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登录: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读书]反对平庸的教育——尼采《朝霞》箴言选
来源:凤凰争鸣 作者: 发布时间:2018/4/12 点击次数:257  字体【

原标题:反对平庸的教育——尼采《朝霞》箴言选

转自:在一起文化

选自:刘小枫尼采注疏集《朝霞》,田立年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什么才是不平庸的教育?

尼采是一个古典学家、哲学家,但他首先是一个学习者,他曾说过没有教者。——作为思想者,一个人应当只谈自我教育。本文选录了尼采中早期作品《朝霞》中数篇箴言。这一时期的尼采逐渐远离瓦格纳对他的影响,强调一种认识的激情。多年后再版该书时尼采在为其撰写的前言里将自己比喻成一个地下挖掘者,挖掘着所有事物的前提。这本书的主旋律是启蒙,你会看到真理”“科学等词的反复出现。

还有无数朝霞

尚未点亮我们天空

——《梨俱吠陀》(《朝霞》扉页题词)

日用人。——这些年轻人既不缺少个个性,也不缺少才能或勤奋,然而,他们却从来没有时间坐下来为他们自己选择一条道路;相反,从他们的童年时代开始,他们已经开始习惯于接受某别人为他们指出的道路。当他们长大成人,完全可以放之荒野时,人们却不这么做——人们利用他们,人们使他们自己偷窃自己,训练他们每天把自己用掉,并把这看作一种责任——现在,离了这种责任他们就无法生活;他们不希望改变这种责任。对于这些可怜的工作动物来说,唯一不能剥夺的就是他们的假期”——在一个工作过度的世纪,他们就是这样称呼这种闲暇理想的;只有在假期里,他们才能纵情于无所事事,做些无聊的事和发小孩脾气。

178

赞美工作的人。——在对工作的一片颂扬声中,在关于工作福音的喋喋不休中,我看到一种隐蔽的动机,这种动机与那使人们赞美公益的、非个人行动的动机是相同的:对于任何个人性存在的恐惧。所谓工作,总是意味着高强度和长时间的工作;人们现在感到,这样的工作不啻最好的警察;它给每个人都带上了一副沉重的镣铐,使他的理性、贪欲和独立意识几乎没有机会可以成长。由于工作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精力,所以他的一切反思、筹划、梦想、忧虑、爱和恨的冲动都被迫退出战场,而只盯着工作为他树立的眼前的目标,享受着工作提供给他的容易的和经常的满足。因此,一个充满不断的紧张工作的社会也是一个更为安全的社会,而安全现在正被奉为最高的神明。——现在!多么可怕的现在!实际上,变得危险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些工人!到处都挤满了危险的个人!在他们的身后站着各种危险的危险者——真正的个人。

173

一个榜样。——我喜爱修西底德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尊敬他胜过柏拉图?人或事物的一切独特的东西都使他感到无限的和无偏见的快乐,他相信每一种存在类型都具有某种引人入胜:他的目的就是去发现这种引人入胜。在实践中,他也表现出比柏拉图更高的公正,对于那些他不喜欢或在生活中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他并不加以谩骂或贬低;相反,由于寻找类型并且仅仅寻找类型,他在他所处理的所有人和事物中都看到某种伟大的东西并加以考察;因为后代对于非典型的东西是不会有兴趣的,而他正是要把自己的工作献给这些后代的。因此,在这位人类描述者的身上,那对于世界最公正无私的知识的文化开出了最后的美丽花朵;索福克勒斯是这种文化的诗人,伯利克里是这种文化的政治家,希波克利特是这种文化的医生,德谟克利特是这种文化的自然哲学家;以它的教师智者的名字命名这种文化是完全应该的,然而,不幸的是,从它被命名的那一刻起,它在我们面前却变得苍白和不可理解了——我们现在开始怀疑它必定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文化,而柏拉图和全体苏格拉底学派都反对它!真理在我们眼前变得如此模糊和难以分辨,以至于我们索性不再去发现它了:让古老的错误(error ueritate simpleicior)*继续其古老的生命吧!

168

*拉丁文:错误比真理简单

毁坏的。——毁坏一个年轻人的最保险方法是教他对那些与他思想相同的人比对那些与他思想不同的人评价更高。

297

我们对希腊极为陌生。——东方或现代,亚洲或欧洲!与希腊相比,它们全都以贪大求多为崇高的表现。当我们置身裴斯顿、庞培或雅典,面对全部希腊建筑,看到希腊人是多么善于并且爱好用寥寥几笔勾画出崇高的形象,我们不能不为他们感到惊奇。——同样,希腊人对于他们自己的观念又是多么简单!我们在关于自己的知识方面超出他们有多么远!与他们相比,我们的心灵简直就是一座永远走不完的迷宫!假如我们愿意并且敢于按照我们心灵的形态造建筑,把它放在阳光下(我们还没有这份胆量!),那么,错综复杂的迷宫就是我们最好的样板!为我们所特有并真正表达我们的音乐就说明了这一点(在音乐中,人们脱下了自己的全部伪装,因为他们以为,他们在音乐中是隐藏的,没有一个人能够看见他们)。

169

最切身的真理问题。——“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为何要这样做?”——这是我现行教育制度既不教授也不提问的真理问题;我们对此无暇顾及。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却有时间跟孩子说笑话而不是告诉他们真理,跟女性——不久将要为人母亲的女性——说好听的而不是告诉她们真理,跟年轻人谈他们的快乐和将来而不是告诉他们真理——我们做起这一切从来就不缺时间和兴致——但是,七十年啊!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我们向这个世界说再见的时候;真理对我们来说似乎无关紧要,就像波涛不知道它如何涌动和往哪涌动一样无关紧要!事实上,它不知道也许更为明智。——“你所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从不问这个问题表明我们尚未染上某种骄傲;我们的教育不教人骄傲。因而更好——“真的?

196

关于教育。——我渐渐明白了我们的教养和教育方式的通病:无人学习、无人渴望学习、也无人教人忍受孤独。

441

所谓古典教育。——认识到我们把生命献给命献给了知识;认识到如果不是献身知识,我们就会放弃生命,不!应该是早就已经放弃生命,我们战栗地反复背诵这诗句:

命运啊,我跟着你

即算我不愿跟

但我必须跟

面跟一面叹息

(这首诗是尼采自己写的)

——当我们回首我们的生命历程时,我们发现有一件东西已永远失去:我们虚度的青春岁月。在那求知的热情的和渴望的年代里,我们的教师本应教我们以关于世界的知识,然而他们却只是向我们传授古典教育在这些虚度的岁月里,我们不得不痛苦地死记硬背关于希腊人、罗马人及其语言的残缺知识,完全违背一切教育的最高原则:只有饥饿者,方可与食物!我们满脑子塞满数字和物理学知识,却又从来不知无知之可怕,从来没有在我们的个人日常生活和活动中,以及从早到晚发生在我们家中、工厂中、天空中和自然中的一切中,看出千百种需要去解决的问题,看出折磨人的、羞辱人的、刺激人的问题,从而让我们的好奇心看到,我们首先需要物理和数学的知识,然后才能享受到这种知识的绝对逻辑的科学欢乐!从来就没有人教给我们这种对科学的敬重,过去的伟人们奋斗、失败和再奋斗的故事,构成严密科学历史的苦难和牺牲,从来没有哪怕一次打动我们的心灵!相反,我们感到的却是对这些实际科学的某种轻视和对历史训练、形式教育古典主义的重视!我们就这样轻易被欺骗了!形式教育!我们难道不应该指着我们文法学校最优秀的教师,嘲笑他们并且问:他们是形式教的结果?如果不是,他们又怎么能以此教人?古典主义!我们在教育后代方面从古人那里学到任何东西了吗?我们学会像他们那样写和说了吗?我们一直在练习对话的剑术辩证法吗?我们学会他们那样优美和骄傲的举止了吗?学会像他们一样角力、投掷和拳击了吗?关于所有希腊哲学家奉行的禁欲主义,我们学到多少?在古人奉行的任何一个个别美德上,我们有过多少相同的训练?对道德的任何沉思在我们的教育中不都是完全看不见的吗?更不用说对道德的任何可能的批评,或者按照这种或那种道德生活的勇敢和严肃的尝试了!人们在我们心中唤起过任何古人对之比现代人评价更高的感情吗?他们是否曾经以一种古代的精神向我们表明日子和生命的划分以及超越生命的目标了吗?我们是像学习现在生活着的民族的语言那样学习古代语言了吗?即是说,关于这种语言,我们能够脱口而出,运用自如了吗?除了荒废光阴,我们没有获得任何真正的能力和新本领!只获得一种知识,关于古人所为所能之知识!而且是多么肤浅的知识!我现在越来越坚信:希腊人以及古代人的全部生活方式,无论看起来是多么简单和确实,实际上却是非常难以理解,甚至无法理解的,而我们通常用来谈论古代人的那些陈词滥调,要么是轻率,要么是出于我们的世代相传的愚蠢的自以为是。我们看到古代的词汇和概念与我们自己的词汇和概念不无相似,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假象,在这些词汇和概念后面,隐藏的全是我们这些现代头脑必然感到不熟悉、无法理解和痛苦的情感。这就是我们认为可以让我们的孩子在上面跑来跑去的土地!够了:我们在儿童时期在这片土地上东跑西撞,养成了对一切古代事物的敌视和反感,一种由于过于熟悉而产生的几乎不可磨灭的巨大反感!我们的古典教师是如此狂妄无知,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古代,并把这种狂妄无知传给他们的学生同时还传给他们一种轻蔑,让他们觉得,这样一种了解对人类的幸福毫无帮助,只对那些可怜的、痴呆的、不可救药的老书虫很有用:让他们守着他们的宝贝过活!他们也只配守着这些宝贝”——怀着这样的想法,我们结束了我们的古典教育。——对于我们来说,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地过去了。但我们想到的并不只是我们自己!

195

不可能的阶级。——贫穷、快乐和自由独立,三者可以并行;贫穷,快乐和受奴役,三者同样可不悖。如果我们的工厂奴隶不觉得像现能样被用做机器上的螺丝和人类发明精神的填充物有什么耻辱,那么,我无话可说。有人认为,更高工资会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苦难,即他们的非人奴役的苦难;呸!有人相信,随着一个新的机械化社会中非个人性程度的提高,这种奴役的耻辱将转变成一种美德;人们给自己制定一个交换价格,使自己不再是人,而是变成机器的一部分!呸!所有这些思想和做法!在各民族拼命追求最多生产和最大富裕的目前的疯狂中,你们已经成为一个同谋?但是,你们应该做的是相反的计算:在这样一种对外在目标的疯狂追求中,内在价值受到了多大的损失!然而,如果你们已经不再知道什么叫自由呼吸,如果你们已经丧失最后一点控制你自己权力,如果你们自己就像一瓶走了味的酒一样使你自己感到没劲,如果你们留心报纸和偷偷注视富有的邻居,因为权力、金钱和意见的起落而充满贪欲,如果你们不再相信破衣服者的哲学和无需要者的心胸,如果自愿的贫穷和不受职业和婚姻限制的自由——这可能是唯一适合你们中间的精神高尚的人的生活状况——变成嘲笑的对象,那么,你们又有什么内在价值呢?另一方面,如果你们的耳朵里总是充满社会主义者的蛊惑宣传,这种宣传意在激起你最大胆的希望,要求你做好准备并且只是做好准备,一天天地准备下去,一天天地等待下去,等待某种事情从外面发生,同时保持过去的所有生活原封不动,一直到这种等待变成了饥饿、渴望、热情和疯狂。最后暴民的胜利的日子带着它的全部荣耀从天而降,那么,你们又有什么内在价值可言?——相反,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说:必须漂洋过海,寻找世界的未开发的野蛮地区,在那里成为主人,首先是成为自己的主人;只要有任何奴役的威胁,就不停地从一个地区换到另一个地区;既不躲避危险也不躲避战争,在最坏的情况下,甚至甘愿死亡,而不是在继续忍受这种可耻的奴役,而不是继续变得更为怨恨、刻毒和热衷于阴谋诡计。这将是心灵的正确的态度:此时此刻,欧洲工人应该大声宣布,作为阶级,他们乃人的一种不可能性,而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只是一种有欠公允的不适当的社会安排,他们应该在欧洲的蜂巢中开始个前所未有的蜂拥而去的时代,通过大规模的自由迁徙行动反对机器,反对资本,反对他们现在面临的不得不在成为欧洲国家的奴隶还是成为某个革命党的奴隶之间做出选择的威胁。让欧洲四分之一的居民从欧洲迁出!欧洲和这些居民都会有种解放的感觉!只有在遥远的土地上,在巨大的殖民事业中,我们才第一次看到,欧洲母亲给她的子女灌输了多少理性、公正和健康的怀疑,但是,如果他们继续呆在家中,这位阴沉的老妇人就会使他们变得无法忍受,并且有变得和她一样爱争吵,爱发火和沉溺享乐的危险。在欧洲的国土之外,欧洲的美德将和这些工人一起在异国他乡生根;那些在他们的老家已经开始退化为危险的不满和犯罪倾向,一旦到了国外,就获得了一种粗犷的优美的自然性,被称为英雄气概。——因此,最终,一阵清新的空气将重新吹过这古老的、人满为患的和自我消耗的欧洲!劳动力也许会变得有些缺少,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们那时也许就会想到,我们之所以觉得离开我们的许多需要我们就活不了,其实只是因为这些需要太容易满足了——我们完全可以放弃这些需要!也许我们还可以招来大批的中国人:他们将带来与工作蚂蚁相适应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他们也许还会有助于为这愤愤不平和躁动不安的欧洲注入某种亚洲式的平静和沉思以及——也许是最需要的——亚洲式的坚忍。

206

插话。——像本书这样一本书不是用来通读或朗读的,而是用来翻阅的,即在散步中和旅途中翻阅;人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埋下头去和一次又一次地抬起头来,直到发现自己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天地。

454

不要把激情当真理的证据!——你们这些善良甚至高尚的狂热者呀,我了解你们!你们想要在我们面前和你们自己面前,但特别在你们自己面前为你们自己辩护!——你们的良知常常隐隐作痛,驱使你们反对你们的狂热!你们对付和消灭这种良知的手段是多么高明!正直的、质朴的和单纯的人是多么使你们痛恨,他们的纯洁的目光是多么使你们害怕!完全清楚这种目光是谁的目光,那使你们怀疑自己的信念的刺耳的声音是谁的声音,你们千方百计地把它们说成一种不良习惯,一种时代病,说成你们的精神健康的疏忽和感染!你们开始仇视批评、科学和理性!你们不得不伪造历史,以便它能够为你们出具假证;不得不否认美德,以免你们的偶像和理想化为鸡啼时的鬼影!用生动的想象代替理性的论证!用热烈的有力的表达,用朦胧的月色,用安布罗西亚之夜代替理性的论证!你们知道如何阐明一些东西和如何模糊一些东西,知道如何清晰地进行模糊!当你们的狂热上升到发疯的高度,你们梦寐以求的时刻就会到来,使你们可以对自己说:我现在占有好良心,我现在高尚、勇敢、自我否定、宽宏大量;我现在是一个正直的人!你们是多么渴望听到这种声音,多么渴望看到你们的狂热为你们提供完美的自我证明和证明你们是完全纯洁的,多么渴望看到你们在战斗、陶醉、冒险和希望中完全忘掉自己,忘掉一切怀疑;多么渴望能够宣布:凡没有像我们这样忘掉自己的人都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真理和真理在哪里!你们是多么渴望发现在这方面——即在精神堕落方面——与你们志同道合的人和用你们的火种点燃他们的火炬!啊,你们这些可怜的牺牲者!啊,你们的神圣谎言的可怜的胜利!你们难道必须使你们自己如此痛苦吗?——你们必须吗?

 

· 上一条:[交流]“遇见中国”活动走进尼泊尔第一省
· 下一条:[文学]《红楼梦》究竟有没有写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观察]诗歌走向大众更要注重诗魂
·[旅游]通州漷县将复原古城风貌
·[考古]用科学揭开历史面纱:秦始皇嫔妃皇子
·[考古]陶寺考古40年:层层打开的秘密
·[考古]陶寺考古40年:层层打开的秘密

关键字搜索:
按日期搜索:
 



地址:山东省龙口市港栾万松浦左岸书院路6号甲    邮编:265713    电话:0535-8601660 8601655
传真:0535-8601638    E-mail:wsp.sy@163.com
 
版权所有:万松浦书院        鲁ICP备1102124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