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散文
法式造梦师
作者:王梦灵 发布时间:2016/3/28 点击次数:551 字体【

  

      每个人都有梦想,梦想并不因为身份而伟大或者卑微。在世界上,太多人的梦想无法实现,它藏在心底,模糊而安静。有一些电影,像梦一样开落在我们心里,它没有时间,没有地域,它有色彩、温度、气息,悄悄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梦想之翼
  静静的塞纳河贯穿了一个古老的城市:鲁昂。这座在中世纪曾经拥用无限繁华的城市滋养了文学巨匠福楼拜,也是印象派艺术的温床。
  让-皮埃尔·热内(Jean-PierreJeunet)就出生在这里。这座艺术的城市让热内对影像萌发一种纯挚而童真的触觉,1962年,年仅9岁的他就用立体照相机和手电筒为玩具拍摄动画,从那时候起,就奠定了他的作品的基调:童话和梦想。这使他今后的作品即便是在宏大的主题下,生命的沉重和悲伤的况味中也保留着一丝童话的亮色。
  少年时的他常常流连于鲁昂大教堂,博物馆和各种店铺,感受每天每个小时不同的色彩中不同的城市,他看见教堂的巨大身影耸立于大地上,同时又仿佛消失、蒸腾于清晨的淡蓝色薄雾中;各种雕塑、彩绘玻璃闪耀着光芒;女人们丰富的装饰以及路上的石头随着阳光的投射产生奇妙的颜色变化。
  17岁时,他用在邮政公司上班的积蓄给自己买了第一台8毫米摄影机。
  梦想是没有时间和地域的,尤其是法国这个浪漫的国度。后来这个怀揣着色彩的少年进入到CinémationStudios学习动画,他在光影的殿堂中像一只海绵,饥渴的吸取着光影的美丽。
  通过在电影工作室学习动画技术,他很快便开始拍摄他的短片。这时候,影响他人生的一个人出现了:那是在一次动画节上,他偶然遇到了马克·卡罗,一名同样年轻的导演、摄影人和漫画家。马克·卡罗对于热内的意义远远不是“搭档”两字可以概括的,他的出现让热内找到了生命中的契机。志同道合的他们开始了长期富有创造力的合作,拍摄广告、音乐录影带和短片,并以这些作品拥有了他们最初的个性标记:天才的视觉创造力和浓郁的黑色幽默感。
  在1981年,他们联合创作了一部集表现主义和朋克文化为一体的电影短片。《最后的疾风之塞》,这是部关于生活在荒凉未来世界士兵的短片,接着,热内又在1989年推出了仅有七分钟片长的短片《我喜欢的东西,我讨厌的东西》,这部作品中我们惊喜的发现他的又一个老搭档浮出水面:演员多米尼克·皮诺,一个身材瘦小,面容滑稽的法国男人,天生的幽默气质和精湛的演技让我们记住了《天使爱美丽》里的失败作家伊伯莱多,《尽情游戏》里的垃圾王“粉碎”先生,《异形4》里轮椅上的机械工……
  诡异天才
  在这期间,热内导演了大量的商业广告及MTV,他的风格和影像精神在不断的练习中逐渐成型,清晰。
  1991年,热内和马克·卡罗完成了第一部长片《黑店狂想曲》,从历经资金短缺的磨难到杀青后,这部作品一鸣惊人地获取了东京影展金奖,还获得了包括最佳新锐导演和最佳场景奖在内的恺撒奖的四个奖项。在这届“法国的奥斯卡”上,《黑店狂想曲》呈现出难以言表的意味:奇谲的想象力和黑色幽默、童话般的情节以及新颖独特的视觉效果。影片塑造的穴居人使人难忘:他们居住在洞穴里,生活在人们视野之外,有一条长长的甬道通向外部世界,他们面目可憎却心地善良。评论界把这部作品称为“从新巴洛克电影中演化出来的异数”,因为它黑暗、怪诞,却同时充满了童话的意味。
  马克·卡罗说:《黑店狂想曲》完成了他们儿童时代的幻想。而这时候,初露锋芒的热内心中,酝酿着一个更加诡异的故事,故事里有变异的柜子椅子,烟囱爬出的圣诞老人,靠偷取儿童梦境来恢复做梦的能力的科学家……
  这是他的第二部长片《童梦失魂夜》,这部大量以心理蒙太奇构架出逻辑结构的影片是如此的难以理解,更像是一个荒诞不经的梦。梦是没有逻辑的,它可以打破现实进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它暗绿色的基调具有强烈超现实的风格,距离现实很遥远,而仿佛又是某种熟悉的存在。这时候的热内是纯粹的,片尾小女孩的手把那些渴望重拾信心的人带出困境,带来希望;在冷冷的世界上,他让女孩子的泪痕保留温暖的痕迹。
  尽管如此,影片还是受到了质疑,因为它与一般意义的儿童历险励志片背道而驰。在他的心里,似乎也明白了,这个纯梦境构成的世界是遥远的,不存在的,而这样的纯粹,又能维持多久呢?之后一段时间,热内陷入了低谷,或许他在反思,一种虚幻的风格走到了极致,到底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时候,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福克斯突然向他发来了邀请函。
  梦想旅程
  原来,《异形3》票房不尽如人意,20世纪福克斯正打算横跨大西洋寻找望为《异形》这样经典的电影题材重新注入活力的人。有了法国导演吕克·贝松闯荡好莱坞大获成功的前车之鉴,美国人的目光聚焦到了热内,这个在法国异军突起的新锐导演身上。一群精明的好莱坞制片商们看了《黑店狂想曲》和《童梦失魂夜》等几部作品之后,看中了热内的创造力以及拍摄纯粹科幻题材电影的潜力,经过细致的分析,他们形成了统一的意见:这就是能延续《异形》奇迹的那个人。
  走到创作分水岭的热内毫不犹豫接受了邀请。走出来,换个环境,尝试着改变自己,对于他而言,还有一个广阔的空间。
  1997年,《异形4》问世了。热内并没有让商人们失望,依然是好莱坞流水线的优秀产品,票房号召力依然巨大,但看完这部片子后,我们可以感受到它在华丽的视觉冲击背后法国式的浪漫和欧洲导演共有的人性探索,虽然这已经被挤压在一个微小的空间里,但评论界却没有忽略:“欧洲导演的作者意识与好莱坞的游戏规则宛若两条平行线,恐怕永远都不会完全契合。”在他们的眼里,吕克·贝松才是欧洲人在好莱坞的典范。
  这并不算一次很成功的经历,热内也没有留恋这个电影天堂,其实他的内心根本就没有进入好莱坞的语境,他不喜欢那样的风格,他的才华难以得到充分发挥和体现,那也不是他的电影。深沉厚重的法国文化和浪漫时尚的都市气息在他的心中撞击着,这才是属于他的色彩和甜蜜声音。
  在留下了一个短暂的背影之后,重新踏在法国的土地上,热内如释重负。
  他说:想喝一碗洋葱汤,看看错过的电影,感受一下冬夜里月光下桔色的巴黎商铺……
  好莱坞的经历,让热内对于画面、节奏、音乐的理解也更为丰富和开阔。此后几年间他一直没有接片,而是埋头为自己的新片作准备,重新回到个人化电影的道路上。这期间有熟悉的人瞧见热内,他在蒙马特区和阿贝斯地铁站附近散步。
  直到有一天,热内在墙壁的电影海报上看到了一个黑眼睛黑头发的女孩。
  他停下来,心中莫名的激动着。他知道,她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法国女孩,她是单纯、灵动、浪漫的交集。
  后来,这个叫奥黛丽·塔图的女孩,成为他的天使,成为法国,全世界的天使。
  法式经典
  有人问,世界上最适合女孩子看的电影是哪一部?答案是《天使爱美丽》。
  有人问,最美妙、优雅的电影是哪一部?答案还是《天使爱美丽》。
  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时的惊喜、惬意,它仿佛是把一个梦,一段生活,一段幻想的经历从一个少女的充满了奇思妙想的脑袋里取出来,就那么直接的,毫无修饰的放在你的面前。这个把草莓插在手指上吃,把手插进大米里的女孩子纯洁、神秘、优雅、羞怯,它就像是我们的初次,也是唯一。
  2001年,热内执导超现实主义浪漫喜剧电影《天使爱美丽》,奥黛丽·塔图饰演可爱而充满幻想的艾米丽。在这部电影里,热内把梦想调制成醇香的红酒,散发出迷人的香气,让法国人的气质征服了全球。
  故事就发生在蒙马特区和阿贝斯地铁站附近,那是少女爱美丽的家,她和一群同样孤独、善良的人生活在一起,他们的日常生活单调、破碎,充满了挫败和渴望,就像和我们大部分人一样。但在爱美丽的眼中,现实如此的神秘、丰富,她用自己的目光看这个世界,她帮助别人实现愿望,最终,她也和自己的梦想相遇,梦想中的鲜花爱情开放,这朵花叫做爱情。
  在浓郁的幻想色彩和奇妙的想象力之下挖掘生活是的诗意,这是热内对现实生活和苦乐人生的透视与观照。街道、酒吧、车站和住宅仿佛是现实被涂上了一层油画般的色彩,爱美丽的每一个举动和奇思怪想都来自于日常生活中的每个平凡人,让我们感觉:她就在我们身边,在晦暗的日子里给人带来希望。
  影片的每一帧都带着艺术的气息:鲜艳浓郁的巴洛克色调,独特的视角,灵动的场面调度,优雅的长镜头,欢快的像精灵般的音乐,手风琴,小提琴和钢琴渲染出左岸的迷离风情和爱美丽的欢乐和忧伤。年轻的音乐家扬o提尔森为影片打造出令人神往的旋律,仿佛让观众在温暖的阳光和空气中荡秋千,让爱美丽在巴黎的街道像猫一样若隐若现,让我们轻轻饮下魔幻绚丽的巴黎。
  事隔多年后,法国女演员艾曼纽·贝阿还常想起某个下午热内向自己讲述这个电影大纲时的神情。她觉得惊讶和惋惜,惊讶的是她难以想象这样的片断带来的美;惋惜的是自己早生了十几年,而没能演出这部电影中的爱美丽。当然,事情没有遗憾,这位世界级美女向专门提携年轻电影人的“电影基石”发出求助,结果热内顺利得到了拍摄资金。
  影片就像一幅油画,被永远挂在电影的圣殿,在人们心中。
  渐入佳境
  2002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前两天的一个舞会上,热内问奥黛丽·塔图:“还想和我拍一部影片吗?”塔图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不知道,热内还有一个做了十多年的梦。
  当热内在1991年读到巴斯蒂安·亚波里佐特的小说《漫长的婚约》,女主角玛蒂尔德的形象就一直埋藏在心灵深处。他说:“我是一口气读完整本书的,这个感人的故事,这个坚韧的女性都深深吸引了我,这种精神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当时我知道这本书的拍摄权属于华纳公司,我唯一能做就是保持住这个梦。”
  这个机会终于降临了。
  还是《天使爱美丽》的原班人马,完成了一部更有挑战性的作品,它的主题和《天使爱美丽》完全迥异:沉重而冷酷的战争,人性和感情的深度。
  电影《漫长的婚约》再一次感动了人们,它被誉为“法国三十年来最感人的影片”。奥黛丽·塔图扮演的玛蒂尔德是一个腿有残疾的女孩,在战争中不辞千辛万苦寻找她失踪的未婚夫,她透出的自信、坚贞和坚毅让人们觉得,这个在身体上不完美的女孩却有一颗最完美的心。
  《漫长的婚约》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2005年法国恺撒奖获得12项提名,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等各种光环笼罩着它。而在电影杀青前不久,伟大的作家,作品原著者巴斯蒂安·亚波里佐特去世了。
  深沉厚重的法国文化让热内电影显现出博大精深的人间之爱,他也越来越多的从梦境中进入更开阔的对社会的思考和人性的关注。因此,热内的影片在黑色幽默和天马行空的想象中渐渐转变,法国诗意电影的传统与个人风格达到完美的统一。
  2009年,人们终于又看到了热内的新作《尽情游戏》,一部讽刺世界武器交易的喜剧,当然,影片不会让我们失望。这位法国电影造梦师,仍然用一颗奇异、深邃、敏感的童心,描画着人们失落的,为之渴求的梦想。

  上一条:梦想记录师的旅程  (王梦灵)
  下一条:与病有关的几个片段  (徐国方)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