR> 那些痛,会让一个过程流泪<br><BR> 会让一段记忆,在另一段记忆里失聪<br><BR> <br><BR> 比如说伤口的盐<br><BR> 只要再多撒一点<br><BR> 就会让痛变成一种快感<br><BR> 而一段弧线<br><BR> 也会让一颗心看不到远方的黑暗<br><BR> <br><BR> 谁能说出那些痛<br><BR> 谁就会毫不犹豫地葬身<br><BR> 而在死去的时候<br><BR> 还在快乐地大喊<br><BR> <br><BR> 9、《用一场病来证明》<br><BR> <br><BR> 用一场病,证明<br><BR> 爱是假的,情是假的<br><BR> 热吻也是假的。证明<br><BR> 阳光是隐晦的,月亮是无光的<br><BR> 就像用枕头证明,眼睛<br><BR> 是可以流泪的;耳朵,是可以蜂鸣的<br><BR> 心口,是可以疼痛的一样<br><BR> 如果一场病,能抽空身体里的钙<br><BR> 或者氨基酸,那就把一场病<br><BR> 看作,是一朵小花要淋一场雨<br><BR> 一棵小树要经历一场冬雪<br><BR> 那是成长中必须的,那就<br><BR> 把一场病,看成是<br><BR> 一株草在秋风里收获一滴露珠<br><BR> 而那露珠,不会成为路人的一滴眼泪<br><BR> <br><BR> 10、《来自内部的风》<br><BR> <br><BR> 一股风,一股来自内部的风<br><BR> 凉凉的,像一场秋雨<br><BR> 拂过夏天焦灼的脸面,像深夜<br><BR> 一缕月光,轻微地穿过一条街的侧面<br><BR> 穿过,一场失恋的幕帘<br><BR> 它的力度,正好和<br><BR> 一位女子起伏的胸部平行<br><BR> <br><BR> 一股来自内部的风,被风情万种<br><BR> 虚构成,一朵含苞待放的夜来香<br><BR> 在午夜的街头,和迎面而来的霓虹灯<br><BR> 以及赤裸上身的酒鬼们不期而遇<br><BR> 之后,向黑夜的情人<br><BR> 献出自己性感的花瓣<br><BR> <br><BR> 11、《一个人的时候》<br><BR> <br><BR>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把枪口对准自己<br><BR> 可以把枪口里的镜像<br><BR> 清楚地印在一张纸上,印成<br><BR> 一张夸张的海报,印在城市<br><BR> 街道两侧的橱窗,或者电线杆上<br><BR> 可以让一支烟,燃烧成绝望的灰烬<br><BR> 在城市噪音也无法抵达的地方<br><BR> 用打碎一面镜子的声音<br><BR> 保持一种静态平衡<br><BR> 而镜片,不会伤及灵魂深处的孤独<br><BR> <br><BR> 12、《一条河》<br><BR> <br><BR> 一条河,可能走得很远<br><BR> 可能远过天涯海角,甚至宇宙苍穹<br><BR> 一条河,也可能走得很近<br><BR> 可能走不过森林,走不过山峦<br><BR> 甚至走不过<br><BR> 一段小小的坎坷和曲折<br><BR> <br><BR> 但是,一条河<br><BR> 总有几朵浪花飞溅,总有<br><BR> 几个旋涡低徊<br><BR> 如果,你能保持一滴水的形象<br><BR> 你能保持奔流的姿势<br><BR> 你能把一条河的源头藏在心里<br><BR> 你就会,成为河流的一部分<br><BR> 而这条河,就会远过你的一生<br><BR> 成为你更远的梦想<br><BR> <br><BR> 13、《站着,或者跪下》<br><BR> <br><BR> 一堵墙,会把一条路堵死<br><BR> 会让你一身野蛮的力气顷刻顿失<br><BR> 会让你坚强腿部弯下来<br><BR> 站着,或者跪下<br><BR> 你会用泪水选择<br><BR> <br><BR> 而之前,你拼命地向墙体撞击<br><BR> 你用斗牛的姿势,验证<br><BR> 一堵墙的厚度和强度<br><BR> 你滴血的犄角,已分不清南北东西<br><BR> <br><BR> 此刻,面对一堵墙<br><BR> 你终于平静下喘息<br><BR> 你发现,穿透一堵墙很容易<br><BR> 其实,换个姿势足亦<br><BR> <br> 醉东风个人简介:真实姓名:任道金,1963年4月出生,籍贯:山东沂源,大专文化,1992年参与创办《山东国防报》并担任副刊编辑。诗歌散见于《星星诗刊》《山东文学》《黄河诗报》《鸭绿江》《西部文学》《中国平民诗看》《现代诗报》《前卫报》《威海日报》《威海晚报》《南方诗报》《东部诗潮》等,威海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诗歌》《河北文学报》《东方伯乐》等论坛版主、责任编辑。<br><BR> 诗观:让声音进入诗歌,让诗歌发出声音<br><BR>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新威路75号<br><BR> 邮编:264200<br><BR> 电子邮箱:wh0631jiwei@sina.com<br>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9/11 11:23:00
醉东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64[查看]
积分:508
注册:2005年6月6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醉东风 访问醉东风的主页

发贴心情
参展的作品不少,希望大家多批评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11/1 12:45:00
苍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贵宾
文章:3106[查看]
积分:22948
注册:2005年7月21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鹭 访问苍鹭的主页

发贴心情
东风的诗;沉静的像一条落满意象色彩的乡村河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11/1 19:17: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