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散文
在气息,声音,光影中奔跑
作者:王梦灵 发布时间:2016/3/28 点击次数:601 字体【

  “这将是最完美的香水。以少女的绝妙体香为基底,含苞待放的芬芳为主干,他将用这瓶香水,把她们的美永永远远的收藏……”《香水》
  “上天,我求你了。只这一次。要我一直跑下去吗?……我在等,我在等,我在等……”《罗拉快跑》
  安静和运动,阴郁和热烈,迷乱和清醒,干燥和潮湿,气味和声音,这是世界上构成矛盾的两极,这也是影像难以触摸到的灵魂。就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视听产品充斥了我们心灵的时代,他行走在游戏和信仰之间,身上带着梦幻、迷人、阴郁的香气。
  他是德国人,导演汤姆o提克威。
  在恩格斯的故乡,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和鲁尔工业区的核心乌帕塔尔是一个沿着河谷而建狭长的城市,小时候的汤姆o提克威经常坐在这个城市引以为傲的悬挂式电车上看着河岸缓慢倒退的风景,移动的影像,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奇妙的种子。
  他的家就在岸边的某一幢小楼里,父亲母亲忙于工作,经常会把小汤姆一个人关在家里,对着影碟机,电视机,电脑和大堆CD,这就是汤姆的另一个世界。他打开这些,就被深深吸引了。《彼得o潘》应该是他人生的第一部电影,那个带着翅膀飞翔的小王子,时常在他的梦中出现,这就是年少时幻想的一个神奇平行的世界,也为他以后的创作提供了灵感源泉。同时,维托里奥o德o西卡的《米兰的奇迹》深深吸引了他。在九岁的时候,那部风靡世界的经典《金刚》,让他明白电影是人类的创造,具有无限的空间,而这部特别的电影也引起了他对这类惊悚题材的热爱。
  有一次,小汤姆惊喜的发现,就在家门前街道河对岸不远处有一个音像店,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在这个影像店里他打开了眼界:从《科学怪人的新娘》、《米兰的奇迹》到约翰o卡朋特的《月光光心慌慌》,影像伴随了他的童年,让他从此陷入电影的魅力而无法自拔。
  十一岁时,汤姆突发奇想,尝试着自己构造一个影像的世界。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拿起8毫米小摄影机拍摄了他的第一部作品,虽然作品和他本人一样的青涩,但是这次尝试,就是他向电影圣殿迈出的第一步。
  学生时代,他一如既往地迷恋着电影、音乐和游戏,一次偶然到柏林旅行的经历成为他少年时的重要时刻,在柏林的夜晚,有无数的影院在播放着电影,汤姆·提克威被这个城市的光影打动了,在他的心里,这就是一个真正的电影天堂。这时候,电影不仅仅是兴趣,而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了,在学校里,他成为一个孤独的人,看电影,听MTV,玩游戏,为了看到更多的电影,他还利用休息时候到一家艺术影院帮忙,这让他看到很多同龄人不能看的影片,拓宽了眼界,也让他阅读电影的能力日益成熟。除此之外,他平时还会用小机器描绘自己心里神奇的影像。
  过多的精力放在学习之外,使他的学业受到了影响。汤姆o提克威中学毕业没有考上电影学院,他索性去了柏林“打工”,轻车熟路找到一份电影放映师工作,并兼制片助理、导演助理等。到1987年,他成为柏林富有盛名的Moviemento影院的电脑编程师,同时也开始尝试从事剧本写作、音乐制作,并且为电视台制作采访节目,接触到了一些很有潜力的演员。
  随着知识的积累,他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制作人员,并与许多德国导演建立了联系。直到这时,他仍然没有独立拍摄真正意义上的电影。而汤姆·提克威电脑游戏的才华却更上一层楼。其实,汤姆o提克威最得意的不是电影,而是玩电脑游戏。他是个欧洲电脑游戏界的高手,《星球大战》的电脑游戏,经常是通关,颇为得意的他曾经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电脑博士。如果有谁跟他谈电影,他经常不以为然,一旦提起电脑游戏的技术,汤姆·提克威会说上半天。曾经有次在拍摄中,大家发现他不见了,后来在某个房间里发现这位迷游戏到极致的导演正杀得昏天黑地。
  汤姆·提克威制作自己电影的愿望一直到他遇见曾执导同性恋题材电影《男极圈》而知名的导演罗莎·冯·普罗因海姆并交上朋友后终于得以实现。后者鼓励他抛弃既成的类型模式,直接从自身生活中寻找素材。终于,他的处女作品《因为》在1990年诞生了,这部作品在霍夫电影节上映。《因为》来自汤姆·提克威与女友的争吵记录,既传达了个人私密的真实感,同时也是对套路的挑战,在电影节上赢得了观众的认同,同时也鼓励了他后来继续沿袭这种风格。这次获奖让霍夫电影节成为提克威的麦加,并从此开始他全新的电影事业。1990年是汤姆o提克威的幸运年,除了普罗因海姆外,他又遇见了志同道合的斯达芬·阿恩尔特,他们结成双驾马车,努力赢得了德国公众广播公司(ZDF)制片人的资金支持。而两年后汤姆·提克威的另一部短片《收场白》却使他陷入债务危机,不过这也让他和摄影师法兰克·葛力比组成了黄金搭档,两人的磨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二十五岁,他拍摄了长片处女作《一脸死相的玛利亚》,片中叙述了平凡的家庭主女玛丽亚在暴虐的丈夫、严苛的父亲,温文的情人之间不安的生活着,虽然她的外表柔弱,内心却被扭曲了;她不停给自己写信,还把这些信锁在卧室里。这部长片充满了汤姆o提克威少年时对惊悚影片的记忆,但它的音乐却在爱情音乐剧中逐渐展开。虽然仅仅进行了小规模放映,但该片还是以其极度非凡的故事、接近奢侈的精美流畅的视觉塑造,震惊了业内人士。尽管看过该片的观众相当少,但世界众多电影节都认识到了提克威的天才。《一脸死相的玛利亚》被柏林电影节评论协会评为最佳影片,在霍夫获得伊斯特曼奖金(EastmanPromotionalAward),巴伐利亚电影奖最佳新人、导演奖,在100多个电影节放映,并在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巴西等国家公映,并得到了观众一致而热烈的反响。
  此时法斯宾德已逝,德国的“电影之心”停止了跳动,新德国电影四大主将已经天涯飘零,新电影运动骤然而止,德国的电影处在一个低潮期。正像施隆多夫在1991年接受法国《电影手册》采访时所说:“现在把我们的影片加在一起已经不能构成德国电影。这是几乎完全各自独立,互不相关的导演摄制的影片,再没有一个学派的团结。”
  就是在这样的低谷,1994年,汤姆o提克威与斯达芬o阿恩尔特、沃尔夫冈o贝克、丹尼o雷维一起,建立了X-FilmeCreativePool(X电影工作坊)。这是一个纯粹的电影制作者团体,为创作中的创造性提供最大保证,同时提供资金和机构支持。这一年提克威为导演沃尔夫冈o贝克写了《生活是你的所有》,在几个国际电影节上均获得奖项。

  1996年,汤姆o提克威被一款新出的游戏迷住了,这就是世人皆知的《古墓丽影》,这款由美国EIDOS公司推出的电脑游戏,受到全世界电脑迷的狂热追捧,而在游戏网站上,无数不同肤色的人为游戏中的女孩子:罗拉所吸引。在众多的罗拉控的心里,罗拉已经不是一个虚拟的数字人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女,一种风尚和潮流。
  游戏中的罗拉是一个孤独的少女,她热爱探险,永不放弃,各种各样的困难不断在她面前出现,但她总能战胜困难。汤姆o提克威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女孩子,她集中了现实中的优点,她是完美的化身。
  就这样,一个少女的影像从他的脑海中闪过,对,就是她!
  一切起源于那个画面,对这幅画面他是如此的着迷,以至最终想把它拍成电影。这是一幅让他深爱的画面:奔跑的女人,洋溢着活力与热情,又充满了危机和绝望。这个画面包含了电影所需的一切。活力加上情感,然后是随之产生的其它一切东西,看着这个画面,它就是影片的名字:《罗拉快跑》。
  这部充满了现代精神,探索意味的影片,把游戏性,人和时间的抗争,宿命,爱情,偶然和必然揉合在一起,它叛逆,时尚,动感,趣味,还深藏着对世界清澈的洞察。对影片的深入,汤姆o提克威的游戏和随意有了改变,他亲自制作音乐,为罗拉的奔跑配上女声吟唱,精心设计每一个环节,最后到自己都不可控制的被拍摄所感染。
  奔跑的罗拉为了爱情被子弹击中,躺在一片深红中轻轻问着曼尼:你爱我吗?
  曼尼:爱。
  罗拉:为什么你可以这样肯定?
  曼尼:我不知道,我就是爱你。
  罗拉:我可以是其他女孩子吗?
  曼尼:不。
  这样的追问是一个为爱付出,却无法收获将要离开的女孩发出;给我的心灵留下深深震撼。我相信,它让一切爱情告白全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同样感动的汤姆o提克威回忆那一天的拍摄:他和摄影师傻傻的对望着,意识到拍到了一个灵魂,影片的灵魂,这也是罗拉不停奔跑的源泉,她如此留恋生命,因为她在瞬间明白了爱情的精髓。
  就这样,一部探索电影居然成为德国最卖座的电影。德国的女孩迷恋着罗拉,她们纷纷把头发染成红色,扮演罗拉的女演员弗兰卡·波腾特说:罗拉带来了人们一直期待的东西。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在浩如烟海的中国电影中,找到大量《罗拉快跑》的影子:无论是速度感,压迫的气氛,快节奏剪辑,从人物故事到摄影机的叙事风格,都让人想起那个奔跑的女孩。罗拉不停奔跑时那飘扬在后现代城市背景中的红发像火炬一样燃烧,在世纪之交时宣告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代新人类的降临。
  电影是光影和声音的艺术,《罗拉快跑》把它发挥到了一种高度,而在《香水》中,汤姆o提克威面对的是世界最难以下手的剧本:一个从出生身体就完全没有味道的男子格雷诺耶却是个嗅觉天才,他能制造出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香水,这些香水的原料是处女的体香,只要是格雷诺耶挑选中的女人,他便不计一切代价将她杀害,将新鲜的尸体身上的香味用来作成香水的材料,让这个香味永远只专属他一个人……
  前辈电影大师斯坦利·库布里克,马丁·斯科赛斯和蒂姆·伯顿、雷得利·斯考特都曾和该作品暗送秋波,却最终因觉得它无法被拍摄成电影而作罢。正是这样一部小说,深深吸引着众多制片人,其中也包括德国重量级制片人伯恩德·伊辛格,他长久以来一直梦想把它拍成电影,但小说作者帕特里克·聚斯金德是出了名的挑剔怀疑,很长一段时间都拒绝出售其电影改编权,直到2001年,帕特里克·聚斯金德终于决定把改编权交给伯恩德·伊辛格,这样,这部作品落到了汤姆·提克威的身上。
  汤姆·提克威把原作用自己的气质语汇进行了分解,他以超出个人习惯的日常爱情题材讲述了一个没有爱情的故事,用光和声通感气息,他细腻,阴柔的眼睛集中于影像的把握,用深刻的意味,入微的视觉,演绎了诱人嗅觉的境界,让丝丝香气萦绕在故事里,揉合了德国人特有的气质和思辨色彩,让这个故事看似无爱,却有挚情;把平凡的叙事通过镜头的艺术语言梳理后具有了一种气质,这种气质渐渐脱离我们存在,冷眼旁观着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平庸、乏味和妥协,而呈现出一种和尘世抗争的牺牲之美。
  近年来汤姆·提克威进军好莱坞,但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区别于主流的、绝大多数的电影制作者的特点,无论是《跨国银行》还是《三》,都可以看出他的努力,他要利用好莱坞的工业化生产完成自己心中的电影,可好莱坞是天堂还是地狱呢?
  答案在心中。

  2010.8.4

 

  上一条:乱世芳华  (王梦灵)
  下一条:日本的味道  (王梦灵)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