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抒情
梅城踏春/简梅
作者:简梅 发布时间:2018/5/2 点击次数:390 字体【

 

    不知为何,总是感觉故乡梅城的春天,每年都带着儿时的记忆,它吹着哨声婉婉走来,走着走着,便走出一路繁花来。值得称奇的是,那城里城外,梅花却还开着,枝枝丫丫,仍簇着晶莹的红色,幽幽隐隐地吐着清香。
  梅城的万物已经动辄有声,好像有什么蛰伏于时间深处,此时一跃而起,飞向四野。我最早听到的是春雨滴答滴答的声音,听到檐边落下的串串跳珠与青石板的低诉心语,而后柔柔缓缓地向沟槽滚滑。从小窗望出去,不知从何处吹来的植物种子,在石壁间缝处生长出一簇簇碧绿的草叶,它们倔强的样子与磨砺深沉的青石相依相衬,低低吟唱着岁月的歌。巷中有巷,拾级而上,旁侧累累青瓦上,苔藓泼墨般斑斓,簇拥苔花点点。路上,遇到撑着花伞出门的女子,那细碎的脚步声,与脚着雨靴的渔民“噗噗噗”的行路声,交替回荡于街头巷尾,很快消失于转弯处……
  零星的人影,清寂的乡间,燕子却是自由的天使。常见它们“啾”地一下飞上电线杆,双剪保持平衡,又调皮穿行而上。它们或立于檐尖,或停于窗栏,或在错落的古厝顶上层层跳跃,连破损的墙洞也是它们游戏的场所。我发现,檐下碗状巢中有几只雏燕,它们挨紧脑袋,伸出小嘴,缩回又探出,胆怯天真的模样令人生怜。梅城随处可见的燕窝中,那亲亲热热、无拘无束的雏燕,给这片沧桑的土地增添了几许喜气。
  过一条街,突传来久违的评话吟诵。铙钹、醒木叮叮锵锵,乡音乡韵,提破捏合,抑扬顿挫。久违的“浪淘沙”“一枝花”等曲调音律绵长,恍似回到童年。循步而探,一扇拱形木窗内,虽不见哼唱之人,却猜想他一定与我思念的已故父亲一样,有着健硕黝黑的体态,俊朗开明的心胸……
  往沙地走不远就可转往海堤。此时阳光终于破云而出,顿时天幕旷远、海域净蓝;远山影影绰绰,湿地闪闪烁烁;艘艘渔船,在港倚歇……眼前的一切造就这方水土言说不尽的画境。这时,“咕咕、叽叽”的声音似远似近地传来,原来一群白鹭卓立于搁浅的小船上,它们仰长脖颈,有时轻点水草,拨弄水波,有时如哲人,对海凝望。不远处的草丛,两三只追逐的小狗,在沙土里奔跑。而顺堤岸长成的苇草,正摇曳着洁净的身姿,黄色的粉蝶在紫白的小花中穿梭,转眼又隐于花丛……
  梅城,我亲爱的故乡,存留的明海防城墙,旧时八景“龙东旭日、石鼓潮声、马筹飞雪……”依旧有着雄关漫漫、秀美激越之势,但故事却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人。今天,“梅城弄笛”那一声声清音,将唤回多少壮志,在新时代乡村振兴的奋发号角中,响彻云天,实现美好愿景,光耀闻名古城!
  如果有人问我,春色在哪?我会很自豪地告诉他们:请到梅城来吧!这里的春天,不单有凌寒的梅花持续开放,也有百花相继登场的盛景;她有春来百鸟齐翱翔,更有积蕴渔产唱丰饶……
  这,就是位于东海之滨的福建长乐梅花镇,古称梅城。听,它正弹奏着春天美好的协奏曲。

 

  上一条:往事在“群”中狂欢/黄桂元  (黄桂元)
  下一条:“无花果”与豆皮串/鲍尔金娜  (鲍尔金娜)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