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散文
你在长大,而我们在老去
作者:王梦灵 发布时间:2016/3/28 点击次数:551 字体【
  记得当时年纪小
  一百五十多年前,不知道是童心未泯还是灵光乍现,九岁的小爱丽丝在数学家刘易斯·卡洛尔笔下诞生。从此,这个疯狂的想象世界里,就多了一个穿着背心连衣裙的小女孩,她在进入兔子洞里的一百多年后,钻出来成为十九岁的少女。这一次,是蒂姆·伯顿的上帝之手,让这个女孩子的青春保持下来。这是多少人所梦寐以求的青春,当我们的年华已经老去,看童话的男孩女孩抱着他们的孩子,看的不仅仅是童话,而是在这青涩的,荒诞的情节中找自己的影子。
  看童话的人,是爱幻想的人,原著是天马行空的妙想,开阔了思路的灵魂,而影片则是具有批判和励志性质的荒诞剧。儿时看的是文字,童话中的可爱动物和美丽仙境都是由文字经过自己幻想出来的。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王国,无论那是一座沙塔,一块草从,一把水枪或是玩偶,积木还有玻璃弹珠,都可以构想出梦想国,他们有过无数稀奇古怪的幻想和憧憬,幻想经历奇妙的故事;但遗憾的是,时间这个荒凉无情的理发师,把许多旁逸斜出的美推成了平头,属于孩子的那些幻想和纯真,渐渐已经在我们日常的琐碎生活中被磨光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爱丽丝》,且看得像一个怀春的怨妇。
  兔子洞的十年
  十年了,兔子洞外面,蒂姆·伯顿还是那个哥特的、幽深的、惊艳的、孩子气的、神经质的蒂姆·伯顿。兔子洞里的十年漫长空白等待到了当年的小萝莉,噢,不,现在的爱丽丝,芳龄十九,却早已不是那个梦游仙境的小丫头。弹指就过了十年光阴,长大的爱丽丝优雅美丽,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女孩,只有言谈间透出的灵气,暗示着这一段奇妙的旅程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完全的消磨。当一段安排好的照本宣科的婚姻摆到她的面前,心智还不成熟的她无法容忍,无法面对那个古板木讷的青年,她选择了逃避,还好,她没有错过兔子先生的时间,当然,故事证实,这是一次事先设计好的造访,恰好撞在上刀刃上。
  可时间这把利刃却没有给她童年来过的地方刻下印记,一切如故,幽森奇诡的森林;鲜艳的蘑菇和长着人脸的鲜花,都没有发生的变化,一场劫后逃生戏,有着奇妙的黄色瞳孔并且变换颜色的疯帽子和小睡鼠成为她的保护神,专断凶狠的红桃皇后仍然和妹妹白皇后势不两立。在双胞胎兄弟的帮助下,爱丽丝逐渐恢复了记忆,她在这个童话般的奇妙世界里重新审视自己,寻找自己。
  精灵的娱乐
  优雅华丽略有病态之美的十九世纪上层社会生活。工业革命萌芽时的伦敦。具有叛逆精神的少女。她的活力、率真和苍白、文静的外表形成反差,这就是爱丽丝,和“男友”之间笑场的爱丽丝,婚礼上抓起毛虫的爱丽丝,跟着一只兔子跳起树洞的爱丽丝……在爱丽丝逃婚后不幸掉入的地下世界里,所有这一切奇怪而活生生的“人物”无不为这个奇妙的爱丽丝之童话梦境营造着绚烂多姿的气氛。就连真实世界中的人都呈现出一种轻度的戏剧化,两个世界的对比,或许对于生活而言,洞中的奇妙世界相对是正常的。
  这就是伯顿的批判气质,尖锐,夸张,异化,讽喻,戏谑。这借爱丽丝的话说:只是个梦。童心未泯的伯顿把这些经历都赠给了一个未喑世事小姑娘,使她的一颗丰富纯洁的孩童之心得到了锤炼。
  用精灵一样的眼光看待现实世界,用巨大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虚拟的王国,在这当中,其实没有绝对的好坏善恶,而这恰好又反讽了真实世界里的人们。
  剩女也疯狂
  十九岁,在那个伊丽莎白时代,如果加把劲,就应该是一两个孩子的妈了,但个性的爱丽丝比照了恐怖老处女姨妈,她更关注的是别人眼里奇怪的东西:穿衬衫的兔子、疯帽子、红白王后、炸脖龙这样的老朋友,并且在洞中她面临了身份的追问,在和烟鬼毛毛虫阿布索伦遭遇后,就开始不停地回答自己,说服自己;这似乎是个很无聊,但相当紧要的问题:我是谁?
  因为她自小就被同样的一个梦困扰。故事开始不久,爱丽丝当众变成了逃跑新娘,然后随着白兔,摔进了“仙境”,更进一步的问题她需要回答:我是别人说的那个爱丽丝吗?然后在过程中寻找到答案。
  有人说,疯颠的兔子代表了好奇心,爱丽丝随兔子进入洞穴代表了追求真理的旅程。这样的解读给爱丽丝的入洞加了动机,那么,爱丽丝的“奇境”也就成了有目的的“探寻”活动,然后故事便陷入一个隐喻。我觉得,虽然这并不纯粹是一片小孩渴望生活的梦幻乐园,但爱丽丝的奇遇,更多的带有游戏性质,她身上的一份童真,一份幻想,保全了这个在幻想中生长的世界;同样,走出这个世界的爱丽丝,在真实中,将这个获益的信息,悄悄告诉了羽化成蝶的毛虫,这是她心灵的对话。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个即将成为女强人的女孩,是不是有更为疯狂的计划呢。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这是个荒诞不经的问题,在片中反复出现。
  第一次,疯帽子问: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答案是为了砸死凶恶残暴的红心王后,而之后纯粹就是一个无解的圆--似乎没有意义,似乎包含了任何可以包含的意义,这就是这句话的意义。可能有人说这句话甚至连个隐喻都算不上,或许这只是一个纯粹的冷幽默,把这两者毫不相关的物体嫁接成一个电影中最具诗性的桥段,尽管它看起来是如此荒诞,无端,谐谑。
  或许有人说,在童话里,这没有什么逻辑可寻。但这样的问题在于问题本身,带有不确定性。就如同在童话中,爱丽丝可以通过“倍增蛋糕”来控制身体长大或是缩小,这一切都是无理的,也是“美”的。
  或许洛特雷阿蒙的那一句能够把文学史翻转的:“一架缝纫机和一把雨伞在解剖台上的偶然相遇”才能解释这个问题。我们无法把兔子界定为好奇心,把爱丽丝当成一个奇思妙想的萝莉。因此,这部浪漫主义的影片,戴上了一顶后现代主义的帽子,当然,这不是一顶疯帽子,而我们每个人,都缺少,或者梦想着有一顶帽子。
  不是你一个人在成长
  她有伊丽莎白时代的优雅,梦幻色的狂野和叛逆,她产生于疯狂数学家的伪命题,而造梦师蒂姆伯顿造就了她的少女时代,并且让她从梦中走出。爱丽丝进入仙境的时候,命运已经紧紧的把她和那个战胜巨龙、推翻红心女王暴政的英雄联系在一起了。但她在这之前,仍然和自己产生迷茫,作为一个普通的“我”。是否能够承担这样的重任,怎么样才能发挥自己的潜力?爱丽丝在自信和勇敢这两个词中找到了答案。通过勇斗炸脖龙的个人英雄事件的触发,一个新的爱丽丝破茧而出了,少女爱丽丝完成了对人性中软弱的救赎,当她提着利剑从天而降。那华丽而决绝的一斩,“这一剑的风情”超越了孩提时代的“无畏”。
  当疯帽子恳求艾丽丝留在这个童话世界,成年的艾丽丝仍然选择了这不属于她的梦境一般的地方,虽然这里留下她的勇敢,真诚,是永远不会衰老的梦想之地。这里,影片完成了对童话的超越:艾丽丝,也在这样的结尾成长为一个真实的少女形象,她找回了自身坚定、勇敢、自信的品格,让她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勇敢地拒绝她不喜欢的婚姻,踏上远行的航船,从此掌握自己的命运。但这近似励志的结尾,也让人有些意外。
  只能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部经典。
  时尚:梦想的蕾丝裙边
  伟大的时装设计大师圣罗兰有一句谈时尚的名言:“你必须以幽默的态度看待时尚,凌驾于时尚之上,相信它足以给生活留下印记,但同时又不要笃信,这样,你才能保持自己的自由。”我相信,了解这句话也就找到了打开《爱丽丝》的钥匙,从容享受梦想的过程,而不指责它的奢华、精致。
  当缩小的爱丽丝钻进洞口的另一个世界,作为观众,猛吸一口气是必要的--这眩丽的色彩简直要挖走人的眼球,领略这个神奇壮美的世界:巨大的蘑菇森林,长有笑脸的斑斓花朵,在空中飞舞的微型木马,雄奇壮观的巨型城堡,飞流直下的山间瀑布,斑驳破旧的大风车,引人进入另一个世界。在这一场真人和卡通秀并行的大餐里,疯帽子真诚易感,红皇后暴躁骄奢,白皇后纯粹作女,飘忽的爱尔兰猫,咋咋乎乎的小睡鼠,焦虑不安的三月兔。由这些真实或虚拟的形象发起引以为傲的3D特效冲击波:爱丽丝掉入地洞时,悬浮在空中的物体的碰撞;冷不丁向镜头掷来的杯子;迎面抛来的画卷和物体,这些,都是激起感官刺激的火星。
  令人回味的是一道美妙的餐后甜点,片尾曲《确实爱丽丝》有不一般的口味。艾薇儿演唱了来自电影中的一段情节,地下世界的所有居民都在等待爱丽丝的归来,但她真的回来了,却没有人相信她就是大家在等待的那个自信又易怒的爱丽丝。当一个真实的爱丽丝来到我们面前,可谁又能知道,你心中等待的人,是不是还是原来的那一个吗?
  每个人都是爱丽丝
  她可以随意的变大变小,我们呢?
  爱丽丝的身体在奇境中从来没有停止过变大变小,这种奇怪的成长,让她对自身困惑的同时,对世界也产生了困惑。每一个经历过青春的人都有过类似的困惑,他们是散落在地球上的最奇怪的部落,生理,心理的变化,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因此,她经常思考:“这不是我”,“这不是真实的”,“你会消失”……而这是一个孩子所必经的成长。
  看着这个小女孩子,在一个或许是梦,或许是真实,或许是过去的陌生世界里,勇敢自由,率性真诚的活着;其实,每个人都是爱丽丝,只是有时候,这乍现的美丽被忽略了。
  在影片结束时,有人侃侃而谈,或是陷入时光的沉默中,他们或许会想起曾经年少轻狂的日子,有遗憾,有骄傲,有后悔,有唏嘘。爱丽丝选择了她的生活,我们也将各自行走在路上,纪念或者撷取那些值得珍藏的东西,就像《天使爱美丽》中男孩子藏在墙壁中的玩具盒,《纳尼亚传奇》壁橱后的世界,《哈利波特》中的火车站,它们都是理想递向尘世的灯。

  上一条:日本的味道  (王梦灵)
  下一条:梦想记录师的旅程  (王梦灵)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