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稀疏的星星

您是本帖的第 8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稀疏的星星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稀疏的星星

后来,大家聊起正在放映的《纵横四海》。徐丽赞叹说张国荣跳舞太帅了,如果她能和张国荣跳舞,死了也值。小安转过头问她:“你也喜欢张国荣?”“当然喜欢了,谁不喜欢他?”徐丽激动地说。接着,她说了一句让大家都有点儿惊讶的相当直接的赞美:“别说,我发现你还真有一点儿像张国荣。”

“胡说。”小安轻声反对,仿佛不好意思的是他。“我哪一点儿像他?”

“我喜欢发哥,那才叫帅,真硬汉,英雄本色!”大超喷出一口烟,傻气地宣称。

但徐丽不理会大超的观点,问我:“静静,你说,小安是不是有一点儿像张国荣?”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好意思说,因为一点儿也不像。”小安笑着对徐丽说。

“‘不好意思’?我就从来没见过静静不好意思。”徐丽说。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我生气、觉得受了伤害。我想回敬她,甚至也想出了怎么回敬她,但我最终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徐丽此时看起来比平常更好看,她披散着长发的脑袋痴痴地歪着,连衣裙的宽大裙摆软塌塌垂落在席子上,纤秀的小腿和足踝从裙摆下钻出来。她整个人像是灵动起来,因为某种外力的影响,散发出异常的光彩。虽然她的扭捏作态有时令我反感,但我也时常羡慕她,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勇敢:她勇敢地展示她女性的魅力,勇敢地表达她的喜欢……很多人会觉得我比她勇敢,只是因为我的作风像个假小子,但这并非勇敢,我连穿一条裙子、涂上口红去诱惑我喜欢的男人的勇气都没有。

那个夏夜聚会对我来说就像一出被分成了上下两场的戏。上半场,我有一个黑暗中的“奇遇”,而下半场里,我的奇遇化为泡沫、不留影迹。我无法不去注意徐丽和小安的举动、窃窃私语。他帮她重新燃着熄灭了的烟,在她的要求下做吐烟圈的示范动作……他看起来很快乐,完全沉浸在两个人的游戏中。我想,现在他能清楚地看见我是什么样子、她是什么样子,黑暗和声音的魔法消失了。

已经过了十点半,到了不得不散场的时间。大家走出酒店,站在外面的停车场里又一次告别。晴冷的冬夜,天空中竟然有几颗稀疏的星星。我穿着大衣、裹着围巾,仍然冻得双腿打颤。男人们都开了车过来,但凯子喝多了,车只能扔在酒店停车场,大超说由他负责送我们三个回去。在我们讨论路线时,小安说:“晓静家是住城南?我刚好经过那儿,我把她捎回去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0:5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事实的确是这样,他回市里一定要走南环路,那就会经过我家所在的“迎宾大道”,而大超和徐丽家都在县城的西北边,凯子家在北边,他们如果先送我回家,回去还要绕大半个城。但这顺理成章的提议却仿佛一股强劲的波浪,蕴含着幸福的所有神秘气息,一下涌上来把我淹没了。当他们仍然站在那里对小安嘱咐着什么、又是拉手臂又是拍肩膀时,我几乎什么也没听见,只是沉默不语地站在一边。冷冽的空气好像渗进体内更深的地方,使我的整个身体都止不住地发抖,但同时我心里的炽热让我想在寒冷里独自走上一个小时。

他拉开车门时,我犹豫了一下,坐进副驾驶的座位。直到我们驶出酒店的大门,他才转过头开玩笑地问:“你坐车从来不绑安全带吗?”

“哦,忘了。”我低头慌乱地找到安全带,把它扣上。

“老家的人好像都不爱绑安全带。我发现每次我爸开车,我妈坐副驾驶座,她都不系安全带。”

“小地方的人,没有这种意识。”我说。

他“嗯”了声。

过一会儿,他突然问:“真的,你都好吧?”

“你是指……挺好的。其实离了婚以后一个人过还更好些。”

“我不是指这个。吃饭时你好像不怎么说话。我印象中你挺爽朗、挺爱说话的。”

“会吗?我们一起玩儿的时间那么少。我印象中你只喜欢和大超他们去打架。”我说。

他笑起来:“那时候很幼稚,老怕人家觉得我是个书呆子,就跑去打架,干一些傻事。”

“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想那时候的事,不知道你们谁还记得那天晚上在凯子家,就是停电那次……”

“当然记得,我们还爬到楼顶上。”他说。

“简直像做梦一样。那时候才十四五岁,转眼就老了。”

“什么老了,”他轻描淡写地反对,然后问我:“你觉得冷吗?我把暖风开大点儿吧?”他说完去调一个按钮。

“我不冷,就是刚才在停车场里感觉挺冷。”

“是吗?我觉得你在发抖。吃饭的时候包间里很闷热,你也裹得很严实,像只松鼠。”

“松鼠?”我问他。

“嗯,松鼠。美国有很多松鼠,颜色和你的毛衣一样。”他说着,转过头看着我笑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0:57: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知道他在拿我开玩笑,我也笑了。他的话让我轻松了一些。我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我们今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我对他说:“我生了场大病,差点儿死。不过现在都好了。我脖子上有伤疤,手上也长了好多斑。好多年不见了,我可不想吓着你。”

他听了以后没说话,脸变得很严肃。

“前面路口左转,就快到了。”我对他说。

“没想到。我只是觉得……这种事像是不会在你身上发生。”他说。

我有点儿费解地看看他,他没有看我,盯着前面空荡荡的路。大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路灯稀落,夜色里渗着寒意。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费解,又说:“以前觉得你特别直爽、开朗,我总感觉这种性格的人会过得很好。”

“也不算差。这不还好好地活着?”我故作轻松地说。

他转过头,又对我笑了一下,表情说不出是怜悯、安慰还是悲伤。

过后我们都不再说话,直到我看见那块熟悉的暗红色招牌。它的出现竟让我的心揪了一下,像在一片柔和的、让人伤感的寂静里,闹钟突然刺耳地响起来,提醒我们时间到!

“前面那个挂着‘雨润’牌子的地方停一下就行了。”我说。

他按照我的指点在店铺前面的路边停下车。商店当然早已经关了,广告牌上的荧光灯还亮着,一块斜斜的红光落进车里,落在我们腿上。

我打算下车时,他突然说:“你要是不急着睡,我请你吃夜宵吧。我刚才没吃多少东西,我感觉你也没吃什么。”

我惊愕地坐在座位上,但我很快猜到他为什么会临时有这么个提议。恐怕是因为在他心里,忽而出现了这么一个令他于心不忍的可怜形象:一个受了生活打击、病了老了的女人,在他面前想要拼命遮住自己的伤疤和色斑……

“我不急着睡,不过,你回家会不会太晚了?”我说。

“你不用担心我。我习惯晚睡。而且这些天闹时差,我两点之前也睡不着。要是吃点儿东西,再和你聊聊,还可以醒醒酒,对我来说更安全。”他说出一大堆理由,尽力把这提议说成是为自己考虑,说成是他需要我陪他,而不是他愿意陪陪我。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说。

“什么都行,只要是热的、好吃的东西。你知道有什么吃夜宵的地方吗?”他问。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这个时间餐馆肯定都关了。人民广场有宵夜,砂锅面、羊肉汤什么的,但要坐在外面……”

“都是我爱吃的,我也喜欢路边摊。”他似乎兴致很高地说,“不过,天这么冷,不能让你坐在外面受冻。再想想,有没有一个比较温暖的地方?”

于是,我们坐在车里想。

最后,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说:“不然到我家去吧?我昨天包的素饺子,鸡蛋、韭菜、粉条馅儿的……冻在冰箱里。我们煮点儿饺子吃?”

他好像想了一下,然后说:“要是方便的话……”

“没什么不方便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你别嫌乱就行。”

“那怎么会?”他笑着说。

他停好车,我们顺着商店旁边那条黑漆漆的小胡同走去我住的那栋楼。我心里激动不已,觉得这是我今天夜里做得最惊人也最正确的事。

“楼道里的感应灯坏了,先适应一下黑暗。”走进门洞时,我停下来对他说。

“还好,不是太黑,外面的路灯光照进来一点儿。你住几楼?”

“三楼。”我说。

我们一起上楼,我在前面带路。

“你现在眼睛好了?”他在后面问。

他这个不经意的问题一下子把我带回到很多年前那个夜晚、那个漆黑的楼道里。一切像是扑面而来,我不得不停一下,像是要听清楚某些回声,或是留住那些涌上心头的东西。

“我做了近视眼矫正手术。而且这是我天天走的楼梯,瞎摸着也能摸上去。”我说,说完又继续往前走去。

我们俩走进我的两室一厅小居室。他夸奖说它是个“干净、舒适的小窝”。我让他坐在客厅里喝茶,我去厨房煮饺子。但他很快跟进厨房里,说他待在这儿至少可以陪我聊聊天、发挥一点儿作用。和他一起待在这个狭小拥挤、不足十平米的厨房里,我突然有点儿紧张。我担心会发生什么,并不是说我觉得小安对我有任何企图,而是过去经历的一些事让我明白很多事并非在有“企图”或“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它就是会发生,出于男人的本性,由于碰巧在那样暧昧的时间点、那样的空间……一个念头闪过:如果它发生,如果我喜欢、崇拜的男人想和我亲热,那难道不正是我想要的?但我立即确定并不是这样,因为它既不是我现在想要的,也肯定不会是他在任何清醒理智的时候想要的,最后反倒有把过去我们(至少是我)珍视的东西毁坏的危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不过,那只“忧虑”之手很快放开了我,就像一场预料中的雨并没有来临,黑云飘走了,雷声隐退了,天空又明朗起来。他站在一个相宜的距离之外和我说话,看起来没有任何企图,亲切而又无忧无虑。这距离既不会让我觉得他试图避开我,也不让人感觉太亲热。

就在我打开冰箱取出冻在里面的水饺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无意识地把毛衣袖子高高卷起来,我那双因为长期服药而长满斑点的、肿胀的手暴露无遗。我确定他已经看到了,我感觉到他的目光在我的手上停留了一下,但当我朝他看过去时,他已经把目光移开了,看着锅里将要沸腾的水。我想,再试图掩盖就太蠢了。我镇定地往锅里拨拉着饺子,而这时他又把目光转去别处了。

“你吃几个?”我问他。

“二十五个。”他准确地说。

“看来你真没吃饱。”

“小地方的所谓高档酒店里的东西一般都是最难吃的。”

我听了没说话,它多多少少也伤害到了我这个小地方人的自尊心。

“看见了吧?因为吃药,手上长了很多斑,像老年斑一样难看。”我说着,故意晃了晃我的手。

“没什么啊……就像小雀斑一样。雀斑也挺可爱的,我觉得一点儿也不影响。”他扫了一眼我的手,淡淡地说。

“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目光独到就好了。”我笑着说。

饺子煮好了,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沙发前面有个茶几,就是我吃饭的地方。

“委屈你了。我没有餐桌,一个人吃饭不需要餐桌。”我对他说。

“一点儿也不委屈,这是我这几天吃得最好的一顿饭。”他冲我笑了下。

“我不信。你好不容易回来,肯定天天吃大餐。”

“没错,我想在家吃顿家常便饭都不行,每天吃的都是我们今晚吃的那种食物,其实我一点儿也没胃口了。”

“大家也是为了表达心意。”我说。

“我明白。所以,大家都不问我想吃什么,只管点最贵的。”

“不过,今天大家真的特别高兴。”我说。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也特别高兴,有点儿激动。”他说。接着又兴冲冲地补充道:“尤其最后还能吃上这么好吃的饺子。我很少吃素饺子,没想到素饺子也这么好吃。”

他看起来吃得很香。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对我说:“你真不必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你是个特别好的人,要有自信。”

他语气里的某种东西让我觉得他很天真,天真得有点儿置身事外或者说不接地气。

我叹口气说:“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说起来容易,你不知道在这个小地方,一个离婚的女人要经受什么,大家看你的目光都不一样。有的男人半夜喝醉了会来敲你的门、在楼下喊叫……你就算什么都不做,名声也坏了。”

他专注地听着,听完温和地说:“多少能想象……所以,你想再婚吗?”

“再婚?啊,我只是告诉你一个离婚女人的真实处境。谁会要我这个病篓子、药筐子啊?”我说着笑出声来。

他没有立即接话,过了一会儿才说:“难道你认为所有男人都一样吗?也许总有个人能看到……”

“没有人像你想得那么简单,”我轻声打断他说,“你已经不了解这里的人了,我了解。”

“或许吧。”他低下头说。

这时,他的手机在我们面前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告诉我说他们在微信群里发信问他到家了没有。

“你怎么说的?”他回信的时候我问他,心想他一定会撒谎。

他有点儿顽皮地看了我一眼,说:“什么怎么说,当然直说。我说我正在你家吃饺子呢,让他们羡慕去吧。”他说完,对着盘里剩下的几个饺子拍了张照片。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心里很感激。而且我想到,至少这一次,徐丽会羡慕我。

他吃完了他的二十五个饺子。我问他:“吃饱了吗?我再去煮一些?”

“不用,吃得真舒服。”他说着,看了一眼手表,站起身把盘子送去厨房。

“我来。”我说着,跟进厨房,接过他手里的盘子,放进水槽里。

“我看我得走了,你也该休息了。”他说。

“你确定你酒醒了吗?能开车?”我问他。

“好多了。谢谢你。”他说。

他坚持不让我下楼送他,我们就在门口告别。从虚掩的门缝里透过的一条灯光朦胧地照亮了门前一小块地方和往下去的半截楼梯。整栋楼里静寂无声,我们压低声音说着告别的话。说完了,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朝我伸出一只手。我惊异地看见他眼睛里的笑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伸出我的右手,他握住了它。他的手干燥、温热。我的手冰冷、潮湿。然后他松开我的手,说“你赶快进屋去吧”就转身走了。很快,他消失在黑暗的楼梯拐角处。又过了不久,连他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5: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