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藤本植物

您是本帖的第 4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藤本植物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421[查看]
积分:34427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藤本植物

平伯母指着他们说:“你们都是一伙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平伯母捶胸顿足、痛哭流涕。我妈也替她难过,想不出更好的话去安慰她,跟她总结说:“这种事你去找村干部,基本是屁用都没有的,庆山大哥自己就是村干部。自古以来官官相护,他们都是当官的,关键时刻谁也不会出卖谁,你还是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三个孩子,别去跟他们争了……”

平伯母再也没去找过村干部。

7

平伯母又退回到自己一个人的孤岛上。但她还没有完全绝望,她还有儿子和女儿可以靠。她盼着他们快快长大,等他们长大成人,她就有足够的力量与之对抗,她要他们去帮她报仇,去讨回公道。

“要不是为了这口气,舍不得孩子们,我早去死了。”多少年过去,平伯母还在反复说着这句话。

平伯母自称“活寡妇”。别人守寡是因为男人死了,死了男人的寡妇心是死的,不会去恨,也不会去怨,只要学会把余下的时间打发掉就好了。而平伯母不一样,她的男人不仅活着,还和另一个女人生活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更让她扎心的是,他们就住在同一个村子里,离她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平伯母的悲痛与怨恨总是此消彼长,总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即使最宽容的人,也难以抵消眼皮底子下那一波又一波涌过来的怨气。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哪怕你守的是“活寡”,那也是“守寡”。平伯母的门前也出现了一个人,是村里一个叫“大力士”的光棍,从来没有人叫他名字,大家都喊他大力士。大力士因力气大而出名,据说三百多斤重的巨石,他能双手抱起就走。我没有亲眼见过大力士手抱巨石的情景,但从他魁梧的体形也可以感受到他的强壮有力。

大力士可怜平伯母。平时总是自己贴上去,主动去帮平伯母挑个粪桶啊、搬个梯子啊什么的,也时常送一些从地里刚割下来的新鲜蔬菜给平伯母。

我妈和几个邻居都觉得这是好事,至少有个人可以心甘情愿地去照顾平伯母,平伯母也就不那么空虚,有个人陪在身边,心里的怨恨也会消掉一些。我妈甚至还想着哪天帮他们去撮合撮合,反正都孤男寡女的,结合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但是,倔强的平伯母很快就和大力士断绝了来往,死活不许大力士以任何方式和借口到她家里来。

我妈和几个邻居都感到惋惜,起先她们还以为是平伯母不喜欢大力士,后来才搞清楚,还是因为平伯母的那块心病没有去除。她说要是跟大力士在一起过,那不成另一个“花露婊”了?她要等孩子们长大了去替她出头报仇,就必须自己行得正、站得直,才可以理直气壮地争回这口气。

我妈说:“可不一样,不能放在一起比。那个女人勾搭庆山大哥时,庆山大哥是有家庭的人,而大力士本来就是个光棍,再说庆山大哥也不管你那么多年了,你和大力士好,不侵犯任何人。”

“我要是和大力士好,就是侵犯了我自己的立场和尊严。虽然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跟那花露婊姘居着,但无论从法律还是从名义上来说,他还是我男人,我还是个有夫之妇。”

平伯母很平静对我妈说,她这一辈子,再不需要任何男人,她只要活着,等下去,总有一天,她会报了这个仇,出了这口气。这口气不出掉,她死不瞑目。平伯母的目光直直地从我家后门口刺出去,穿过夏日白晃晃的阳光倾泻的石子路的尽头,就是花露嫂家的院子。

自从庆山伯父沿着这条石子路走到花露嫂家之后,另一个连平伯母自己也不认识的平伯母诞生了。她仿佛变了个人,变成了一个之前她完全陌生的女人。仇恨和怨气在她心里疯狂生长,就像夏天长在野地里的藤本植物,枝蔓横生、又错综复杂,根系探伸至内心每一个看不见的角落,覆盖了她曾经拥有过的关于美好的、柔软的、温暖的、令人感动的所有记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8/24 18:37: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