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散文
乱世芳华
作者:王梦灵 发布时间:2016/3/28 点击次数:648 字体【

乱世芳华

 

一、 

水,水……

微微的凉气让鸿睁开眼睛,眼前一只手轻轻摇晃着,把一些冰凉的带着清香的东西点在他的额头。鸿大叫一声,挣扎着想坐起来,可虚弱脱力的感觉占据了身体,手脚不听使唤,那声嘶吼也只是在喉咙里低哑模糊的响了下。

尽管如此,还是让面前那人吓得一激灵,纤细的手腕子倏然缩了回去,亮亮的眸子霎时闪过惊惶,随即有一丝欣喜,脆脆的吴音响起来:

醒了呢?

鸿觉得头痛欲裂,追击的场面萦绕在脑海中:复国,起兵,伏击,血战,追击,突围,突围……

少女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弗要动了,我用茶叶帮你敷一下。

溪水淙淙轻响,软软的吴语让鸿的心神渐渐安宁起来。

余光看到绿衣的少女用罗帕拈起碧绿的叶末在额头上擦着,清香的气息驱散了一丝痛楚。

哎,你肩膀后面还刺着一个雁呢!

你是谁?

若耶——

就是这条溪水的名字。

若耶捧起水让鸿喝,水很甜。

这里,应该是个暂时安全的地方吧?鸿闭上了眼睛。

 

苎萝山下,浣纱溪畔。

一个深深掩于竹林的院子,简单的青瓦蓝墙,满墙的常春藤一直的爬上屋檐,一派江南水乡的气质。

男人推开木门,一股清凉透爽泻出来。这是一个白面有须的中年男人,虽然身着农人般的粗布夹衣,行止间却有一丝常人不及的稳重。

他把肩膀的锄头和竹编的小筐放在地上,然后坐在石凳上轻轻喘息着。

夷光,夷光。

女人循声从室内出来,松松的绾着发,提着一壶水,在石桌上的茶盏上冲了一盏碧绿的茶,芳香四溢。男人迫不及待的一饮而尽。

女人莞尔,给男人续茶。

男人瞧见了女人的笑,微微有些窘:夷光,丫头儿呢?

女人笑:丫头儿采茶去了,还没有回来。

男人又大饮了几口,指着地上的竹筐说:挖了几个笋几只瓜,便力乏成这样,唉,老啦。

女人掏出巾擦拭着男人的汗,看着男人白皙苍老的面容,他的眼睛如烟云缭绕,闪动着智慧和果敢的光,隐隐含着足以洞察世事的澄明。

女人心中涌上一丝酸楚:夷光累相公受苦了,你原本可以……

男人睁大眼睛: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泛舟五湖,老来归隐于山林,这本是我所愿。

女人欲言又止,男人握住女人的手:夷光,你这手本是柔荑之质啊,这许多年来,也粗糙如农妇了。

女人有些羞涩的抽出手:夷光本是农家浣女,也就是得相公怜爱罢了。

院门呀地一声被撞开,绿衣女孩扶着受伤的鸿,踉跄着走进来。

 

三月,就像梦一般,对于鸿而言,那个叫若耶的女孩精心守护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亲近之感。一丝令他自己也觉得可怕的念头越发清淅:他爱上了她,在风景优美的田园和若耶相守一生,他时常陷入这种沉醉的幻想。

鸿,忘了父王自刎姑苏,丧国丧家,浪迹天涯之痛么?怎可为了沉迷民女美色而重蹈父王覆辙?

不,决不能,鸿捂着脸。

半个月来若耶精心照顾,伤已好了许多。鸿走出小室。

炉火上煎着药,女人在院子里扫着地上的树叶,小院渗出淡淡药香。

她应该是若耶的母亲了,鸿听若耶说过,母亲叫夷光,是个美人。

夷光,夷光……

鸿的头又轻轻痛了,这一次的受伤,好像自己有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鸿微笑着向女人抱拳行礼。

这时候女人转过身,鸿的眼神闪过一丝惊异。

这个素衣中年女人的美,仿佛来自人心最柔弱的部分。恍若桃花飘零于明亮的眼波,琴弦在乱世风雨间动荡。

女人的微笑有一丝怯意。

若耶来了,若耶轻盈得像一阵风,抬起手腕:好看吗?

那些光洁如玉的小石头被一根红丝线串起来系在手腕上。

小山哥哥送给我的……

 

二、

一个健壮的青年举着一盒燕脂,目光里满是爱意。

小山哥哥!

若耶接过精美的礼物,眉梢里尽是笑。

不过,鸿却隐隐觉得青年小山看自己的眼神并不是那么友善,甚至,有一些敌对的意思,所以,当小山的手试图触摸他佩剑的时候,鸿本能的一把将小山推开。

小山恼火的拔剑要和鸿比试,鸿毫不退让。

你们这是干嘛?

若耶挺身立在两人中间,叉着腰红了脸:在你受伤的时候,小山也帮着采药呢!

若耶的小手暗暗溜到鸿的手心里捏了一下。

小山轻轻的哼了一声,态度冷淡。

 

静谧的山岭,若耶和鸿进山采药,山雨忽来,鸿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若耶说想唱歌,脆脆的声音在山林中回旋: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鸿眯着眼睛,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若耶忽的停了口。

鸿问为什么,若耶摆手说不唱了不唱了,比娘唱的差太远了。

 

近晚,平静的村子却被狼烟洗劫。

若耶的爹,那个叫少伯的儒雅的农夫,瞬间苍老了许多。

夷光告诉若耶:小山被越兵掠走了。

若耶没了主意,哭成一团。

鸿问越兵为什么抓人,少伯深邃的眼睛望着山林,缄口沉默,身边的女子如水一般静静的握着他的手。

 

三、

越王宫,森严的大殿。

越王勾践神情复杂的看着阶下的女人——她的神情平淡如水。

这个粗布衣衫的妇人却有一种明艳照人的光泽。

她是……那个容貌倾城,颦蹙顾盼之间,谈笑间力撼千军的绝世美人——

西施?

群臣哗然。

勾践饶有兴致的眯着眼:越王后自姑苏归来便抱病故去,夷光既然来了,便留在本王宫中,如何?

夷光正色:民女柳蒲之质,乱国,背君,不忠不节,只能自形惭秽隐于乡野,怎能污秽朝堂?

相国对勾践俯耳,私语。

勾践转念一笑,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决定。

释放夷光和小山。

 

四、

回到村庄的小山变得异常沉默,就连眼神也有意无意的躲着若耶。

鸿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杀气又回到了身体,他恢复了健康,可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擦拭着佩剑,指尖在宝剑身弹着。

只是可惜了这越人歌……

公子,夷光想借宝剑一观,不知——

鸿微笑着解下佩剑,承于手中递给夷光。

夷光接了过来,细细观剑。

鸿说:家父遗物,也算是一把宝剑,难得夷光夫人也是识剑之人。

夷光双目竟泛出泪光:公子佩吴王剑,不知是哪一位王子。

这个深居在乡野的女人竟然认识夫差剑!鸿大惊。

夫人如何知晓得宝剑出处?

夷光轻叹:我本该早就知道的,只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鸿太子,龙问将军还好么。

鸿顿时无言。

内室,鸿看到了一件闪着青光的小器皿,通体龙纹环绕,闪动着高贵华丽的光,像是一种酒樽。

义父龙问曾说过,父王夫差以诸侯敬献的最好的乌金,给他一往情深,堆砌起国破家亡千古遗恨的女子铸造了这一只金樽。

 

鸿呆立不动,心中涌起无数念头。

突然间,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横在鸿的面前。

鸿太子,夷光是祸吴之人,若要替父雪仇,就杀了我吧。

鸿接过剑,却觉得宝剑异常沉重,重得承受不住,他像被烫了手一样扔下了剑。

 

小山终于还是向鸿约战比剑。

鸿并不奇怪,看来村里的年青人也是经常这样比试吧,鸿想,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然而,他错了!

血!

血,像梅花一样溅出来。

泛着青光的夫差剑刺进了小山的胸口。

直到最后一剑,鸿才惊觉,小山是故意输了这场比剑。

小山躺在若耶的怀里,脸上没有痛楚,却有一丝诡异的快慰,他嘴角微微翘着。

一个失败者,他在笑?

鸿隐约感觉到,沉默的小山用生命作为代价维护着一个难以言说的秘密。

 

事至此,又何必隐瞒?

夷光看着少伯,少伯闭上眼睛。

我便是大夫范蠡……

鸿紧盯着老泪纵横的少伯,一段战国往事渐渐浮出水面:

 

五、

卧薪尝胆的勾践率三千铁甲踏平吴宫,吴王夫差自刎。

年青而智慧的范蠡焦急的在纷乱的吴宫中四处搜寻着,他知道,那个在若耶溪边綄沙的夷光,一直在等着他。

残阳西下,范蠡的心渐渐变得绝望。

那个心里的女子,难道已经香消玉殒在深宫里了吗?

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让他心中一惊。

斩开暗柜门锁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混合了血水和泥污的几乎分辨不出面容的脸。

只是个避难的宫女吧,他转身,叹息。

 

一霎那,她看到了他。

是他,蓄起了不羁的胡须多了一丝将军的刚毅,可那双温柔儒雅眼眸,出卖了他的善良,可——他转身离开了,为什么,为什么?

一个战乱中的女人,一个倾国倾城之祸的女人,一个身世如浮萍飘絮的女人……或许他就是她全部的命运和寄托。

这一刻,她想哭,只想躲进他怀里大哭一场,她拼命抑制住夺眶而出的眼泪,轻轻说出: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时光像蝴蝶,一下子就落在十五年前的若耶溪畔:不喑世事的少女,懵懂无知的少年,婉转清丽的越人歌,青青涩涩的爱情。

 

夷光……

他一震,眼泪就流下来。

 

六、

是夷光,她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他的聪慧让他立即明白了,她用生命去保护的就是敌国的太子。

他没有犹豫,既然是选择爱,选择长久相守,那么结果他是想到过千百遍的:

泛舟五湖,归隐山林。

过生死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日子。

而生活永远不会像故事一样完美,三年后,一身血污的吴将龙问找到他们,跪求三日。他们知道,必须还要放弃,这不是选择,也没有选择。

夷光望着少伯:孩子背上的鸿雁,你刺的太深了,他疼的哭,我也哭了一宿。

鸿心里一震。

少伯自言自语:鸿雁归来了。

鸿的声音颤抖着:那,那……吴王太子就是——小山?

夷光轻轻点头。

鸿顿时觉得万念成空。

 

这世间原本不该有这么多的怨仇,战争都是无休无止,徒劳无功却涂炭苍生。

夷光取出一对玉环,一只交给鸿,一只交给若耶。

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之后,若耶哭红了眼。

夷光怜爱的:傻孩子,若你真是我和你爹亲生的,你下半辈子岂不恨我?

若耶又破涕为笑了。轻轻的越人歌响起: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望着两个年青人平静离开的背影,夷光倚着少伯怀中微笑:丫头儿嫁了。

男人看见女人依偎过来的鬓边已经有些许白发,她艳美的脸容憔悴无比,却有份恬淡的宁静。

这才是乱世的芳华;一顾倾城,再顾倾国。

 

  上一条:济慈诗选  ()
  下一条:在气息,声音,光影中奔跑  (王梦灵)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