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温暖的地方

您是本帖的第 8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温暖的地方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温暖的地方

我恍恍惚惚地走进屋,关上门。屋里比楼道里温暖多了。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还是有点儿无法相信这件事:小安来过这里,他刚刚和我坐在一起,就坐在这里。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打开那个微信群,把他发在群里的照片存下来。自他发了那张照片以后,再也没有人说什么。然后,我久久地盯着那只手——一只病人的手,我常常想要藏起来的手,手掌肿胀,手指微微变形,皮肤暗沉、长着褐色的斑块。现在它完全地伸展开,看起来似乎也没那么难看。我把脸埋在手掌中,体会那一点儿残留的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一个温暖的东西里将要融化的感觉。他握了我的手,我知道那并不是随便的告别仪式。我又走进厨房,什么打算也没有,什么也不干,只是站在灶台的前面,看着水槽里的他用过的盘子、漆黑的窗外、对面早已熄灭了灯的黑沉沉的窗户……

我以为我会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但还是在各种不着边际的回忆、浮想中沉沉地睡着了。后半夜,或许已经是黎明四五点钟的时候,我醒了,因为做了一个很阴沉的梦。在梦里,我梦见小安死了,我并没看见他,而是从哪里听到了这个消息,然后我开始赶路,路上下着大雪……这只是梦,但我想到它其实包含着某个真实的东西,那就是,我再也不会见到他。我在黑暗中坐起来,刚醒时的惊惧消失了,除了那带有一丝绝望意味的凄凉感觉:我再也不会见到他。后来,我回想着正在过去的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事,它们像颠三倒四的电影画面在我的脑海里回放。在这个冬夜和那个夏夜之间,存在着一种奇特的关联和重叠。我想到小安身上那种温柔,它大约是与生俱来的。过去,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随意地使用它。现在,他的温柔更带有一种细致、谨慎的善意。在我住的这个闭塞、粗糙的小地方,最稀有的就是温柔,生活的面貌、人的遭遇,往往是温柔的反面。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来说,男人们总显得目标明确、粗音大嗓。他们给你发那些意味猥琐的挑逗短信、低级趣味的视频……他们也会对你殷勤,但那种殷勤显得不干不净、精打细算,只要你敢把无助的手伸给他们,他们接下来就会变得放肆、要求更多,但你真正想要的东西,他们一样也不会给你。小安问我是否想再婚时,我的回答大概会让他觉得粗暴、觉得我对男人充满偏见。其实,我当然想过再婚,但在我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我再也不想让自己的感情被可笑地滥用。那些事都不值得回忆,而且也确实没在我的回忆里留下什么,除了像橡皮擦擦去错字时抹不掉的一块淡淡的污迹。倒是他在这两个夜晚无意中给我的温柔善意,那在别人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也许最后会成了记忆里最好、最持久而稳固的东西。

设定三小时的空调早已停了,房间又变得阴冷。一个人睡,冬夜里总是双脚冰凉。这让我想起他问的那句话:有没有一个比较温暖的地方?我从枕头下面摸到遥控器,重新打开空调,又躺了一会儿,确定自己不可能再睡着了。我跳下床,打着冷战跑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隙。后来,我从窗帘的缝隙里看着外面的天色逐渐透出灰白,毫无来由地感到一点儿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爸,我妈到底是在哪家医院救护病人的?”

晓鸥生怕误了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特地将手机设置了闹钟。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晓鸥“腾”的一下子就从自己的书桌边站起,关掉闹钟,来到石建明的身边坐下,一边盯着电视新闻里那些医护人员救护病人的镜头,一边焦虑的问石建明。

石建明是知道妻子在哪家医院救护病人的,但他却没有对女儿如实相告。他怕说了之后,对女儿在各方面可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妻子临走之前就曾嘱咐过石建明,最好不要让女儿知道她在哪家医院,以免让女儿分心。

自从妻子陈英华随着援鄂医疗队开赴抗疫前线后,平时很少看电视的女儿,每到新闻联播时间里,都会第一时间坐到沙发上,特别关注着有关武汉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方面的报道。

女儿已经长大懂事了,知道担心母亲了。石建明的心里在牵挂着妻子的同时,对女儿的成长也有了许多欣慰。

石建明强笑着对女儿道:“你妈是专家级的医生,那么多病人在等着救治,她哪有时间出镜啊。”

在援鄂医疗队进驻当地医院的初期,大量疑似病例亟需确诊,治疗。不单单是陈英华没有时间接受新闻记者的采访,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新闻记者们在无奈之下,只好用手里的摄像机,记录下医护人员们忙碌的身影。陈英华是呼吸内科方面的专家,虽然在电视上一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但石建明知道,她一定是在传染性最严重的危重病房里。

晓鸥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奔赴到湖北抗击新冠病毒的第一线,但并不知道母亲具体在哪家医院,在什么战位上。石建明知道,却不能告诉孩子,对一个正处于青春期成长的孩子,身为父亲,石建明不能给她那么大的压力。危重病房里,随时都会直面生与死的考验,此次新冠状病毒的传染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09: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石建明与妻子都是转业军人,妻子在部队医院里就已经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因为随着石建明一起转业回到山东老家,她现在部队上应该可以享受副师级待遇了。石建明和妻子曾经聊过这样的话题,对于这个副师级待遇,她倒不是非常的看重,她看中的是那身象征着责任、荣誉和担当的军装。因为石建明的转业,她不得不也提出了转业申请。

石建明转业,是因为军队的改革需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石建明曾经对自己带的兵讲过N次,有多少留恋部队不想走的老兵,都被自己做通了思想工作,难道现在轮到自己的头上了,还真的需要上级领导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吗?石建明觉得那样的话,自己的脸都不知往哪里搁了。自己纵然对部队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但在军令面前,石建明无条件服从!

但妻子的转业,却和石建明完全不一样,石建明是被动转业,妻子则是主动提出转业申请,而这个主动提出,却是和石建明有脱不开的关系。而且她也是在经过再三考虑之后,才下了决定的。因为她的转业决定,对自己的前途影响太大,至少马上开始的职称评定都会有直接的影响,人都要转业走了,职称评定还能像以往那样顺利评上吗?(事实上最后的结果确实如此)。尽管专业职称的高低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影响,但为了家庭和孩子,陈英华还是向组织提出了转业申请。

妻子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但说起话来柔柔的,很有一副江南女子的模样,但妻子的行事风格与她的说话腔调却大相径庭,真的比石建明这个山东汉子还爷们。

当初石建明和当初还是少女的陈英华,在军校里偷偷谈恋爱的时候,石建明曾经问过陈英华,高考的时候为什么报考军校?是军人世家的缘故?还是其它方面的原因?结果陈英华的回答真是让石建明甘拜下风。陈英华说,军装的英姿飒爽是她心中的向往,何况军营是铸造英雄的地方,在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英雄的梦,所以她选择了军校。她即便是选择了军校,但在这个与其它国家为善的国度里,她的那个英雄梦注定要很遥远,但好在已经有了一个开始,只要穿上这身军装,就一定有机会,何况英雄并非一定是在战场上诞生。

石建明记得自己当时说,我可以做你心中的那个英雄吗?她摇摇头,说,你只是我的白马王子。现在回想起来,石建明觉得自己当时不仅仅是傻,还很肤浅。但好在自己还是拥有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有着英雄梦的姑娘。

或许是石建明的政工干部气质,不符合她心中的英雄形象。石建明曾经托战友打听,特种部队有没有到咱们这里选人的消息,结果却是杳无音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0: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石建明尽管没有那种英雄气质,但最终却依然抱得美人归。知道的战友都说,你小子,也就是靠着你写的那几首糊弄人的朦胧诗,蒙骗了一个单纯的少女吧。石建明想想还真是,妻子除了精通业务外,对其他的外界事物还真的不太热心,就连女儿的日常起居和学习辅导,也是石建明用心的多。

转眼之间,到了2003年春天,正是“非典”肆虐的季节,她曾经有一段时间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凸起的肚子喃喃道:“孩子,你来得真不是时候,你影响妈妈上战场了啊。妈妈穿上这身军装,就是盼着有朝一日能够上战场,与我心中的英雄有共同战斗的机会。你现在让我怎么上战场啊?”听到妻子的这番话,石建明才明白,妻子当初说的那个英雄梦是真的。石建明想起一句话,一个人有了伟大的梦想,就会有不平凡的人生。而今看,妻子的人生注定了要比自己精彩。因为自己的梦和妻子的梦迥异不同,自己的梦是文学梦。这一点妻子也是早就知道的。石建明与妻子虽然是同床异梦,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夫妻感情,从陈英华主动申请转业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爱情是很牢固的。

1月24日,是2020年春节的除夕,往年此时,大家都开始在家忙活年夜饭了。而之前几天,妻子所在医院接连开会,石建明的单位也在传达着上级最新的通报。在武汉发现的新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而且该病毒已经在不设防的人群中爆发开来。综合妻子所在医院的异常动作,石建明敏锐的感觉到,一场影响华夏甚至世界的大事件可能就要发生了。

除夕上午十点左右,石建明的手机接到了妻子发来的一条微信消息:老公你好,对不起,事先没有和你商量,援鄂医疗队日前我已经报名,目前已确定有我。下午三点出发乘高铁到省城集合,夜里乘飞机赶赴武汉。我们曾经都是军人,即便是脱下了军装还有一颗军魂。做为一名医生,有疫情的地方就是我的战场。错过了2003抗击非典,我不能再错过这次抗击新冠状病毒。好好照顾女儿,我相信你能和女儿解释好的,谢谢你老公,我爱你。

看完妻子发来的消息,石建明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学医,自以为是的去写些连自己过后都蒙圈的朦胧诗,到现在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也没有闯出自己的道路,纵观当代文学界,90后作者都已经崭露头角,可叹自己这个老文学青年依然在艰难跋涉。那些网络文学大神级的作者更是年轻的不像话,而他们的长篇作品,动辄更是以千万字计算。而自己在报社里面,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走班了,只是偶尔写几篇应景式的评论性文章。自己想想,都觉得是在荒废光阴,还不如自己的媳妇,这些年过去,不仅仅高级职称评上了,专业水平在省里都是有知名度的。如果自己当初也是学医的话,自己就可以参加援鄂医疗队了,而不用担心妻子此行的安危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0: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石建明知道,此次的新冠状病毒传染性非常强,自己必须得见妻子一面,为妻子送行。

石建明对正在学习的女儿说道:“晓鸥,跟爸爸去你妈的医院,你妈参加援鄂医疗队了,下午就出发。”

“啊?妈妈参加医疗队了?危险不?”女儿吃惊道。

“嗯。是传染病都会有危险,”女儿这段时间对新闻里的报道也略知一二。石建明知道瞒不过女儿,便点点头道,“不过你妈是专家,知道如何应对。”

“那我给我妈准备点物品带上。”

虽然妻子说过所有队员携带的物品,包括个人使用物品,一律由医院提供,但医院里提供的物品肯定都是统一购买的,石建明知道,妻子使用的私人物品还是很讲究的,他对女儿点点头:“你去准备吧。你手机里有钱吗,没钱我转给你。”

“有钱,上次你给我发的红包还没花呢。”

石建明很欣慰的看着女儿推门出去,他也赶紧开始准备中午饭了。

父女俩人简单地吃了点午饭,石建明看着女儿晓鸥拿上给妈妈准备的私人物品,便一起下楼驾车向妻子的工作单位——市人民医院驶去。

虽然距离援鄂医疗队出发的时间还早,但在候车区域里已经散散乱乱的站着不少人。虽然本市还没有疫情出现,但人们还是很自觉地都带上了口罩。

晓鸥眼尖,隔着很远就看到了妈妈,忙拉着石建明的手道:“爸爸,妈妈在那儿呢,她正在看着我们。”

陈英华心里虽然很平静,但她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在出发前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毕竟要去的地方还是充满了许多未知的危险。

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丈夫和女儿,特别是女儿悄悄告诉自己,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自己喜欢的品牌时,石建明从妻子眼神里看到了欣慰的笑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石建明上前抱了抱妻子,小声道:“工作的事情不用我们多说,我只想说一点,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我和晓鸥还有爸妈在家等你!”

晓鸥站在妈妈跟前,比妈妈还高出许多。

陈英华看着眼前秀气的女儿,心里感叹着,仿佛只是眨眼的功夫,女儿都成大姑娘了,现在比自己都高了。如果没有这场疫情的突然爆袭,如果自己不值班的话,现在应该是在家里看着老公在置办年夜饭,自己的女儿正在学习,或者是陪自己看看电视聊聊天啥的,谁能想到,今年的大年三十竟然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度过,而这只是一种开始。陈英华通过有关疫情通报,已经预料到今年的春节期间,整个华夏大地恐怕也将会是一种别样的方式过春节了。统拜年习俗,第一次生生被疫情掐断,第一次彻底被手机替代。也幸亏科技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如果没有如今的科技水平,人们如何能安心的宅在家里?很多事情简直都是不可想象的。

陈英华看着女儿水汪汪的眼睛,赶紧安慰道:“晓鸥,妈妈知道你是一个优秀懂事的孩子,妈妈身为医生,就有医生的责任,妈妈会保护好自己的。你和爸爸在家,也要保护好自己,没有要紧事尽量不要出去。”

“嗯,我记住了,没事就在家学习,或者看书,不往外跑。”

晓鸥搂着妈妈,妈妈握着晓鸥的手,母女俩说着悄悄话。

“建明,待会回去的时候,你顺路去超市多买点好放的蔬菜,没事尽量少出去。”

石建明一一答应着。

陈英华知道自己只能说说而已。疫情一旦真的严重起来,估计体制内的人员首先就会行动起来的。

出发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石建明看着妻子和其他队员向送他们去动车站的大巴走去,女儿晓鸥挥着手大声喊道:“妈妈,保重自己,我们等你回来。”

而其他前来送行的家人中也有人在喊着什么,也有人在哭泣着喊着。直到载着他们亲人的大巴离去,他们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自从妻子奔赴武汉以后,女儿晓鸥每天的作息时间还是比较固定,唯一变化的就是,女儿成为《新闻联播》的粉丝了,这可是晓鸥最大的变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1: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81[查看]
积分:53074
注册:2018年1月2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石建明在妻子走后,本以为可以陪着女儿在家里度过春节假期,可不成想,所有的计划都不如变化快。就在援鄂医疗队前脚刚走,市政府就在全市发布通告,一位出差去外地人员回来后出现发烧咳嗽症状,目前虽然还未确诊,但疑似症状已经出现。也就是说,全市新冠病毒防疫战马上就会被提上日程。这个春节看来是真的不消停了。

一天后,本市的疑似症状患者已经确诊。石建明知道,这意味着本地的疫情防控将更加严峻了。

石建明所在的城市虽然没有如武汉那般彻底封城,但在全市范围内也开始设置疫情防控检查站,从高速公路出入口,到各街道社区全部建立疫情防控检查站,各级政府公职人员全部停止春节假期,下沉到各个疫情防控检查站,严格控制本地人员的外出,严密防守外地人员的到来。

由于单位的特殊性质,石建明和同事们倒没有到各个疫情防控检查站进行防疫工作,但也停止了春节的假期,每天到单位及时了解疫情防控的最新进展,还有一些内部消息,晚上就有时间在家里陪女儿了。

石建明原本以为,这次对于新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和2003年时的“非典”疫情相仿,等级不会太高。可没料到,短短几天之后,疫情就像是星星之火一样,在全国各地急速蔓延开来。这次的疫情蔓延速度如此之快,让石建明一下子想起,2003年与2020年的巨大不同之处,首先就是高铁时代的来临,2003年时,高铁还未开始建设,而十七年之后的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高铁时代。而高铁的速度,一下子将千里之遥真正的变为天涯若比邻,而这样的速度同样不分好坏的将效率同步提高,而这也正是新冠病毒疫情传播明显高于“非典”疫情的重要因素之一。想到这一点,石建明不禁摇头苦笑。任何事物果然都是有着其两面性,人类在不断发展前进的道路上需要完善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晓鸥对母亲的熟悉那是不用说的,她能在800米之外的人群里,凭借着印在心里的母亲形象,一眼就能准确地辨认出自己的妈妈。可是在电视新闻里,晓鸥看到武汉各家医院的那些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晓鸥彻底辨认不出里面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母亲了。连身的肥大臃肿的防护服把一个人本来的体型从根本上改变,让晓鸥如何再依据原有的感觉去寻找母亲的身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8:00

 7   7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