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抒情
为有暗香来/肖克凡
作者:肖克凡 发布时间:2017/8/1 点击次数:139 字体【

 

  福建平和县的崎岭乡下石村,地处闽粤交界,一道深溪相隔。从前这里没有桥,深溪两岸乡民鸡犬声之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如今一座钢结构的桥梁横跨深溪,将两岸的两座建于乾隆年间的古老土楼“到凤楼”与“中庆楼”连通起来,也让深溪两侧从无往来的村民们走动起来,一座新桥打破旧日壁垒,堪称和谐乡风。
  令人惊叹的是“桥上书屋”。清华大学的设计师们巧妙利用空间,铺设地板装饰屋顶,竟然将这座桥梁设计为两间宽大书屋,墙上摆放各类书籍供村民和游客阅读。它既是便民桥梁,也是传播文化知识弘扬传统文化的阵地。
  构思巧妙,一座现代化桥梁与两座古老土楼交相辉映,成为独具平和特色的景观。
  具有如此现代意识的“桥上书屋”坐落在地处偏远的下石村,这是“土洋结合”的产物,也是“文化下乡”的成果。
  我看到“桥上书屋”的阶梯教室黑板上写着“女小组长培训班”,不觉文明乡风,拂面而来。我们合影留念,人在桥上,心在书屋,感觉很是奇妙。
  这座设计新颖结构独特的“桥上书屋“荣获世界“阿卡汉建筑奖”。这个奖项被称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
  再说土楼。福建漳州境内土楼很多,名气不小,比如建于清嘉庆年间的环溪土楼。然而“藏在深山人未识“的景观,总会给游客带来意外惊喜。我们来到平和县大溪乡庄上村,见到建于清初的大土楼,惊呼大开眼界。
  这座大土楼依山而建,空中鸟瞰呈马蹄形状,它占地54亩,南北相距220米,周长700多米,建筑面积9000平方米,土楼高9米……仅从这组数字里,你很难感受它的恢宏气势。
  正值学校放学,一路奔跑的孩子们沿着水塘边的小路,顺着土楼围墙跑向远处,一个个欢声笑语的身影消逝在土楼里了。
  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座土楼的宏大,沿着孩子们的路线走向土楼大门。这座大门并不宽敞,使你觉得就是座普通的院落。
  穿过门道走进土楼,我和我伙伴们都惊呆了。眼前是一座宽广的场院,形似中国北方晾晒谷物的“打麦场”,足有四座篮球场的面积。这座土楼自身形成的房屋鳞次栉比,一间间放眼望去,难见尽头。
  沿斜坡前行,这时意识到是在登山。抬头观望一座10余米高的小山,矗立前方。原来这座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方形土楼,恰恰是将为座小山包围其间的。这是我突发奇想,庄上土楼宛若一只巨型大碗,它将一座小山盛在大碗里,好像盛满拱尖的米饭。
  登临小山,凉亭歇脚,请来土楼主任介绍情况,得知居住这座土楼里的村民均为叶姓客家人,先祖来自河南省叶县。楼内村民曾达一百余户人家,近两千人口。这座迄今列为世界上最大的方形土楼,可谓建筑史奇迹。
  说起这座土楼颇有来历,原来是明朝末年天地会首领叶冲汉的祖居地,相传这座小山下埋有宝藏,至今不曾开掘。山下那座“打麦场”则是当年小刀会好汉们习武的场所。
  自然天成的人文地理与深厚的客家文化积淀,使得庄上土楼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已经拿出文物保护方案,拟定实施。
  来到平和县九峰镇得知,明朝设立平和县的王阳明先生,竟然将唐代大诗人王维的牌位请进九峰城隍庙。中国各地城隍庙不少,但请摩诘先生端坐城隍庙后殿,作主持日常工作状,则闻所未闻。如今在平和县只要谈到王阳明,人们不乏感恩之情,他毕竟在中国版图里留下平和县,成为众人景仰的先贤。
  然而,久久令我难以忘怀的却是平和境内漫天遍野的无形之物——那沉浸肺腑深进心脾的香气。
  起初,我不知何种植物释放出如此典雅高贵的香气。无论你从哪里来,初春时节只要到了平和地方,便与这香气今生有缘了。
  我闻知这香气来自柚树开花,不由得心生向往,急于参观平和的柚园。
  平和乃琯溪蜜柚产地,已有近五百年种植历史,琯溪蜜柚早年为清廷供品。如今种植面积70万亩,年产百余万吨占全国产量四分之一。被称为“世界柚乡”“中国柚都”。
  我们迎着扑面香气寻根溯源,乘车前往高寨柚园。一路上,香气渐浓。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忐忑起来。难道是近乡情怯?可是这里并非我故乡。似乎去见企盼已久的爱人,她正在柚园等候我。
  其实,三年前我在梅州雁洋进过柚园,那是成熟的秋季自然没见过香气淡雅的柚花。
  高寨地方,漫山皆是柚树,远望就是一座绿山,细节不辩。好在道路两侧植有柚树,促成了约会。顶着蒙蒙细雨,下车观赏。
  终于见到柚花。白色柚花,白得厚重,白得大方,白得恰到好处。我以往见过诸多白色花朵,或白得灵巧,或白得俏皮,或白得精细……相比柚花,全然不同了。
  沿着栈道,快步走进柚海深处,领略被称为“柚海布达拉宫”的高寨村景色。驻足观景平台,我脑海里迸出诗句。理应四句成章,我只得两句:“走马观花高寨岭,不觉香气透衣襟。”便不敢当场献丑了。
  纵身柚海赏花,有的柚花含苞欲放,花蕾低垂不显急切;有的柚花初开,花朵微张并不招摇。一树柚花不繁多,显出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的从容态势,大气,稳重,不做作,甚至流露几分憨态,其花已然具有果王气象。我以为,柚子是水果世界的君子。
  我为柚花拍下照片,当即发到朋友圈,高寨柚花随着香气传播出去,远至北国家乡。
  阴间多云。接待我们的朋友似有遗憾,表示如遇大晴天香气更易显现。我则颇为自私地认为,这等天气柚花香气不易扩散,恰恰令我尽享,岂不快哉!
  平和城处处浸透着柚花香气,无疑成为有福之城。柚花初放时节,置身中国柚都,遥想果实成熟季节,一树百果,柚色金黄,实乃人间美景。那一颗颗憨态可掬的蜜柚,颗颗不改初心。那蜜柚初心,一定是晶莹的紫红色。
  遥望平和柚海,为有暗香袭来。从容大度,不求香气冲天;持重恒久,只愿花蕾成果实。这便是平和人的文化性格吧。

 

  上一条:人有多少好时光/宁新路  (宁新路)
  下一条:记忆深处的温暖/江斐斌  (江斐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