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原创]闹市边的隐秘之路

您是本帖的第 10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闹市边的隐秘之路
欧阳杏蓬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论坛游侠
文章:287[查看]
积分:3316
注册:2010年5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欧阳杏蓬

发贴心情
[原创]闹市边的隐秘之路

  
  
  
  
  
  红绿灯与建设银行之间,就是汇侨南路。
  
  汇侨红绿灯是个十字路口,机场路的堵点,新市墟的痛点。这种痛,没人感觉到,茫茫人海容易让人忘记孤单,也容易让人忘记痛。都市的吸引力,来自于热闹。专业市场、商超、写字楼,如果不热闹,通常是做不起来的。新市墟不缺这些,化妆品专业市场、汽车市场都在附近,百信广场弥补了没有大型商超的空白,萧岗、马务、黄沙岗、大埔、棠涌……这些城中村蕴藏的外来工,在节假日会定点投放到这里。
  
  外来工是这个是城市里最美丽的风景。
  
  这种美,来自于群体。
  
  汇侨路、新市街、机场路、齐富路,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花花绿绿的,快快乐乐的,就是外来工队伍。他们平时在车间修为,在出租屋蜗居,在节假日爆发,这种人挤人的风景,除了在新市墟呈现过之外,也在天河城、珠江新城、东圃广场、鹤边广场……簇成风景,不过都逊色多了。
  
  往新市墟赶的原因,是因为新市墟人多,人越多,人越来,所谓的人气,就是人多。
  
  新市墟无处不商铺,衣服、鞋子、电子产品、小吃,不见人仰马翻,却人声鼎沸。广百、国美、苏宁、家乐福……买东西的不多,看新鲜的更多。
  
  外来工是这个城市里最朴实最单纯的风景。
  
  衣服,便宜货;鞋子,假名牌;手机,国产的;笑容,却是灿烂的。来这里是为了生活,为了更好一点,为了有个寄托。时间很短,城市不会容忍他们太久,城市把他们当做压力、负担和不稳定因素。
  
  城市因为他们而战战兢兢。
  
  腾笼换鸟、产业转移的时候,他们就像浮萍一片,一阵风,就把他们扫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再也没有了回程。
  
  路灯还是以前的路灯,七点钟,准时透过榕树叶子,一块明,一块暗的落在汇侨南路的红砖地上。
  
  新市墟人满为患的时候,汇侨南路的人行道也是寂清的。
  
  我喜欢一个人走这条路。与其在人海里一个人,不如在这一条路上一个人。
  
  马路上的车很多,车里装着焦躁的赶路人。
  
  人行道很静,大致是一边紧靠着陵园,人们怕沾染秽气吧。学校靠着陵园,是无奈的选择,地皮决定的,如果是建成民居,大概率卖不起好价钱。学校规模不大,几百学生的样子,放学也罢,放假也罢,见不到名校大门口的那种车龙水马。陵园更是安静,坡上小叶榕、木棉树、绿萝、牵牛花打成一片,冷天老鼠出没,热天知鸟长鸣。陵园里的树,与路边抱围粗的挂着棕丝一样的气根的榕树接在一起,使这条路更为幽静、诡秘。
  
  在红绿灯路口,汇侨南路左转,路面本来可以过小三轮的。未几何时,陵园靠马路边起了一堵围墙,路口只能过共享单车了。
  
  路面本来还算宽敞,未几何时,上面又多了一条巨大的蓝色铁水管,靠着陵园一边墙角,从学校围墙拖到了红绿灯附近。
  
  这根管占了五分之二的路面。
  
  经过这条路的人本来不多,路窄了,走这条路的人更少了。
  
  一个头发全白、皱纹像蚯蚓堆在脸上的老乞丐曾在榕树下摆过摊,他敞着胸口,胸口如颜色喑哑的铜皮。他用热望的目光看着这条路。
  
  早上的时候,他脚前面的白铁盘子里,有两个硬币,一张纸币。
  
  晚上,我下班再看,他脚前面的白铁盘子里,还是两个硬币,一张纸币。
  
  第二天,他没来。
  
  第三天,他没来。
  
  后来,他一直没来。
  
  他没来的日子,还来了一个卖古董的白衬衫中年男人。在地上铺一块红布——已经褪色和残破,沾满了灰尘,可能是捡来的,摆上玉啊、铜钱啊、古扇啊,他坐在榕树下,清闲了一天,茫然了一天,之后也消失了。
  
  汇侨新城的住户一般都不走这条路。
  
  大埔、黄沙岗里的人,去百信广场购物,去齐富路红灯区消遣,也用不着走这一条路。
  
  通过汇侨路口红绿灯过来的人和单车,等另一个红绿灯,然后拐去百信广场。
  
  这条路,像被遗忘了。
  
  今天早上,在银行门口,我看到三个戴安全帽的人在汇侨一街路口的铁杆上装摄像头,一个蓝衣服说:别对着这条路,人少,镜头斜一点对着那边的路——那边是百信广场西区,新建的广场,地上花坛五颜六色,墙上大屏,张扬着商业的活力。
  
  一个穿着红上衣的女孩拿着一盒牛奶,旁若无人的从我们身边走过,在林荫道上,像走台步的猫一样,扭着芒果一样的屁股,节奏铿锵。
  
  即使在隐秘的的路,也有自己的风景。
  
  而且,再隐秘的路,也不会孤单。
  
  我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看着前面的红绿灯,远去的孤单背影,凉风习习,只是,我没有坐下来的闲情,也没有追赶的激情。
  
  我是属于路的,从湖南到广东,从汕头到珠三角,我一直在路上。
  
  路不是我的,我只是过客。
  
  我跟路,互不相干。
  
  我有路吗?
  
  我在这条路上走了五年了,五年时光都很好,五年时间我都在提心吊胆。
  
  陵园很安静,绿萝攀着榕树,长得很旺盛。对面也很安静,阳光落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很明亮,也很漠然。
  
  我又觉得幸运,还好有这么一条路让我走,让我避开了闹市和人海。无论在哪,活着总有一条路,会让你稍觉安心,有种逃离感。人生也不过如此。
  
  
  
  2020/6/29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6/30 14:50:00

 1   1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