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登录: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文学]《红楼梦》后四十回不是高鹗写的,那是谁写的?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尚晓岚 作者: 发布时间:2018/3/9 点击次数:432  字体【

编者按:了解“中国四大名著”是中小学生的基本功,纵使不是熟读,但说起每部作品的作者,也定是知道的。而随着时间过去,如今好多版本的《红楼梦》封面上已变成“曹雪芹著、无名氏续”,高鹗的名字被抹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高鹗被拿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2015年人文版《红楼梦》的作者署名就已经悄悄改变。只不过中国读者打小就被教育《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是高鹗续的,乍一看这个“无名氏”总觉得受到了惊吓。
为此,中国红学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胡文彬先生在自己的研究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发表了对《红楼梦》几个最热门问题的见解:
《红楼梦》是不是曹雪芹写的?
后四十回是谁续的?
脂砚斋是谁?
胡文彬先生谈到,剥夺曹雪芹著作权的现象值得深思。只是从《红楼梦》中看到一些所谓矛盾,就说作者不是曹雪芹,这能说服人吗?至于后四十回,他认为是曹雪芹留下的原稿的散稿,且不赞成高鹗续写的说法,资料有足够的证据说明高鹗没有时间写、没有才华写,也根本没写。
最神秘的当属“脂砚斋”。书中大量的脂砚斋批语证明了这个人的存在,而且是曹雪芹身边的重要人物,和他关系很近,是书的第一读者,提出的建议曹雪芹会接受。
那脂砚斋具体是谁,是男是女呢?
了解“中国四大名著”是中小学生的基本功,纵使不是熟读,但说起每部作品的作者,也定是知道的。
而随着时间过去,如今好多版本的《红楼梦》封面上已变成“曹雪芹著、无名氏续”,高鹗的名字被抹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吗?
胡文彬:这是目前红学研究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如果把1900年以来包括现在网络上的说法归纳起来,大约有六十七八种之多,近十几年来的各种说法,远远超过了过去200年。过去并不否认基本作者是曹雪芹,近十几年来提出的作者包括洪昇、冒辟疆、顾景星、袁枚等等,最蹊跷的说是湖南娄底的一个女子写的,还有说七个女子写的,又有人说是“朱三太子”(崇祯的太子)写的,大观园在正定等等。
这种剥夺曹雪芹著作权的现象值得深思。曹雪芹是全世界认可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水星上的一座环形山以他命名,他是民族的骄傲。作为学术研究,确实作者有争议,但我们今天怎么面对这个争议?比照一下,莎士比亚的著作权也有各种争议,但英国人民能取得共识。我们能否站在民族立场上,放弃争议或者把争议放在局部来讨论?何况到今天为止,我们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曹雪芹不是作者,相反,曹雪芹是作者,则有文献记载和《红楼梦》的文本来证明。
文献方面,曹雪芹同时代的好友敦诚、敦敏和张宜泉留下的诗文,说明曹雪芹不是子虚乌有。再晚一些,乾隆三十三年永忠写有《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墨香是敦诚、敦敏的叔叔。这说明永忠、墨香等人都见到了《红楼梦》的抄本,而且明确说是曹雪芹写的。这样确凿的文献证据我们不相信,而去相信一些野史和不着边际的猜想甚至编造?至于有人在书中查到哪里的方言就说作者是哪个省的,这更可笑了。北京是五方杂处的帝都,在小说里找到点方言不难,有人不是研究《红楼梦》的语言艺术,而是研究这个语言跟他们省有关,来推测作者是他们省的。这些荒唐的事情居然成为一些所谓学者剥夺曹雪芹著作权的理由。
《红楼梦》文本提供的材料也证明了曹雪芹是作者,书中明确提到过。开篇就说他“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第120回写了曹雪芹和空空道人的对话,曹雪芹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读《红楼梦》,可大家都没记住——不要“刻舟求剑、胶柱鼓瑟”。还有和曹雪芹同时的脂砚斋、畸笏叟的批语,也可以作为辅助性的证据。
想剥夺曹雪芹的著作权,哪怕提供一条文献记载,一个文本例子也好啊,一个都没有。只是从《红楼梦》中看到一些所谓矛盾,就说作者不是曹雪芹,这能说服人吗?学术研究要用证据说话,用小说家的笔法来代替学术考证,不可取。这些奇谈怪论为什么能很快出书上市、登上央视的“百家讲坛”呢?都是在追求新奇,这是时代的浮躁,真正研究者的声音反而没人注意了。
《红楼梦》后四十回是谁写的?
胡文彬:这个问题我谈的看法只代表我自己。我认为应该相信曹雪芹所说的“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也就是说,他对这本书的构想有过多次的考量和改变。我们今天能看到12种《红楼梦》抄本,尽管年代不同,各有差异,但没有一个是曹雪芹的亲笔或定稿。可以看出,前八十回曹雪芹的修改已经比较成型,尽管第13回“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等情节留下了改为可卿病死的矛盾痕迹,但总体上故事的衔接,人物的发展都梳理出了脉络。曹雪芹生命的时间,只够完成前八十回。
应该承认,后四十回的文笔、人物等和前八十回有很大差异,灵气没有了,脂砚斋批语指出的那么多后面的线索也没有,与前面的线索特别是十二钗判词等有一定距离。但这不等于后四十回完全没有曹雪芹的文稿,他“千里伏线”的史家笔法,就大的方面来说,在后四十回也能找出许多情节是有体现的。
后四十回,我认为应该是曹雪芹留下的原稿的散稿。我不赞成高鹗续写的说法,有足够的证据说明高鹗没有时间写、没有才华写,他根本也没写。那时他正在忙着弄八股文准备应试,想办法走后门当县令。我认为后四十回除原著的散稿外,包含了程伟元、高鹗的修改,正如他们自己在序言里说的,为整理出版120回刻本而“截长补短”,加以连缀。我们想一想,这书在当时非常红,如果他们真的续写了,怎么会不愿意加上自己的名字呢?而且他们肯定看到了脂评本,为什么不按照脂批提供的情节设计走呢?这侧面证明了有曹雪芹的散稿存在。其实,从嘉庆年间逍遥子的第一部续作算起,那么多续书,有一本能超过今天的后四十回吗?就连清词大家顾太清的《红楼梦影》都不行。大家痛骂高鹗是不公平的,应该公正评价后四十回,程伟元、高鹗的工作使得有一个120回本传世,这个功劳不应抹杀。
现在人文社的版本,续书署名“无名氏”,我认为并不十分妥当,这是在左右为难的状况下搞出的妥协无奈的做法,但从出版整理的角度,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只能保留自己的意见。既然后四十回基本保留了曹雪芹的散稿,把著作权给他,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错误。
神秘的脂砚斋是谁?
胡文彬:大量的脂砚斋批语证明了这个人的存在,而且是曹雪芹身边的重要人物,和他关系很近,是书的第一读者,提出建议曹雪芹会接受,我们觉得不会是曹家之外的人。争议主要在于脂砚斋具体是谁,是男是女?有人凭“脂砚”认为是女性,我不这么看,我认为“脂砚”是研墨如血,血泪写书的意思,不是指女性用的胭脂。
另一个重要的点评者是畸笏叟。我认为他是曹雪芹的叔叔曹頫,他是个书呆子,以过继子的身份接掌江南织造的大印,在曹家的败落上有责任,批语中不时流露出对往事的愧疚感,放声大哭之类的。
怎样看待“草根红学”?
胡文彬:“红迷”不是今天产生的,有个发展的历史。第一期是与曹雪芹同时代的脂砚斋、畸笏叟以及脂批提到的一些人;第二期是读到早期抄本的永忠、墨香、明义、淳颖等人;第三期是在乾隆五十六、五十七年(1791-1792)程刻本出现以后,出现了大量续书作者,还有子弟书等曲艺形式,光绪年间出现了红学、梦学的概念,这已经进入讨论期了;第四期进入学术研究,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是美学派代表,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是索隐派代表,胡适的《红楼梦考证》是考据派标志,这中间又有旧红学、新红学之分;第五期是新中国自五十年代、七八十年代至今,有几个批判和研读热潮。《红楼梦》是开放式的伟大著作,留下了特别多的想象空间和话题。
我不同意“草根红学”的说法。我不认为有主流和草根之分。难道参加中国红学会就是主流,之外就是草根?它不就是一个群众团体吗?要说草根,大家都是草根。红学会里哪个行业人没有?不能说一有批评,就是主流红学压制你。不要使用这种破坏性的语言。我的基本看法,红学研究,大家都是平等的,研究的方向、方法有分歧,免不了,都心平气和一点,不要抓住一个东西就把自己看成真理的化身。现在各地都有红迷会,我想它应该是个读书会,是以文会友、互相切磋的自发性的民间活动。它不应是想一刀刺倒对方的“小刀会”,不应是发表惊人之论的“红灯照”。
有人说红学界是“烂泥潭”。我写过一百多篇文章批评红学界,但也不要因为个别人的问题就把整个红学界都说得那么黑暗,这不是事实,还是要看主流。如今是网络时代,红学界要融进这个时代,不管有多少看不惯,也要有耐心,多做引导。发展一个健康的红学,还有许多应该做的事。
采写| 尚晓岚

 

· 上一条:[民间]洛阳7旬农民40年义务保护北魏石窟
· 下一条:[人物]鲁迅与许广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旅游]上海发布近200个影视拍摄取景地 与多
·[民俗]探访“龙舟故里”:“端午就是汨罗人
·[发现]侏罗纪猜想证实 山东郯城县发现300个
·[传承]山东第五批省级非遗传人评审会举行 1
·[出版]《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新书首发 缅怀

关键字搜索:
按日期搜索:
 



地址:山东省龙口市港栾万松浦左岸书院路6号甲    邮编:265713    电话:0535-8601660 8601655
传真:0535-8601638    E-mail:wsp.sy@163.com
 
版权所有:万松浦书院        鲁ICP备1102124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