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厨房的窗玻璃

您是本帖的第 4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厨房的窗玻璃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41[查看]
积分:34633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厨房的窗玻璃

平伯母几乎每天都来我家找我妈,两人坐下来就说个没完,有时候也会加进来几个邻居,话题就更广泛了。话音时高时低、时断时续,越说越激昂,越说越有话说,完全没有时间概念。

我爸特别讨厌这些女人,一坐下来就是大半天,屁股都懒得挪一下,害得我妈连烧饭、做家务都耽误了。

实在忍不住,我爸就开骂。他骂我妈,在我家的后院或后门口骂我妈,就等于在骂别人。我爸只要朝我妈一开吼,女人们便一哄而散。我妈爱面子,又喜欢热闹,就跟我爸吵,说我爸这样会把左右邻居全得罪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了。

说来也怪,邻居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往我家跑。我爸今天骂完,明天她们照常过来玩。明天又骂,她们后天还来,好像我妈就是一块磁铁。

从这些女人嘴里,我听到好多村里人的八卦和秘密。我爸私下里跟我妈说,这些女人是长舌妇,碎嘴婆,闲着没事干,就靠说别人的八卦活着,以后不许聚在我家说三道四,更不允许孩子夹在中间听。我妈却不以为然,说让孩子听听也无妨,就当早教育。

我并不太爱听那些八卦和秘密,她们说的人和事跟我并不相干。每次听了就当耳朵灌进了一阵风。我却不得不记住平伯母的事儿,因为平伯母和我妈之间的交谈过于密集。同一件事情,反复说反复说以后,你想忘掉它都很难。

有一次,平伯母家的粪桶满得快要溢出来了,再继续坐上去屁股都要碰到粪便了。把粪桶挑去公共大粪池里倒掉,这本是男人家干的事,庆山伯父好久不回自己家,平伯母终于在某个深夜,挑起满满的两桶粪便往花露嫂家走去。

趁大家都在熟睡,平伯母用石头砸碎了花露嫂家厨房的窗玻璃,把两大桶粪便用大勺子一勺一勺地泼在锅灶台上……粪便倒满了花露嫂家的灶台,也溅了平伯母一身。她回到家里洗洗弄弄,到天亮都未合眼。她又跑来跟我妈说这件事儿。她的脸色都是青的,双腿和身体一直都在抖,估计是被自己给吓着了。

我妈也被平伯母惊得半天合不拢嘴。我妈感到奇怪的是,平伯母是怎么挑得动这两满桶粪便的?粪桶大概有半人多高,一般男人都挑不动,更不要说是女人了。

我妈反复问平伯母:“你哪来的力气,你是怎么挑得动的?”

平伯母说:“我也不知道,我憋着一口气,挑起来就走了。”

“你不怕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5: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