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生命、艺术,生活的感觉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文学·尔雅轩 → [转帖]小饭馆

您是本帖的第 11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小饭馆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转帖]小饭馆

王法在哪里?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马大龙都干了什么事,为什么明明在欺负人,为什么却拿他没办法?难道从乡下来的我和理发店的小伙子就活该被他欺负吗?狗娘说:“马大龙仗着杨局长他外甥的关系耀武扬威,你俩不用怕他,我非要告倒他!”说实话,此时此刻我只想让狗娘不要掺和这件事了。我愿意每月交500块钱,甚至我还打算劝理发店的小伙子每月也交500块钱,就当交保护费了。狗娘依然态度坚定说:“不能给他惯这毛病,你俩出门在外,要硬气些,不要怕他!”

我拿什么硬气呢?一家老小就指望我这小饭馆过活呢,如果得罪了马大龙,我去哪里卖饭呢?来我这里吃饭的除了看客就是回头客。隔壁的理发店也是回头客,甚至有的人是连理发带吃饭。我不能得罪马大龙啊,更何况我老婆打电话说我女儿得了抑郁症,这看病的花费还不得靠我这小饭馆呀?我要立即去医院看女儿。

我老婆在电话里说不用我去医院了,她说医生开了药,先吃一段时间观察观察。女儿还是那种表情,我心似猫抓却又无可奈何。看着女儿闷闷不乐的神情,我突然后悔那天不该和女儿一起去广场看圆圆。要是不去广场就不会遇见马大龙,更不会看见马大龙踹死圆圆,那女儿还会得抑郁症吗?如果我不进城卖饭,如果村里的小学不撤销,女儿是不是就不用转到城里上学呢?如果,如果……没什么如果。我只觉得这前因后果好像都已经被人安排好了似的,我真的好无助啊!我开始变得焦躁了,虽然每天正常开门营业,可我很不耐烦顾客有一点比如多煮一会面、少放一点辣椒的要求,烦得想摔了锅不卖饭了。

我老婆或许觉察到了我的烦躁,轻声地劝我:“你别烦躁,医生说积极配合治疗,女儿的病一定能治好的!”我不想说话,就像没听见一样。我老婆接着说:“女儿看病要花钱,咱就靠卖饭挣钱,顾客可是咱的衣食父母呀!你要是心烦,就出去转转散散心,我来做饭……”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要说什么。我老婆给我擦了汗,说:“出去转转散散心……”我放下饭勺,出了我的小饭馆,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阳光像锥子一样扎我的眼,我用手遮住阳光,漫无目的地看着十字路口匆匆的车流人流。正是下班高峰期,马路上的行人个个都好像在赶时间,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我走到十字路口,无所事事,任凭阳光如锥子般锥我扎我。渐渐地我感到了头晕,眼前一片光芒,什么也看不到了。我伸手要抓住什么,那怕是一根稻草,可我却抓住了阳光,阳光在我手心里变成了黑影。我又奋力地抓呀抓,抓住了警察的胳膊。我隐隐约约地听他说:“师傅,怎么了?这么热的天,干嘛站在太阳底下呢?”

我紧紧抓住交警的胳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听到交警说:“我把你扶到阴凉处!”十字路口有一家药店,交警扶我坐在药店门口的凳子上,说:“大妈,你先看着,我去药店买藿香正气水!”这时我才发现狗娘正在看着我。她说:“我正准备去你哪里给大烟买饭,就看见交警扶你过来了,你热着了吧?”我有气无力地说:“我心烦的慌啊……”交警拿了藿香正气水说:“刚才我在指挥交通的时候,就觉得你怪怪的,站在大太阳底下发呆,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想不开的事,说出来,兴许我能帮上忙!”

我清楚了自己是怎么回事了,是我老婆让我出来散散心的,但我却心烦意乱顶着大太阳发呆。我感激地对交警说:“我没事了,可能是热着了,太感谢你了,打搅你工作了!”交警笑笑说:“别客气,有困难就给我说!”我想到了马大龙每月要我交500块钱,想到了我女儿得了抑郁症,想到了隔壁理发店小伙子被马大龙划伤的脸,我恨不得全说给交警,可我能说出口吗?我敢得罪马大龙吗?我忍住了什么都没说。狗娘劝我回店里给她说道说道。

狗娘知道了我女儿的病情后,立即骂:“挨千刀的马大龙,我非要叫他坐牢!”狗娘一直骂马大龙都是挨千刀的。我赶紧说:“不关马主任的事,是我女儿病了……”狗娘打断我的话,“什么屁马主任,就是个流氓无赖!从小和小飞耍大,没想到长大把我家坑成这样了……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没有王法了!”狗娘把“王法”两个字咬得很重,在她眼里马大龙一直在犯法。狗娘气愤地说:“这些年,马大龙仗着和杨局长他外甥的关系,干了多少犯法的事,难道没人管了吗?我以前告过他,可派出所却说我没有证据证明马大龙犯法,你说我心里窝火吗?我儿子坐牢,我的房产成了他的……想到这些,我吃不下睡不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3: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急忙劝她说:“没有证据就拿他没办法呀!你该吃吃该睡睡……”狗娘立即打断我的话:“我睡哪里呀?马大龙叫我搬出城,我才不搬呢!他要是再叫我搬,我大不了领一群狗搬到县政府广场去……”狗娘已经去过县政府一次了,我相信她还敢去第二次第三次。

女儿已经在家吃了几天药了,还是每天一个人待在二楼的房间里,一待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这天我忙完后,进了房间,女儿正趴在窗前看广场跳舞的大妈们。我问女儿:“要不要爸爸陪你一起去广场?”女儿突然眼泪就出来了,断断续续地说:“圆圆……圆圆死了……”提到圆圆,我不敢说话了。看着女儿的样子,我真想和马大龙大干一场。可我一想到马大龙那天在广场指着扫黑除恶的牌子那种嚣张的样子,我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了,马大龙是那么好惹的吗?

看着女儿郁郁寡欢的样子,我心如刀绞,明知道自己拿马大龙怎么不了,却还幻想着自己狠狠教训了马大龙,似乎马大龙被我打得跪在求饶,求我原谅他不该踹死圆圆,不该每月收500块钱创卫费,甚至他拍着胸脯说我女儿看病的费用全部由他出……这样的幻想还没继续下去,我就听见马大龙在楼下嚷嚷要收钱。我急忙下楼,正好看见马大龙盘过核桃的手要摸我老婆的腰。我老婆躲来躲去,马大龙就笑眯眯地说:“几天不见,妹子害羞了,啊?”他这一声“啊”,让我看见了他满嘴的黑牙,是烟熏的那种黑。

我走向前喊了一声:“马主任!”马大龙斜了我一眼,就要摸我老婆的腰。我立即把我老婆拉了过来,笑着问:“马主任,你……今天有空了?腿好了吧?”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笑一定很奉承马大龙。马大龙悠悠地抽了一口雪茄吐给我,然后问我老婆:“这几天想我了没有?”马大龙就这么嚣张,根本就不正眼看我。更无耻的是他竟然伸出盘过核桃的手去摸我老婆的脸。我一把拉住马大龙油腻的手,陪着笑脸说:“马主任,你先坐,叫我老婆给你开瓶啤酒!”我说着就给我老婆挤眼。我老婆急忙附和着说:“对,对,我给马主任开啤酒!”

马大龙这才坐下来,用盘过核桃的手摸了一下头上的金元宝,接着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说:“还记得上次隔壁那小子拿着剃须刀吓唬我的事吗?”我急忙点点头,陪着笑脸说:“当然记得了!”马大龙拿起酒瓶喝了一口,不屑地说:“我给你说吧,你们乡下人就那熊样,还想给我扎势呢?我把他脸划了也没见他放个响屁出来!”马大龙是从心底里瞧不起乡下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点头附和着,又给我老婆挤眼,我老婆意会到了我的意思,正要离开,马大龙一把拉住我老婆的手,说:“妹子,陪哥喝一个!”我急忙说:“马主任,兄弟我陪你喝吧!”马大龙连我瞧都不瞧,说:“就你这熊样,咋娶了这么个漂亮媳妇呢?真是好白菜都叫猪拱了!”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我老婆的手晃。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拉我老婆的手,马大龙立即变了脸色说:“你几个意思?我和妹子喝杯酒,你有意见是吧?”

我不但有意见,而且恨不得拎起眼前的酒瓶拍在马大龙头上那个金元宝上。我老婆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表情上的变化,赶紧打岔说:“马主任,只要你高兴,我陪你喝!”说完,我老婆急忙抽出手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喝完酒,我老婆又踢了我一下,我知道我老婆在提醒我不要冲动。马大龙得意地说:“这才是哥的好妹子嘛!”我赶紧说:“马主任,每月的500块钱创卫费,我真的交不起啊!我女儿得了抑郁症,现在每天都不下楼……”我几乎要哭出来。我相信就算我真哭出来,也不是因为马大龙要这500块钱的创卫费,而是因为女儿小小年纪就得了这样的病,可我却无可奈何。我可以为了女儿不要自己的颜面,但绝不会为了乞求马大龙同情我而哭出来。

本以为我的话能让孟大龙对我有一丁点的同情,或者最起码看在我女儿生病的份上不要为难我。但事实上,马大龙听了我的话愣了不到一秒钟,突然冷笑一声:“我又不是慈善家,这500块钱是街道办要收的,你女儿得不得病,和我有关系吗?”

难道没有吗?难道不是你马大龙一脚踹死圆圆,才让我女儿得病的吗?但我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女儿的病和马大龙有关系呢?我想了想,为了这500块钱,就算我求马大龙吧!

我说:“马主任,我女儿这个病和你没关系!我给女儿看病要花钱,能不能不交这500块钱?我每天一大早起来就仔仔细细打扫店门口卫生,行不行?马主任,算我求你了!”我已经弯下腰了。在我的店里,马大龙坐在那里抽着雪茄,翘着二郎腿,对我不屑一顾。这是我的店呀,我还得站着对他点头哈腰的。马大龙抽了几口雪茄诡异地对我说:“这样吧,今晚我开个房,叫你老婆陪我打一晚两人麻将,这500块钱就不要了,行不?”马大龙说着端起我老婆倒的啤酒,又对我老婆笑眯眯地说:“妹子,来,再陪哥喝一个!今晚陪哥打麻将,哈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4: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狗日的马大龙,挨千刀的马大龙,当我的面要我老婆陪他一晚,我恨不得转身到厨房拿刀砍死他!马大龙一口气喝完啤酒,打了一个响亮的嗝,说:“妹子,哥的酒量咋样?今晚你可要把哥陪高兴了,啊!”

高兴个你妈的X,狗日的马大龙,欺人太甚了吧!我一气之下大声喊:“马大龙,你太过分了!”我这一声马大龙,没有喊马主任,确实让孟大龙一惊,但很快他又很得意地说:“好呀,马大龙是你叫的吗?”他立即把他的金元宝头往我面前一伸,用大拇指倒指着头说:“来呀!酒瓶朝这砸!”我知道他在激我。我的手心已经冒汗了,如果没有女儿突然下楼喊了一声团团来了,我或许真的一酒瓶砸在马大龙的头上了。女儿突然下楼让我和我老婆感到很意外,这几天她从来没有主动下过楼,现在女儿就像往常一样。我老婆急忙转身走到楼梯口抱住女儿。我女儿兴奋地喊:“妈妈,我在楼上看见那个奶奶和团团来了!”我急忙朝门外看了一眼,是狗娘、大烟还有团团走了过来。

马大龙抬起头,面目狰狞地看着我,说:“你不是说你女儿得病了吗?妈的,你给我装呢,玩我呢?啊?今晚叫你老婆陪我睡觉!”说着他就站起来要拉我老婆,我立即阻止,心一急却不知道说什么,突然想起了狗娘说过的话,“这世上没有王法了吗?”马大龙哈哈一笑,甩掉手里的雪茄,用脚狠狠地踩上去拧了一下,然后拍着我的肩膀喊:“王法是啥?王法就是我马大龙,我马大龙就是王法!”马大龙一边喊一边拉就朝我老婆走去。我急忙一边挡马大龙一边让我老婆赶紧上楼去。马大龙吊着脸呲着黑牙,用手指着脑袋说:“有种朝这砸呀!”我心一横,让我老婆和我女儿先上楼,然后转过身准备和马大龙干一场。谁知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马大龙的身后,我刚看清是狗娘,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大妈,只听咣当一声,酒瓶砸在了马大龙的后脑勺上。马大龙喊了一声,双手捂住头慢慢倒了下去。血像蚯蚓一样顺着马大龙的指头缝流了出来。

我瞬间目瞪口呆,只听见女儿“哇”的一声哭了。我赶紧叫我老婆带女儿上楼去,免得这场面吓着女儿了。回过头,我听见狗娘狠狠地骂:“杨局长都倒台了,你这挨千刀的马大龙还在这里耍威风!”我彻底惊呆了,这样的场面只在电视里见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5:00
张十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侠圣
文章:5551[查看]
积分:52893
注册:2018年1月2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张十三

发贴心情

我不知道马大龙是怎样被抬出我的店的,只记得狗娘出门前说:“我宁愿坐牢,也要砸死他!”后来我才知道狗娘说完这句话就打了110。我女儿因为看见了马大龙倒下的那个瞬间病情变得加重了,不得已我和老婆锁了饭馆的门,带着女儿住进了市医院。

几天后,我回到了我的小饭馆。因为那天走得匆忙,厨房都没顾得上收拾。已经发酵变酸糊在锅里的面汤,还有水池里没来得及洗的碗筷散发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让我顿时心生无限悲怆,好好的饭馆就这样关门了。女儿看病的花费怎么办?家里的日常开销怎么办?我一边打扫厨房一边不由自主地惆怅起来。打扫完厨房,我又上楼拿了女儿的换洗衣服,准备再到学校给女儿请假。我准备锁门的时候,隔壁的小伙子来了,看着他脸上那道明显的划痕,我真担心小伙子还能不能讨到媳妇。小伙子问我:“哥,你这几天咋不卖饭了?是不是害怕马大龙再来要钱?”小伙子的话,让我想起那天狗娘砸马大龙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在店里,或许是他到医院给脸上的伤换药去了,难道他还不知道马大龙被狗娘砸了吗?我还没说话,小伙子又说:“马大龙不会再来了,他被抓了!”马大龙被抓了,这让我感到很意外,我以为马大龙会被狗娘砸死呢!

我问小伙子:“马大龙没死吗?”小伙子咬牙切齿地骂:“这狗日的命大,只是头上缝了几针!”这样好啊,如果马大龙死了,那狗娘是不是要坐牢啊?那小飞怎办么?大烟和那些流浪狗怎么办?谢天谢地,马大龙只是缝了几针,我突然感慨地说了一句:“马大龙没死就好!”也许我这句感慨的话,让小伙子感到莫名其妙,他问我:“哥,马大龙没死,你看起来咋挺高兴的呢?”我没接他的话,他又说:“昨天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马大龙是不是强收卫生管理费的事,看来马大龙这次要蹲大牢啊!”我急忙说:“好,好,他不蹲大牢谁蹲?”

锁好门,我来到广场找狗娘。卧着的大烟一看见我就立即站起来,摇着尾巴朝我叫了几声,仿佛是在告诉狗娘我来了。但狗娘并没有出现,而是出现了七八只狗。大烟就像头领一样朝这七八只狗叫了两声,所有的狗都摇着尾巴朝我叫了。我不懂这些狗在叫什么,但我能看得出它们对我是没有敌意的,好像是很欢迎我的到来。我问大烟狗娘去哪里了,大烟双眼盯着大路叫了几声。我仔细看了看猜测狗娘会不会被派出所带走了。但大烟旁边的搪瓷盆还有没吃完的面,明显是今早才放的。我问大烟狗娘是不是一会就回来,如果回来的话就叫一声,大烟很认真地只叫了一声。我放心地离开广场,去学校给我女儿请了长假。出了学校,我突然想到了我妈,我要回家一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0 11:15:00

 6   6   1/1页      1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