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精萃 >>唐文拾遗
正文·卷二十三
作者: 发布时间:2010/3/6 点击次数:2068 字体【

  ◎ 康仲熊

  仲熊,大历中人。

    ◇ 陪遂安封明府游灵岩瀑布记

  县之西有山,山之岩有泉,胜可知也。薄游于兹,懿彼幽绝,不俟终日,褰裳造焉。遂负绿绮,岸乌纱,履及於城隅,杖及於通衢,背山郭之萦纡,乍缓步以趋。县君封公闻而喜曰:「兴所引也,我得无行乎?」乃命车骑,邀嘉客,追我於枫香之野,乘我以骊眉之马,载笑载言,遗谷超原。於是穿窈窕,蹑岖,缘云搏壁,极乎所闻。观其阳崖划开,阴壑旁转,悬水百仞,注而成潭,万象奔走以呈形,群峰回合而却倚,练影挂於层汉,雨声散於长林,潺潺然无昼夜而息。虽天台之飞流,蔑以过也。吾徒盥於斯,鉴於斯,尘心洗然,世虑都遣,啜香茗以傲睨,招清风而咏歌,足以长道机,涤烦想,功名轩冕,於我为宾。矧夫上隐云天,下临佛土,岩岫蔼,时人穿窥,禅庵居解虎之僧,洞堀栖骖鸾之客,永言长往,其可乎哉!封公曰:「异乎夫子之说。方今国步未安,兵革多故,忠臣佐世之日,志士尝胆之秋,遽欲退闲,恐非通论。」仆曰:「唯唯。幸无重吾过,请从子而归。」回首林萝,谢白云而去。刻彼岩石,聊纪盛游。时大历十二年暮春上巳之明日也。(《严陵集》七)

  ◎ 韦光辅

  光辅,代宗朝太府少卿。

    ◇ 改造铜斗尺秤奏

  今以上灵羊头山黍,依《汉书·律历志》较两市时用斗,每斗小较八合三勺七撮;今所用秤,每斤小较一两八铢一分六黍。今请改造铜斗斛尺秤等行用。(《唐会要》六十六)

  ◎ 韦缜

  《全唐文》卷四百有传。

    ◇ 大唐华州下わ县丞京兆韦公夫人墓志铭(并序)

  维唐大历十三年三月廿五日,韦公夫人遘疾终于长安亲仁里之私第。夏四月□迁殡万年县加川乡西原。时无良礼,不备故也。贞元庚午岁二月廿三,卜叶礼具,返葬洪固乡韦之旧疆,皇姑也。享年册九,孝子之戚倍焉。

  夫人姓王氏,其先太原晋阳人也。九代祖亮,後魏比部尚书、西河郡公,尚书令中山郡王之弟也;曾祖真行,有唐汝州叶县令;祖怡,河南尹、东都留守。初为御史,正惮奸息;父毗,京兆府奉先县丞。夫人少丧怙恃,终鲜昆弟,年十七归于下わ公。公五代祖孝宽,周为大司空,隋为雍州牧,其後登三台,列八座,煌国史,此不具举。夫人惠和懿柔,禀之自然,故韦□门大族茂,能卑以自约,柢上接下,而人无间言,事姑惟勤,□夫以敬,喻廿载,妇道睦如也。训子均育,免怀就傅,亲贤ê□,母仪温如也。华靡不改欲,荣耀不汨志,安买臣之尚贫,知□□之未遇,敬孟齐□,梁鸿比德,君子谓之无愧辞。宜乎锺寿畀□,□何先露早世,时□彼苍,仁者之惑,呜呼哀哉!有子五人,曰缜、曰洁、曰系、曰绾、曰纾,免三年之丧,茹终身之痛,恭守俭薄,爰卜安兆,封树将立,日月有时。攀涂车而莫及,轸泉扃以罔极,恩尽苴,悲长霜露,是用述景行,式杨幽穸。铭曰:

  行备德充,反歼其躬。哀子泣尽,良人室空。辞殡还乡,魂安孝终。□贾有折,慕思无穷。(石刻。《八琼室金石补正》六十六)

  ◎ 张延赏

  《全唐文》四百三十二有传。

    ◇ 请减官收俸料资西讨奏

  为政之本,必先命官。旧制官员繁而且费,州县残破,职此之由。臣在荆南剑南、当管州县阙官同者,或数十年,吏部未尝补授,但令一官假摄,公事亦理。以此言之,官员可减,无可碍也。今请减天下官员,收其禄俸,重募战士,从玄佐收复河湟,军用不匮乏矣。(《册府》四百三十九)

  ◎ 陆羽

  《全唐文》四百三十三有传。

    ◇ 顾渚山记

  豫章王子尚访昙济道人千八公山,道人设茗,子尚味之云:「此甘露也,何言茶名也。」(《吴兴艺文补》)

  ◎ 韩

  《全唐文》四百三十四有传。

    ◇ 同中书门下加俸奏

  准今年四月二十八日恩敕,加给京文武官九品已收正员官月俸。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不带正官,敕内无额。应检校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请同正官例,就一高处给。(《唐会要》九十一)

  ◎ 崔造

  《全唐文》四百三十四有传。

    ◇ 进状先本司奏

  亡官失职、婚田雨竞、追理财物等,并合先本司,本司不理,然後省司,省司不理,然後三司,三司不理,然後合报投匦进状。如进状人未经三处理,及事非冤屈,辄妄来进状者,不在进限。如有急切须上闻,不在此限。其妄进状者,臣今後请并状牒送本司及台府处理。(《唐会要》五十五)

  ◎ 李季平

  季平,陇西人。

    ◇ 唐故金紫光禄大夫试太子詹事兼晋州剌史上柱国陇西郡开国公墓志铭(并序)

  山有发地崛起者,胃之灵岳;木有梢云挺擢者,谓之长材。然木之秀也,遇惊风或折;山之峻也,有朽壤则崩。噫!以人事拟其伦,我李公近之矣。公讳良金,陇西人也。五代祖俭,佐高皇帝定都於雍,因居豳郊,子孙不迁,遂传於新平矣。皇祖素,宁州真宁宰;大父亨,绛州长祚府折冲;烈考宗,益州新繁令;或墨绶驰声,或冠陈力,皆树德积善,而锺美於公。

  公即新繁府君之次子也。幼而锐敏,长而英奇,气郁风云,心坚铁石。弱冠忽投笔太息,杖剑独游。时朔方节度副使论公,遇公而置之幕下,□後出奇破敌,戡难计功,世年间累有迁拜。日者受分符之寄於晋也,人乐其化,吏畏其威。虽迫凶使,而身处唐郊;亦怀王命,而心驰魏阙。间岁职营田之务於蒲也,规画强理,巡阅耕耘,法立令行,人莫敢犯。

  岂意讼因小吏,词忤大臣,苍黄之际,命归不测,伤哉!以大历三年七月十一日,奄终於河中府,春秋有七。夫人荥阳郑氏,芳兰之姿,坚冰之操,中年不幸,先公而亡。以广德元年十一月十四日,返□於晋州官舍,享年卅有一。旋以公即世之岁十一月廿六日,合葬於晋城东遍,龟筮叶从也。嗣子季平,弱而在疚,哀不绝声,长号终天,愿言报德。铭曰:

  长材国桢,雅望人杰。植性刚毅,守官忠烈。(阙)心苦节。汾晋作牧,吏畏人悦。如何生涯,忽焉置(阙)秀木折。繁霜凝兮芳兰歇,千秋兮万(阙)双魂兮同穴。(《绩语堂碑录》)

  ◎ 王延昌

  《全唐文》四百三十五有传。

    ◇ 大唐兴唐寺净善和尚塔铭

  和尚姓张氏,法号净善,京兆云阳人也。幼而神清,长益灵悟,诚请既深,缘爱自净。乃授经於惠云,溯源穷委,靡弗彻贯。以故业行高超,利益弘溥,知与不知,但蒙宣示,咸得解脱朗悟,信大道之津梁也。以乾元元年二月六日,告行於兴唐寺。门人惠信等,与俗侣白衣会葬,近千人焉。以其年九月九日,起塔於毕原高冈。式昭大道,庶慰永怀。铭曰:

  佛有妙法,使皆清净。世界罕闻,茫然莫正。大哉我师,降厥慈悲。开示寂乐,破其惑迷。法相既圆,色空自离。千万大众,叹泣而随。功成身去,自契自藏。铭於塔石,与天同长。(石刻。《八琼室金石祛伪》)

  ◎ 鲍防

  《全唐文》四百三十七有传。

    ◇ 停罢咸阳县令贾全奏

  准广德二年敕,中书门下及两省官五品已上,尚书省四品以上,诸司正员三品已上官,诸王驸马等周亲己上亲,及女婿外甥等,自今已後,不得任京兆府判司及畿县令、两京县、丞、簿尉等者。今咸阳县令贾全是臣亲外甥,恐须停罢。(《唐会要》六十九)

  ◎ 徐承嗣

  《全唐文》四百三十八有传。

    ◇ 日蚀退分请编史册奏

  历数合蚀八分,今退蚀三分,计减强半。准占,君盛明,则阴匿名而潜退。请宣示朝廷,编诸史册。(《唐会要》四十二)

  ◎ 卢迈

  《全唐文》四百三十八有传。

    ◇ 京兆河南两府不勾县案奏

  伏详比部所勾诸州,不更勾诸县。唯京兆府、河南府,既勾府,并勾县。伏以县司文案,既已申府,府县并勾,事恐重烦。京兆府、河南府请同诸州,不勾县案。(《唐会要》五十九)

  ◎ 徐浩

  《全唐文》四百四十有传。

    ◇ 谢赐书表

  臣言:伏奉诏书,赐臣汉故南阳郡太守邓恢素书一十五行。奇迹远至,臣孤见寡闻所未遇。臣当临仿,冀日进益,不任欣戴。谨奉表以闻。臣诚惶诚恐顿首死罪。(《宝真斋法书赞》五)

  ◎ 于颀

  《全唐文》四百四十三有传。

    ◇ 别置推事文例奏

  诸处推事不尽,须重勘覆,或有诬告等,每失程期,稽滞既多,冤滥难息。诸司及诸馆驿多以大理为闲司,文牒递报,颇至稽滞失望。今後各令别置文例,切约所由,稍涉稽迟,许本寺差官累路勘覆。如所稽迟处分,州县本判官请书下考,诸司使本推官夺一季俸料。(《唐会要》六十六)

    ◇ 祀武成王议

  处理经恢弘祀典,法施于人则祀之,故追尊仲尼为文宣王,贵德也;以劳定国则祀之,故追尊齐太公为武成王,崇有功也。臣伏以文宣王礼乐刑政之纪,为君臣父子之节,措置皇极,化成人文,齐日月之耿光,合天地之明德,其於礼物,宜其优崇。而武成王翼康匡周,拯人靖乱,功表东海,道光一时,推为武宗,诚谓不朽。请依李纾奏为之焉。(《大唐郊祀录》十)

  ◎ 卢杞

  杞,字子良。相德宗。阴害矫谲,李怀光反,暴杞罪恶,帝始寤。贬新州司马,徙沣州别驾,死。按与《全唐文》四百四十五卢杞别。

    ◇ 置监考使奏

  《六典》云:「中书舍人、给事中充监中外考使。」重其事也。今者有知考使,无监考使,既阙相临,难令详拣,请依旧置监使。(《唐会要》五十五)

  ◎ 黎干

  《全唐文》四百四十六有传。

    ◇ 李勉勾当京城诸街奏

  京城诸街种植,大历二年五月敕:诸坊市街曲,有侵街打墙、接檐造舍等,先处分一切不许,并令毁拆,宜委李勉常加勾当。如有犯者,科违敕罪,兼须重罚。其种树栽植,如闻并已滋茂,亦委李勉勾当处置,不得使有斫伐,致令死损,并诸桥道,亦须勾当。(《唐会要》八十六)

  ◎ 董晋

  《全唐文》四百四十六有传。

    ◇ 昭德王皇后庙奏

  伏惟古礼,合用今年七月卒哭,庙。国朝故事,高祖六月而葬,睿宗十月而葬,并葬讫便卒哭卒哭,庙。圣朝典故,伏请遵。仍令所司於今月十八日已前择卒哭位。哭讫,以十八日庙。(《唐会要》卷三)

    ◇ 公主出嫁行册礼奏

  今月十日,新都长公主出嫁,行五礼。准旧例,并合前一日於光顺门行五礼。今奉敕,其日早於光顺门使行册礼。遂为故事。(《唐会要》卷六)

    ◇ 册公主典故奏

  今月八日,正衙册新都长公主。准《开元礼》,其日皇帝御正衙,命使行册礼,陈乐悬。伏准贞元二年五月册嘉诚公主,二年二月册长林公主,皇帝并不御正殿,亦不设乐悬,遂为典故。(《唐会要》卷六)

  ◎ 王绍

  《全唐文》四百四十六有传。

    ◇ 权设幕屋为献懿二祖行庙奏

  奉迁献祖、懿祖神主,于德明、兴圣庙,为修庙未成,今月十五日内,移献祖主於德明、兴圣庙中,一处安置。九室数己定,请於德明、兴圣庙东北量地之宜,权设幕屋为行庙,奉安神主。侯新庙成,准礼迁神主入新庙,每至年,各於本室行享礼。(《唐会要》卷十四)

    ◇ 陈设四室权安神主奏

  请於德明、与对庙添造雨室,奉安神主。今缘就旧庙增修,则德明、兴圣庙殿南垣内,陈设四室,权安神主,庶为宜称。(同上)

  ◎ 王涯

  《全唐文》四百四十八有传。

    ◇ 均摊南郑欠税奏

  兴元府南郑两税钱额素高,每年徵科,例多悬欠。今请於管内四州均摊,代纳二千五百贯文:配蓬州七百五十贯,集州七百五十贯,通州五百贯,巴州五百贯。(《唐会要》八十四)

  ◎ 桑叔文

  叔文,贞元时左卫经府骑曹参军。

    ◇ 唐故淮南节度讨击副使光禄大夫试殿中监兼泗州长史上柱国北平县开国伯田府君墓志铭(并序)

  公讳亻先,京兆府泾阳人也。锺鼎之族,被于前史。高祖宏,皇光禄大夫灵、冀等州刺史;祖崇,朝散大夫恒王府司马;父仁俊,朝议大夫朔州刺史;并公望骤归,德映台阁,冰壶表节,水镜居心。公惟岳降神,妙年独秀,才高捧日,词美朝天,怀百胜之谋,有七擒之略。故淮南节度使工部尚书颍川陈公特达见许,殊礼相遇,屈公入幕,补节度讨击副使。累奏光禄大夫试殿中监兼泗州长史上柱国北平县开国伯。且楚有子玉,文公为之侧席;汉有汲黯,当朝为之正色。若非功高卫霍,名比关张,孰能有此荣贵。方将匡赞台阶,克隆元老,何期智士石折,贤人星殒,积善无徵,奄然辞位。贞元三年七月七日,告终于江都县赞贤坊之私弟,春秋五十有一。未得归其榆,且欲卜其宅兆,即以其年八月四日,归葬于江都县山光寺南原之茔,礼也。公孝德纯深,风表墙仞,舒卷风云之际,从容淮海之间,挺生不群,保此全德,一朝休息,平生已矣。豪梁之上,无复鱼台;仲蔚之园,空馀榛棘。呜呼哀哉!乃为铭曰:

  森然秀气,郁尔嘉猷。弯弧月满,长剑星流。肃肃辕门,棱棱霜气。日耀金戈,云连铁骑。南阳菊散,西鄂芝沉。摧残壮志,埋没雄心。琴覆弦宽,书埋简落。平陵松树,颍川石椁。旷野萧条,悲风寂寞。(石刻)

  ◎ 李说

  说,官河东节度北都留守太原尹。

    ◇ 进甘露表

  臣说言:臣所部太原府交城县石壁山寺,今月二十二日夜,甘露降于寺内戒坛西及寺外柏林上,大枝小叶,无不周遍,凝泫垂滴,甘甜如蜜。当寺临坛大德僧慎微与僧惠广等一十五人,咸共观尝,覆问如状。贞元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顾氏《金石文字记》四)

  ◎ 裴同亮

  同亮,京兆人。进士。

    ◇ 唐故清河郡夫人张氏墓志铭(并序)

  贞元十五年十一月十二日,夫人张氏奄终于长安县怀德里之私第。夫人张氏,府君贾秀曾孙,游击利休之爱。夫人宿丞令族,天与其惠,柔仪雪映,志行松操。至於织飨饣束,奠祀之礼,厚情周物,丝竹通妙,皆禀生知,出为时则。洎玉笄耀首,至德全成,求之美地,嫔于张氏。秦晋有疋,凤凰其仪,镜鸾无而双影临,柏舟泛而中河媚。尔乃服其浣濯,鼓其琴瑟,内闲外恭,安亲惠下,宿窕之容有节,螽斯之庆大来,黔娄之妻从夫,孟轲之母训子,方俟同年也。呜呼!积善无徵,疾也有作;山林ヘ色,泉路何迷。夫人春秋六十有已,贞元十六年,葬于□□□。儿女四人,孤幼,雁行泣血,白鸟祥至,风树不停,神道昭感,天之明察海珍,抚视摧恸。惜萤■之早落,兴言异室;羌桂月之先扼,哀悼痛伤。骨肉持封石字,永同天地之长,海变桑田,还识恭墓志铭:

  堂堂府君,后族之良。灼灼夫人,宗室之光。疋若秦晋,睦若潘阳。琴瑟培培,凤凰锵锵。宜尔偕老,万寿无疆。如何吴穹,今也则亡。重泉幽壤无见日,荒垄白扬生萧<风瑟>。(石刻。《八琼室金石补正》六十七)

  ◎ 史恒

  恒,同元初州三水县令。

    ◇ 大唐故扶风郡夫人冯氏墓志铭(并序)

  夫人门传高族,锺鼎承家,既笄之年,配于君子,即故通议大夫行内侍省内侍员外置同正员太原王公庭瑰之夫人也。公则厉节立身,忠以奉主,出承王命,入侍禁闱,累秩成劳,频迁禄位。何期不寿,逝我良臣,以兴元元年薨於私第。夫人孀居苦节,备礼从家,婉顺执心,三随妇道,常依释众,斋戒有时,早悟空缘,修持真谛。奈何积善无徵,德昭祸及,昔掩空堂,梧桐半折;今归厚夜,琴瑟两亡。呜呼哀哉!又足悲也。贞元八年岁集壬申九月廿八日,终於京大宁里之私第,春秋五十有六。即以其年冬十月廿七日,合於长安县龙首原,送终礼也。嗣子德进、次子德逸、次子德逊、晏等,孤女嫡于刘氏,并号绝擗地,毁骨伤神,痛割於心,昊天何极。恐陵谷海变,托石铭云:

  太原王公,厉节奉忠。不图早世,祸降先薨。郡君夫人,四德能恭。生之秦晋,死之穴同。(石刻)

  ◎ 杨自政

  自政,贞元初大理评事。

    ◇ 大唐南阳张公故太原郡太夫人王氏墓志铭(并序)

  夫人先裔之太原,曾祖文武不坠,才艺馀美,阴迹邱园,父处泰之二女也。夫人四德备身,内和外睦,敬上抚下,爱之六姻。一念真如,修持众行;三归净戒,灭即示生。奈何积善无徵,有染来疾,日月已累,厚夜长辞。贞元八年二月廿九日,终於京长安县义甯里之私弟,春秋七十有五。即以三月廿二日,葬于城西龙首原,礼也。嗣子奉天定难功蔬云麾将军守左金吾卫大将军兼试太常卿上柱国开国伯右神荣军副将专知苑内都巡突,孤女笄于高氏,并号叫擗地,气绝无声。以托斯文,刻之铭记。词曰:

  张公之室,大原郡君。名家远族,非晋即秦。前之与後,永闭双春。白扬悲风,伤之见人。(《绩语堂碑录》)

  ◎ 田益

  益,贞元中人。

    ◇ 唐故泗州长史试殿中监京兆田府君墓志铭(并序)

  府君讳亻先,京兆泾阳人也。曾祖宏,唐故光禄大夫骠骑大将军、灵、冀等州刺史;祖崇,朝散大夫恒王府司马;父仁俊,朝议大夫祥州刺史之次子也。公豁达英才,气雄志勇,少参戎武,累著勋业,至如攻必取,战必胜,安危定难,只在谈笑,则公之德欤!世不绝贤,寻拜泗州长史试殿中监,又历诸府幕,权总职司,则翰墨不能缕载。夫人清河冀氏,淮南节度押衙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子宾客景城郡王奕之长女也。皆轩冕盛族,令德备闻,辅佐君子,实谓秦晋耳。公久主强兵,屡清淮海,功高望重,日冀迁荣,所谓公禄及二千石,寿逾百岁。奈何上天不仁,屈公以短历,哀哉!贞元三年七月七日,寝疾殁于扬州江都县赞贤坊之私第也,享年五十。其时道路艰阻,未获还乡,权卜葬于扬州江都县临湾坊之原也。积善无庆,夫人小因沉痼,於贞元十一年六月廿五日,又终是室。呜呼!漂然寄家,亲故乖远,数岁之内,沦谢相望。夫人作腹不孕,府又无别息,以侄孙益继副其後。益罄其馀产,奉举大事,以其年八月廿七日,合於府君旧茔,礼也。虑恐岁月迁迈,陵谷变移,所铭贞石,期於不朽。辞曰:

  功成业就兮身之云亡,事不可问兮悠悠彼苍,骏马锦衣兮沦形灭影,宝剑金甲兮沉气销光。孤坟峨峨兮倚云临水,新柏肃肃,滴露凝霜。亲友哭送兮从兹一别,永无返期兮泉路何长。(石刻)

  ◎ 任要

  要,官都督兖州诸军事。

    ◇ 岱现观题名

  贞元十四年正月十一日,立春祭岳,遂登太平顶宿。其年十二月廿一日立春,再来致祭,茶宴于兹。(顾氏《金石文字记》六)

  ◎ 赵传说

  传说,建中时人。

    ◇ 资阳县法雨寺北岩释迦牟尼佛龛颂(并序)

  龛者,以文字之义,则合加於龙。龙之德大矣哉,上古以之伏藏焉。所谓石室也,後代勒之以佛像,传宝迹於远也。□□穷於□劫,刚石偏於沙界,用包大空,□入群有,光明□□清净龙飞,善救(缺四字)慈ê然龛者,乃此居士,姓左名岩,字太素,其先出於齐国。五代祖因□派流,今为资中人也。爰宅我居,惟桑与梓,幼而贞敏,长而能贤,家室谐和,孝友恭俭,五十馀年,人莫知也。故能靖回修习,体魄精凝,不□□□宝生□室冫戌仝(缺四字)膏所留处而俗化不规(缺四字)。是片□奇匠舀灵岑锤未及(缺四字)作錾不见锋火即□焰□□□之□而□之{宀负}贝□□於绝璧(缺四字)於峭,螺髻云结额(缺五字)北峰比崇目将南江长注,现轮王之□好,观诸虚空而此身(缺四字)世界而彼佛□来,徒以寒暑之不居,阅□穷之久代,以天地之长久,悲永劫之因缘。乃为颂曰:

  离灵峰兮亘□□,湛明镜兮大龙□,□□{宀负}□兮日月辉,若有人兮知四谛,观佛性兮□□际,见光□兮千□□。(《金石苑》二)

  ◎ 侯钅否

  钅否,德宗朝人。

    ◇ 大唐故昭武校尉守左骁卫将军上柱国陈公墓版序文(并序)

  公讳义,字兴。厥初以大舜之裔,侯于陈而氏焉。敬仲己还,不常其所,今又为河东人也。王父克同,列考福,皆读叔夜《养生》之论,慕蒋诩敛迹之风,淳素自高,疏于荣禄。公属天宝季祀,羯胡千纪,激仁为勇,移孝作忠,徇定远之从义,期征虏以效节。顷之,官至左骁卫将军,荣上柱国,累有功也。寻入居环卫,载睦亲朋,方趣无生以得真,先依有相而弘法,割田园之产,罄俸禄之资,斋筵列於皇州,僧徒毕至;香翰写於玄籍,唐本无道。允矣知身是幻,而况於财,不亦达乎!将福庶类,而况祖考,不亦仁乎!春秋七十有二,愿终遘疾,永贞元年十月六日,卒于上都金城里之私第。於戏!嗣子叔宁,年齿尚幼,夫人河南北氏,风有淑德,严于壶范,公之善功,皆夫人佐成。逮今茹荼饮泣,庀于丧事,以其年冬十二月二十有五日庚申,葬于长安县龙首原,礼也。铭曰:

  尚忠好仁载经籍,公实兼之成懿绩。作善精魂当有适,顺时松贾斯幂幂。(石刻)

  ◎ 樊晃

  晃,德宗朝润州剌史,历度支、兵部员外,湖阳人。

    ◇ 杜工部小集序

  工部员外郎杜甫,字子美,膳部员外郎审言之孙。至德初,拜左拾遗,直谏忤旨左转。薄游陇蜀,殆十年矣。黄门侍郎严武总戎全蜀,君为幕宾,白首为郎,待之客礼。属契阔湮厄,东归江陵,缘湘沅而不返,痛矣夫!文集六十卷,行于江汉之南。常蓄东游之志,竟不就。属时方用武,斯文将坠,故不为东人之所知。江左词人所传诵者,皆君之戏题剧论耳,曾不知君有大雅之作,当今一人而已。今采其遗文,凡二百九十篇,各以志类,分为六卷,且行於江左。君有宗文、宗武,近知所在,漂寓江陵,冀求其正集,续当论次云。(《杜工部集》)

  ◎ 李藩

  藩,字叔翰。少沈靖,敏于学,杜亚守东都,表致府中。张建封辟节度府官。建封卒,诏追入,释拜秘书郎。擢吏部郎中,拜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出为华州刺史,未行,卒。赠户部尚书,谥贞简。

    ◇ 赵郡李氏殇女墓石记

  殇女李氏,赵郡高邑人也,小字孙二。年十六,贞元十七年十一月廿二日遘疾,终於长安永宁里之旅舍。以十二月三日窆於万年县高平乡西焦村之南原,从权礼也。曾祖父讳畲,皇国子司业,赠太子宾客;祖讳承,皇正议大夫检校工部尚书兼潭州剌史赠吏部尚书,谥曰懿子,历淮西道、淮南道黜陟使、河中道、山南东道、湖南道节度观察都防御都团练等使;父藩,秘书省秘书郎。殇即藩之第三女也。念尔禀天之和,而聪明孝友,得礼之节,而恭敬廉让,奉上顺下,动无所违。吾身苦病,尔之疾畏吾之知;吾家苦贫,尔之欲亦畏吾之知。淳性感人,逮此增痛,痛奠及矣,哀如之何!唯俟於吉时,归葬于故国,我先茔之松柏,从尔孝思而已矣。衔涕书此,用安幽魂,魂而用知,鉴我诚意。贞元十七年十二月三日,秘书省秘书郎李藩记。(石刻)

  ◎ 宋并

  并,兴元中人。

    ◇ 魏博将校勒功铭

  唐兴元元年岁在甲子冬十有二月戊辰朔,贼臣李希烈据江汉之阳,跨淮汴之右,窃□神器,阴包祸谋,为蛇为豕,荐食郊□,难杂中夏,祸□□服。帝命东□□□伐叛。时永平鼓行而冲其前,昭义悉甲而倚其左,平卢张翼而角其右。我尚书田公以北鄙多虞,专征楚□,乃遣节度押衙後率兵马使□符恍为行营统军,以精卒万骑,仗律以蹑其後。以其月七日甲戌次于孟津,遂屯于大亻丕之下。汉营□岸而月□,虏帐连山而星列,乃维舟为梁,截流□度。数日之後,方□□济,锐气□集,云合九天,雄俊傍□,霜肃万里,□□元恶,恭行□□。爰刊兹山,□□厥事。(石刻)

  ◎ 杨暄

  暄,贞元中宏农人。按黄本骥谓即天宝宰相国忠犹子,非。

    ◇ 大唐故清河张夫人墓志铭(并序)

  夫人号威德,清河之族,积善承家。祖考讳延昌,二女□不乏廿贤,园林隐迹。夫人既笄之後,于闾氏。婉顺和睦,克柔母仪,淑慎於家,声闻於里。况乎先觉,早悟色空,斋戒在心,持念闭目。奈何善不增寿,命也。自来染疾月旬,岁过不减,贞元八年二月廿日,终於京长安县义宁里之私第,春秋六十有九。即以其年五月十八日,择兆吉辰,葬於长安城西龙首原之礼也。嗣子庭萼,右龙武军宿卫,忠孝之道,号绝过礼。次子庭珍,右羽林军宿卫,州节度使尚书张献甫奏赴行营,遂忠於国。孝不并行,报哀之情,昊天何极。呜呼痛哉!又足悲也。一女四德,于白氏,半子之分,礼以恭仁。攀慕痛深,将刻斯石。其铭曰:

  清河夫人,于闾氏。二男一女,忠孝谁理。(其一)

  公之独守,痛绝灵机。四时定省,赖之半子。(其二)

  楚挽送终,染疾一问。死生命也,念之何求。(其三)

  孤坟寂寂,松柏飕飕。泉门永掩,万古千秋。(其四)(《古志石华》)华)

  上一条:正文·卷二十二  ()
  下一条:正文·卷二十四  ()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