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送战友

您是本帖的第 10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送战友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转帖]送战友

好在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互相把名字写在了身前或者背后,这让晓鸥又有了找到母亲的希望。然而,失望还是紧跟着而来。凡是有关医院医护人员的节目,晓鸥都搜索着看,希望自己能看到“陈英华”这个名字,哪怕是重名的也好。但是晓鸥都关注一个多星期了,却连一闪而过的镜头都没有。晓鸥又想从微信里寻找母亲的消息,结果有关母亲的消息一点都没有,问爸爸,爸爸也说不清楚,妈妈到底在哪儿救助病人的?她现在究竟怎样了?手机新闻里不断有医院院长,教授级别的人物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消息,让原本心有牵挂的晓鸥更加心急如焚。

好在晓鸥也是在军营里成长的,虽然是女孩,但童年军营里耳濡目染的记忆,骨子里父母军魂的遗传,再加上平时的阅读也足够广泛,在心理上有一定的自我调剂能力。尽管如此,石建明还是从女儿的神态上感觉出了一些不同。随着女儿不断地追问她母亲在武汉工作的医院,石建明知道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了。究竟是母女连心啊。

这一日深夜,石建明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敲着键盘,一行行文字出现在屏幕上。突然,从女儿的房间里传来晓鸥带着哭腔的喊声:“妈妈,您在哪啊?我怎么找不到您,也看不到您的身影啊。”

石建明起身来到女儿的房门口,轻轻地唤了几声“晓鸥、晓鸥”。却没有听到女儿的回应,细听之下,房间内又传来女儿平稳的呼吸声。唉,看来女儿是做梦想母亲了。

石建明叹了口气,原本想,不让女儿知道她母亲具体的援鄂地点是想保护她,不让她对母亲工作的危险环境产生担心的压力。却不想事与愿违,好心竟让女儿平白增添了许多担忧。石建明细细梳理了一遍,才忽然发现,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已经长大了,懂事了,自己和妻子之前想以瞒着女儿真实情况的决定,似乎对长大懂事的女儿来说有点不公平,也没有意义了,石建明决定告诉女儿她母亲如今战斗的地方。石建明之所以用上战斗这个词语,是因为在如此肆虐蔓延的病毒面前,人类面对的就是一场病毒战争,而医护人员直面的就是一场病毒传染力极强,却又防不胜防的惊心动魄地战役。

听着父亲的讲述,晓鸥心里既紧张又激动,自己的母亲竟然真的是战斗在抗疫新冠病毒的第一线,怪不得自己在电视上找不到母亲的身影,原来母亲是在那样一个危险的地方。晓鸥心里不禁又为母亲的安危牵挂起来。

这时晓鸥的心里,忽然想起同学曾经发给她的一个微信视频,是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妹妹演唱的歌曲《送战友》,小妹妹深沉深情的演唱,当时还让晓鸥有些不解,她怎么会将一首军旅歌曲演绎成如此。此时晓鸥拿起手机,从微信收藏里面找出这段视频播放起来,听着听着,晓鸥发现爸爸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而晓鸥自己竟没有感觉到,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董咏根本不是在槐荫树下遇见的这个女人,而是在我们深圳的六合街。董咏所遇之人也绝非人们想像中的那种花痴女,她只是一名职业女性,名字叫周仙桥。平时我们文化站里的人多数随着站长喊她为小周,如小周麻烦你把垃圾倒掉,小周我有个快递你帮忙取了。周仙桥听了则会面带笑容地说,好的,好的。与此不同的是,电影公司的一个叫老文的家伙却称呼周仙桥为周老师。

有次她端着午饭回办公室,经过二楼时,遇见了吃饱喝足伏在阳台栏杆上的老文。这一刻的老文眯着一对看不到仁的近视眼对着台阶上的周仙桥说,你不该舍下那么好的条件来我们六合,我敢断言,这条街根本不配有你。

周仙桥听见空中飘来的这一句,差点把手里装着白米饭、梅菜五花肉、半块咸鱼的搪瓷盆跌落在地。在此之前她正全神贯注地大脑空白。这是她喜欢的一种状态,原因是前些年,在各城市间穿梭累了,再也不愿意装事,只想过一种纯朴的生活,像六合人那样。此刻,周仙桥站稳了脚跟,望向不远处的老文,发现对方也正盯着她看,只是对方像看个孩子那样,软绵慈祥没有欲望。洗尽铅华,隐居六合,下半生重新过回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这是周仙桥的理想,却被老文一眼看穿。

矮个子老文的工作是新安影剧院的放映员,他的上班时间全部在晚上,白天除了吃饭,其余时间都用于睡觉,所以大楼里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老文的皮肤白得瘆人。这样的脸配上这样的笑,让很多人不敢与老文对视,而文化站的李鹏程对这种来历不明的笑容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因为老文有次叼着牙签望着李鹏程的背影说此人早晚进去,刑期不会少于五年。当然,很多人撇了嘴说不信,没可能啊,这种单位除了门锁值几块钱,连桌子椅子都是烂的,真没东西好贪。

老文对周仙桥说的那些话初听起来像表扬,其实是泼冷水。周仙桥听了,不仅后背发冷,更感到人生无望,她害怕最后连这个希望也破灭了。要知道她小小年纪凭着独特的嗓音进了剧团,收获无数鲜花掌声奖励,享了太多世间的繁华,这样的日子终于被她厌倦,周仙桥希望改变自己,去过一种平凡亦平静,没人打扰的生活。这是她从大城市来到我们六合的原因。

老文喜欢盯着别人的印堂看,然后微笑或是叹气。周仙桥当然也被盯过,她生怕这个老文对自己产生什么想法,除了老文的眼神,周仙桥更害怕老文那双手。因为老文还是一个画家,新安影剧院门前的广告是他的作品。他经常把自己喜欢的女人画出来,可是你又不能对他怎么样,因为他会慢悠悠地问对方,这是你吗?你认为自己是明星吗?这样一来,本分的女人不好意思再往下说,开始结结巴巴,语焉不详,不再敢看老文。湖滨路上倒是有几个风骚的女人,她们每天描眉画眼洒香水,故意在他眼前一次次飘过,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进入老文的法眼,被他画出来,然后升到半空,供人欣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19: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周仙桥有恐高症,她怕老文把自己的照片放置高处,于是她特意把两侧的头发垂下,希望老文看不到,或者记不起她的相貌。可是,这样不仅没有阻挡到老文,反而令他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人还在远处,便开始连连点头道,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种发型非常适合你的身份。

切!还身份,什么意思,难道她将来可以当歌唱家吗?听到老文称呼周仙桥为老师并且提到了玄妙的身份问题,伏在三楼阳台栏杆上的两个女同志气得发抖并渗出冷笑,她们同时转回头,眼睛掠过几间办公室的门,故意发出尖锐的声音,什么玩意,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们唱了一辈子都还没名没分,而她一个新调过来的竟然还成了老师,真是可笑至极!

六合文化站多是些从波罗、五花、南雄、海康剧团退役下的演员,演出的时候,趁机留在了深圳,并进了文化站,结婚生子上班,日子过得自由自在。他们有的做了会计,有的当了出纳,当然,每个人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艺术指导,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全部上阵,在广场上面组织人猜猜灯谜,或是搭个临时小台子,上去唱些《帝女花》《分飞燕》《十五的月亮》之类的粤曲和经典老歌。

做会计的故意挑起话头,你不是讨厌这条女吗?她想好了,下午咩都不做,专门聊此话题,直到出了这口恶气为止。

做出纳的顿了下,气呼呼地问,是呀那又怎样,不可以吗?

做会计的说,别忘了,你办公室的地可是她拖的,午餐也是她帮你打上来,除非以后你不用她。

做出纳的不解,那又怎样,我还记得你讲过她的那些八卦。

做会计的听了,马上缓和说怎么会呢,不是讲好了吗,我们要团结一致让她明白,她那把声不算什么,骗鬼可以,哄我们不行,那是一种连老鼠都会发出的叫声,再讨好我们也没有用,看见她的笑我就想呕。

李鹏程这时走了过来,显然他只听到了这一句,却忍不住停下脚,伸出食指分别点着两个女人说,那女人就是个癫婆,请记住,你们谁都不要再理她,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没趣而早早地离开。他说的当然是周仙桥。眼下他是被激怒了,因为领导没有按资排辈便调来一个新同志,参加八月半的演出活动,使得周仙桥在舞台上出了风头。这样一来,便打乱了原来的秩序。

听他这么讲,两个女人顿时浑身舒畅,扑哧一声捂着嘴笑出了声,原来苦闷的不只自己。其中的一位用兰花指在李鹏程的肩头轻轻地点了下,带着热度和淘气的手指意味深长。女人嗲嗲地说,谁想理她呀,是气她把我们站的脸都丢尽了,想起来便会难过。

“难过屁呀,她那把声就像个老鼠成精。”其中一个故意模仿着周仙桥的声音夸张地尖叫了两声,然后两个人互拱肩膀,弯了身子笑成一团。此刻她们和解了,虽然不久前,两个人曾经大打出手过。

李鹏程倒也不笑,已经失眠多日的他神情严肃,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绷着脸说那叫硕鼠知道不,你们两个应该好好学习下古文。

两个女人急着点头说对啊对啊。见俩人这样顺着自己,李鹏程沉思了片刻道,划清界限是必须的,你想想她唱的那都是咩嘢鬼哭儿狼叫。讲完,李鹏程拎着茶杯昂首挺胸去了茶水间。中国士大夫是他最推崇的一种形象。年轻的时候他在采茶剧团做过演员,到了深圳之后,竟然只能辅导声乐,可惜总是招不到学员,他这辈子的理想就是当站长,可是一直排不上他。所以两个女同志如果单独见到他,都会嗲嗲地叫他一声李站。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2: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听到这句,李鹏程的心里已然乐开了花,可脸上却故意绷紧,低声道,不好给外人听到啦,反正我没所谓,不提拔我损失的又不是我本人。

听话的女人脸配合着声调道,唉,是啊是啊,一帮有眼无珠的家伙。

话说周仙桥是在三月份来到的六合街,这个时候天气仍有些清冷,周仙桥还没有搞清楚该穿什么衣服。看见窗外天空下起了小雨,她便会裹紧了被子想再多睡一会,可是楼里已经热闹起来,排练室有人练声了。从小到大,周仙桥只要唱歌,便会受到关注,也因此获得了许多机会,有个专家说过她是老天爷赏饭的那种人。六合人并不知道,除了睡觉,其他时间,周仙桥都会努力控制这种所谓的天赋,而只是需要它保证自己有份工作即可。因为她受够了那种大红大紫的名人生活,尤其是年过三十岁的时候。甚至她对自己的声音感到恐惧,她越发担心暴露出这些与众不同的特点,而失去了平静的生活。所以只要不是必须的排练和演出,她会尽量选择留在室内,不与任何人打交道。每次听到有人提到唱歌或者唱戏这类词,她会深感不安,甚至生出焦虑,怕对方再问些什么,似乎她怀揣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见到有人与她打招呼,她只会嗯一声,然后迅速躲回房间,把各家在走廊里炒菜的声音全部隔在了外面。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周仙桥一度想要放弃这样的声音,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难找,她都想离开这种单位,让这个声音永远不被人发现。她曾经跟在别人后面学习了很久,可最终还是见效不大。试过了喝酒、熬夜、吃辣椒等方式也都不行,这种特别的声音如同她身上的脂肪一样,黏着她,令她欲罢不能。用她老师的话说,你是天然的美声,几百年才出半个,所以你不要自轻自贱,一定要加倍爱惜。听多了老师的话,周仙桥开始逆反,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嗓子,还用你们管啊。

每年的两次晚会,是六合人非常期待的。他们愿意看见文化站那些高矮肥瘦子们在台上表演,这种亲近感让他们感到安全,踏实,他们没有愿望去看北京上海等地剧团的演出,更不会进到市区去浪费时间。而作为站里的新人周仙桥自然也需要登台,不然她凭什么拿全额工资,凭什么把文化站作为自己的落脚点呢?虽然周仙桥并不缺钱,可是她也不能表现得太特殊吧。最初有人不服气,找到导演说不许她上,周仙桥听到了像是没长心一样,点头表示愿意。可是没过多久又被找了回来,说凭什么她搞特殊化啊,是不是五音不全啊。

周仙桥不过唱了一首旧歌,只是那忧伤的旋律让她想起了往事。一曲唱完观众竟然安静得像是沉睡过去,无半点声响。她的确怠慢了,也似乎忘掉了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听。此刻周仙桥被这种局面吓坏了,正想着应该鞠躬谢幕还是什么也不做就快速离开之际,她听见了狂风暴雨般的掌声。随后有几个观众竟然从后排跑到前面,并爬上舞台,大声喊着周仙桥的名字。

接下来观众开始热闹了,有个人说周仙桥的歌,特别符合自己此刻的心情,唱出了她的心事。另一个人想夸周仙桥的声音却找不到词,只好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她唱歌,我这里都是满满的,她指着自己的胸部说。跳舞的女人听了这话很不高兴,什么意思啊,你完全可以直接说她唱得不好,何必搞得这么色情,让别人看你的乳房。这个人急着辩解,不,不,是唱得太好,像是钻到了我的心里,我听了几句便想大哭,她到底用了什么功夫。

演出还没有结束,文化站的人便气得快要发疯,大骂我们奋斗了那么多年,黑发熬成了白发,这个怪物突然杀将过来,什么意思啊,想破坏我们六合街的生态吗,要砸我们站的牌子吗?她的嘴里到底藏了什么设备,分明是特技和杂耍,这无疑是一场骗局啊骗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3: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周仙桥那种声音到底意味着什么,真是令人恐慌,心神不定,难道不是特技吗?六合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却又不敢随便打听,否则会暴露出自己的无知。要知道在这个地方从来还没有出现过这类人,这种声音,谁也搞不懂周仙桥的出现到底会为六合街带来什么样的运气。每次有了她的节目,就会见到六合人手上拿着活计,有的甚至前一分钟还在修着鞋,有的拎着车胎便走出了店铺走进剧场。显然,周仙桥一夜之间成了传奇人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不小的骚动,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听到周仙桥的名字,便会立马丢下手里的工作,跑到大厅,他们并没有与周仙桥说话,只是远远地看着她。

这样一来,周仙桥的正常生活便受到了影响,她来六合的目的是嫁人,可眼下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本来也有那么一两个人,怀揣着好奇心,试探过虚实,可听了周仙桥的声音,还是动摇了犹豫了,他们无法判定凶吉。倒是有个家伙是真心的,可是他早已经有了老婆,他表态如果周仙桥不在乎,他多一个女朋友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有大把钱,需要各种女人的追随,越有特点越好,只是有个前提,那就是他需要周仙桥把自己的经历讲个清清楚楚,免得将来与他的老婆和孩子争夺家产。还有些开店铺的六合人,他们街上见了周仙桥便会故意壮着胆子挑逗或是调戏,比如创造机会邂逅周仙桥,在宽敞的走廊里,故意装作要摔倒,伺机在周仙桥的身上蹭那么一下,只是希望听到周仙桥开口骂他们,他们想听到那种与六合人不同的声音。这样一来,周仙桥拍拖之事似乎变得越发艰难,原本对她有意思的一两个男性不敢再联系她,甚至忙着给自己找台阶,高攀不起你呀,你是六合街的名人,大歌唱家啊。倒是有个不酸的,他笑嘻嘻地说,听说是被哪个男人的老婆发现了,才跑到六合对吗?不然怎么会从省城那种地方调过来,做这种事怎么不小心呢,如果是我肯定不会,以后还是我教你吧。

周仙桥就这样被人看来看去,也没什么人真正想要找她谈一次正式的恋爱。有人说,对啊,谁愿意找个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呢,如同找了个怪物回家,除非是脑子坏掉了。

又有人说,到底谁坏掉了还真的难说,我昨天还见她去了蛇口,打雷下雨也不怕,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答,那算什么,有一次我跟在她的身后,亲眼看见她蹲在地上和蚂蚁说话。

就这样,周仙桥被拖到了三十二岁。小镇上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他们太想看到这个女人会发生什么事了,除了一把怪声,还会不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惊喜。六合的生活太闷了,他们迫切需要看到一些关于周仙桥的事情。

周仙桥最大的爱好便是散步,这不仅有效地避免了与人交流,更躲开了那些人对她的围追堵截,尤其是下雨天,这样的时候,更没有什么人在街上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3:00
西部张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961[查看]
积分:45572
注册:2016年9月13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西部张元

发贴心情

话说这天的黄昏,天空本来好好的,突然下起了细雨,快晴之际,天上已经悬起一轮明月了,悄无声息挂上去的,正认真地打量着每个六合人。周仙桥似乎不知道雨已经停了,她仍旧带着耳机,在路上慢慢地走着。耳机里面是那低沉的音乐,这音乐特别符合她的心境。走到邮局的时候,周仙桥突然想进去看看那些邮票,各种各样的动物中,周仙桥最喜欢的是那张2009年的猴票,那熟悉的面孔仿佛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相识。

也就是这次,她认识了工作不到一周,连六合街都没有出去过的董咏。他说自己刚从外地调到六合,请多关照。他翻动挂在自己脖子上面的蓝色的工牌给周仙桥看,并深深地鞠了一躬,像极了日本男人。

周仙桥惊出一身冷汗,可是她不敢说话,她担心自己的声音吓着了对方。说话时董咏指着办事大厅里的长椅,请周仙桥坐,然后说,你擦擦头上的水吧。说完,他歪着身子从裤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周仙桥。

董咏虽然相貌一般,尤其是有点驼背,腿也不是很直,两个肩膀有些前倾和摇晃,这使得他的衣服似乎后面少了一截。可是在那一天的傍晚,也是距离董咏下班前的半个小时,幽暗的室内,他比平时显得温和、好看,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多年以后,周仙桥还记得董咏对她笑的样子,这是她来到六合街上最美好的一天。董咏后来说是因为周仙桥告诉了对方自己单位的地址,董咏听说那里搞了一个很大的溜冰场,而他很想去看看,他听见同事说过这种活动,他们说,如果连溜冰都不会,是不像六合人的。那个时候广场舞还没有开始,几乎所有的社交都是从溜冰开始,哪怕站在场外观看,也算是参与了。

总结以往的教训,周仙桥并没有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份,而是故意随便,甚至有些轻贱地说,哎呀我们公司就是组织些猜谜活动。董咏问,这么有趣啊,要不要买票呢。他希望对方说出溜冰这个事情,然后有一个免费练习的机会。周仙桥见董咏还在看自己,便有些紧张,生怕对方有好奇心,然后来到站里,打探到她有那样的一种可怕的声音。如果知道了她的身份,她猜想董咏最终也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个个都是那样,周仙桥再过五十年也嫁不出去啊。想到这里,她迅速补充了一句,还会组织些画家、摄影师去外面看风景。

董咏瞪着一双不解的眼睛,又问了句,那要交钱吗?会不会花掉我几天的工资啊。周仙桥兴奋极了,对方脑子里只有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人正是她物色的对象。

周仙桥匆忙中留下电话,办事大厅正在向外清人,有一个瘦高的男人肩上悬着一扇电动铁门,室内开始暗下来。瘦高男人堵在门口,除了拦着想进来的人,还用手指着周仙桥和董咏问,喂,你们怎么回事?

出门之后的周仙桥按着原来的路线继续走,而这一次,她并没有走得很远,如果在过去,她将会绕着四区、五区、六区走上一大圈,直到把所有的苦闷都走掉,累成一堆烂泥,才回到宿舍。这样的一个周仙桥,半小时前认识了对她一无所知的董咏,便已经喜欢上了,她喜欢对方身上的这种无知。到了第二天一早,她便盼着快吃晚饭,这样就可以去散步,她希望自己再次见到董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3 11:24: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