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叙事
笑脸/宁新路
作者:宁新路 发布时间:2018/4/2 点击次数:233 字体【

 

   有一天,有只流浪猫从我身边溜过,在它敌意般地瞅我并要即刻逃跑的瞬间,我向它投去了友好的笑脸,没料到,我这对它亲切的笑,却让它放缓了脚步。它边走边瞧我的脸,我接着又向它微笑,向它亲切地招手,我的笑脸和招手,居然使它停住了脚步,对我端详起来。我继续以笑容同它相对,我的笑脸显然打消了它的恐惧,赢得了它的好感和信任。
  大院里来回游荡的那几只猫,是流浪猫,它们一共有7只,4只纯白的,一只黑白的,还有两只是半黑半白的小猫,它们是那黑白花猫的儿子,刚会走路,已跟着猫妈妈四处流浪了。这些猫们都是被人遗弃的猫,它们在这大院已流浪了许多年了,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也过着与人保持距离和疏远的生活。它们没有归宿地,没有人给它们食物,它们靠吃垃圾为生,在风中,在雨里,在雪地游荡着,常常被冻得瑟瑟发抖,让我感觉是些没家没娘的孩子,很是可怜。我向它们投去充满爱意的眼光,我想帮它们擦干那被寒雨淋湿的绒毛,想给它们喂点热乎乎的吃食,想给它们送去人的暖意和关爱,我的怜悯之心让我试图接近它们,但每次接近它们,它们都闪电般的东躲西藏了,它们的眼神和面部流露着对人的警惕、惧怕和憎恨。
  我每当看到这些流浪猫们对人表现出的那种怪异的表情,心里就隐隐作痛和不安。在我看来,它们这怪异的表情中分明流露着对人的某种仇视、怨恨。对猫来说,这是这些猫们的悲剧;对人来说,却是人的悲哀吧。它们曾经是某些人的朋友、宠物;它们曾经得到过爱,享受过主人的温暖,如今它们为什么对人表现出如此的敌意?莫非它们同人一样,有爱与憎的心,有充满情感的心,把失宠变成了恨?我看是。这些流浪猫是不幸的猫:主人曾经的爱宠,让猫幸福;主人后来的抛弃,让猫痛苦。它们一定从两种境地的生活中,感受到了人脸的利害。这些流浪猫的脸上似乎写着,要不是你人的爱宠,我猫怎么会知道被人爱的那种幸福有多甜美;要不是被你人抛弃,我猫怎么会知道被抛弃的痛苦有多酸涩!宠爱之后又抛弃,让猫了解了人,了解了人脸的可怕,知道了幸福与痛苦的滋味,知道了幸福和痛苦的天地之别。对这些蓬头垢面的流浪猫来说,是人把它们伤害了,是人把它们的心伤透了。
  我从猫那对人充满仇恨的眼睛里,对猫有了种负罪感、内疚感,尽管这些猫们没有一只是我抛弃的。怎么能让它们不恐惧我呢?怎么才能让它们信任我呢?怎么能让它们接受我的亲近呢?我对它们的爱意涌动而起,我要给这些猫以人的温暖和关爱,我要让猫的心田回归对人的一份好感和信任。
  我寻找接近和亲近它们的办法。我在它们看来饥饿、疲倦的时候,趁机手托面包,向它们走去,希望它们争抢这美食。它们聚集在一个墙角下,它们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我手里的面包,面包果然使它们的眼睛一亮,但它们并没有因为面包而放松对人的警惕。看到我向它们走来,它们如见瘟神似的立刻逃走了,即使我把面包给它们扔了过去,它们也毫不理睬地逃之夭夭了。之后好几次的亲近,都是如此结局。我琢磨我亲近不了它们的原因。它们讨厌人,惧怕人,可为什么面对诱人的面包,宁可忍受饥饿也要躲逃呢?我想不出这其中的所以然来。我纳闷,难道面包对猫们没有诱惑力?我改送别的吃食。我用喷喷香的香肠诱它们,但它们仍然见我就躲;我用鲜活的鱼诱它们,它们照样见我就跑。我一次次地接近它们,一次次被它们拒绝,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有一天,有只流浪猫从我身边溜过,在它敌意般地瞅我并要即刻逃跑的瞬间,我向它投去了友好的笑脸,没料到,我这对它亲切的笑,却让它放缓了脚步。它边走边瞧我的脸,我接着又向它微笑,向它亲切地招手,我的笑脸和招手,居然使它停住了脚步,对我端详起来。我继续以笑容同它相对,我的笑脸显然打消了它的恐惧,赢得了它的好感和信任。我便微笑着轻轻地走向它,它虽然害怕,一个劲地往后退却,但后退的速度由快而慢了下来,此情让我乐得笑出了声。猫好像从我的表情中,从我的笑声里观察和体会到了我对它的友善、真诚。它看我向它走过来,它停了下来,我把手伸向它,它居然卧地,颤抖着身体等待接受我的抚摸。
  我轻轻地抚摸它的背,抚摸它的头,它便高兴地把身体靠在了我腿上来亲近我。我抚摸它不一会,它完全放松了身体,竟然在我挠抓下同我逗了起来。此时让我感到,它在我抚摸中表现出的惬意、快慰,表现出的对人的亲切和友好,它哪里是只野猫呢,它是地道的家猫呀。这是只多么可爱的猫啊!刚刚它对人还是一副惧怕、憎恶的表情,我的多次美食没改变它对我的厌恶,却因我的一份亲切的微笑,转变了它与我的对立。它的猫性并没有野,它是一只希望与人做朋友,心存一份对人善良的记忆的猫啊。这让我对大院里所有的野猫,有了新的看法。
  这只猫成了我的朋友。打那以后,我不管在大院任何地方遇到它,它都会瞅我几眼,我会朝它亲切地微笑、招手,它也会朝我“喵—喵—”地亲热地叫喊几声,算是朋友间的那种彼此问好、打招呼了吧。如有空闲,我会乐开怀地亲近它,它也会止步等我走过来,我示意要抚摸它,它会卧地接受我的抚摸和逗耍。
  我以笑脸赢得了一只猫的信任和友好,也成了它在这个大院里的难得的人类朋友。我发现,每当我同它亲近的时候,老远处那些野猫怪怪地看着我们,一副羡慕和不可理解的样子。我很想跟那些猫们都成为朋友,但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我便依照亲近前面那只猫的方法,每当同它们相遇时,我就向它们送去亲热的笑脸,投以亲切的招手。起初,它们对我的笑脸和招呼不以为然,但后来它们渐渐地注意起了我的笑脸,在意起了我对它们的招呼,有时甚至以叫声回应我对它们的友好了。
  笑脸消融了人与猫之间的冰川。我每次与猫们相遇,便以笑脸相待,并且从远到近,一点点地向它们走近。它们虽然拒绝我同它们迅速接近,但它们与我不再对立,不再躲藏和逃跑了。后来,我感到它们已经非常熟悉了我的笑脸,喜欢我的笑脸,信任我的笑脸了。有一天,我以亲昵的口吻呼唤它们,以灿烂的笑脸走向它们,它们等待我了,我伸手抚摸它们,它们胆战心惊地接受了我的抚摸。我的笑脸,又一下子赢得了6只流浪猫的信任。我抚摸着6只流浪猫,我温暖的手传达着我对它们的关爱,它们便以友好的表情接受我的爱抚,表达对我的喜欢。抚摸一只只可怜的、骨瘦如柴的流浪猫的心情,别提有多喜悦和多激动了,好像有种与翻脸的朋友重归于好,有种受了伤害的人接受了我的道歉、宽容了我的过错的感觉。我“咪咪—咪咪—”地呼唤它们,它们“喵—喵—”地回应我。我爽朗的笑声和亲切的呼唤,我温暖、友爱的抚摸,我的爱意,猫们接受了,进入了它们心田,它们同我亲近,没了诫意,它们叫出了一种兴奋的声调。叫声没了那粗野的味道,娇滴滴的、甜润润的,让人感觉它们是那么的可爱。

 

  上一条:春天/李明官  (李明官)
  下一条:我在路易斯安那看见一棵栎树在生长/惠特曼  (惠特曼)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