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外公的腿

您是本帖的第 8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外公的腿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外公的腿

到汤圆快满月时,有天夜里,忽然打起了很响的雷,然后下起了滂沱大雨。雨停了,外公忽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他穿上衣服起身察看。我跟着起来,看到堂屋里的猫窝空了。

什么都没有。杧果不在,汤圆和榔头也不见了。

我大吃一惊。要知道,这近一个月,为了照顾小猫,杧果没怎么离开过窝。

外公说,唉,怪我,这窝离门口太近,打雷给惊着了。

我四周看了一看,找了又找,也有些着急,杧果去哪里了呢?

外公的目光,在堂屋的门上停住了。这木门上留了一处小布帘,是供杧果出入方便的。那布帘上,有个湿湿的爪印子。

外公于是带着我走出门去,看看地上,然后穿过了小院,最后来到了院子后头的储藏室。

外公推开了储藏室的门,打开了灯。

我四下里望,眼睛一亮,大声说,外公,杧果在这儿呢。

杧果卧在这个小房间的角落里。这房间平时很少人来,摆满了各种杂物。我们走过去,杧果先是戒备地猫低了身体,绷得紧紧的。待看到是我们,才扬起头,轻轻叫了一声。

我们看到杧果浑身都是雨水,湿透了,有些瑟瑟发抖。

汤圆和榔头也在。它们卧在外公摆在墙角博古架的一大摞宣纸上。这摞宣纸,中间被刨开了一个坑。汤圆和榔头卧在这坑里,身上堆满了纸屑。两只小猫,倒都是干蓬蓬的,睡得正香。外公叹一口气。我知道他是心疼这些宣纸。

杧果这时走过来,用头蹭一蹭外公的腿,蹭来蹭去,来来回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外公蹲下身,说,杧果,你怎么了。

杧果抬起头,一只眼睛里,闪着光芒。在暗淡的室内,像一颗绿宝石。它软软低叫一声。外公伸出手,里面是一只小鱼干。它不吃,只是伸出舌头,舔一舔外公的手心。

外公让我拿来一块毛巾,给它擦身上的雨水。它有些焦急地仰起头,望一望两只小猫的方向。

外公说,杧果一定是被雷惊到了,所以要冒雨把两只小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我说:“可是,两只小猫身上,怎么一滴雨都没有呢?”

外公说:“当妈妈的,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淋雨呢。”

我又问,它怎么知道储藏室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外公愣一愣,回答我,当年杧果生头胎,我给它准备了产褥子,它不要。自己跑去那个储藏室,把小猫给生下来了。那就是它心里最安全的地方。

杧果病了。不吃不喝,吃一点就吐出来。

它蜷在窝里,一动不动,我们望着它。它就眯着眼睛,虚弱地叫一声。两只小猫,拼命地想要爬向它。但是,只要一靠近,它就将身体挪开,驱赶它们。可是榔头似乎有些锲而不舍,甚至咬住了它的尾巴。它于是艰难地站起来,叼起这两只小猫,轻轻把它们放到了窝外面。

外公说,杧果知道自己不好了。

外婆说,这怎么办?

小姨开始哭,但很快她一抹眼泪,说,我出去找个人。

没等我们问,她就出门去了。

很快她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人。小姨低着头,介绍他,爸妈,这是李大志,我们的厂医。

这个叫李大志的青年人,看了小姨一眼,很礼貌地问外公外婆,病人在哪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未来的小姨父,就以这种方式,第一次登门。在此之前,小姨甚至对所有的家人,都没提过这个人。据说这时,他已经追求了我小姨一整年。

外公愣一愣,说,小同志,你跟我来。

李大志看到了杧果,有点惊奇。因为小姨跟他说的是,家里有“人”得了急症。他是很忐忑,因为这大晚上的,并没有去医院,而找上了他,必然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毕竟,他只是一个年轻的厂医,刚刚从学校毕业。

现在,他更忐忑了,因为他从来没有给动物看病的经验,实习时也没有过。相反,其实他有点怕猫。因为他的鼻子很敏感,他对所有带毛的动物,一向敬而远之。但此时,他唯有硬着头皮上了。

小姨对他表现出的犹豫,有点不耐烦,说,你到底会不会看啊?

他赶紧笑笑,说,没问题。

他一边打开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了压舌板,将手靠近杧果。杧果闻到了生人的气味,立即睁开眼睛,戒备地看了李大志一眼,喉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小姨问,你在干什么?

看……看看舌苔。李大志勇敢地把手又往前伸了伸。但是,杧果忽然咬住了压舌板,不肯松开。李大志脸憋得通红,使劲地想要抽出手来。但病中的杧果,仍然表现出了惊人的咬合力。

外公于是拍拍杧果的脑袋,说,杧果,要知好歹啊。这是李大夫,给你看病呢。

杧果真的就将嘴巴张开了。但是,它并不想让李大夫看它的舌苔,将头偏到了一边去。

李大志有点不知所措,就问外公,病……病人,之前有什么症状。

外公就对它说了。李大志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我给它听一听吧。

李大志从医疗箱里拿出了一个听诊器。他戴上了听筒,一面将那金属的听头,放在自己的手里攥着,攥了好一会儿。

小姨催促他,你怎么还不听哟。

李大志嚅嗫一下,说,就好了。有点凉,焐……焐一焐。

谁也没注意到,小姨的眼里,这时忽然闪过的一丝柔情。

接下来,就出现了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幕。外公抱着杧果,小姨把住它的腿,让它不要挣扎。李大夫将听诊器小心翼翼地在它肚皮上移动,神情严肃郑重。

过了一会儿,李大志将听诊器拿下来,说,嗯,肺部有杂音啊。应该是淋雨感冒了,轻度肺炎,也影响了肠胃。我给它开点药吧。

李大志认真地写着药方,一边说,这个,一天两次,要饭后吃,温水送服。

小姨说,啊,怎么给杧果温水送服?

李大志又闹了个大红脸。他说,对……对啊。怎么办?

外公忙出来打圆场,说,不碍事。我把药捣碎了,拌在猫饭里给它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暂且叫她狗娘吧!我知道这样称呼她很不合适,但我真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她第一次来我的小饭馆的时候,就让我感到很不舒服。那是个星期天的早上,大概九点多吧,我刚准备送女儿去舞蹈培训班上课,她站在饭馆门口问:“今天不卖饭吗?”我当时因为急着要送孩子顺便应了一声:“卖呀!早上没生意,我要去送孩子!”她接了我一句:“那我在里边等你吧!”我顺便嗯了一声,就拉着女儿准备走。刚出门就碰见一只大黄狗站在门口看着我,我一下子就有点不高兴了,我问她:“这狗是你带来的吧?”她似乎没注意到我不愉快的表情,很平淡地说:“大烟要下狗崽了,给它弄点好吃的补补!”

没错,大清早的,她来我的小饭馆要给她的狗买饭。我的惊讶不止是她要给狗买饭,而且居然听她叫她的狗大烟。“大烟”是狗的名字吗?她的表情似乎在告诉我她就是这小饭店的主人,说:“你送孩子去吧,它就在门口,不进去!”那只狗便乖乖地站在一边。我不由得打量起这个看上去五十多岁和我妈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她个子不高,脸上虽没多少皱纹但脸色黯淡,短短的头发像深秋时节的枯草。眼睛不大但目光里透露着慈祥,灰蓝相间的碎花衫与她微胖的身体还算很协调。在我的印象里,喜欢养狗的人都是有钱有闲的主。我虽是从乡下来的,对宠物狗一点也不懂,但眼前的这只狗应该算不上什么名贵犬种,就是乡下最常见的那种土狗。

名贵犬种和身份高贵的人一样,怎么会来我这样的小饭馆吃饭呢?更何况她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普通人。于是我更加确定她不是有钱有闲的主。我底气十足地回了她一句:“我不给狗卖饭!”她好像不高兴了,“你怎么骂人呢?”我老婆急忙出来说:“大妈,今天还是炒面吗?”或许是我老婆看到了我的疑惑,她又对我说:“你赶紧送孩子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这人好认死理,没弄明白怎么能走呢?我说:“我没骂人!城里人待狗比待人还亲,我村人养狗不都是吃剩饭吗?村前村后找吃的,不都下崽了吗?我孩子小时候拉的屎全被我家的狗吃了……”我可能说得远了,或者是狗吃屎的画面浮现在了我老婆的面前。她干呕了一声说:“快别说了,赶紧送孩子去,要迟到了!”就算我已经骑上了电动车离开了我的小饭馆,但我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女儿好奇地问我:“爸爸,刚才那个奶奶的狗要生小孩了吗?能不能给我也养一只狗呢?”我当然不同意女儿养狗了。全家就靠我和老婆的这个小饭馆挣钱生活呢,女儿每个礼拜的舞蹈班开销,让我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养狗?我是有钱有闲的主吗?更何况我是卖饭的,哪个饭店会养狗?我不想给女儿讲卖饭和养狗之间的矛盾,一时半会也讲不明白。我就说:“养狗是有钱人消遣的,咱家养不起!”女儿还是很好奇:“我们家没有钱吗?”

正好一辆大奔迎面过来,我看着大奔,心想就算我再卖十年的饭也买不起大奔,便对女儿说:“我们家要是有钱的话,我买辆好车送你去舞蹈班上课!”女儿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再没说话。

我以为我不想给狗卖饭说出那样的话,狗娘就不会带着狗来我的小饭馆了,但没想到当我返回的时候,我老婆不但做了饭,而且还很关心地对狗娘说了一句:“没事就来!”我不知道我老婆是不是脑袋不好使了,怎么能这样呢?我看着狗娘提着饭心满意足离开的样子,一种强烈的停业关门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连头发也一根根地竖了起来。我老婆却满脸愉悦地说了一句:“狗要下崽,是该补补!”我纳闷地看着我老婆,我老婆只是轻巧地说了一句:“她明天应该还会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6: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21[查看]
积分:52712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果然,第二天狗娘又来了,但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正是午饭时刻,我忙得连厨房都走不出,她却和她的狗站在门口,我老婆正给我打下手,一时半会顾不上招呼她。她给狗说了一句:“乖乖待在门口!”然后进门朝我老婆喊:“今天来两份炒面!”我抽空朝门口看了一眼,那只金黄色的母狗正好挡住了门。眼看着有几个人就要进来吃饭,却因为这只要下崽的母狗挡在门口而转身离开了。我立即放下炒勺,连手也没顾得上擦就出了厨房,冲她喊:“你几个意思啊?三天两头带着狗来吃饭,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我老婆看见我真的生气了,急忙劝我:“我来招呼她!你去做饭吧,这会吃饭的人正多呢!”

我没听我老婆的话,还要冲狗娘喊。谁知她坐在那里气定神闲地说:“你这间饭馆的房子就是我家的,还有门口这一大片是我家的院子!”说着她得意地用手指着门外,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圈。可能是她看到了我怀疑的表情,又接着说:“我看你和我儿子年龄差不多,可惜我没你妈有福气!”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想问她带着狗来吃饭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欺负我这个乡下人吗?她似乎根本就不管我的情绪有多激动,竟然问我:“你属啥的?”我真的被她整懵了。我老婆插了一句:“他属狗的!”

她“哦”了一下,怔怔地说:“和我儿子同岁,我儿子也是属狗的,我也是属狗的,他是个败家子……”她突然不说话了,迷茫地看着门外的那只狗。我老婆一边推我进厨房一边小声说:“我看这老人挺可怜的,不就是一碗饭吗?你至于这样吗?”说着就出了厨房和狗娘说话去了。我知道我老婆心软,但在这件事上,不能心软啊!不一会,狗娘出了门对着她的狗说:“大烟,我们一会再来!”就这样,一个老人和一只狗渐渐地走远了。

有个吃饭的客人,一直看着我和狗娘。吃完饭,他突然对我说:“老板,你怎么和她杠上了?”我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男人。他点了一支烟,说:“你开这个店没多长时间吧?这片周围的人都知道她脑子有毛病。但她刚才说的话没错,这间房就是她家的,还有外边那片地是她家的院子!”这客人说着用手指了指外边,和狗娘刚才指的一样。我纳闷了:“和我签租房合同的人不是她呀,是个不到四十岁,叫马大龙的人和我签的,怎么会是她家的房子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06: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