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万松浦当代诗展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万松浦当代诗展 → 韩宗宝诗精选

您是本帖的第 496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韩宗宝诗精选
长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087[查看]
积分:14594
注册:2004年12月1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长征

发贴心情
韩宗宝诗精选
韩宗宝诗精选<br><BR> <br><BR> 麦田上空的乌鸦(外一首)<br><BR> <br><BR> 麦田上空的乌鸦<br><BR> 一些黑暗的鸟<br><BR> 它们在麦田的上空飞翔 盘旋<br><BR> 仿佛这个下午最后来临的一场风暴<br><BR> <br><BR> 它们飞得比黑暗还低<br><BR> 从故乡的麦田上一闪而过<br><BR> 仿佛一阵不吉的令人不安的风<br><BR> 刮过村庄的五月<br><BR> <br><BR> 临近收割的麦田<br><BR> 沉默不语的乌鸦<br><BR> 这金黄的丰收和黑色的乌鸦的组合<br><BR> 很容易让人想起一幅著名的未完成的画作<br><BR> <br><BR> 我在一面空镜子中<br><BR> 看到往事和缓慢下落的雪<br><BR> 那些雪越下越慢<br><BR> 恰如此刻麦田上空越飞越慢的乌鸦<br><BR> <br><BR> 究竟是麦子 是雪<br><BR> 还是这些阴郁的黑色精灵<br><BR> 在对着天空燃烧<br><BR> 向着大地呕吐<br><BR> <br><BR> 麦田上空的乌鸦<br><BR> 终生披一身黑色的命运<br><BR> 它们热爱沉默和飞翔 它们巨大的沉默<br><BR> 使整个天空慢慢地倾斜了下去<br><BR> <br><BR> 亲爱的 阴郁的乌鸦<br><BR> 面对即将来临的丰收<br><BR> 你们为什么 一言不发<br><BR> 一如阳光下那一片固执的阴影<br><BR> <br><BR> 麦田上空的乌鸦<br><BR> 它们在我身体的白昼里飞翔<br><BR> 它们像闪电一般<br><BR> 狠狠地击中了一个诗人内心孱弱的偏见<br><BR> <br><BR> 麦田上空的乌鸦<br><BR> 它们看上去明显已经飞不动了<br><BR> 但它们却还是停留在麦田的上空<br><BR> 迟迟不肯下落<br><BR> <br><BR> 在病中<br><BR> <br><BR> 在病中我看到正午的花朵迅速老去<br><BR> 春天的马车途经树林<br><BR> 想象中的阳光在村庄的道路上飞翔<br><BR> 鸟混同于我胃中的石头<br><BR> 往事成为片断<br><BR> 爱情的玩具散落了一地。<br><BR> 诗歌成为唯一的梯子或者出口<br><BR> 翻开所有混乱不堪的梦境,<br><BR> 背景都和一个女人有关。<br><BR> 我在虚构的房间里卧床不起<br><BR> 象征主义的钟摆避开隐语和生活<br><BR> 接近一个具体的手势。<br><BR> 在病中我无比怀念抒情的年代<br><BR> 一辆朴素的自行车就可以轻易地构成幸福<br><BR> 而现在一封期待已久的信迟迟不肯到来。<br><BR> 在病中我开始醉心于一副神秘的纸牌<br><BR> 我看到镜子的反面那个陌生的名字<br><BR> 正在渐渐消失。<br><BR> 我想钥匙的尽头肯定是一把锁<br><BR> 病中的我多么象一把锈迹斑斑的锁呵<br><BR> 而一粒白色的圆形药片<br><BR> 正从时间中缓慢地跌落于尘埃。<br><BR> <br><BR> (以上选自《星星诗刊》2005年第2期青年诗人栏目)<br><BR> <br><BR> 献给贝贝的诗(组诗)<br><BR> <br><BR> 《草莓》<br><BR> <br><BR> 亲爱的 如果草莓持续燃烧<br><BR> 谁的双唇会被爱情灼伤<br><BR> 心脏靠着心脏 夏天内部已经焚毁<br><BR> 草莓的身上布满故事<br><BR> 咒语一样的芝麻 欲言又止<br><BR> 五月晃动的门 已经打开<br><BR> 哦 它早就熟了<br><BR> 小女孩一样红涨着脸<br><BR> 草莓的美 伴随一阵短暂的晕眩<br><BR> 幸福慢慢暴露出来 露出它洁白的牙齿<br><BR> 为了爱得彻底 谁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br><BR> <br><BR> 《细节》<br><BR> <br><BR> 细节是故事的某个剖面<br><BR> 两只等待的苹果 遇上一把明亮的刀子<br><BR> 从厨房到客厅 果皮在慢慢旋转<br><BR> 削苹果的男人 他的劳动被爱轻视<br><BR> 唉 这个不细致的男人终于露出马脚<br><BR> 让洁白的苹果带着一些细小的缺憾<br><BR> <br><BR> 细节是你吃剩下的那半个杏子<br><BR> 是日子和生活中的酒 是微酸的甜<br><BR> 细节可以具体到白天<br><BR> 也可以具体到某个夜晚<br><BR> 细节是晃动的水果<br><BR> 是一个女人细小的青草和身体<br><BR> <br><BR> 从一数到四 最小的那一个<br><BR> 就是细节 她有十根美好的指头<br><BR> 一个内心宽阔的女人 她的心多么细啊<br><BR> 她和她身体外部的工厂令人们着迷<br><BR> 弯曲的弧线和绷紧的事物<br><BR> 对面的八块肌肉 仿佛对称的八个抽屉<br><BR> <br><BR> 右侧肋部的暗疾 终于被一贴膏药挡住<br><BR> 瓶子里的水 眼睛里的眼睛<br><BR> 透明的药水充满温柔 红色的时间<br><BR> 提前到来 微笑和烦恼都是甜点心<br><BR> 最后 细节是一个人反弹的琵琶<br><BR> 是不断上涨的 打湿了船只的江水<br><BR> <br><BR> 《两个月》<br><BR> <br><BR> 1<br><BR> 迎亲的马车到来之前<br><BR> 我可以把月亮抽象为诗篇<br><BR> 把诗篇抽象为你的面庞<br><BR> 两个月的光辉<br><BR> 照耀一匹负伤的马<br><BR> 它笨拙地闯进门里<br><BR> 却把尾巴留在了门外<br><BR> 两个月 时光会陈旧<br><BR> 但你脸上的红晕会始终生动<br><BR> <br><BR> 2<br><BR> 两个月 不可能的美降临人间<br><BR> 你在夜晚换上崭新的白色睡衣<br><BR> 这件宽大的袍子 挡住了镜子<br><BR> 而身体终于可以反过来战胜欲望<br><BR> 但是那些未到来的还在路上<br><BR> 还在持续地赶过来<br><BR> 要来这里看望我们<br><BR> 两个月 肋骨护住无限的呼吸和花朵<br><BR> 护住了小小的肺<br><BR> <br><BR> 3<br><BR> 两个月 爱情高过了月亮<br><BR> 楼梯继续向上 好日子浮出水面<br><BR> 你的喘息进入手腕上的水晶<br><BR> 两个月 两个人 两颗心<br><BR> 在风中沉醉 觉醒<br><BR> 两个月 风暴来过两次<br><BR> 两个月 你因为幸福而低低地啜泣<br><BR> 两个月 相爱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br><BR> 所有的错误都不是错误<br><BR> <br><BR> 4<br><BR> 两个月 我喋喋不休<br><BR> 却只能说出全部幸福的小小一角<br><BR> 两个月 青出于蓝 白色收拢翅膀<br><BR> 两个月 男欢女爱 石头开花<br><BR> 时间埋没了更多的细节和深情<br><BR> 美好的事物都是模糊的<br><BR> 两个月 血液就是诗篇<br><BR> 两个月 一切都没有发生<br><BR> 一切也都发生了<br><BR> <br><BR> 5<br><BR> 两个月 两个月<br><BR> 哦 并排着的两个月<br><BR> 肩并肩的两个月<br><BR> 手拉手的两个月<br><BR> 月挨着月<br><BR> 就象我挨着你<br><BR> 就象我的心挨着你的心<br><BR> 就象我的幸福<br><BR> 紧紧地挨着你的幸福<br><BR> <br><BR> 6<br><BR> 两个月 爱情照亮一对情人<br><BR> 文字的阴影挡不住嘴角的微笑<br><BR> 我放弃了流水 在镜中辨认自己<br><BR> 我把羊群和鱼群混为一谈<br><BR> 两个月 哦 在这两个月里<br><BR> 你只需要感受不需要言说<br><BR> 服从神的召唤 让两个月亮成为一个月亮<br><BR> 两个月 一个人面朝北方 心花怒放<br><BR> 他体内的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br><BR> <br><BR> 7<br><BR> 两个月 我们熟悉了对方也熟悉了自己<br><BR> 大海近在咫尺 渴望超越了渴望<br><BR> 我们收割幸福 留下平静和忧伤<br><BR> 两个月 我们一再地重复一个字<br><BR> 重复一个动作 两个月 既烦恼又甜蜜<br><BR> 一个人体内的豹子伤愈复出<br><BR> 它要重新回到自然<br><BR> 两个月 一个人从大量平庸的生活中<br><BR> 提炼出两克稀少的黄金<br><BR> <br><BR> 8<br><BR> 两个月 月亮旋转了两圈<br><BR> 你的右手比左手更加有力<br><BR> 我怀抱植物的香气把明天打开<br><BR> 纪念日不需要赞美<br><BR> 两个月 脸上的泪滴就是大海<br><BR> 远方不是传说胜似传说<br><BR> 迎面而来的大鸟先于火车<br><BR> 两个月 两个月的光阴就是永远的光阴<br><BR> 而我歌唱是因为我必须歌唱<br><BR> <br><BR> 《献给贝贝的谣曲》<br><BR> <br><BR> 1<br><BR> 河水上涨 木已成舟<br><BR> 上游漂下来的那段小桃木<br><BR> 满载着四个月的日日夜夜<br><BR> <br><BR> 贝贝 我的小花猫<br><BR> 我知道你的心跳和羞涩<br><BR> 以及身体里的火 正一日甚过一日<br><BR> <br><BR> 小东西 你无限的美丽和温柔<br><BR> 正被头发和头发一样的夜色悉数遮挡<br><BR> 而这样的遮挡恰到好处<br><BR> <br><BR> 你总是一个劲地笑啊笑<br><BR> 你的笑声轻而明亮 像桃花一样<br><BR> 沾满了乡村的早晨和炊烟的味道<br><BR> <br><BR> 2<br><BR> 盲人摸象 误打误撞<br><BR> 贝贝 睁着眼和闭上眼<br><BR> 都能看见你 配戴着新鲜的青草和爱情<br><BR> <br><BR> 在简陋的船头 微笑的很可能只是一朵莲花<br><BR> 哦 你那热热的面颊 仿佛灿烂如月<br><BR> 一个人的呼吸 靠近了莲花清洁的花瓣<br><BR> <br><BR> 爱人啊 让我的呼吸再深一些<br><BR> 你身上的这些香气 清澈幽微 细若无物<br><BR> 它们简直不是香气 而是你小小的呼吸<br><BR> <br><BR> 在正午 昔日的花朵已经不是花朵<br><BR> 可是传说中的小黑猫 和那截黑木头一样<br><BR> 一转眼就变白了<br><BR> <br><BR> 3<br><BR> 预言的门被再次打开 天空长着白云<br><BR> 大地长出蘑菇 而我要在你头上插满菊花<br><BR> 我们已经预订了房间和幸福<br><BR> <br><BR> 由于提前安置好了清澈的睡眠<br><BR> 看啊 那些傍晚的阴影也已经变得明亮<br><BR> 贝贝 我要渡过河去<br><BR> <br><BR> 到生命的另一侧与你重新相遇<br><BR> 在黄昏 除了菊花 眼睛<br><BR> 以及肉体的纠缠 没有什么药物<br><BR> <br><BR> 能治疗相思和消瘦<br><BR> 可是我要怎样才能挽留住一次日落<br><BR> 可以让这短暂的一天 无限期地延长<br><BR> <br><BR> 4<br><BR> 四个月 两个人整整走了九天<br><BR> 内心的喜悦被翻译成了细小的清水<br><BR> 日子在早晨的草叶上小心翼翼地滚动<br><BR> <br><BR> 夜里的雾气逐渐散去 宛如童谣中的马兰花<br><BR> 你再一次亮出牙齿和透明而晴朗的脸<br><BR> 贝贝 只要坐在你身边 只要握着你的手<br><BR> <br><BR> 这一颗苍茫的心就会异常地平静而安详<br><BR> 秋天来了 期待已久的秋天终于来了<br><BR> 一个夏天里我们爱得七荤八素 顾此失彼<br><BR> <br><BR> 只要随便攥一把流水攥出来的都是红红的相思<br><BR> 如今我们已经从最窄的门出来了<br><BR> 那些埋伏已久的暗礁和险滩根本阻止不住我们<br><BR> <br><BR> 5<br><BR> 思想的河面一下子宽了<br><BR> 这突然的空旷和开阔让我们更为沉静<br><BR> 我们心意相通 我们悄悄地相爱<br><BR> <br><BR> 不打扰两岸田野里临近成熟的庄稼<br><BR> 也不惊动那些可爱的小小的昆虫<br><BR> 我们互相地看着对方<br><BR> <br><BR> 哦 这茉莉般的花香我想要一闻再闻<br><BR> 贝贝 贝贝啊 趁着天还未亮<br><BR> 趁着天还未黑 趁着空气中这幽微的茉莉香气<br><BR> <br><BR> 请你记住在你眼里又讨厌又坏蛋的这个人<br><BR> 贝贝 只有你是真正热切地爱着<br><BR> 这根笨拙的浮在水上的沉默的破木头<br><BR> <br><BR> 6<br><BR> 红晕扩大 玫瑰开花<br><BR> 天渐渐地亮了 灵魂和群山继续向上<br><BR> 而水和故事继续向下 一朵玫瑰继续盛开<br><BR> <br><BR> 贝贝 我可不可以横着抱起你来<br><BR> 然后用我的黑眼睛温柔地看着你的黑眼睛<br><BR> 把一句已经重复了千万遍的话<br><BR> <br><BR> 玫瑰花一样 慢慢地吐露给你<br><BR> 贝贝 你动人的眼睛一定是<br><BR> 一个储存这世上所有的秋水的深渊<br><BR> <br><BR> 哦 为什么我的心会不由自主地在晃 在荡<br><BR> 贝贝 秋天已经来临 相信冬天来到之前<br><BR> 我们一定能够顺利抵达 比天空还要蓝的大海<br><BR> <br><BR> (以上选自天涯诗会)<br><BR> <br><BR> 《理发师》(组诗)<br><BR> <br><BR> 《奔跑》<br><BR> <br><BR> 一些人在奔跑<br><BR> 我看到一些人在奔跑<br><BR> 一大群人在奔跑<br><BR> 我看不清他们<br><BR> 我无法说出<br><BR> 他们奔跑时脸上的表情<br><BR> <br><BR> 我看到一些人在奔跑<br><BR>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奔跑<br><BR> 也不知道<br><BR> 他们想要奔跑到什么地方去<br><BR> <br><BR> 我只是看见<br><BR> 一些人在奔跑时的那种场景<br><BR> 对于描述还是不描述<br><BR> 我曾经犹豫了很长时间<br><BR> 我的内心很矛盾<br><BR> 但我最后还是把它说了出来<br><BR> <br><BR> 《核桃》<br><BR> <br><BR> 远离象征和暗示<br><BR> 一颗核桃的骨头<br><BR> 被什么敲碎<br><BR> 里面的内容<br><BR> 被一个孩子取出<br><BR> 吃下<br><BR> 这使得它免于思考和痛苦<br><BR> <br><BR> 《书》<br><BR> <br><BR> 那个面容模糊的人<br><BR> 他终其一生<br><BR> 都在看一本<br><BR> 不存在的书<br><BR> <br><BR> 《理发师》<br><BR> <br><BR> 这当然是一个门朝北开的店<br><BR> 整个店透着本份和随意<br><BR> 正给我理发的理发师是个妇人<br><BR> 她有些过于散漫<br><BR> 她的目光看上去慵懒而松弛<br><BR> <br><BR> 在椅子上坐定后<br><BR> 我很快感到深深的疲劳和倦意<br><BR> 我没有打那个要打的哈欠<br><BR> 在这个傍晚时分的沉闷的房间<br><BR> 我没法想像自己的未来<br><BR> <br><BR> 一个理发的小店似乎必须紧靠<br><BR> 一个人来人往的自由菜市场<br><BR> 才能更靠近存在的根部<br><BR> 女理发师 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br><BR> 和我一样有些虚无 仿佛是现代生活的局外人<br><BR> <br><BR> 女理发师 她和理发店都散发着<br><BR> 某种旧时代和黑白电影才会有的气息<br><BR> 她的小女儿不断跑来跑去<br><BR> 说着一些很认真的孩子才会说的话<br><BR> 而她的回答明显是在应付<br><BR> <br><BR> 通过面前的镜子<br><BR> 我看到店门前的积水已经开始变脏<br><BR> 在给我理之前<br><BR> 她曾经问我要理什么样式<br><BR> 我想了想后说板寸吧<br><BR> <br><BR> 她的目光后来有些飘乎 甚至恍惚<br><BR> 她给我理的时候<br><BR>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br><BR> 她大约也听到了<br><BR> 远处西北方向正有隐隐的雷声<br><BR> <br><BR> 外面和里面的空气<br><BR> 都是一样的潮湿而滞重<br><BR> 一如她店内凌乱不堪<br><BR> 而且毫无头绪的事物<br><BR> 我感觉着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发芽<br><BR> <br><BR> 《七个尖角阁楼的房子》<br><BR> <br><BR> 七个尖角阁楼的房子<br><BR> 我可能见过 也可能没有见过<br><BR> 那本书里的一幅画上<br><BR> 应该有这样一个房子<br><BR> <br><BR> 七 这个数字让人有些奇怪<br><BR> 为什么是七个尖角<br><BR> 为什么不是六个或者八个<br><BR> 而是七个尖角<br><BR> 这个问题听起来十分无聊<br><BR> 但确实真的让人费解<br><BR> <br><BR> 房子的七个尖角<br><BR> 应该指着七个不同的方向<br><BR> 这意味着一个尖角<br><BR> 和另一个尖角的区别<br><BR> 我是缺席的那个尖角<br><BR> 或者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br><BR> <br><BR> (以上选自天涯诗会)<br><BR> 韩宗宝简介:<br><BR> 韩宗宝,本名韩增宝,网名白舟,男,1973年生于山东诸城。1992年入伍,1997年毕业于济南陆军学院,2004年退出现役。现居山东胶州,供职于胶州市文联。1988年开始写作。1991年开始发表作品。有小说、诗歌、散文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小说界》、《解放军文艺》、《创作》、《莽原》、《岁月》、《山东文学》、《当代小说》、《诗歌报月刊》、《绿风》等国内各地报刊。诗作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4年网络写作》(春风文艺出版社)、《诗歌在网络》、《山东新时期诗选》等多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作为西瓜》(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和《麦田上空的乌鸦》(作家出版社,2004年)。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天涯网天涯诗会首席斑主(网址:<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ianyaclub.com/>http://www.tianyaclub.com/<;/a>)。<br><BR> 地址:山东胶州市文联 韩增宝 收<br><BR> 邮编:266300<br><BR> 电话:0532 82288116(办)<br><BR> 手机:13953245871<br><BR> 个人主页:<a target=_blank href=http://baizhou.tianyablog.com>http://baizhou.tianyablog.com</a><br><BR> 邮箱:hanzongbao@126.com<br><BR> <br><BR> 我的创作观:<br><BR> 我相信我会照亮一些事物,就像一些事物照亮了我一样。我的写作有这样的倾向,我说出一个词,这个词也说出了我。我和词的某种关联,隐藏在事物和日常生活的背后。<br><BR> 我用一个词凝视你,凝视你的骨头和血。<br><BR> <br><BR> <br>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9/15 11:16:00
韩宗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贵宾
文章:263[查看]
积分:1967
注册:2005年8月2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韩宗宝 访问韩宗宝的主页

发贴心情
:)问长征兄好!感谢!握手!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hanzongba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10/28 13:08:00

 2   2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